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关羽封神后断错了案,为啥受冤一方心服口服?

故事:关羽封神后断错了案,为啥受冤一方心服口服?

溧阳孝廉马丰,还没有中举发达前,曾经在县里西边的村子李家小学堂教小朋友们读书。村里边待遇一般般,吃自己的,但拨了一间房,作为老师宿舍。

学堂边上有一户人家,男主人姓王,性格极其凶恶,尤其喜欢家暴,有事没事打老婆。马丰在隔壁住着,时常能听到王夫人鬼哭狼嚎,叫声极其惨烈。但清官难断家务事,马丰不过一穷教书匠,拿什么管人家的事呢?

某一天,王夫人大约是饿极了,她实在受不了,到隔壁李家偷了只鸡,煮着吃了一顿,活了下来。

无论什么时候的农村,鸡都是重要财产。鸡不见了,李家人都变成了侦探,不久,他们发现鸡毛就在隔壁王家的后墙根下。这下可找到人了,他们等王某回来,第一时间进行索赔。

王某刚从外面回来,本来按照惯例就要开始打老婆,现在得知自己的老婆竟然还是个贼,那还得了?

于是,他放弃了使用许久的拳头,直接拿了把刀,把瑟瑟发抖的老婆从后厨牵出来,当着李家人的面开始审问起来。王某声明,自己家从来家风清正,从不包庇窃贼,如果真是他老婆偷了鸡,那就一命换一命,直接杀了她就算给邻居的赔偿了。

面对丈夫屠刀豁豁,王夫人抖成一团,承不承认估计都离死不远,忽然间,她心生一计,高喊鸡其实是隔壁的马丰偷的。

马丰为人师表,竟然干得出偷鸡这种事来?

故事:关羽封神后断错了案,为啥受冤一方心服口服?
邻居们其实并不完全相信,有人看热闹,有人在怀疑,还有人在担心。马丰听到有人喊他出来对质,心里迷糊得很,待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他可能是罪犯时,他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鸡毛都没见过,怎么可能还把罪认下来?

马丰觉得自己就是窦娥二世,高喊自己没有干过。失主认为是王夫人偷的,王夫人指证是马丰干的,但马丰不承认,当然他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没有偷鸡。

怎么办呢?马丰提议到村里的关神庙前掷杯来定,如果阴卦就是王夫人偷的,阳卦就是他偷的。

众人一起前往关神庙,扶乩的结果是三次都有阳卦!

既不是偷鸡贼,王夫人自然回家去,免了一死。

而马丰当即面如死灰,他不明白怎么会这个结果。众人大惊,原来王夫人何其无辜,原来老师竟然是披着羊皮的狼,人面兽心,这样的家伙,怎么还能让他误人子弟?于是,马丰几年来,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后来,又有扶乩的术士登坛,自称是关神。马孝廉想起自己几年的憋屈,大骂什么狗屁关神,根本就不灵。乩书上龙蛇走笔,上书:“马孝廉,你将来是要当父母官的,也应该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吧?你偷了鸡,不过是丢了一份工作,而王夫人偷了鸡,却马上就会死在刀下啊。我宁愿背上不灵的名声,也要救下人命。上帝感念我能识大体,所以破例连升级,你还在怨我?”

故事:关羽封神后断错了案,为啥受冤一方心服口服?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马丰不解,为什么关神都被封顶级的关帝了,还会有升级?乩书又出现了:“现在天下九洲,四海之内到底都有关神庙,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真关神?但凡是各村各乡供奉的关神庙,都有奉上帝的令行事。不过是从乡里县里,那些行事公平为人正直的鬼来代替执行任务,真正的关神一直在上帝左右,怎么有空来这乡野?”

马丰心服口服。

法理不外乎人情,凭直觉论,在此案中,假关神的确做得好。

如果是李村的其他普通人饿急了偷了只鸡,最多不过是多赔几只而已,如果李家人不追究,估计都不算事。

可是王夫人就不一样了,她本身活着就很艰难,吃饭一直是个问题。确定是她偷了邻居的鸡,丈夫就要把她杀掉,如果掷出的是阴卦,估计就算李家看她可怜,王某的刀也会直接朝她劈下去,何况李家人还没舍得一只鸡的巨款,退一步讲,王夫人就算当时没死成,她的将来也一定灰暗无比。

但换作犯人是马丰,那就不一样了。

他是外来人口,又有孝廉在身,就算是他偷了鸡,也不过就是丢了份工作——当然了,后果也有点严重,那就是他几年都没收入,这可能也是假关神预计有误,但没了工作,总比死人好多了吧。

假关神断错案,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马丰的功德,在于他揽住一身脏水,保住了王夫人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