1999年泉州师范学院集体目击UFO事件

1999年泉州师范学院集体目击UFO事件

讲一个我二伯目击不明飞行物全过程的真实事件吧,这件事情不仅有我二伯、泉州师院中文系主任以及当时现场数百人目击,而且还在当天下午不同时段被完全不相干的一群人目击到,此事在当时一度登上了《泉州晚报》,引起热议。事后为了避免事态扩大以及有心人士以讹传讹,泉州科委还专门出来“辟谣”过,不过结果科委辟谣结论的漏洞百出,却让整个事件至今让当事人们回味。

先介绍下我二伯,他是泉州很有名气的摄影家和编剧,曾经受邀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烟火特效导演(就是开场大脚印烟花的导演)蔡国强先生的邀请,作为奥运开幕式现场的特邀摄影顾问,全程记录奥运会实况;此外,他还曾在美国近距离亲历和拍摄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竞选过程,与奥巴马的真实距离是人群中二十多米的距离,算是近距离拍摄了,他的电影剧本《一生一台戏》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这部影片的监制就是许鞍华,该片曾在央视六套播出过。总之,印象里二伯有很多的人生传奇,不过在他经历的诸多“奇遇”当中,二十多年前的那场UFO目击经历,却成为他至今的一个小小的遗憾。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焰火表演《奥运五环》(二伯拍摄的照片)事发时间是在1999年的12月21日,坐标在泉州师范学院。那一天下午,二伯刚好受邀到泉州师范学院进行一场专题性讲座。

【文推网 wentuifa.com】

下午5点10分左右,当他和当时泉州师院中文系戴姓主任,以及当时泉州地税局的某个领导在结束讲座散场之后,和成群的师院师生一起走出演讲厅,走到空旷的校园操场时,二伯不经意间往天空一瞥,却瞥见了让他至今记忆犹新的一个画面:当天能见度极佳,市区西南天空上头出现了一个扁平长条形接近水滴状的不明飞行物,这个飞行物格外显眼,当时它飞行的速度非常缓慢,这个不明飞行物的体积很大,虽然远在天际,但二伯按比例预测,那个飞行物的总面积,应该有体育馆的面积那么大。最特别的是,当时观测到的不明飞行物是斜拖着一条火焰状的发光体,在不明飞行物的尾部并排着四个喷气孔,用二伯的话说很像奥迪汽车后面的排气孔那样,火焰就是从四个喷气孔喷出,刚喷出的气体是白色的,后来逐渐变成了橘红色的。所以从形状来看有点像水滴状。二伯说他当时心情激动得浑身颤抖,那一刻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怎么偏巧当天没带相机。当时身边的系主任赶紧打电话想通知他认识的报社媒体朋友来现场进行拍摄,但是很奇怪的是,那时候的手机居然出现打任何电话都没有应答信号的怪现象。后来,还是通过另一名老师到学校传达室打公用电话,费了好大劲才联系上记者。就在等待记者到来期间,原本匀速飞行的物体,由最初的长方形、水滴形逐渐变成了三角形,在5点15分左右,二伯还发现天际处该飞行物的西北角,也有一条两端微微翘起的长条发光体,该发光体在之前的不明飞行物接近之后,与之平行飞行,同时在飞行过程中,后来的长条发光体居然竖了起来,用二伯的话说其色泽像被火灼热烧烤后的铁棍,接着,竖起的长条发光体逐渐融进了之前的不明飞行物当中,接着两者逐渐融合为一个红点,红点在快速闪动之后,瞬间消失在了天空。过了一会儿记者也赶到现场,但是天际的UFO目击奇观已经消失。

两天后,1999年12月23日,《泉州晚报》用一定篇幅报道了这一奇景,标题就是泉州出现不明飞行物。通过报道才得知,这次的不明飞行物目击,二伯绝不是孤例,除了师院的教授、泉州地税局的领导、以及师院上百名师生之外,在晋江罗山镇,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退休教授李少园先生和夫人也在1999年12月21日5点20分到29分,观测到了这个不明飞行物。与此同时,晋江市气象局洪姓局长称,当天下午5点25分,他和同事、朋友约七八个人在金井镇见到同一个不明飞行物向西南方向飞去,5点30分,飞行物被地面建筑物挡住。其时,泉州晚报也在该时段收到不止一个市民的来电告知,他们分别在泉州大桥、晋江五里工业园区等处目击到这个UFO的全过程。时间约在5到1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飞行物的位置同样在西南上空。此外,这件事情还得到中国民航晋江航务管理站夏姓站长的介绍,他也肉眼观测到了不明飞行物的出现和消失,不过他的观测时长只有四分钟的时间。综合他的判断,他给媒体的结论是不管是自己亲眼所见还是所有不同区域不同身份目击者的描述来看,可以排除不明飞行物是飞机的可能。

新闻报道的那一年,我刚读初一,那一天中午,我同班的一个同学,拉着我激动地讲报纸上报道的UFO飞行轨迹,同时用粉笔在黑板上画轨迹图的印象记忆犹新。张艺谋导演为二伯的照片题字2021年春节期间二伯又给我回顾了这段旧闻,同时讲述了一个有意思的花絮:当天目击完不明飞行物之后,他的一个艺术界的朋友带着他到泉州东海滨城一家酒店去吃饭,酒店老板刚好是二伯这个朋友的朋友,这个老板外号叫阿呆。阿呆非常热情地邀请二伯的朋友和二伯喝酒猜拳,二伯不会猜拳就旁观阿呆和自己这个朋友猜拳,结果二伯的这位朋友怎么猜拳总是猜输,被罚了好几杯酒。也许是感觉到手气不好,这位朋友邀请二伯跟阿呆PK,二伯退却说自己根本不会猜拳,阿呆说没关系我一教你就会,他的朋友也说没关系,你猜拳输了酒我负责喝。于是,二伯就这样开始和阿呆PK猜拳,出人意料的是,完全没有猜过拳的二伯每把都赢,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出拳,但是每次猜二伯必应,阿呆必输,这下把身为猜拳老手的阿呆喝得满脸通红,却又觉得不可思议二伯是怎么做到的,是会读心术吗?二伯开玩笑的说,我下午刚跟外星人见过面呢。大家哈哈大笑的同时,二伯身旁的朋友也说,还真不好说,也许真的下午目击的不明飞行物有什么能量被你感知到了。不过,二伯唯一有点小遗憾的是,如果当时目击的一刻被他的相机记录下来,也许这会赛过他拍摄的所有作品,绝对是惊世之作,可值钱了。不过,这个经历却一直让他深深留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