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官僚主义的共通之处还是让观众心领神会。

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官僚主义的共通之处还是让观众心领神会。

这也许就是一切集体主义者嘲笑自由体系的根本出发点,机会的均等,在结果的失衡面前有什么价值。罗尔斯当然漂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政治哲学家与政客的距离,就如建筑设计师与农民工一样遥远。也许我们不得不又回首赞同哈耶克那保守得惊人的观点:对于甚至连机会均等都如此难以企及的我们,奢谈结果正义不正是引来利维坦的痴人说梦吗?还不如顾及那些对游戏规则知之甚少的普罗大众的一丁点消极自由,至少使他们的前进道路不缺乏各自的依凭,从而避免给已经“焦头烂额”的肉食者们增添新的“负担”。

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官僚文化就是不一样,其实五季(大臣三季、首相两季)内容每一集都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扯皮、使绊子、利益交换。不过提醒一句,本剧本质上是保守派宣扬小Z府主义,并没有某些人想的那种意思,别入戏太深了。

没有什么剧比这个剧更辛辣、讽刺、脍炙人口地描出那幅内阁政治浮士绘。当你冲好咖啡,刚刚坐定,还没能准备好的时候,一连串的精彩对白就以你想都没想过的方式出现在面前,一反英剧苯拙的常态,其台词的精妙、考究让人“耳”不暇接,唯一能做的就是怨自已反应太慢,不能逐字逐句领会个中奥妙,当手臂酸软,咖啡已冷,眼光才从屏幕上收回…唉,看的太多,说的怎么这么汉弗莱?英剧爱好者不要错过

三个男人一台戏,精彩程度简直登峰造极,也是英式幽默几乎无法逾越的巅峰之作。看惯了Humpy将Hacker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养成攻略,不多见的吃瘪因为反差实在高能。经典往往因为时间地点人物的高度契合,换个组合炒冷饭几乎无复制成功的可能

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

“You really excel yourself, Bernard!”这一季的小伯尼简直太出彩了,看戏、吐槽、岔开话题、提供idea…实在是光芒四射hhh. Jim和Humphery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有趣了,分明磨合得更加微妙了,既有对立又有利用又有互补。整个关注的问题和语言一如既往犀利到位、充满讽刺。另外,之前没有发现,但这一季每集都是以不同角色恰到好处的”Yes, Minister.”结尾,让人眼前一亮。看完每一集都是饱饱的满足感。

翻着照片,一样的西装,老去的Paul因为皮肤癌而剃光的头和充满斑块的脸几乎无法让我联想到Jim……不变的是露出两颗虎牙的笑。《独立报》上他的笑容依然灿烂,“拒绝为疾病所击退而离开舞台”,“我开始掉发,所以我开始想,为什么不直接剃光呢?”越是乐观坚强的人,与疾病的斗争都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心酸。
空无一人的剧场里,满面皱纹的Nigel坐在观众席。岁月带走了他舞台上的活力,汉弗莱爵士,只能停留在荧幕上。


这部封神之作告诉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西方式民主其实就是一个陷阱,民意从来就不是统一的,而撕裂的民意会撕裂政府和政策的执行。况且“少数服从多数”这样近乎原始人做法的所谓民主会造成一些列的严重问题。民主的胜利建立在对外剥削和武力扩张之下,当独立自主的春风吹拂20世纪的殖民地地区,西方被迫退守自己固有的领地的时候,西方式民主的弊端就显现出来,行政效率低下、机构臃肿、政策不能连续等等问题。所以导致了欧洲世界的快速衰落。同样,美国似乎是唯一一个还在发展的“民主政体”,而它的繁荣也正是建立在新殖民主义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