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小叔子娶寡嫂,新婚前夜亡兄给寡嫂托梦:洞房夜别脱肚兜

 

故事:小叔子娶寡嫂,新婚前夜亡兄给寡嫂托梦:洞房夜别脱肚兜

这夜薛幕诗正在房内读书,窗外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倩影,正是寡嫂。

她把薛幕诗领到自己房间,关好房门,就开始宽衣解带。

薛幕诗面色一片潮红,他再也按捺不住朝娇琪扑了过去……

临清有个叫薛清麟的猎户,他自幼父母双亡,和弟弟薛幕诗一起靠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成人,薛清麟不想让弟弟和他一起吃苦,自己每天来野外捕猎,专供弟弟读书。

那一日他在山头转悠时,发现了个昏倒在地的美女。

她的红衣被枝条挂得破破烂烂,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薛清麟从没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看了下四周无人,将美女给抱回了家。

美女恢复清醒后,自称娇琪,家就住在邻村,她十分感激薛清麟的救命之恩,跪在薛清麟跟前,要嫁给他。

薛清麟正是气血方刚的年岁,因着家境不好至今没有娶妻,如今娇琪愿意嫁给他,他自然一百个愿意。

次日他就向街坊邻居发放了喜帖,邀请几个近亲来家做个见证,娶了娇琪过门。

婚后薛清麟还没来得及和娇琪过几天好日子,他就在山上遇到了条蟒蛇,整个人被蟒蛇给吞下肚。

若不是有路过的村民亲眼所见,娇琪连他死了都不知道。

娇琪哭得梨花带雨,每天闭门不出,恰逢此时薛幕诗赶考回来,他刚进家门就受到了娇琪的诱惑。

在薛幕诗面前的娇琪,表现出楚楚可怜的模样,时不时还会把香肩露出来,惹得薛幕诗忍不住春心荡漾。

最初薛幕诗保持冷静,绝不肯多看娇琪一眼,随着娇琪的不断诱惑,他渐渐地迷失了自己。

事后他将娇琪揽在怀里,称他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因着薛幕诗和娇琪单独生活过半年,街坊四邻早已传出了他们的绯闻,眼下薛幕诗的所作所为,也印证了这一点,他把成婚的消息告诉了四邻。

转眼间成婚日即将来临,娇琪望着未来的丈夫,脸上满是和煦的笑容,在她转过身的一瞬,面色又瞬间阴冷了下来。

当晚娇琪在椅子上小憩时,薛清麟来到了她梦中,说道:“你就按照我所说的方式去做,洞房夜别脱肚兜,保管咱俩的计划能成功!”

娇琪点点头。

她本是个懂得洁身自好的女子,根本不会做出背叛薛清麟的事情,她之所以会三番五次试图和薛幕诗近距离接触,是为了证实心中的猜想。

村民将薛清麟的死讯通知娇琪后,娇琪曾去山上看过,在地上发现有一张蜕掉的红色蛇皮。

娇琪将这张蛇皮拿回来,准备找个会看事的先生瞧瞧怎么回事,半路上撞见一名和尚,和尚告诉她,这蛇皮来源于害死薛清麟的蟒蛇。

这条蟒蛇的道行深,能附着到任意一个物体上面,但有一点不会变,就是它身上总会有一块红色的标志。

娇琪在薛幕诗回来那日,发现薛幕诗的脖子上有一块红色的蛇鳞。

她先前见过薛幕诗几次,根本没见过他身上有这块鳞片。更何况活人身上不该长鳞片。

娇琪对薛幕诗起了疑心,她想看薛幕诗身上到底怎么回事,才将他带到了自己房间,后面和薛幕诗行那床榻之事,都是薛幕诗强迫。

娇琪通过这种方式,认定了薛幕诗是蟒蛇假冒而成。

她准备找来那和尚捉薛幕诗时,薛清麟出现在了她梦里,让她买来了个红肚兜,将它浸泡在雄黄水里再晾干。新婚夜娇琪穿着红肚兜和薛幕诗圆房,就能让薛幕诗现出原形。

娇琪决定听从薛清麟的话,毕竟他们两个是夫妻,娇琪相信他不会害自己。

次日娇琪换上了肚兜,进洞房后不久,事情果真如同薛清麟所料想的那样,薛幕诗变成了条红色的蟒蛇,身体比木桶还粗。

它意识到自身的异样,猛地退缩到几米外,不肯接近娇琪,还用尾巴推了推房门,试图逃离,却被房门上散发出的一道金光灼伤,皮肤一片焦黑。

蟒蛇没有伤害娇琪,对娇琪还处处礼让。

娇琪也没有对它产生恐惧,还有一种亲切感。

她拿红肚兜威胁蟒蛇,想让它老实交代事情的缘由时,那和尚忽然破门而入,将一串佛珠扔向蟒蛇,套在了它身上。

蟒蛇则是有气无力的模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和尚见蟒蛇失去了伤人的能力,一改先前慈善的面目,扯掉身上的袈裟,从怀里掏出一把长剑刺入蟒蛇七寸。

