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骡子指认凶手(民间故事)

故事:骡子指认凶手(民间故事)

清朝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九这一天,山东省博平县任家庄传来一个消息:一个无名男子被杀死。

当天,胡秋潮县令亲自带人前往验尸。死者大约有三十来岁,戴一顶帽子,穿蓝布袄,蓝布裤,用白布缠腿,好像是从远道来的;脸上有刀斧伤痕;全身被木器打伤数处,发辫散乱;胸前还有杯口大小的一个瘤子,右脚的小拇指与第四指相连,这些是他不同于别人的地方。

看样子,行凶者不是一个人,像是同谋杀人的样子,胡大人等验完尸体,将其入殓,在棺材上标了记号。接着,又发出文告,缉拿凶犯,并向各州、县营房驻军,发出通缉令。

当时正值各官署放假,照例不办公。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到第二月正月,官署开始办公,已是咸丰元年一月一日。官府增派差役,四路追捕,严格限定破案期限。此间,胡秋潮也换上便服,亲自出外查房,访查了半个月,仍然没有收获。

胡秋潮心想:“我一生做官还算勤谨明察,这次,也绝不能让凶犯远逃,一定将他捉获。倘若死者阴魂不散,死的十分冤屈,也绝不能轻易饶了害他之人。”为此,他常常寢卧不安,耿耿于怀,不能入眠。

一个晚上,胡秋潮朦胧睡去,好像到了一个地方。但见宫殿’巍峨,金碧辉煌,红漆大门敞开,好像人世间的城隍庙。大殿正中端坐着一个神仙,是个白面书生,却是本朝穿戴,不像现在城隍庙的塑像。

当时,胡秋潮身在梦里,可是,无名尸案牵挂心头,他就向着神灵顶礼膜拜,祷告一番。又恰巧见案旁放有占卜签筒,就随手抽了一根,上面写着:“锣鸣时候,搜索根由,非刀非刃,甲午出头。”再往下看,一阵风起,将他惊醒。这时天还未明,等到天亮。胡秋潮立即起床,到庙里烧了香,查阅解签的书,书上并没有这几句话。

胡秋潮回到衙门,独自坐下,仔细回想夜里神灵指点。如所说“锣鸣”、“刀”等字样,难道这个案子还要大动干戈吗?末了的“甲午”一说,莫非应在“甲午”日吗?梦境迷离,终究不能全信。

时光飞逝,转眼间,二月已经过去。到了三月初旬,就要满了规定期限。胡秋潮正在焦急的当儿,忽然听到衙外一片喧嚣声,早有人进衙报告:“有奇事!有奇事!今天黎明,不知从哪来了一头又高又大的骡子,对着衙门口引领长鸣,赶它它不动,喂它它不吃,引来了好多人看热闹,到现在,衙门口还是乱糟糟的。”

胡秋潮心里觉得事情奇怪,便出去吩咐:“将那头骡子带进来。” 骡子走到大堂院内,又鸣叫起来,向着胡秋潮伸长脖颈,头一低一昂的,好像有话要讲。胡秋潮正要盘问骡子的来历,衙役已经带进一个人来,禀告说:“骡子的主人来认骡子了。”胡秋潮抬头看那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彪形大汉。骡子见了那人,立即竖起两只耳朵,又踢又咬,愤怒的叫个不停。

胡秋潮就问:“是你的家的骡子吗?”

那人回答:“是”

“从哪里来的?”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回答道:“是我父亲刁申和小人从关外带回家来的。”

胡秋潮说:"你父亲叫刁申,你叫刁什么?”

答说:“小人刁牛。”

胡秋潮突然觉得心血来潮,正好接触到梦中那句话;“非刀非刃”,不成了一“刁”字吗?“甲午出头”,明明是一个“申”字,一个“牛”字。至于“锣”,与“骡”是同音不同字,原来是神灵有意含糊不清,不愿意全部泄漏天机罢了。破案不成问题了。

胡秋潮随即大声呵诉;“在任家庄杀死那个男子,就是你们父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才破案啊!”

刁牛听见,好像晴天霹雳,劈头一阵,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察看他的神色,胡秋潮心里已经十拿九稳,随后又呵斥道:“冤有头,债有主,死鬼不能饶你,你还抵赖不成?”那白头骡子又向他哼哼几声,愤怒的看看他。

这时,刁牛像被鬼迷住了一般,身不由己,觉得已经被捉到大堂,无法抵赖,不如挺身承认,便和盘托出。供道:死者名叫卢尚有,章丘县人,我们在关外一同种地。去年十一月,卢尚有想回家,向父亲谈及此事。父亲对他说:如肯供给路费,我们一起回去。卢尚有答应,我们三人就一起上路了。卢尚有骑上白骡子,骡子上拴上行李,小人父子俩个随后步行。赶到十二月初,已经到了山东地界,商量好了到博平县分手时还钱。父亲为还钱一事,一路发愁。小人说:不如将他杀害,不但不用还钱,还可以得到他的行李,骡子。父亲同意。于是把他骗到博平任家庄附近,乘黑夜无人之际,我们父子一起下手,将他打死,拿了行李、骡子。回到家里,不敢出门,不料,今天早晨骡子突然不见了,我出门寻找,身不由己,不知不觉走到衙门里来。这也命该如此,小人情愿抵命。”

胡秋潮问:“抵命不委屈吗?”

回答说:“不委屈。”

胡县令就立即发签拘捕刁申到案。刁申知道他的儿子已全部交代,无法抵赖过去,也就从实招供。随后,胡秋潮一边将刁申父子的案情呈报办理,行李放人管库,骡子命人好好喂养;一边发文通知章丘县查房卢尚有家属,让他们来领取尸首。

卢尚有家里尚有妻子和一个孩子。妻子吴氏,双目失明;孩子叫玉琢,十五岁,正在读书。母子两人来到大堂,泪如雨下。经询问才知道,卢尚有到关外已经十三年了,在外积攒了一点钱财,想回家团聚,不料想和歹人同路,顿遭祸害,实在可悲。胡秋潮当即向吴氏抚慰一番,命他查明标记,将棺木领回,并取出行李及跑来的骡子,一一交给吴氏。骡子看见吴氏母子,摇尾乞怜,如逢故主,不再是以前的那种神态了。

胡秋潮对吴氏说:“能为你丈夫伸冤,都是这匹骡子的功劳,你回去以后,要好好喂养它。”

最后,胡秋潮因刁申父亲杀人情节恶劣,手段残忍,都判处死刑。胡大人派人押解罪犯到府后,知府大人因有好生之德。将刁牛处死抵命,他的父亲刁申改为流放,刁申可以说是漏网之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