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秀兰

聊斋故事:秀兰

我叫刘立伟,长相平平,没什么文化,三十岁了还孑然一身。最近我们村里修高速,占了很多村里的地。之前的人们死后就葬在村子附近的,所以导致很多祖坟被迫迁移。我过年放假回家,去山上转了一转,发现倒处都是被挖开的坟茔,墓室有的还裸露在外。一场“艳遇”就这样不期而遇。

那天,我闲来没事去山上转悠。发现一座被迁移空坟,墓室两边粉刷着白色的石灰,上面画着一位红衣美女,容貌艳丽,袅娜多姿,栩栩如生。相必是一位早逝的少女,鲜花就这样早早凋零了,不禁为她的命运感到惋惜。

发现了一块墓志铭,上面写着女子名叫李秀兰,光绪三十年卒于瘟疫,二十五岁,未婚。我肃然起敬,不知是谁家的先祖,虽然与我不是一家,我还是虔诚地拜了拜她,然后便离去了。

冬天的家里十分寒冷,睡觉都被盖两层被子。八点钟我便躺下睡觉了,在被窝里冻得瑟瑟发抖。

突然,一阵屋里飘来一阵异香,紧接着屋里变得温暖如春,让人心旷神怡。我十分惊讶,起身查看情况。

只见一位红衣女子就站在门口,那美女披垂着长长的秀发,面如桃花,樱唇含露,楚楚动人,宛如仙女。

聊斋故事:秀兰
身为老光棍的我,心里暗暗喜欢她。便问道:“姑娘看着有点眼熟啊,从何处而来?”

那女子笑着说:“刘郎记性真不好啊,这还不到一天,就忘记了吗?”

我突然想起来,那女子便是李秀兰啊,吓得我倒退几步,紧紧握着床榻。

李秀兰用手捂住樱桃小嘴,笑了起来,双颊上浮现出了深深的酒窝,真乃绝美无双。

李秀兰说:“刘郎不用怕,你白天对我很尊敬,我不会害你的,我是来报答你的。”

我这才放下心来,便过去抱住她,亲热起来,晚上便同床共枕了,十分欢快。

聊斋故事:秀兰
第二天清晨,李秀兰要离去,我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不想让她走。李秀兰说:“刘郎我晚上再来与你共享天伦之乐,你不必担心。”我这才松手,李秀兰化作一缕青烟飘然而去。

此后每晚李秀兰都来与我交欢,我们十分恩爱甜蜜,就像新婚夫妻一样,如胶似漆。

到了春节那天,家里的亲人们齐聚一堂,其乐融融。我的大姑小时候跟一名青衣道士学过法术,现在是村里出名的“仙姑”,很受人们的爱戴。

大姑对我说:“小伟,我看你浑身散发着黑气,蓝色发黄,像是邪祟缠身,你将性命不保!”

我听了大姑的话,感到十分惊愕,便说:“没事的,最近感冒了,身体欠佳!”

大姑不信,一再追问,我只好把李秀兰的事告诉了大姑。大姑面带愁容地说:“不曾听闻这个李秀兰是谁,不知是谁家的人。不过不要担心我自有办法降伏她。”说罢,蘸着酒画了张符给了我,叮嘱我:“你把这符贴在内衣里,今晚她再来与你欢好时,自会被震住,到时我再去把她收了。”

我笑着说:“大姑啊,这是真么馊主意,恕我难从命。”

大伯、三叔他们也都劝我听大姑的话,都是为我好,我听不得的长辈的唠叨,只好把符贴在身上。

到了晚上,李秀兰进屋哭着说:“刘郎要置我于死地吗?我们的缘分尽了,咱们以后不要再见了。”

我拉住她的手,含情脉脉地对她说:“你我毕竟不是同类,是没有结果的。”

李秀兰说:“是啊,我这样缠着你,只会害了你!”说完,头也不回得飘走了。

此后几日,李秀兰再也没有来过。我时时刻刻都在思念她,彻夜难眠,多希望再见她一眼。我像丢了魂一样,无心工作,便辞职呆在在家中惶惶终日。经典老剧,经典老国产电视剧资源目录

聊斋故事:秀兰
一天,李秀兰突然又来了,久别重逢,相拥在一起,诉说着相思之苦。李秀兰说:“我的后人现在已经移居莱西,有个叫顾丽的刚好与你有缘,你们可以结为夫妻,我可以走了。”说罢飘然而去。

从此以后再也没见过李秀兰了。我想起李秀兰的话,便去莱西寻找叫顾丽的女子,经过四处打听,还真找到了。

顾丽与我同龄,身材高挑,姿色算不上出众,但看上去十分面善。我刚要去打招呼。顾丽笑着说:“刘郎,你终于来了,恭候多时了!”

我心中一惊,也许是李秀兰的安排吧,便与她谈论起来。顾丽出口成章,博学多识,我有点自愧不如。

顾丽笑着说:“不打紧,只要勤奋好学,你一定可以成功的。”我听了她的话,大受鼓舞,发誓发奋图强,做了幸福的人。

我俩一见如故,情投意合。后来我在青岛找了份工作,与顾丽成了家,生活十分幸福美满。

聊斋故事: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