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为什么英国能拍出这样极其优秀的片子?

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为什么英国能拍出这样极其优秀的片子?

 

《Yes,Minister》,流行于撒切尔时代英国的知名政治讽刺剧。围绕着先是部长,后升首相的哈克先生与常年担任政务次长的汉弗莱斗阵和合作,用充满笑料的方式展现了英国政治界的潜规则。尽管BBC向来标榜中立,但向公众标榜,你就不得不“更中立”一些:用戏里的说法,你得向公众“拍马屁”,或者学书点,采用左翼观点。来自官方的认可,同样具有值得质疑的动机:对于巨大政府机构冗员问题与庞大财政支出的反复嘲弄,是否与撒切尔推动的货币主义改革有直接相关性呢?但不管如何,还是能让我们这些身处遥远东方的看客琢磨出些道道。

大臣一旦犯错而面临报纸的压力,就寻找自我开脱的愚蠢借口,如大臣被劝说答应化工厂建设,就涉及有害化学元素反驳专家,面对质疑接着说选举出的人并非无所不知,打自己脸;汉弗莱援引[慕尼黑协议],回答所有人中就外交部不知道希特勒的意图,讽刺政客没文化爱吹牛的无耻。政客的胆小怕事体现在汉弗莱设法暗示大臣的名字出现在暗杀名单上,大臣毫不在意地坚持争取民众隐私权的惯性思维,当特工处队长到办公室讲防范暗杀,大臣故作镇定,最后要求销毁请愿文件,因为需要监听保证大臣的安全,伯纳德明白大臣的真实需求后建议还是归档,归档的文件才不会被找到。罢工的会长采访时不顾无辜的病人,保证只有解决他们的问题才会回到医院,伯纳德为部门的荣誉勋章取了许多‘‘叫我上帝’’的滑稽昵称,这些保证、昵称的负面含义深刻揭露官僚的自私和虚荣。

马克思极其他后的苏格兰学派的后继者们基于经济——政治范型的伟大预言是如此的精确,经济学意义上的社会化大生产与精细分工,正越来越深刻得改变着人类社会的组织结构与运行规则。但是,无论如何,看似悲观的现状还是不能成为犬儒化的借口。至少,当权者们喊出“滚开,这不是你玩的”时,我们的努力会让我们回敬到——“不”!

是,大臣 Yes Minister 1-3季

年代久远的英式政治剧,政治剧的巅峰。三位戏骨无可挑剔,讽刺幽默又切中要害;年代再久远也无碍,毕竟现代政治起源于英国,讽刺的内容也是放之四海皆准。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