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国王见悟空捉了妖来,大喜道:“孙长老武艺高强,可敬!可敬!拿酒来!”悟空道:“待我先去救出娘娘,再来饮酒。”悟空临走,带上娘娘常戴的黄金宝串作证,免得她不肯回来。

悟空驾云来到麒麟山上空。但见山下一队人马,虎将、熊帅领先,豹相断后;苍狼、赤狐相随,狡兔、野獾紧跟。整个队伍都是兽头人身,手持兵器,刀枪交错,列队森严。

悟空变成小妖抗着旗,敲着锣,一步一颠,向獬豸洞走去。猩猩迎面走来,对悟空说:“有来有去,你回来了?快到剥皮亭,大王叫你哩!”

悟空跟猩猩走过一幢悬崖峭壁,登上一架飞桥,穿过石室,才来到剥皮亭上。这亭建于危崖,下临深潭,望之生畏。

悟空踏着石梁,登上剥皮亭。亭中交椅上端坐着妖王赛太岁。悟空走到妖王跟前,仰着脸,不理不睬,全当没看见。

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赛太岁厉声问:“有来有去,为何这般无礼?”悟空假说:“大王叫我下战书,原来要我去送死,幸亏我会说,虽得了性命,却挨了三十大板。”妖王道:“怪不得你不理我。”

悟空道:“朱紫国里人强马壮,刀枪林立,黑压压列队整齐。国王说,要亲自捉你,夺回王后!”赛太岁道:“不怕!不怕!来人再多,也叫他一火烧光!”说罢,哈哈大笑。

原来妖王想把国王引来烧死他,便对悟空道:“快去禀报娘娘,就说国王要来接她,教她站在山顶等候!”悟空领命,暗喜可以见到娘娘,便急急向后堂走去。

悟空不知娘娘所在,又不敢问,便硬往里面闯。走进一层院落,见一个美女打扮的妖狐,端着菜往里走。

悟空追上问:“姐姐哪里去?”妖狐说:“去给娘娘送菜。”悟空说:“我去给娘娘报信,正好一路走。”

悟空与妖狐说说笑笑,把娘娘生活起居问个清楚。穿过几座厅堂,来到一处花园。

妖狐说:“你先等着,不要乱跑,待我禀报娘娘后,再来喊你。”一转身,向假山后去了。

悟空不甘久等,便转过山脚寻去,隐约见墙外别有洞天,便信步出了园门,但见:紫回曲径点苍苔,突兀怪石斜倚裁,弱丝轻飘燕穿柳,拙枝探墙杏花开。好一个幽静所在!

悟空再向前走,正遇上送菜的妖狐。那妖狐见到悟空,吃惊道:“叫你等着,谁让你跟来了?这里是不准外人进来的!”

悟空道:“大王要我面见娘娘!”妖狐道:“既如此,你跟我来!”

穿过一幢房屋,又爬危崖绝壁,拾级而上,见峰顶绝险处有座高楼。妖狐说:“我去禀报娘娘。”悟空凭栏远望:低看悬崖万丈,远望却见城郭。怪不得妖王教娘娘在此山顶等候,原来是引国王来送死!

忽听妖狐喊:“进来吧!”悟空进房,见娘娘坐在那里,神情沮丧,两眼垂泪;几个妖狐、妖鹿,都作美女打扮,侍立两旁。悟空参见娘娘。娘娘问:“你是何人?”悟空环视四周,娘娘一挥手,众侍婢纷纷退去。

悟空掩上房门,现出本相道:“我乃大唐和尚孙悟空,奉朱紫国王之命前来救你。”

娘娘听了,低头不语。悟空拿出宝串道:“娘娘不信,请看此物!”娘娘一见旧物,泪落如雨。

悟空道:“如要救你出险,须破妖王法宝,不知那放火、放烟、放沙的是何宝贝?”娘娘道:“那是三个金铃:小铃火焰烧人,中铃烟雾熏人,大铃黄沙迷人;稍不注意,就会丧命。”

悟空道:“你好言哄他,把金铃骗到手,就能把他打败,救你出去!”娘娘依言。悟空再变小校模样。

娘娘喊:“有来有去,快去请大王来!”悟空应声而去。

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悟空返回剥皮亭,见妖王道:“娘娘有请大王!”妖王喜道:“往日见我只是骂,今日为何却喜了?”

