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1942年4月18日,对日本国民来说,是极其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他们自认为安全的京畿重地东京市遭到了盟军飞机的“光顾”。这一次,不同于1938年中国飞行员徐焕生的那次“传单攻势”,而是实实在在的高爆炸弹和烈性燃烧弹。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杜立特的空袭一号机组成员,左二杜立特

轰炸的时间,持续了三个小时零十五分钟,给东京及附近的城市横滨、横须贺、名古屋、神户等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其实,相对物质损失而言,这场轰炸对日本国民的精神打击是最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天皇裕仁的脸面丢得更大。因为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战争决不会降临到日本的国土上”。为了挽回颜面,也为了报复,他们启动了所有情报机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查明了这些飞机是美军派来的。确切地说,是来自距离日本本土600多海里外的美军航空母舰“大黄蜂”号。4个月前,日军为何孤注一掷地偷袭珍珠港?就是为了在攻略东南亚的时候,最大限度地解除美国太平洋舰队对日本本土的威胁。现在看来,日军还是太乐观了。于是,为了保障本土的安全,日本高层断然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将战线推进到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西部一线。时隔不久,太平洋战争史上最著名的中途岛海战便爆发了。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策划东京轰炸的美国海军即将受到惩罚,那些直接轰炸东京的美国飞行员又该如何处置呢?在这一点上,日军将矛头对准了盟军设置在中国浙江,特别是丽水、衢县等地的机场。因为这批美军飞行员轰炸完东京后,便直奔了这一带机场。于是,在这年5月,日军大本营在部署中途岛海战的同时,也对第三战区顾祝同所部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攻势。按照计划,日军准备动用的,是40多个步兵大队。不过,由于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日军用兵受挫,只能多次追加兵力,直至最终的87个步兵大队。这个用兵规模,自卢沟桥事变以来,仅次于武汉会战时的140个步兵大队。但是天公不作美,数十万日本援兵正要发力,便遇到了江南连绵的霖雨。一时间,被雨水灌满的湖泊河流乃成了日军行军作战的最大障碍。结果,虽然日军在这场耗时4个多月的“浙赣会战”中达到了战役目标,却因物资损耗太多而影响了大本营于同年策划的另一场进攻作战,即进攻重庆及西安以迫使中国政府投降的“五号作战计划”。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五号作战计划,其具体内容是:日军准备从日本本土抽调数万人,从东南亚抽调六万人,从满洲抽调十八万人,加强给中国派遣军。然后,中国派遣军再以主力12个师团又2个混成旅团从西安方面,以另一部分兵力5个师团从宜昌方面向四川进攻。然而,上述作战计划并没有考虑到太平洋战争的变化情况。我们知道,在1942年10月份,日军继中途岛海战失利后,又在瓜岛战役数次败给盟军。为了稳住战线,日军只能将作战重点放到太平洋地区。因此,日军不仅不能增加在华兵力,反而要从中国战场继续抽调兵力支援太平洋战场。另外,新造的火炮和兵器也得优先配发到太平洋战场。如此一来,在华日军既要对付敌后战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又要承担起开辟新战场的任务,加上浙赣会战的物资消耗,以现有的兵力兵器和物资储备来说,根本难以实施五号作战计划。因此,日本高层几经商榷,只好下达了关于终止“五号作战”的命令。可是,一个名叫冢田攻的日本中将却不同意,他一再向统帅部坚持执行“五号作战”计划,至少也不应该放弃攻占四川东部的计划。那么,这位冢田攻到底是何许人也?他又有何能力说此大话呢?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和明治时期的许多军人一样,冢田攻的军事生涯也是从军校起步的。所不同的是,他的实际带兵经验很少,常以高级参谋的身份出场。不过,这位习惯纸上论兵的高级参谋的扩张热情却丝毫不逊任何法西斯分子。比如七七事变爆发后,冢田攻就参与了向华北增兵和进攻上海的决策,并极力支持将事变迅速扩大为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战争。而后,在淞沪战场,主管作战后勤保障的参谋本部第三部长冢田攻又坚决主张实施切断中国后路的金山卫登陆战。上海沦陷后,表现激进的冢田攻被任命为华中方面军参谋长。新官上任,他又和松井石根沆瀣一气,向统帅部建议实施南京之战,最终使南京城遭到了空前的浩劫。1940年,日本准备实施南进,冢田攻升任参谋本部次长,他又成了南进政策的坚定支持者和重要策划人。此外,统帅部还给了他一个日本南方军总参谋长的头衔。1942年,中日第三次长沙会战爆发,第11军指挥官阿南惟几轻敌冒进,被薛岳兵团重创。战后日军总结经验,认为这次作战失利和后勤供应不足有很大的关系。于是,日本统帅部遂将在东南亚战场表现颇佳且深谙后勤调动的冢田攻调到了武汉战场,担任起了第11军的司令官。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长沙战役中的日第11军之一部

