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方子浩和柳兰

聊斋故事:方子浩和柳兰

山东青州东郊的青峰寺,以前香火鼎盛,人们都来寺内祈福求签,寺内僧众近百人。时过境迁,现在的清风寺没落,僧人们相继离开,由于乃年久失修,到处一片断壁残垣,破败不堪。

寺里正殿左室停放着一口锈迹斑斑的棺材,上面落满了厚厚的尘土,不知什么时候放在那的,也不知是何人。

方子浩出身官宦世家,长相俊秀,喜爱读书,十分文雅。父亲方国涛是青州县令,公正不阿,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

县城繁华喧嚣,方子浩却独爱僻静,不喜欢这热闹之所,觉得身处闹市影响自己读书修行。一日,方子浩与好友高伟去东郊游玩,见这里树木掩映,流水潺潺郁郁葱葱,十分喜爱这里的景色,一时流连忘返。

方子浩觉得此地是绝佳的住所,于是就在这里兴建了一栋别墅独自居住进来。方子浩时常邀请好友来家中做客,喝酒畅谈到深夜。

一日,月色朦胧,方子浩受高伟邀请去他家中做客,闲聊诗词歌赋,喝酒到深夜方归。

方子浩略有醉意,走路摇摇晃晃,眼看要摔倒了,突然一只手伸了出来将他扶住。方子浩十分惊愕,这荒郊怎会有人呢,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美艳的少女,借着月色,他看到这个少女体态窈窕,婀娜多姿,穿着一身白绸衣裳,在月光下更是显得风姿绰约,犹如仙女。

聊斋故事:方子浩和柳兰
方子浩不由得心神荡漾,心里又惊又喜。忙问:“这么晚了,姑娘怎么孤身一人在这荒郊之中?”

少女哭着说:“我舅舅在县里做生意,我想去投奔他,谁知竟迷了路,不知往哪走了,恰好碰到了你。”

方子浩内心十分欢喜,笑着说:“正好弊舍就在不远处,房间众多,姑娘可以到我家里暂住一晚,明日我带你去县城找你舅舅。”

那姑娘面带愁容,犹豫了一会说道:“男女授受不亲,我一个妙龄少女到陌生男子家去,若是传了出去,会毁我清誉,对你也不好,还是就此别过吧。月色虽然朦胧,你只需告诉我往哪走就行,我还可以赶路。”

方子浩指了指东边山林的小路,说:“姑娘你沿着这条路走五里,再往南走就能看见县城了。咱们在此地相遇是莫大的缘分,可惜啊,不能进一步相识。”

姑娘向方子浩拱手致谢,转身离去了。方子浩目送姑娘消失在树林里,这才往家里走。

回到家中,方子浩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姑娘,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月光之下相遇美人,香雾笼罩着发髻,月光洒在手臂,更显得莹白如玉,很难不心生爱慕。

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方子浩竖起耳朵认真再听,敲门声却戛然而止了。心想:谁会在夜里来我家呢?大门都关好了,肯定出现了幻听。

突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方子浩大惊,披上衣服,透过门缝一看,门外有个人影,像是那个姑娘。此时门外的人也正好透过门缝看里面,俩人正好对视。方子浩吓得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门外的传来女子大笑的声音,只听她笑道:“郎君这么胆小吗?我想了想还是在你家借宿一晚的好,那毛月亮让我看着心慌,又累又饿只好有返回找你来了。”

方子浩听到是方才偶遇的女子,欣喜若狂,急忙打开房门,把那姑娘拉进屋里。

那女子冲他嫣然一笑,显出千娇百媚。女子说道:“我叫柳兰,家境贫寒,父母刚刚过世,只有舅舅这一个亲人了。”说着说着声泪俱下,趴到方子浩怀中大哭起来,泪水浸透了衣衫。

方子浩安慰道:“自从相遇,我无时无刻不再想你,仙女竟自己降临了。你舅舅早已成家,我怕你去了会受排挤,不如就在我家里住下吧,我爹是县令,家境富足,你也不用再受苦了。”

柳兰哭着说:“如此甚好。”

方子浩伸手抚摸着柳兰的绣发,如丝绸一般光滑,手不觉间已滑到柳兰的腰间,发觉柳兰腰细如柳,身上芳香四溢,让人神清气爽。

两人推搡之间到了床边,于是不由自主地亲热起来,如胶似漆,一夜未眠。

聊斋故事:方子浩和柳兰
第二天一早,柳兰就要起床离去,说:“我要去舅舅家报个平安,晚上再来与你相会。”

方子浩拉着柳兰的衣袖不让她走,恋恋不舍。看着柳兰娇媚的样子,

方子浩不由得放了手,伤心地说:“万一姑娘一去不回怎么办,我要去哪里寻你呢?”

