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在寿宁县的五福街上,有一村人家,都姓毛,大约有三百来人。其中,毛荣和毛华两兄弟靠卖盐为生。两人也都娶妻生子,毛荣老婆姚氏,儿子五岁;毛华妻子陈氏,儿子才一岁半。

这一日,两兄弟出去卖盐,姚氏和陈氏带着孩子去干活。当时是八月天气,棉花熟了,两对母子去地里捡棉花。棉花地在河边,离家一里路。

两妯娌热了,把衣服脱下来放在田埂上,让两个孩子看着,自己则拼命捡棉花。
此时,河中来了一条船,很快靠岸。两个人从船上出来,问姚氏、陈氏借一口茶喝,润润嗓子。但是,姚氏和陈氏并没有带茶,那两人只好拿出自带的烧饼吃,又给了姚氏孩子吃,顺便给了姚氏和陈氏几个烧饼。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两妯娌问他们到这做什么,那两人说到五福街买盐屯盐。听到这里,两妯娌赶紧说:我家丈夫正好卖盐,今天晚上就会回来,两位财主可以去我家歇息,等他们回来你们再看看买多少盐。

两人回答:既然你们家有,那就去你们家买,我大概要买二三十两银子的盐呢。姚氏、陈氏听了,以为帮丈夫揽了生意,心里很高兴。

那两人又拿出来几个烧饼,分给女人和孩子,说:这烧饼也是在本地买的,一分银子才买四个,实在好吃。两妯娌吃了烧饼后,直接晕了。那两人丢下孩子,一人背着一个女人到了船里。然后撑船顺流而下,连夜到了延平。

两人用水把女人灌醒,女人醒来一看自己在船上,还被绑着,明白被骗了,赶紧大声呼救,要死要活。但那两人十分狠毒,上来就打,打得两个女人受不住,只好求饶。自此,两个女人被玷污了。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十天之后,船到福州。两人带着姚氏、陈氏上岸,买了一些衣服首饰,让她们梳洗打扮,并放在街上接客。于是,两个女人沦落为娼妓。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话分两头,再来看看姚氏、陈氏家中情况。

毛荣和毛华兄弟回来时,天色已晚,两人经过田埂,看到自家孩子在哭,嘴里嚷嚷“找妈妈”。两人看看附近没有人,抱起孩子回家了。

家中门都锁上了,妻子不在;问邻居,说她们下午去捡棉花了,带着孩子一起去的,没看到回来。两人慌了,棉花地没有人,难道被老虎吃了?可是没看到血迹啊,而且两个孩子还在;难不成掉河里了?可也没人说看到啊。两人四处去找,始终没找到。

无奈之下,两兄弟只能认为她们死了,找了附近的和尚做超度。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一年之后,姚氏的弟弟姚克廉去福州卖书,到了当地后,他就去找娼妓耍。走过一个胡同时,看到两女人很熟悉,仔细辨认后,他才发现,正是自己的姐姐和婶婶(对姊妹妯娌的尊称)。他一看觉得不对劲,也没表现出来,就假意包了她们两个。

负责姚氏和陈氏的主子,叫王继明和赵成,两人收了六钱银子。然后在隔壁房间自娱自乐,也是为了方便监视。

一开始,姚克廉让两女假意喧哗,唱曲、饮酒、掷骰子、行酒令。听得隔壁睡熟后,姚克廉哭着问:姐姐,你遇到了什么事,怎么和婶婶在这里做这个?姚氏、陈氏就把之前的事儿详细说了。说完后,姚克廉交待:你们先不要说破,我去福州府衙告诉老爷,到时候来抓这忘八(王八蛋)。

商量后,两女人一床睡了,姚克廉自己在另一张床睡了。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第二天早上起来,姚克廉直奔府衙,找到按察司周老爷,递了状子。状纸上,写着他姐姐和婶婶被王继明和赵成拐卖,又被逼良为娼,希望老爷为他做主。

这按察司周老爷一看,说“你是寿宁县人,就让建宁府的郭推官去办吧,他办事能力最好。”(注,当时寿宁县归建宁府管辖)