日第11军是日本在中国关内唯一的一支纯粹的野战机械化部队,因为连年作战,从某种程度来说,其技战术水平比之关东军亦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抗战史上,我们所熟知许多大型战役,例如南昌战役、随枣战役、第一次长沙会战、枣宜战役、上高战役、第二次长沙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鄂西战役、常德战役以及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作战等,都是第11军的杰作。实际上,以八个师团以及一个旅团的兵力常年同一百多个中国主力师对峙而不落下风,它的战斗力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不过,冢田攻的运气不太好,他还没有来得及指挥强悍的日第11军建功立业,便折戟沉沙,被中国军队击毙。这件事的发生时间,就在上文冢田攻向中国派遣军司令畑俊六请缨之后。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当时,冢田攻刚从南京开完会,正乘坐运输机返回武汉。可是,行经安庆上空时,却遇到了阴雨天气。当时,冢田攻乘坐的运输机“九江号”遭遇的是云层高度为1000至8000米、半径达85公里的大面积积雨云。在升高的过程中,因为强气流的阻滞,九江号颠簸不止,根本无法爬升至云层之上。为了安全起见,飞行员只好降低飞行高度避开云层。这样一来,“九江号”便处在了极其危险的处境。可是,骄横的冢田攻却毫不在意,他以为中国军队根本没有能力击落日本飞机。事实上,早在冢田攻出发前,预测天气的相关日军部队就告诉他这一带会有雷雨天气。也就是说,冢田攻早已做好了低空飞行的准备。换而言之,这次低空飞行也是冢田攻想要的。因为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鸟瞰勘察大别山里中国军队的布防情况。但冢田攻不知道,他的行踪已经中国特工侦知,中国军队亦早在冢田攻的必经之地设下了埋伏。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广西“狼兵”

承担伏击重任的,是桂系第四十八军所辖的138师。这支部队战斗力极强,曾在台儿庄外围作战中打得很出彩,尤其是师长李本一。轻伤不下火线,在右手中指、无名指、小指均被打烂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在一线指挥。1938年武汉会战爆发,138师又配合友军在太湖县城及周边山地与日第六师团万余人血战五日五夜,以毙伤日军3000余人的战绩震惊国内外。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装备简陋的138师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因此,面对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急欲报仇雪恨的138师布置得很认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在经太湖进入湖北的水陆咽喉一带,布置了三个防空阵地。在最重要的地段,他们就一次性调来了8挺军中最先进的93式高射机枪。这种机枪尺标射程3000米,最大射程5000米,对低空飞行的冢田攻一行威胁很大。实际上,冢田攻乘坐的“九江号”最后也是被这种机枪击落的。

冢田攻:日军战死级别最高的将领,低空特技飞行,被我军一炮击落
盟军缴获的九三式高射机枪

据战史记载,九江号被击落后,附近的驻军曾赶到坠机处,对现场进行了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中国军队从冢田攻等人的文件袋里发现了五号作战计划。后来,针对日军的作战部署,中国军队做了适当调整,最终使日军的五号作战彻底胎死腹中。至于这位大将军衔的日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留给世人的,只有两个记录。第一个:自1937年开战以来,他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被击毙的最高级别将领。第二个:为了搜寻冢田攻的遗骸,日军调集重兵,发动了一场名为“大别山战役”的进攻作战。在这场残酷的扫荡作战中,日军对大别山地区的中国军民进行了疯狂报复。他们所到之地,民众被屠戮殆尽,财物被抢夺一空,房屋尽成废墟。运不完的物资,在他们走之前,均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这场惨绝人寰的杀戮,直到日军搜寻到冢田攻的遗骸才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