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2010年的8月24日晚21时38分左右,河南航空公司的VD8387航班,在黑龙江省伊春市的林都机场降落时,突然失控坠落,随后爆炸起火。

机上载有91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这次空难造成44人遇难,52人受伤,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三亿元。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事故刚刚发生后,上级调查组就来到伊春,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

数月后,调查报告被公布,认定此次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并对事故有关责任人员及单位宣布了处理结果。

20名责任人受到行政记过处分,唯有机长一人被判刑,但是机长表示:不服判决。

中国民航飞行员协会也对此案的判决结果回应了四个字:深表失望。

有些幸存的乘客却在事后说,其实对机长“恨不起来”。

这场空难是如何造成的,为什么只有机长被判刑?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惨不忍睹:机身烧成了“黑炭”
爆炸发生后,包括当地消防队员在内的千余人到场进行灭火,飞机几乎燃烧成了一个庞大的空壳,燃烧过后的机身已断裂成一段段“黑炭”。

在失事地点方圆百米内,到处都散落着飞机零件和乘客的随身杂物,如鞋袜、皮包、纸张等,现场景象,惨不忍睹。

客机失事地点距离跑道只有两公里,位于机场铁丝网之外,那里杂草丛生。也就意味着,只要再过几秒钟,飞机就要降落在机场上,乘客就会安全抵达目的地,与亲人团聚。

候机室,他们的亲人正在翘首以盼。

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40多名乘客的生命定格,回家之梦破碎,他们的亲人只能在梦里与他们团聚。

事故发生后,各级部门迅速做出了反应。

武警部队的战士到了,他们的任务是抢救伤员。

殡仪服务车到了,将遇难者的遗体运送到殡仪馆暂时安放。

十几辆急救车到了,将伤者分别运送到当地5家医院进行抢救。

除了抢救受伤者,运走遇难者遗体,就是要弄清事故发生原因。

上百名战士和警察,在事发半小时内赶往现场,他们的任务是寻找飞机的黑匣子。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惊心动魄:飞机一下子就断成两截
空难发生后,所有人都在问: 飞机是如何突然坠机的,在坠机的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机上乘客做出怎样的反应?

幸存乘客甲:“我们当时已经看到了机场,但飞机在降落的过程中,向窗外看了一眼,外面有很大的雾。紧接着,就像地动山摇一般,飞机接触到了地面,我当场失去了知觉。”

乘客乙回忆说,飞机坠地后,仅仅过了几分钟,很多人都没有来得及逃离,机舱内就燃烧起了熊熊大火,求生的本能促使还能行动的乘客们纷纷从断成两截的飞机中逃出来。

有一位乘客说,自己是被人簇拥着推出飞机的,她像做梦一样跑出来一百多米后,发现身后的飞机就起火了,没有出来的乘客,很快被烈火吞噬。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火速营救:54名乘客死里逃生
险情就是命令, 坠机事故刚一发生时,伊春当地的驻军、公安、武警、消防等部队官兵和机场工的作人员、候机接机的群众,加起来至少上千人,大家都迅速行动了起来,很多人都是自发赶去参与救援。

与伊春邻近的城市也派出了两支救护队,在次日凌晨就赶到了现场。

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8·24”坠机事故官方调查组在伊春成立,与此同时,省里也成立了事故应急处置领导小组。

在地方政府的重视下,伤员救治工作也在有条不紊进行,每个伤员都有一个医疗看护组治疗,制定专门的治疗方案,帮助他们尽快康复,尽量避免因伤致残、因伤死亡。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与此同时,遇难人员善后处理组也迅速成立,伤者、死难者家属的接待和安抚工作在紧张有序进行,确保死者安息,生者情绪稳定。

追究责任:机长齐全军被判刑
空难发生后,机长齐全军很快便被立案侦查。

2013年,齐全军因涉嫌犯“重大飞行事故罪”,在伊春市人民法院开庭进行公开审理。这是中国民航自诞生以来,首例飞行员被指控重大飞行事故罪的案件,可谓是中国飞行员入刑第一案。

