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不感兴趣的都应该看看这部英国政治喜剧!神剧

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不感兴趣的都应该看看这部英国政治喜剧!神剧

 

这季主线是大臣Jim Hacker从一名单纯的理想主义者到成熟政客的成长。Jim带领顾问Frank出任行政大臣时坚信透明政府干劲十足,但在被常任秘书Humphrey数次调教和阻挠之后,最后一集Jim同意掩盖索里赫尔事件真相,原本正直的Frank也被轻易收买,由此可见体制的强大及该剧的现实意义。


Equal opportunities因为人少所以反抗声也可以被忽略,既得利益者以偏概全得将弱势群体定义为以偏概全的群体。We must, in my view, have the right to promote the best man for the job,regardless of sex. 第一集是唯一一集看了根本笑不出来的,特别是内阁会议讨论,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The challenge. The skeleton in the cupboard. The moral dimension. The bed of nails. The whisky priest. The middle class rip off

“英国500年来一贯的外交政策,就是创造一个分裂的欧洲。过去我们和荷兰联手打西班牙,和德国联手打法国,和法国意大利联手打德国,和法国联手打德国意大利。分而治之过去有效,现在也是如此。我们得分裂欧共体,在外面分裂不了,就加入欧共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我们可以挑德国反法国,挑法国反意大利,挑意大利反荷兰……外交部高兴坏了,老好日子又回来了”

 

任何号称经典的法政教材也不及这样一部剧鲜活而有启发性;它所揭示的早已超越了时空的限制。天真的Jim是典型的被政治机器操控的政客,被选票和公务员左右着不能自拔,跟媒体和财团斗争着,在党派和部门之间反复抉择,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进入政治泥潭就只有身不由己——政治哲学家们几乎无一例外地看穿了这一点并做出了各自的选择:抑或欢脱地跑掉,连鞋都懒得穿;抑或迎难而上,但内心还是一辈子都停不下来的纠结。

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


虽然说同样的笑料配方反复使用就得太密集会有点疲态,不过留意到从第一季到第三季Hacker确实变得越来越懂得和Humphrey周旋的技巧,算是一个‘开窍’的部长嘞。特别有意思的是他掌握了一种自造筹码的bargain的技巧。刚开始做部长的时候他总是把以道德理由推动事项看作理所当然,在频频碰壁后学乖了,懂得如果道德上想做A的话不能直接列举A的道德理由,而需要用另一个道德理由假意推动一件令谈判对象利益损害更大的事项B,然后自造可以被对方纳入利益考虑的筹码,最后通过以不做B作为妥协交换把A促成。这当然不是说Hacker是个办实事的好部长,而是说他懂得推动政治事项仅有自己一方的道德理由未必足够,而必须有以预期对方能接受的(道德/利益/etc)理由作为中介进行说服,这也未必要走到一个反道德或道德虚无的立场,而是一种韦伯式的对官僚政治运作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