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女子半夜回家,捅破窗户往里看,丈夫说:我裤子还没脱

 

民间故事:女子半夜回家,捅破窗户往里看,丈夫说:我裤子还没脱

松江县的小元村新搬来了一户人家,男的叫李彪,长得魁梧结实,听说原来是都城一家大镖局的总镖头,武功了得。

妻子春香生得白白净净,不像是吃苦人家的女子,两个人带着七岁的女儿小双,却住到了这偏僻的小山村。

李彪和春香初来乍到,出手很大方,不仅买田置地盖房子,还买了礼物,挨家挨户地拜访。

村民们很是奇怪,这家人看起来不缺钱,为什么会住到这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呢?

众人对他们的身份有了颇多猜测,有人说李彪凭着武艺,打劫了一个富商,担心人家报官,所以找了个村子躲起来。

也有人说李彪在城里得罪了权贵,在城里没有落足之地,不得不离乡背井。

更有人说城里有人看中了春香的美貌,想抢去做妾室,李彪为了家庭,带着妻女离开了是非之地。

不管村民们哪一种猜测,都给这家人蒙上了一场神秘的光。

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不管李彪一家人如何示好,村民们都跟他们不太亲厚。

李彪和春香也不介意,只要这些人不给他们找麻烦,让他们在这里安然度日,他们也就知足了。

可事情远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一天晚上,小元村的村民都进入了熟睡之中。

突然,寂静的夜空里,响起了杂乱的马蹄声,不少人都被这声音惊醒。

村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们穿好衣服,拿上趁手的家伙,躲在家里观望。

“不好啦,马匪进村了!”

村口已经有了女人的哭喊声,男人的打骂声,还有噼里啪啦抢夺东西的声音。

三贵听着门外的动静,小声嘀咕:“我们村为什么会来马匪呢?”

“肯定是李彪家引来的,要不是他们家仇人,要不就是冲他们家的钱来的。”一旁的三贵媳妇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三贵觉得是这么个理。

这时,村里响起了敲锣声,这是里长通知大家的集合号,只有遇到大事才会敲响。

马匪进村,估计里长想集合青壮年去对抗,可他敲了好长时间,只来了几个人,其中就包括李彪。

里长清楚李彪的实力,就拉着他说道:“你先带人到村口去抵抗马匪,千万不能放他们进村,我现在去挨家挨户的敲门,多叫些人。”

李彪没有拒绝,拿起一杆长枪冲在了最前面。

村口的佟家已经被七八个马匪围住,男人佟大庆被五花大绑在院子里的枣树上。

儿子佟珏和女儿佟钰及佟大庆的爹被关在偏房内。

房内传来女人的哀嚎声,求饶声和男人恣意快活的声音。

李彪血往头上涌,嘴中咒骂道:“这群畜生……”

然后他拿着长枪就冲向了院中的马匪,剩下的几个村民也跟了上去。

很快,佟家院子里打成了一片。

李彪到底是武行出身,他以一敌三,还绰绰有余。

手中的长枪如一条银蛇飞舞,把那些人打得跪地求饶。

李彪控制住场面之后,交代身旁的村民:“剩下的人交给你们,我去里屋看看。”

土匪头子很相信自己的手下弟兄,认为他们对付几个村民根本不是问题。

他压根没有观望院子里的打斗,而是一心一意地在办他的美事。

李彪推开门时,土匪头子还像一头野猪一样趴在床上运动。

他愤怒地冲过去,直接一长枪插进了土匪头子的背上,然后把他高高挑起,想从门里甩出去。

就在这时,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许多马匪,他们不仅打伤了那些村民,还准备冲进来救他们老大。

此时他们看到李彪挑着光溜溜的马匪头子往外扔,顿时气坏了。

有几个远处的马匪,赶紧搭弓射箭,细密的箭雨全朝李彪飞来。

李彪没想到村外还有马匪,此时他的长枪上挑着一个人,手脚也没那么灵活。

很快几支箭射中了他,但他还是用尽全力连长枪带马匪头子扔到了院子里。

马匪头子也是个狠角色,他一把从背上取下长枪,反手就朝李彪刺来。

李彪中箭本来就摇摇欲坠,如果这长枪再刺中他,他必死无疑!

