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木匠庙中得破镜,妻子半夜对镜描眉,老道:镜上撒泡尿

 

民间故事:木匠庙中得破镜,妻子半夜对镜描眉,老道:镜上撒泡尿

清代有一木匠叫王成,娶了同村的漂亮女子为妻。

这天,王成去帮人打制家具后回家。因为路途比较远,王成行到半路时,太阳就将要落山。眼看着翻过前面这个山头就能到家,王成打起精神,继续上路。

行至半山腰,天色就完全黑暗了下来。黑暗的山林让王成有些发怵,他听说这山上有老虎出没,伤了不少人。王成越想越害怕,总感觉老虎会随时从树后跳出来给他一口。

怀着忐忑恐慌的心情走着,王成看到了一座破庙。破庙虽然一副危房的样子,门窗却是比较完整的。

已经害怕了一路了木匠提起力气跑进了破庙,“咣当”把庙门给关上,就用庙里的枯枝木头茅草生起了一堆火。

借着火光,王成看到庙中神像前的供桌上倒扣着一块镜子,镜子花纹繁复,镶银嵌金,看起来华贵无比。王成心喜,又想到结婚多年,还没有给妻子送过什么礼物,就伸手取下镜子,藏进了怀里。

回到家,王成妻子跑出去开门迎接他进屋。

王成妻子容貌姣好,名字叫周雅,带个雅字,性子却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跟雅一点不沾边,也一点都不温柔体贴。

周雅看着王成给她的镜子,面上喜色一闪而过,埋怨道:“王成,家里镜子又不是不能用,你还买镜子干什么!”

王成嘿嘿一笑道:“不是买的,是捡的。”

周雅翻了个白眼:“哼,我就当你是捡的吧。”

话虽这么说,周雅却想着:王成从小运气就不怎么样,不丢东西都是好了,怎么会捡东西。这一定就是王成买的,怕自己责怪才说成是捡的。

周雅心里觉得美滋滋的。即便她并不怎么打扮化妆,不怎么用镜子,但收到礼物还是挺让人开心的。

回到屋的周雅来回的摸着手里的铜镜,爱不释手。因为是王成送的礼物,周雅非常喜爱这面镜子,把镜子放到自己的小箱子里,还时不时的把镜子从箱子里翻出来看看,还会对着镜子笑。

渐渐的,周雅照镜子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后甚至让王成在床边弄了个架子,然后把镜子摆在这个床头架子上。

这天,王成又是帮人打制家具回来,因为这次就在村子另一边里,不用翻山越岭,心急想家的王成连夜赶路,在半夜时回到了家。

夜里,家中黑暗一片,卧室的窗子却透出一起微光。王成心生疑窦:都已经子时了,妻子怎么还不睡,难不成是在等我?可是我是进度快,才提前回来的。难不成……

王成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马上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周雅的性子,也干不出来这事。说起来,最近周雅好像变的温柔了许多,她以前从不喊相公,都是直接喊名字的。

王成想着,伸出手指提起一片衣角捻了捻,感受着细腻整齐的针脚,喃喃道:雅雅的女红变好了很多的,以前针脚都歪歪扭扭的。

“说起来,媳妇的女红是怎么变好的,难不成是最近一直在偷偷练习?”这样想着,王成觉得屋子里的亮光是周雅在偷偷练女红。

王成心里是既感动又心疼,他不过只是说了一句自己干活时衣服总是开线的事,妻子就暗地里这么努力的练习。

“熬夜这么晚可不行!”这么想着,王成猛地打开门,想要告诉妻子要早点休息,不要那么拼。

只是,推开门的王成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只见卧室床头的架子上,铜镜就摆在那里,旁边点着两根蜡烛,蜡烛橘黄色的光加上铜镜反射出来的黄光混合着,让那个床头墙角看起来有一种地狱般的魔幻感觉。

周雅趴在架子上,脸上青筋暴起,看起来有些狰狞,额头,鼻尖都紧紧的贴在镜面上,看着几乎被挤平的鼻尖就知道周雅跟镜子贴的有多紧。

周雅的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蜡烛,另一只手在脸上,在那原本美丽,现在却青筋暴起毫无美感的脸上来回抚摸着,喉咙里发出“嗬嗬”的笑声,声音听起来就像喉咙里卡着一口吐不出来的痰。

蜡烛和铜镜的光照在周雅身上,在她身后的墙面上投出一个巨大的影子,影子几乎遍布整个房间,漆黑深邃的给人浓重的压迫感。抚摸脸庞的那只手投射出来的影子刚好落在周雅脖子附近。整个场景看起来就像是柔弱的周雅趴在架子上,巨大的影子深处一只手放到周雅脖子上,让人感觉下一秒周雅那细细的脖颈就像被影子一把掐断。

目睹这些的王成心里一慌,不由得大声喊了一声:“周雅!”

