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的乐趣能抵消带来的痛苦吗–出轨的抉择

出轨的乐趣能抵消带来的痛苦吗–出轨的抉择

 

我单身,她已婚,她是我线下认识的应该她不后悔吧,起码那么多次在一起的时候她挺快乐的,那天我去逛赛特奥莱,某品牌凑够五件以上折扣很大,她过来邀我拼单凑折扣时多聊了几句得知是老乡,就有我提出加好友并微信转账自己那份购物钱(起初还不知道她有老公)。后来玩儿唱歌软件她点赞了我一首歌《爱就一个字》,送出了一千鲜花,说我声音像张信哲,而她最爱的歌手就是张信哲,上学时墙上贴满了张信哲的贴纸。我说我也喜欢他,喜欢听歌唱歌,并随手秀我三十万分钟的酷狗听歌时长,她则回我她二十万分钟的听歌截图,一下就有了酷爱听音乐这个共同话题。我翻了她的酷狗空间,看了她的歌单,推测出她喜爱的曲风,从我那浩如烟海的曲库中挑选风格一样的分享给她,这样免费的来回互赠,她也爱唱歌,我俩就总约歌曲去唱,前后聊了大概两三个月。有天晚上我在喝酒,她突然对我说:能陪我聊会天吗,要视频的那种,还要给她唱歌。我说我在喝酒,没穿衣服,穿衣怕热,开空调温度是凉爽了,可下酒菜很快就吹凉了(其实我就是不想跟她视频,因为我喝的面红耳热,满面油光,形象实在不好),我说咱俩语音行不,她不肯,非要看我,就说:那你就光膀子吧,别露出内裤来就行。我俩就这样面对面,我一杯杯喝,一句句说,再搭上几段唱,竟没觉得晕,大概这就是女人的力量。她说她不想回家,我说回家怎么了,她说不想见到他(她老公),我这才知道她一直有老公,我说你不回去也不行啊,他多想了该。她说她经常不回去,总去她一女性朋友家就伴儿。面对突如其来的家庭问题,我实在难以说些什么,只能劝和,她不说话,只是摇头,隐隐约约有些啜泣,终于我借着酒劲说:要不你来我这吧,就说去你闺蜜家了,吃点喝点,我还有点余量。她噗呲笑了:别把你撑坏喽。我说没事。就这样我俩线下又见面了,她到我这九点,我俩又喝到了十点半左右,我实在有些晕了,就说你慢慢吃,我去给你买几个鸭头(她爱吃周黑鸭这种卤货,我见过她朋友圈里发过一个人喝酒就着周黑鸭这种卤货吃),说完转身出去了,鸭头买回来一推门,我才发现她竟然从我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了,我问她会抽烟啊,她说不会,我说那你别抽了,尤其不会抽烟的人喝完酒千万别抽,容易真的沾上,伤身。她竟把烟直接插进我嘴唇,然后拉过我正在给她摆放鸭头卤货的手看着我说:xx(我名),你是不是喜欢我。我心里真实想法的确是喜欢她,虽然大我五岁,身材也不怎么苗条了,个字也小小的,但白净的很,特别特别白,也会打扮,脸上近看是有点岁月痕迹,但绝不显老,她上次跟我拼单买也是给自己买的速干衣和跑鞋,代表她也在注意锻炼,但毕竟是有老公的人。我迟疑两秒,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把我烟头一拔,胳膊就挂在了我两肩,拔烟头时有一朵烟灰掉在了我大腿,我想去伸手去掸一下都没能伸出手去,因为她马上又把整个人贴了上来。各位,我喝了酒,说实话心里是有点想法的,她这么一弄,我实在没能忍住。白酒约等于性药,我其实一年都没性生活了,隔着这么久,我那次跟她竟然做了有二十分钟,完事儿时毛毛挂了一层白,她很兴奋,没戴套,只是洗了洗,她说她信任我……那晚之后,我们约过好多次,她对我满意,也常能高了,我全身零件都用上了,想给她更好的感受—因为我觉得她也挺不容易的——有次做到一半她有点出血,她说应该要来大姨妈了,我就停了,她说你没射出来挺难受的吧,你洗完了我帮你kou出来,那一瞬间我就有点心酸,我还没问她出血的事,她却这么在乎我的感受。我说不用了,你歇会吧,她就躺我怀里给她讲她小时候一直到成家的所有大事小情,我一改喝完酒爱搭话讲话的习惯,默不作声听着,说实话我已经记不清全部的对话了,但记得大概,只记得她一会哭一会笑,其中夹杂着我些许困意,我只能捋捋她头发摸摸肩膀示意我一直在听。