就在这关键时刻,屋内冲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快速挡在了李彪身前。

长枪穿透了女人的身体,她缓缓倒下的瞬间,脸上却浮出解脱般的微笑。

绑在树上的佟大庆眼见这一幕,发出痛苦的悲鸣:“孩子他娘……”

马匪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等到里长带人赶到佟大庆家时,只见到满地血腥。

几个村民倒还好,只受了一些轻微的皮外伤,而李彪中了三箭,受了重伤,佟大庆的媳妇死了。

佟大庆被人解开了捆绑的绳子,他趴在他媳妇身上嚎啕大哭。

佟珏,佟钰和佟老爹也被人放了出来,见到家里的惨状,也痛哭不已。

村里的男女老少听说马匪走了,都围到了佟家。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咱们村在这里几十年都没有遇过马匪,李彪一家人来了,马匪也就来了。”

话未说明,意味深长!

人群中顿时有人接了话,说道:“这些人肯定都是冲他们来的,佟家被连累了而已。”

“怪不得他这么卖命,担心马匪把他见不得人的过往挑出来。”

……

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全把矛头指向了李彪一家。

全然不顾他刚才的辛苦付出和身上所受的重伤。

尤其是三贵两口子情绪激昂,直接站到里长跟前说:“里长,必须把他们赶出村去,否则以后村里不会有宁日。”

里长还没开口,村里对李彪一家不满的人就开始附和:“赶出去!都是他们惹来的祸!”

春香扶着重伤未治的李彪,眼睛里充满了泪,他们只想求一个地方落脚,可这些人硬要往他们身上按罪名。

李彪想护住自己的妻女,忍着疼痛向大家解释道:“我们是清白人家,只是为了让小女换个成长环境才来此地,我们绝对不会给大家带来麻烦。”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图片来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这麻烦已经来了,佟家就是受害者。”三贵大声喊道。

村民们愚昧无知,他们的世界就是村里这一方小小的土地,听到三贵这么说,都担心村里日后不太平。

他们根本听不进李彪的话,而是直接粗鲁地喊道:“把他们赶出去!”

里长也很为难,他算是村里最有见识的人,他知道这些马匪跟李彪没有关系,但他也架不住这件事情引起的民愤。

他只好为难的看着李彪。

李彪身中三箭,一箭在左侧肩头,一箭在腹部,另一箭在左侧胸口。

此时他脸色苍白,右手捂着胸口猛烈地喘着粗气。

春香见他这样,心里特别紧张,哭着说道:“相公,咱们先回去处理伤口吧。”

李彪摆了摆手,拉着里长的手说:“大哥,看在我今晚为村里拼命的份上,收留我的妻女,我快不行了……”

李彪话没说完,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村民们却半点不同情,继续大喊:“装的!装的!赶出去!赶出去!”

李彪的眼角流下了泪,他扑通一声,跪到了里长跟前:“大哥,拜托了!”

说完,哇哇地吐出几口鲜血,惊得春香哭喊不止。

这时,村民们安静了!地上鲜红的血是人装不出来的。

李彪拉着春香的手,艰难地说:“好好活下去,一定照顾好小双!”

春香哭得泣不成声,一边点头一边用手擦掉李彪嘴角的血迹。

李彪快不行了,可里长还没有答应,村民们怒气未消,他怎么也咽不下最后一口气。

这时,佟大庆走过去,紧紧地握着李彪的手说:“大兄弟,你放心,以后春香妹子和小双就是我佟家的人,也是小元村的人,没有人可以赶她们走。”

佟大庆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到。

连跳得最欢腾的三贵,此时也不敢再吭声,佟大庆是苦主,他愿意收留她们,谁还敢反对呢?