蟒蛇直接咽了气。

和尚也彻底暴露了本来的面目,他手中变出一个酒葫芦,薛清麟的身影在上面若隐若现。

和尚为了让娇琪死的明白,主动道出事情的始末。

和尚原本是个强盗,他在出家后没有改过自新,而是利用寺庙的经书修行,吞噬了其他和尚的魂魄,使自身术法变得高强。

前几日他来下山化缘,无意发现了被吞掉肉身的薛清麟,就把他的亡魂捉起来,准备先存放着,将来拿去吞掉。

和尚为了寻找出更多的亡魂,特意搜寻了薛清麟的记忆,发现娇琪出生于阴年阴月阴时,这样纯阴命的魂魄,对他而言是大补。

而后和尚准备害死娇琪时,意外遭到薛幕诗的阻拦,且被薛幕诗给打成了重伤。

和尚想不明白,薛幕诗一个凡夫俗子,不该具备这样的实力。就特意观察了薛幕诗一番,发现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腐臭味,脖子上还有红色的鳞片,料到他被蟒蛇附身,不好对付。

无论蛇类的道行再强,它们都有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怕雄黄。

因此和尚控制着薛清麟的亡魂,让他进入娇琪梦中,把他知道的所有事全都告诉了娇琪,教给她应对蟒蛇的方式。

现下和尚的计划已经成功,他懒得继续伪装下去,一步步向娇琪逼近过来,想要直接抽走她的魂魄。

这时他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和尚扭头一看,正瞧见一条巨大的尾巴朝他扫过来,他整个被抽到了十米开外。

蟒蛇虚弱无力的模样,就是装给和尚看,想让他自己露出本来的面目。

至于蟒蛇为何会钻进薛幕诗体内和娇琪生活,要追究到十年前。

那时蟒蛇还是条仅有一尺长的小红蛇,它在野外觅食时,遇到了一群捕蛇人,被捉了去。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捕蛇人打算将蟒蛇的皮剥掉,做成小皮包。这样红色的蛇皮本就罕见,成果肯定价值不菲。

在捕蛇人将蟒蛇打晕,即将要动手时,年幼的娇琪从这里路过,她和家里的父母来游玩,看不下去捕蛇人这样残忍的举动,用积攒多年的零用钱将蟒蛇给买下,特意带回家照看,她还和蟒蛇交谈过。

蟒蛇在那时就对娇琪产生了爱慕,且和她约定好,将来蟒蛇若能修成人形,他们就结成一对夫妻。

可惜他们私定终身的事被父母知道了,父母自然不能容忍娇琪将来嫁给一条蟒蛇,趁着娇琪睡着时,让出行的邻居将蟒蛇带走,送到了百里外。

蟒蛇接下来的十年都在寻找娇琪。

当它再次发现娇琪时,她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嫁给了薛清麟。

蟒蛇除了身体长得比先前大几十倍,也没有如约修成人形。

它没有合适的身份和娇琪相认。

恰好此时薛幕诗外出赶考,回来的路上不慎跌入山崖身亡,蟒蛇就进了他体内。

因着蟒蛇还想和娇琪做夫妻,它就找到外出打猎的薛清麟,吃了他。而后蟒蛇就佯装成薛幕诗回了家。

蟒蛇道出事情经过,想让娇琪跟它回山林间生活。

娇琪也想起了约定,她答应蟒蛇成婚有个前提条件,就是蟒蛇要修炼成人形,蟒蛇没能达到这一点,娇琪也不会如约做它的妻子。

蟒蛇见娇琪不答应,就要用尾巴卷着她离开,谁知附近有一群下山历练的道士路过,他们在四周围成了一个包围圈,将蟒蛇的身体切成了几十个小块,将这些肉块全都分发给了附近的平民百姓,蟒蛇被炖成了一锅锅肉汤。

娇琪设宴款待了这群道士,在他们吃饱喝足离开后,就安心在家里守寡,从没有动过改嫁的心思,多年后她领养了两个孩子,带着他们搬离了这里,临走前没有向村民透露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