很快,案子转到了郭推官处,郭推官问了之后,立马派人去抓王继明和赵成。但是,两人提前看到了衙役来,连忙做了部署。他们把姚氏、陈氏送到漳州海口周林家藏了起来,花了二十两银子贿赂邻居,又花十两银子,贿赂本地老鸨子,同时请了两个妓女来。

打点好后,王继明和赵成也准备了状纸。等到他们被带到公堂后,立马递了状子,反咬一口。

他们的状子上,是这么说的:我们买了两个妓女做生意,十几年了,一直很本分。昨天寿宁县的姚克廉,喝醉酒来找妓女,并耍酒疯,打了女人,还砸坏了很多东西,邻居都能做证。姚克廉说我们拐卖妇女,但是他说的那里有三百人,我们怎么可能把妇女抢来?一切都是因为他昨晚玩得不开心,所以才如此控告我们。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郭推官一看,连忙派衙役把那些邻居带来,这两个邻居都被买通,自然按照王继明和赵成的话来说。也是,郭推官又派人两个妓女带来,姚克廉说不是她们,妓女则说姚克廉喝醉酒撒泼,自己赔礼等事。

郭推官不信妓女的话,让人用刑,两人拿了银子,咬死不认,只是一口咬定姚克廉。

案子到这一步,审不下去了。郭推官把王继明和赵成,两个妓女,两个邻居,以及姚克廉,全都关押起来。
晚上,郭推官偷偷到姚克廉的牢房里,说:我看你情真意切,相信你的为人。你确定,昨天晚上看到的是你姐姐吗?不是喝醉眼花了吧?姚克廉跪下磕头,哭着说:昨晚我根本没喝酒,自己的骨肉亲人,受了这么大冤枉,我心里很难受,也不会看错,只希望老爷早点为我做主。郭推官听了后,点了点头。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次日下午,郭推官派了两个亲信去暗访。

两个亲信到王继明和赵成的对门,找了兰娥、菊娥两个妓女,漫无目地聊着天。聊着聊着,两人问妓女:对门之前有两个女人不错,怎么今天看不到了呢?

兰娥小声说:那王八蛋太坏了,用麻药把那两个女子劫来,逼着她们接客。前天,那个女人的弟弟来了,报官抓人。王八蛋提前买通了邻居,把那两个女人送到别处了,听着好像是送到海口一个富户家,叫周林。然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弄两个女人来,欺骗过老爷,真是罪该万死。

两个亲信听到后,只当不知,依旧喝酒取乐。早起给了钱后,两人回去跟郭推官细细说了。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郭推官立马下了文书,派了八名衙役,去海口抓人。先去当地交了文书,然后去抓人。周林杀猪杀鸡,招待衙役,得知事情原委后,说:王继明和赵成确实把两个女人放我这里,但我不知道他们是人贩子,既然如此,我只能去辩解。众人吃过饭罢,衙役、周林以及姚氏、陈氏都去建宁府。

众人来到公堂后,姚克廉一见姐姐,上前抱住大哭。郭推广叫姚氏、陈氏且在外面等候,再次把王继明、赵成、邻居、娼妓以及姚克廉提到公堂来审。

起初,这几个人还不承认,郭推官让姚氏和陈氏上公堂。两人一看到王继明和赵成,上前就去薅着头发,把两人脸上肉都咬下来几块。

清代奇案:女子吃陌生人饼后,惨遭逼良为娼,幸亏弟弟发现
被拉开后,两人哭着说::民妇本是良家女子,这两人以买盐的名义和我们套近乎,又把我们晕倒,我们被毒打后,不得已做了娼妇。我们几次要自杀,只是舍不得丈夫孩子,所以隐忍到今天。

这些人一看,气势已经被姚氏和陈氏压住,又因为亏心,于是承认了罪行。王继明和赵成认罪,说了拐卖妇女,逼良为娼,贿赂邻居、娼妓之事,那些邻居、娼妓也都跟着认罪了。

最后,郭推官判定:王继明和赵成各重打四十大板,发配充军;邻居受贿做假证,打一百杖后,徒刑三年;两个妓女因为做伪证,发配为奴。同时,他们赚来的钱、受贿的钱全部追回,给姚氏、陈氏作补偿,而姚克廉带着姐姐和婶婶回家。

这个案子告诉我们:不要轻易吃陌生人的东西,尤其是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