“你是为了救我全家才受重伤,就冲这一点,我也知道你人品很好,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把女儿养大。”佟大庆含泪说道。

李彪终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但他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满足的微笑。

就这样李彪死了,春香和小双搬进了佟家。

但佟大庆并没有像村民理解的那样娶春香为妻,他只是把家里最好的房子让给了她们母女住,尽自己所能的供她们吃好喝好。

而春香也视佟大庆为大哥,把佟珏,佟钰视如己出,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她疼惜子女,孝敬老人,一家六口人过得其乐融融。

一晃10年过去,佟钰和小双都长大了。

尤其是小双,身上那种城里小姐的气质藏都藏不住。

她识数认字,也懂绣花女工,长得如花似玉,一时间成了十里八乡争相求娶的对象。

可春香看谁都不顺眼,觉得没法托付女儿的终身,拒绝了好几户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在大家都觉得春香要求太高时,她却决定把女儿嫁给佟珏。

佟珏比小双大三岁,十岁那年没娘后,春香就在他心里代替了娘的位置。

这些年,他记着春香对他的好,长大之后他就加倍地对小双好。

虽然表面上他把小双当妹妹照顾,但实际上他是喜欢小双的。

不过他知道小双妹妹是掉在鸡窝里的凤凰,迟早有一天会飞上枝头。

于是他隐忍着自己的情感,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上门提亲。

春香拒绝了那几家在本地看着相当好的人家后,佟珏也看不清她要把小双嫁给什么样的人了。

这天,佟珏刚从地里回来,手上还摘了一把野花,准备插到小双和佟钰住的院子里去。

春香叫住他说:“珏儿,你喜欢小双吗?”

佟珏被这个问题吓住了,以为自己的心思没藏好,春香生气了。

他只好红着脸,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香姨,我知道…我不该有这样的心思,小双妹妹应该找更好的人。”

春香一看他的窘样,就笑着打趣道:“你是我带大的孩子,怎么就不好了?”

佟珏更辨别不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怎么答话,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他嘴里嘟囔:“香姨,我……”

春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说道:“姨不逗你了,我知道你喜欢小双,我准备把她嫁给你。”

佟珏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愿意让小双跟着我受苦?”

“谁说穷日子就是受苦?我相信你会对小双好,会疼她,会爱护她,对吗?”春香问道。

“那当然,她现在过的什么日子,以后也不会受委屈,我只会待她更好。”佟珏想都没想就说道。

春香拍了拍佟珏的肩膀,有些感伤地说:“这辈子我不求她大富大贵,但她一定要平平安安。”

佟珏只以为春香舍不得小双,就赶紧承诺:“姨,你放心,以后咱们还是一家人,我会给你养老的。”

春香点头答应,但也没有说得再多,只要小双过得好,那个秘密她准备先守着。

佟大庆得到消息,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几个孩子他看着长大,虽然说自家儿子不错,但能娶到小双这样的媳妇,他还是觉得赚了。

他拿出自己一生的积蓄,在自家旁边,又给佟珏单独盖了一个院子,好让他们小两口的日子过得自在些。

佟大庆和春香把小元村的所有村民都请来喝喜酒,给佟珏和小双办了一场热闹的婚宴。

一家人虽然变成了两个院子,但还是那六口人,日子继续和和满满地过着。

佟珏对小双很好,从来不让她下地干活,但小双也心疼佟珏,总想替他搭把手。

自从佟钰娶妻后,爷爷已经体弱多病,爹和娘也不能再干重活,家庭的重任就落到了小两口身上。

小双不下地干活,就想着绣些绣品卖钱补贴家用,减轻一些佟珏的负担。

佟珏想着这事不费力气,小双一天没事干也不行,就没有阻止她绣东西。

这天,小双想把自己绣的东西拿到集市上去卖,佟珏下地后,她过去给爹娘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可小双为了把绣品卖个好价钱,一直跟人讨价还价,尽管绣的东西都是上品,可她要的价格太高,一直到天黑了,都还有几个没卖出去。

小双只好急匆匆地打包往家里走,路上黑漆漆的,她一个人赶了十几里路,心里很是纳闷,佟珏为什么没有来接她?

要是平日,小双就是去别的村民家多待一会,佟珏从地里回来见不到她,都会找过去。

今日天黑成这样,他怎么就不担心自己路上遇危险呢?