飞行员因为事故被判刑,在国际的民航航空史上也并不多见,因此该案受到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齐全军是山东人,出生于1970年4月份,事故发生时刚满四十岁,是飞行员的黄金年龄,堪称前程似锦。他是空军飞行员出身,后转业到地方航空公司。这次事故中,副驾驶朱建洲丧生,但他只是负了轻伤。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副驾驶朱建洲曾经去美国和新加坡留学学习航空专业的,是一名优秀的专业驾驶员。

出事时,朱建洲刚做父亲不久,空难当天,是他女儿一百天的纪念日,可惜襁褓中的女儿,再也见不到爸爸。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事故调查结果也显示,该航班在下降时,于入口外一千多米处擦到树木,迫降的时候最终导致了坠毁,44名遇难乘客的大部分并非由于迫降本身,而是死于后来的火烧或烟熏。

根据飞机降落时机长、副驾驶和塔台之间的通话记录和现场调查结果,法院认定机长有罪的几条依据是:

第一,当时飞机已经低于标准高度,但机长仍然指示降落。

第二,机组人员无视航空安全条例规定,在连机场跑道都没有看清,并不具备着陆条件的情况下,选择了强行着陆。

第三,当飞机系统出现高度提示后,机长没有采取复飞措施,导致飞机撞击地面,酿成惨剧。

第四,客舱中的一些行李物品放置不规范,导致飞机坠地后,砸中了部分乘客,乘客倒地后又阻碍客舱通道,导致其他乘客失去逃生的机会。

第五条,机长齐全军在飞机坠地后,竟然自己逃离了现场,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留下重伤的副驾驶员,甚至在其呼救情况下,也没理会。

第六,河南航空没有对机长进行有效监管,也未对机长的关键技术不足等问题进行纠正和指导。

2014年12月19日,伊春区法院一审以重大飞行事故罪,判处齐全军有期徒刑3年。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人们注意到,审理过程中,被告齐全军的表现有些不同寻常。

起诉书宣读之后,按照程序,审判长询问齐全军,对起诉罪名是否存有异议,齐全军不假思索地回答:“有异议”。

审判长又接着问齐全军是否自愿认罪,齐全军马上回答说:“法庭还没审判,我认什么罪?”

宣判之后,齐全军果然不服判决,当庭表示要提出上诉。

对于他的这个决定,外界普遍感到不解。

其实从羁押这个角度来看,他根本无需上诉,因为在空难发生后,齐全军已经被刑事拘留,在宣判的时候,羁押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年。按照法律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的规定,他等于已经服满了三年刑期,不必再选择上诉,就能恢复自由。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那齐全军为什么还要上诉?

除了齐全军认为自己“无罪”,还有其他的客观因素。他当时才40多岁,正是一个飞行员的黄金时间,如果被判刑,就要告别飞行职业,这对一个飞行员来说是很难接受的,那样就无法实现人生的最大价值。

如果能改判无罪,自己就可以继续从事热爱的事业。因此,齐全军才不惜代价,要打这场几乎没有胜算的官司。

之所以说没有胜算,是因为有关部门专家组成的调查组得出的结论,是严肃、认真、严谨、权威的,一定经得起时间考验,想要推翻,谈何容易。

齐全军上诉结果如何,依据又是什么?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不服判决,被告人提出上诉
齐全军的辩护律师张起淮提出的辩护理由如下:

一、报告没有对实施降落时的30号跑道能见度进行认定,事后无法证实能见度观测值2800米是否正确。

二、机场塔台管制员与机组的通话和部分乘客的笔录能够证实,大雾的影响并不是太大,机组是可以看到跑道的。

三、齐全军没有选择安全返航,与领导的要求有直接关系,因为飞机上有要客,返航对航空公司的商业信誉有一定影响。

2015年4月10日,二审宣判结果出来了: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量刑适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齐全军的上诉理由是否成立,非专业人士无法判断,但是起诉的五条依据,是无法推翻的——齐全军在飞机坠地后,没有指挥乘客撤离,反而丢下他们,选择独自逃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乘务长卢璐在空难发生时,在第一时间从容指挥乘客撤离,将自身生死置之度外。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乘务长卢璐和丈夫、空乘周宾浩生前在飞机上的合影