聊了很久,我一直在安慰她,真的像安慰一个刚刚失恋的小女生,她起身亲了我额头一下,还是埋头帮我kou了出来她断断续续讲过很多往事,我在写这些东西时一直在回放中谷美纪的一首歌她小时候妈妈就去世了,去世没多久,她爸就给她找了个后妈,并再次生养了一个。后妈嫌她太“机灵”:她那时候十来岁儿就会脱口说出:没准我爸跟你早就认识了,才能这么快娶了你。小孩子说话大人不该太较真,但这个后妈就记下她了,总是挑刺,她就跟弟弟打滚发脾气,起初亲爸爸还会管,后来就任由姐弟俩打滚了,有次她弟弟都哭到嗓子哑了说不出话,后妈亲爸也没能给端上杯热水来,后来她见了她姨,姨看俩孩子可怜,心疼,是啊,自己的妹妹去世了,妹妹的孩子却没能得到更多的爱,于是一气之下说出了: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这种话,被俩孩子学了去了,结果就是亲爸的温情也真的不在了。而她家叔叔又多,一堆堂弟堂妹堂哥堂姐,也不显她俩。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所以,她大概是太缺疼爱了……后来她俩四处跑扯着长大,早早辍学出去打工了,弟弟现在给人开车开挖掘机一类的,她则倒腾服装批发,在木樨园那边。一次偶然在商场里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退伍军人,跟她同乡,现任丈夫之前跟战友在北京丰台那边也是合伙做点买卖的,攒了点小钱,常约她吃饭喝茶,出去游玩,对她也算大方,加上对退伍军人的一点崇敬,就跟了他,但过后发现她眼里的退伍军人比痞子还坏(这里没贬低军人的意思,就事论事),大男人主义极端严重,还花心出轨一箩筐,起初是一个卖化妆品的小妹,她原谅了一次次,直到亲手把丈夫跟情妇堵在了北京的出租屋,丈夫反而是那个先跳脚儿的,那些闹腾就自不必多说了,到了动手的程度,断了化妆品小妹,又来了进京学理发的小妹,上货小妹等,忍让,哭,无济于事,求助家里老人,两家人齐上,她的弟弟甚至要连夜开车回家拿铁管揍姐夫,最终总算稍微消停了,没再出显眼的出轨行为,但不信任的种子早已埋下,太久的冷落与劳心消磨了最后一点恩情,她说她真的很难再对眼前这个男人爱的起来了,而提到她那八岁的孩子,是她唯一的心痛,她说怀他就要了我半条命,我骨架小。可没想到生完了还跟着疼了这么多年。她说她以前从不爱化妆,现在出门必化妆的习惯就是发现丈夫出轨后养成的,我看得出她也做出了努力,甘愿让丈夫这个没理的跳脚,甘愿低声下气忍着还要化妆取悦他,只是他一冷就是三年,经常借着上货四处跑不着家,俩人本来就有两处地方,老家一处,北京一处,却总也哪个地方都碰不到,她快是要忍到头了吧,她说她快一年都没性生活了。我转过头望着这个有点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女生,掏出了手机,搜到了那首主题曲,松子扮演者中谷美纪唱的,问她听过嘛,她摇摇头,只说:“不知是什么曲子,但是听起来好伤心啊……”我就打住了,没再引申出电影的名字,我怕她真的搜来看完会更伤心。她又很快不再跟我提她的往事,转而把眼睛从凝视电灯方向移开面向我,说我其实挺好的,会做饭,会疼人,幽默,心细,会关心人,就是岁数太小了,希望我找个好老婆疼我。她这么说我心里是极度开心的,我还没谈过一段正经的恋爱,这是迄今第一个这么赞美的女生,只是,我望向她肚子上的那一横,我心里五味杂陈,我知道这种松子式的女生缺爱,婚后很好养活很好照顾,是很容易知足的好老婆,只是我过不去心里的坎儿,我一方面真的希望离开她那不负责任的老公,可离开了,我又没胆量要她,写到这里我没法在写了,矛盾,真的矛盾,我想她比我更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