小双越想越不对劲,总担心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爷爷不舒服了?

于是她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赶去。

到门口都没有先进自己院子,就先去了老院子。

看爷爷已经睡下,爹娘也没事,她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可她又一个不好的念头出现在脑子里,佟珏没去接她,家里人都没事,那肯定就是他自己不舒服。

于是她顾不上跟爹娘说话,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走去。

她刚走进院子,就听到房间里传出害臊声音。

小双有些不开心,佟珏什么时候有了胆子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让别的女人来自己家里?

而且这个点都不回家的女人,看起来都有些反常。

她悄悄地走到窗户底下,用手捅破窗户纸往里看。

这一看把她彻底吓坏了,家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可自己明明去集市上卖绣品了,家里的这个自己又是谁呢?

怪不得佟珏没有去接自己,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家。

小双越想越害怕,房子里的肯定是妖怪,可自己一介凡人,怎么能是妖怪的对手呢?于是她赶紧拔下头上银钗握在手心里,继续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此刻她心乱如麻,就在这时,她看到了房间里的女子,双手攀住了佟珏的脖子,而佟珏顺势抱起她朝床上走去。

小双急了,自己的相公怎么能抱别的女人,如果自己再不出现,她都会把佟珏睡了。

她顾不上害怕,也管不了对方是人还是妖了,用力一脚踢开了门。

佟珏看着怀里的女子,又盯着门口的小双,疑惑地问道:“小双,我裤子还没脱,为什么有两个你?”

小双大喊:“她是妖精变的,专门来迷惑你的。”

佟珏听到这话大惊失色,怀里的女子也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小双轻轻转动手心银钗一下,露出一个锋利的尖头,朝地上的女子射了过去。

银钗不偏不倚,正好射中了女子的肩膀,她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不过,她转手就把银钗拔下来,肉眼可见的伤口转瞬即逝,把佟珏和小双直接看傻了。

佟珏这时候确定自己刚才抱的是妖精,他快速地退到门口,和小双站到了一起。

女子盯着他俩,朝小双说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有什么可紧张的。”

小双被她的话闹糊涂了,问道:“你到底是谁?说这些话什么意思?”

“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呀!”女子一边诡异地笑着,一边朝他们两人走过来,还想抬手去调戏佟珏。

佟珏拉着小双就往外跑,可女子手拿银钗说道:“这钗子是李家的祖传之物,是奶奶的陪嫁,我说得没错吧?”

小双迈出去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这银钗确实是奶奶留下的,除了娘和自己,在小元村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她是如何知道的。

她是不是真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疑惑地打量着女子,看她伤口恢复的速度,显然不是常人。

“你是妖还是鬼?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小双平生最讨厌别人装神弄鬼戏弄自己,此刻她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想搞清楚真相。

女子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有些哀怨地说道:“我找了你十年,费了很多心思才找到,你跟我走吧,只有我俩合二为一,才能变得天下无敌。”

小双突然有些失神,耳边反复响起一句话:“你跟我走吧!你跟我走吧!”

小双不由自主地朝女子走过去。

佟珏感觉小双跟中了邪一样往前走,他急得一边大喊小双,一边过去拉她。

可就在他快要拉到小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挡了他的脚步。

就在小双跟那个女人快要重合时,突然传来春香一声厉喝:“大双,那是你的妹妹!”

那个女人伸向小双的手突然抖动了一下,但很快又镇定自若,继续朝小双招着手。

眼看那个女人的手就要抓住小双了,春香也从头上取下银钗,轻轻转动之后,直接射向了女人的眉心。

银钗直中女人的印堂穴,顿时一股黑烟冒出,女子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女子的眼里充满了恨,指着春香:“你…你又舍弃了我。”

可她话没说完,瞬时变成了一只红狐狸,而她额头上的银钗似乎有法力,把她死死地钉在了原地。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小双也一个激灵清醒了,看着一屋子的人和地上的红狐狸,忙问春花:“娘,这是怎么回事?”