柳兰笑着说:“不会的,你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会离你而去?”说罢,转身离去了。

到了晚上,方子浩怕柳兰失约,在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时不时望向大门,看看柳兰来了没有。

突然柳兰从身后拍了拍方子浩的肩膀,说:“方郎我回来了。”房子好喜出望外,抱着柳兰亲热起来。此后,方子浩与柳兰无时无刻不在一起,尽兴欢乐,快乐似神仙。【高清电视剧资源 【文推网 wentuifa.com】

高伟等好友一连一月没见到方子浩,心里甚是诧异,莫非方兄病了?于是就约上李光一起去拜谒方子浩。

高伟来到方子浩家中,见大门半开,怀疑是家里进了贼人,于是小心翼翼地走进正房,只听里面传来一阵男女欢爱之声。高位很好奇透过窗户一看,只见方子浩正抱着一女子亲热,只是那女子身体是正常女子,头却是一恶鬼,十分丑陋。方子浩看着面无血色,体弱无力,却十分享受。

高伟吓得不敢出声,拉着李光就跑,李光不解问发生了什么事,高伟说:“快去衙门报告方县令,方子浩有危险。”

方县令得知此事大为震惊,急忙跑去方子浩家中,见他躺在床上,瘦骨嶙峋,虚弱不堪。

方子浩见父亲来了,急忙起身向父亲行礼问好。方县令给了房子好狠狠一巴掌,骂道:“你这是被什么邪祟缠上了?怎么如此荒唐?”

方子浩说:“我寻到了真爱,名叫柳兰,他舅舅在县里做生意,是个富商,我们想成亲,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

方县令把方子浩带回县里调养,派人去寻找柳兰的舅舅,既然儿子喜欢,希望可以成全她们。顾师爷回来禀报说:“我们四方打探,终于找到柳兰的舅舅了,只是她舅舅说柳兰早已过世十年了,后来就断了来往。”

方县令方知那柳兰是女鬼,来索儿子的命的。想找人除了她,顾师爷献计说道:“柳兰神出鬼没,但总有个归宿。咱们不妨欲擒故纵,让她来找公子,咱们再跟踪她,找到她的尸骨所在。”方县令觉得可行,欣然同意了。

于是就把方子浩送回别墅,派人秘密盯着。果不其然,柳兰飘然而至,见了方子浩哭着说:“是我害了郎君啊,强行相好只会折你寿命,咱们缘份尽了,我得走了不要再想我了。”

方子浩十分不舍,抱住柳兰还想交欢,柳兰朝方子浩吹了一口气,方子浩便昏睡过去。

柳兰从别墅里出来,往东走去。埋伏的众人一路跟着,发现柳兰进到清风寺便消失不见了。为了不打草惊蛇,众人便不再进去,回去禀报了方县令。

第二天方县令就亲自来到清风寺,发现一口破棺材,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头上插着一玉簪,方县令认出这是他准备留给儿媳的那个,想必这就是害儿子的邪祟。同行的道士建议把女子连同棺椁一同烧毁。

当时方子浩正在睡觉,突然梦到柳兰哭着跑来说:“你父亲要焚毁我的遗体,看在你我相爱一场的份上能不能救救我。”

聊斋故事:方子浩和柳兰
方子浩急忙骑上马赶去清风寺,跪在父亲求情,请他网开一面。道士说:“她会害了你的,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父亲是为你好!”说罢就点着了火堆。

方子浩看着熊熊大火,一想到再也见不到柳兰,还不如死了算了,竟跳进了火堆之中。众人急忙去救人,怎奈火势太大无法扑灭。就在这紧急关头,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

大火一会就灭了,火堆中只有方子浩一人,看他的伤势并不重,带回去治疗一月就痊愈了,至于柳兰去哪了就无人知晓了。

真情感动上天,救了方子浩这个痴情郎啊。后来,方县令给方子浩安排了一门亲事,方子浩虽然还思念着柳兰,但怕伤了父亲的心,便没有拒绝。等到成亲的那一天,方子浩掀开新娘的盖头,就笑了,那新娘的脸竟和柳兰一模一样。

聊斋故事:方子浩和柳兰
这个故事与《画皮》类似,野外遇见一女子,带回家中,谁料是恶鬼。这种好事怎么落不到我头上,死而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