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唐朝贞观年间,偏远的小山村里,有一个姓双名大岭的中年人,生来小气,贪财如命。双大岭家有良田和耕牛,家境宽裕,小日子过得不错。他父母健在,娶妻刘氏,刘氏比较贤惠,生养了一双儿女,一家人过着安宁的生活。

这一天,双大岭骑着小毛驴赶集,离集市不到一里路,有一棵大树,他内急,到树下方便,却看见树下有一个褡裢,打开一看,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里面有十贯钱。他左右看看,路上没有人,也不方便了,赶紧将褡裢放在驴背上,回家去了。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到了家,双大岭将院子里树下的磨刀石挪开,将钱埋在地下,上面再还原磨刀石,然后将褡裢塞进灶膛里烧了。好在刘氏带着孩子,和父母一起在菜园子里忙乎,不然的话,刘氏得知他捡了钱,会劝他归还的。

到了中午,忽然找来两人,其中一位姓弓,是个裁缝,就是丢钱的人。他家前年建造新屋,找集市上开店铺的表兄借了十贯钱。如今手头上攒够了钱,因此背着褡裢去还钱。走到大树下时,因为内急,要出恭,便把褡裢放在树下,到树林里出恭去了。等到事毕,他忘了褡裢,急匆匆地走了。

等到了表兄家里,弓裁缝才想起来,褡裢没有拿上,慌忙火急地赶到大树下,却不见了褡裢,顿时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另一个半大的小子是个放牛娃,他在路边的山坡上放牛,恰好看见双大岭捡钱这一幕,而且他认识双大岭,因为他的表婶是双大岭的堂妹,走亲戚时在一起吃过饭。他见弓裁缝哭得伤心,上前将双大岭捡钱的事说了。弓裁缝大喜,担心双大岭不认账,便让放牛娃作证,带着他找上门来。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弓裁缝满脸堆笑地讲明来意,双大岭翻着白眼,蛮横地否认。放牛娃上前作证,言之凿凿地表示,他亲眼看见双大岭把褡裢放在驴背上带走了。

双大岭恼羞成怒,冲上前扇了放牛娃一嘴巴,斥责他胡说。放牛娃哭着走了。双大岭又冲弓裁缝发火,斥责他不该听信别人的话,栽赃陷害他。

弓裁缝据理力争,放牛娃为何不指认别人,偏偏指认他?肯定是他捡到的。他陪着笑脸说:“大哥,我这钱是用来还账的,你还给我,我给你五百文的辛苦费。”双大岭矢口否认,一再坚持说没有看见褡裢和钱、

争吵声惊动了双大岭的父母和刘氏,他们带着孩子回到家里,帮双大岭辩解。弓裁缝情急之下,跑去找里正主持公道,表示要搜查双大岭的家。里正便带着人到了双家,提出搜查的要求。双大岭不同意,刘氏劝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心里没鬼,怕什么?搜就搜吧。”双大岭这才同意搜查。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结果很明显,当然没有搜到十贯钱或者弓裁缝的褡裢。弓裁缝这才死心,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忽然听见后面传来怒吼声,只听双大岭喊叫道:“且慢,你要还我的清白!”冲上前抓住弓裁缝就打。

可怜弓裁缝瘦瘦弱弱的,哪里是双大岭的对手?被双大岭按在地上一顿暴揍。刘氏和父母好不容易才将他拉开,弓裁缝已经面目肿胀。他挣扎着站起来,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回去了。

弓裁缝受伤不轻,在家里卧床一个多月,药钱也花了不少。养好身体后,他又开始拼命挣钱还债。有人劝他找双大岭赔偿药费,他摇摇头,叹息一声说:“这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何必惹他!”

转眼间,大半年过去。这一天晚上,双大岭梦见一个小鬼,挺着一杆长矛,怪叫着朝他的小腿上戳去,顿时血流如注。双大岭疼得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小腿痛疼不已。他掌灯查看,只见小腿上,被长矛戳中的地方,鼓起一个小疙瘩。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双大岭发现小疙瘩已经溃烂,又痒又疼。双大岭的父亲找来医者,给溃烂处涂抹了药膏,并且开了药方。然而,药膏和药物似乎没有起到多大的效用,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双大岭已经卧床不起了。

刘氏很焦急,四处延请名医,各种药膏涂抹了不少,名贵药物也吃了不少,依然没有效果。渐渐地,家里拿不出钱了。双大岭也不隐瞒了,对刘氏实话实说,树下埋着十贯钱。

刘氏大惊失色,说道:“你真是财迷心窍!不但昧了人家的钱,还将人家暴打一顿,你哪里来的底气?”说罢,刘氏要将钱归还给弓裁缝。双大岭苦苦哀求,承诺伤好后,他亲自把钱送过去,刘氏这才作罢。

这一晃,一年多过去,十贯钱快用完了,双大岭的腿伤才好利索。他掰着指头细细一算,前后一共花掉了将近十二贯钱,除了捡来的十贯钱,他还搭上了将近两贯钱,那是家里仅有的积蓄。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刘氏见十贯钱不是小数目,家里一时半会拿不出这笔钱,便不再催着双大岭去向弓裁缝赔礼道歉了。而且为了顾全她家男人的脸面,她也替双大岭将此事保密起来,连双大岭的父母也不知情。有时候,在金钱面前,正义感也会做出让步。”文推网:最新高清电视剧,美剧,港剧,韩剧

过了一段时间,双大岭悄悄地打听到,弓裁缝治伤,花了将近两贯钱。听到这个消息,双大岭沉默了,难道他的腿伤是报应使然?他昧了弓裁缝的十贯钱,又让他花了将近两贯钱的药钱,而自己治疗腿伤,恰好将近十二贯钱,这不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

这以后的五六年,双大岭的家道一直不好,积攒不了钱财,更别说归还弓裁缝的钱了。不过,他听说,弓裁缝这几年的运气变好了,修猪圈时挖到十几两银子,而且裁缝铺的生意火爆,几乎没有空闲,赚了不少钱。

这一天,双大岭去朋友家做客,酒席上遇见了一位看相的高人,便让高人给他看相。高人说:“你曾经捡钱不还,还打伤了人,遭到阴司的惩罚,将你的运气削弱,转给了那人。”

民间故事:此人捡钱不还,高人一语道破,他惊呼,难道写在脸上了
双大岭一惊,狐疑地问道:“此事除了我们夫妻俩,谁也不清楚,难道写在了脸上?你为何看得这么准?”

高人冷笑着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管做的好事还是缺德事,阴司不但记录在案,还会在面相上刻上记号,当然看得出来。你要不是贪心,运气怎么会变坏?”

双大岭吓出一身冷汗,从此后,他再也不敢贪财了,不属于自己的钱财,想也不敢想。

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属于自己的钱财,千万不要心怀异念,更不可据为己有,以免惹来祸端。本故事采用了荒诞的笔法,在于借事喻理,劝喻世人,不可贪心,与封建迷信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