悟空答:“娘娘问我朱紫国的事,我说国王娶了新王后,娘娘才命我请大王哩!”

悟空陪赛太岁来见娘娘。娘娘笑着说:“你我成亲三年,今日才得永作夫妻!”妖王喜问:“夫人有何吩咐?”

娘娘答:“你有什么宝贝,我替你收着!”妖王从身上解下三个金铃,递给娘娘。

娘娘顺手把金铃放到外屋桌上,随即吩咐道:“小的们!安排酒菜,我要与大王饮上几杯!”众侍婢弄些獐、狍、鹿肉,切作一盘和椰子酒一起端上。娘娘故作妖娆之态,哄那妖王。悟空趁机把三个金铃偷去。【文推网 wentuifa.com】

悟空溜出门,见四处无人,便拿出金铃,无意中拔出小铃棉花,谁知一股烈火从铃中喷出,在亭中烧了起来。妖王闻声赶了出来,见小校拿金铃放火,怒道:“奴才!为何偷我宝贝?”说罢,顺手从悟空手中将金铃夺去。

悟空见金铃被妖王夺走,索性现出本相,举棒向赛太岁打来。妖王猝不及防,被打个趔趄。只听唿哨一声,那虎将、熊帅、苍狼、赤狐、巨蟒、长蛇,一齐向悟空围来。

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赛太岁喊:“快关门,别让他跑了!”悟空见难以脱身,就变只苍蝇,钉在梁上。众妖搜寻不见,熊帅道:“不曾见他出去。”苍狼道:“定是藏起来了。”妖王喊:“给我搜!”

悟空见金铃被妖王夺走,索性现出本相,举棒向赛太岁打来。妖王猝不及防,被打个趔趄。只听唿哨一声,那虎将、熊帅、苍狼、赤狐、巨蟒、长蛇,一齐向悟空围来。

赛太岁喊:“快关门,别让他跑了!”悟空见难以脱身,就变只苍蝇,钉在梁上。众妖搜寻不见,熊帅道:“不曾见他出去。”苍狼道:“定是藏起来了。”妖王喊:“给我搜!”

悟空道:“我变作苍蝇,落在你头上。”娘娘战战兢兢问:“你是人,是鬼?”悟空道:“我会变,变苍蝇也是为救你!如不信,落到你手上看!”娘娘伸出手,悟空果然落到她手上。

悟空道:“唤个贴身丫环来我看看,待我变作她的模样,等你迷住赛太岁,我便下手!”娘娘果真呼唤:“春娇何在?”一个玉面狐进来问:“娘娘唤我何事?”

娘娘道:“去点纱灯,伺候大王安寝!”春娇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悟空对娘娘道:“待我变个春娇你看看!”一转身,一个假春娇立现眼前。娘娘喜道:“真像!真像!神僧法力无边,还望救我出此苦海!”悟空应道:“理应效劳!”

悟空趁春娇取火点灯笼之机,作法让春娇睡去,自己再变作春娇,持灯陪娘娘朝剥皮亭而去。

且说娘娘走向剥皮亭,妖王迎上道:“是孙悟空偷铃放了火,不知他藏在何处,我心甚是不安!”娘娘道:“那厮想已逃跑,大王宽心就是!”变作春娇的悟空道:“关门上锁,就万无一失了!”

妖王见娘娘相陪,便准备安寝。娘娘对悟空道:“春娇,摆酒为大王解劳!”悟空答应,唤来妖兔、妖獾,端来些酒肉伺候。娘娘端杯,悟空执壶,把赛太岁灌了个酩酊大醉。

娘娘问:“大王!宝贝不曾损坏吗?”妖王醉眼朦胧的答:“幸亏被我夺了回来,挂在腰间了!”悟空听了,拔下一把毫毛,变成许多虱子,偷偷放在妖王身上;妖王瘙痒难忍,便解衣,抓起虱子来。

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悟空见妖王满身虱子,金铃上也满了,便说:“拿铃来,我替你拿拿吧!”妖王解下金铃,递给悟空;悟空又拔三根毫毛,变成三个假铃,偷偷把真铃换了过来。