声音落下,听到声音的周雅瞬间恢复了正常,姣好的面容先是恢复平静,然后马上绽放出笑容,起身拥了上来:“相公,你回来啦,怎么这次提前回来了。”

周雅的表现正常无比,就好像刚才的那一幕是幻觉一样。

王成看着周雅,也怀疑刚才自己是因为太累,出幻觉了。不过,王成还是开口问了一句:“雅雅你刚才是在干什么?”

周雅解释到:“我起夜上厕所,刚回来,准备照下镜子看看,就睡下。然后相公你就回来了。”

“可是,我刚才好像看到你趴在镜子上……”

“相公你看错啦,相公你一定是太累了,让妾身来帮相公解解乏。”

周雅说着,伸手把王成按在床上宽衣解带……

第二天,王成感觉身体更疲惫了,揉着腰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周雅已经不在了。

王成正要穿衣,卧室门在“吱呀”声中打开,周雅端着一盆热水,胳膊上挂着擦脸巾走了进来。

“相公,你醒啦,妾身服侍你洗漱穿衣。”周雅表情温柔,眉眼温柔,声音温柔的说道。

王成连连摆手:“别别别,我自己来。”

说着,王成麻溜的穿衣洗脸。

“媳妇,你怎么变得这么……这么……”

周雅摇摇头:“我没变呢,只是觉得相公辛苦。”

之后的几天,王成越发的觉得周雅不对劲。说话习惯,走路步态,做的饭菜口味,女红乃至于床上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跟以前的周雅可以说完全是两个极端。

生活看起来挺美好,只是王成心里的疑窦也越来越重。这几天晚上王成总是刻意控制着自己不要睡着,他发现每到半夜周雅都会从床上起来,对着镜子描眉画鬓,梳妆打扮,十分诡异。

又观察了几天,王成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测,那就是,周雅不是周雅!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下定决心后,王成便以帮人打制家具为由,出门直奔县里的算命道士。那算命道士在县城算了几十年卦,从来没有过不灵验,是个有本事的人。

王成找到道士,把自己的经历和发现一一告诉了道士。

道士捋着胡须,边听边点头:“听来似乎是尊夫人被鬼物附身了。还请居士想想,最近尊夫人可有接触过什么灵物?”

王成摇头:“不知。”

道士又说:“还请居士带路,待贫道亲自去看看。”

王成带着道士回到家,天色才刚刚下午。

“砰砰”

“谁啊?”

“娘子,是我。”

“相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有什么工具忘带了吗?”

周雅听到王成声音,边开门边问。

大门打开,映入眼帘的除了王成,还有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

周雅看到道士,脸色一变,转身就想跑。

道士抬手就是几张符篆,周雅当即昏了过去。

“居士,尊夫人确是被鬼物附身,只是是何种鬼物,贫道尚且不知,还请居士带我到卧房一观。”

王成抱着周雅,带道士来到卧室。道士一眼就看到床头的铜镜。

“居士,这铜镜从何而来?”

王成将周雅放到床上,然后说:“这铜镜是我从一个破庙捡的,道长是说?”

道士点点头:“没错了,罪魁祸首就是这面镜子。尊夫人就在这镜中!占据尊夫人身体的,是一只镜鬼!请居士对镜子撒泡尿!”

王成听话的把镜子放到地上,伴随着水流声,镜中的景象发生了变化,映照的景物散去,里面显露出一个女子的身影,那女子正是周雅!

“道长,这是怎么回事?接下来该怎么办?”

老道说:“鬼是镜鬼,镜鬼栖居在镜中,受到秽物冲洗,便自然显露出其本来面目。”

王成噗通跪下说:“求道长把我妻子换回来!”

老道抚须笑笑,也不顾镜子脏不脏,弯腰捡起镜子,将镜面对着床上周雅的头一拍。

“好了,尊夫人很快就会醒来。”

王成有点不敢相信。

老道解释说:“居士安心,这魂魄实力低微,并无多少能力。其实,并没有所谓的镜鬼,一切都是这镜子的问题。这镜子能拘人魂魄,被拘之魂魄若想离开,就必须要在凌晨或者黄昏阴阳交替之时,与生人魂魄互换。现在正是黄昏,居士且看这镜子。”

王成向镜子看去,镜子里妻子的身影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丰腴美艳的妖媚女子。

“道长,这该如何处理?”

“这镜鬼并未害人性命,老道我便送她轮回去了。至于这镜子,实在太过危险,老道我就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