春香正望着那缕消失的黑烟出神,听到小双叫她,才反应过来。

她的眼里没有打败妖怪的喜悦,反而禽满了泪,喃喃道:“该来的终究会来,怎么躲也躲不掉的。”

小双有些不明所以,这些年娘一直跟自己在一起,她应该没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可她说的这话什么意思呢?

还有这个红狐狸妖怪,她为什么可以变成自己的样子?

小双扶着春香坐下,柔声问道:“娘,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需要你护着的小孩,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我可以保护你的。”

春香看着面前的女儿,觉得是时候把自己苦守了十几年的秘密告诉大家了。

十一年前,李彪还是都城一家大镖局的总镖头,有一次走镖,经过雁塔山,被一伙土匪拦接。

他为了护镖杀光了那些土匪,最后土匪头子看大势已去,就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这个土匪头子会一些邪术,他控制了很多狐狸,他把这些狐狸放出来跟镖局的人对抗。

李彪心想:我连人都不怕,还怕这些狐狸。

于是他找了一个制高点,一箭又一箭,把狐狸射杀了一地。

最后只剩下领头的一只红狐狸和那个土匪头子落荒而逃。

李彪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继续去送镖。

直到他返回都城,回到家时,才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那天,他刚进家门,就从怀里拿出礼物,对双胞胎女儿欣喜地叫道:“大双,小双,你们看爹爹给你们带什么了?”

两个6岁的女儿几个月没见爹,直接跑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只红色的狐狸从李彪身后窜出来,扑向了两个孩子。

李彪猝不及防,只好快速抱起了离他最近的小双,而大双就这样被那只红狐狸叼走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等我们全家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双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李彪找到了全都城法力最高的道士,求他救救大双。

道士通过入灵,跟红狐狸有了一场对话。

红狐狸说李彪杀害了她那么多子孙,她也要让他尝一尝失去儿女的痛苦。

红狐狸拒绝和解,还当着道士的面,把大双一点一点地炼化,变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但她发现大双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没办法让她完全变成人形,才明白大双和小双是双胞胎,所以她一定要抓到小双。

李彪听到这话害怕极了,他很后悔自己当初杀了那些狐狸,可一切都太迟了。

而小双自从看到大双被狐狸叼走,她就大病了一场。

等她恢复身体,她得了选择性失忆,忘了大双,也忘了姐姐被狐狸叼走的事情。

为了给小双一个更好的环境,李彪辞去了总镖头的职位,带着春香和小双离开了都城。

临行前,他请求老道士隐藏了他们全家的气味,又把祖传的一对银钗改良了一下,请老道士在银钗上做法,希望关键时候能保小双一命。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小元村,可能是时日过长,当年的老道士羽化了,才让红狐狸找到了小双。”春香说道。

佟大庆和佟珏这才明白了李彪一家三口来小元村的真相。

“既然这一对银钗都有法力,我的扔出去为什么她只是皮肉之伤,而你的却能钉住她?”小双不解地问道。

“启动银钗的法力有咒语,我希望你这一辈子都平安,所以我没有告诉过你,这也是当初我不让你嫁给别人的原因,只有你守在我身边,我才能护住你。”春香宠爱地看着小双说道。

这些年,春香努力活着,给小双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从来不求她大富大贵,只求她平平安安。

如果红狐狸不出现,她会把这个秘密一直保守到她死之前,然后将银钗的作用和咒语传给佟珏,让他继续守护小双。

春香看着地上的红狐狸,红着眼睛继续说:“我们对不起大双,第一次没有守护好她,这次又把她的魂魄都毁了,我枉为人母呀!”

小双心里也很难过,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平安踏实的生活后,有家人这么多的付出。

就在这时两个道士敲响了门,看到地上的红狐狸,他们施礼道:“施主,我们遵师祖羽化前教诲,特来带红狐狸离开。”

春香赶紧起身回礼:“多谢大师帮忙!”

道士取下红狐狸额头上的银钗递给春香:“这是您家祖传之物,我已收回上面的法力,以后就是普通的银钗。”

春香看着道士把红狐狸背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恩怨终于了结,小双终于可以过自己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