在灾难发生后,她指挥时的声音很大,幸存的所有人都对她很深刻的印象。

令人痛心的是,乘务长卢璐刚刚结婚198天,她的爱人也在飞机上,是空乘周宾浩。他们是一对新婚夫妇,新生活刚刚开始。空难后,他们的名字却一前一后出现在VD8387航班的遇难者名单中。

同样临危不惧,指挥乘客撤离的,还有一个人,他是安全员廉世坚。

当时他接到乘务长的指令,试图按照操作规则打开机舱门,但他怎么用力都打不开,因为机舱门已经在外力的作用下变了形。但是廉世坚并没有慌乱,他想办法打开了飞机上的应急出口,告诉乘客不要慌,引导大家有序撤离。

当廉世坚想要打开另一扇门时,发现公务舱里出现了一处大裂口,现场已有部分乘客选择了从此处逃离飞机,他就连忙指挥其他乘客,迅速从该裂口撤离。

在离开过程中,他想起了乘务长,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卢璐也没有回答。原来,此时的卢璐已经被浓烟呛晕,失去了知觉,再也无法起身。

廉世坚这个洛阳小伙,虽然幸存了下来,但他由于他坚持指挥乘客撤离,呼吸了不少有害气体,被送到医院后病情恶化,留下终身残疾。

卢璐的爱人、坐在飞机尾部的乘务员周斌浩也是好样的,他打开了后部舱门帮助乘客撤离,至少有22个人在他的努力下,从后部舱门离开飞机。

就在他指挥乘客逃生时,飞机机舱内火焰忽然猛涨,吞噬了他的身影。

调查报告说,在驾驶室里的机长齐全军,当时并未受什么大伤,副机长朱建洲系着安全带被卡在座位上,因为身上还压着重物,动弹不得。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可齐全军既没有发布迅速撤离指令,又没有去管朱建洲的死活,他直接打开驾驶室自己一侧的活动窗,跳下了飞机。据了解,朱建洲曾经向他发出求救的声音,但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

齐全军撤离了,飞机爆炸了,副驾驶朱建洲,机组人员周斌浩,乘务长卢璐等机组工作人员和39名乘客遇难。

二审判决后,齐全军离开被告席时,他把目光投向旁听席上的妻子,停留了两秒钟,然后低头走出法庭。没有人得知他此刻内心的真实想法。

巨额赔偿,怎能抚平伤痕
空难发生后,44位遇难者中,其中有30位的家属,选择了与航空公司签署了和解协议,每个遇难者的家属都拿到了96万元的赔偿金。

根据当时的法规,空难当时的法定赔偿为59.23万元。96万元人民币,已经超过规定的将近两倍,创下了中国民用航空事故的赔偿额之最。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一审开庭时,部分幸存者也出现在法庭现场。

齐全军案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发誓永不再到伊春来的李女士,和当时飞机上的八名幸存者一起租车参加了旁听,他们是从哈尔滨驱车奔波4个多小时,才赶到伊春,参与旁听庭审。

他们来到法院的目的,是想表达他们的诉求,告诉法庭,航空公司才应该承担空难的主要责任。

随着时间的推移,幸存者们对判决结果,早没有了当初的关注。

二审判决后,几位幸存者情绪复杂,刘女士说:“对他(飞行员),根本恨不起来。”

郭先生说:“客观地说,造成这起空难的原因不止一个,齐全军只是其中一个环节。”

伊春空难44人丧生,机长逃跑判三年提出上诉,乘客:对他恨不起来
幸存者家属张先生说:“但不怪他那是假的,要不是他操作失误,我的媳妇也不会与我阴阳相隔。”

十几位空难幸存者后来自发组建了一个群,时常在里面抒发各自对生活、对人生的感触,相互鼓励和支持,争取康复。

群里的聊天氛围越来越沉寂,有时几个月也没有一点新的内容,仿佛大家都已经选择了遗忘。但空难幸存者周女士的签名仍然是——“我们的伤口,永远无法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