妖王醉眼难辨真假,接过三个假铃,又递给娘娘道:“请收藏好!”娘娘收了假铃,锁入衣柜内,并说:“大王!宝贝万无一失,安心睡吧!”妖王听了,身子一歪,便呼呼睡去。

却说悟空得手,现出本相,系好金铃,趁黑夜走出洞口,复向着洞门高喊:“赛太岁老妖!速交还朱紫国娘娘,免遭一死!”守门小妖,一见悟空又来,急忙跑去报告妖王。

妖王正在酣睡,听小妖来报,便翻身而起,出门察看。他见是悟空,便厮杀起来。战过五十回合,妖王不敌,便道:“我尚未醒酒,回头再来。”说着,抽身回去取铃。

妖王回内室命娘娘开锁,将假铃拿了出来,复到洞外,对悟空道:“看宝贝!”悟空道:“我也有!”二人均将金铃举在手中,妖王一看惊道:“怎么他也有?”

妖王迅速把三个铃口的棉花摘开,怎奈均不见出火、出烟、出黄沙。妖王慌了,连连摇晃也无济于事。悟空也摘下棉花,只见红火、青烟、黄沙一齐涌出,把妖王困在当中。

悟空念咒把风婆召来,吩咐道:“助我一臂风力!”真是风催火势,火助风威,红炎炎,灰沉沉,黑烟满天,黄沙遍地,把妖王吓得魂飞魄散,走投无路,到处乱撞。

当妖王即将烧死之时,忽听空中喊:“我来也!”悟空抬头,见是观音菩萨,慌得藏了金铃,上前拜见。只见菩萨洒了几滴甘露,那烟火黄沙便灭绝了。悟空问:“请问菩萨何往?”菩萨答:“来收这妖怪!”

西游故事:悟空大战麒麟(下篇)
悟空问:“此妖有何来历,敢劳金身下降?”菩萨道:“这是我骑的金毛犼。因牧童盹睡,使它逃入下界作恶。”悟空道:“这孽畜该死!”菩萨道:“待我亲自处治如何?”悟空只得答应。

菩萨喝一声:“孽畜!还不现形?”那妖怪打个滚,显了原形:状似虎,贪若狼,形如犬,威赛狮,自称赛太岁,是一只身披金色长毛的金毛犼。

菩萨牵过来,刚要跨上犼背,却见狐颈上的三个金铃不见了。便问:“悟空!金铃何处去了?”悟空答;“弟子不知!”

菩萨道:“你这猴头,惯会要赖,快还我!”悟空只是摇头。

菩萨道:“我一算就是你偷去;如不招认,我就要念紧箍咒了!”悟空慌忙摆手;“莫念!莫念!铃儿在这里哩!”悟空从腰上解下金铃,双手捧给菩萨。

菩萨将铃儿系在金毛犼颈下,飞身骑到背上。只见这犼四蹄生烟,顷刻化作五色云层,把菩萨坐骑慢慢托了起来。遥望那云层闪闪发光,载着菩萨回南海而去。

悟空扯棒,返身向獬豸洞走去。进洞后遇妖就打,见魔就击,不多时把全洞妖魔尽皆打死。但见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原来尽是些狮虎熊豹、狐狼獐獾之类。

悟空飞身进入高楼,见了娘娘道:“娘娘!妖魔全除尽,你要和国王团聚了!”娘娘躬身拜谢。悟空用稻草,扎了一条青龙,让娘娘骑上,嘱咐道:“闭眼莫睁!”顿时青龙腾空而起,飞入云端。

娘娘闻风声呼呼,觉如箭离弦,约莫半个时辰,悟空道:“娘娘开眼!”娘娘睁眼一看,已来到凤阁楼了。

娘娘与悟空同登宝殿。国王见了娘娘,急下龙床迎接,倾诉离别之情;那东宫、西宫、四院、六妃也纷纷前来请安;众宫娥也齐向娘娘跪拜祈福。娘娘一一答礼拜谢。

国王命在东阁殿排御宴,宴请四位圣僧唐长老。国王与四长老同席,诸大臣下手相陪,文武济济一堂,共庆除妖安国大事。席间,悟空备述前段经过,众人无不惊绝。

唐僧师徒辞别朱紫国,上路西行。国王率众大臣徒步相送,一直送出城郭外,始挥泪而别。师徒四人,继续向着西方大路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