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被攻破后,为什么没有找到太平军的财宝?

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被攻破后,为什么没有找到太平军的财宝?

 

曾国荃,是曾国藩的九弟,也是湘军主要将领之一,攻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的最大功臣,官至两江总督、太子太保。

1856年,太平运动达到鼎盛时期,曾国荃于此时加入大哥曾国藩的湘军,因招募到数千人的队伍,被曾国藩赐予“吉字营”称号。曾国藩对弟弟曾国荃极为照顾,凡是军中资源都予以优待,吉字营因此也被视作湘军嫡系部队,在数次战争中身先士卒,屡立战功。

“跟着大哥走,鱼肉全都有。”曾国荃在大哥的树荫下,不仅能乘凉,还能吹电风扇。曾国藩在仕途上十年七迁,连跃十级。在历史上已创普通学子升官记录,但是曾国荃的仕途晋升速度在大哥的庇护之下更为夸张。

1856年,加同知衔(从六品);1857年,因功升任知府(从四品);1860年,任按察使衔(正三品),赏黄马褂;1862年,任江苏布政使(从二品);1863年,擢升浙江巡抚(正二品);1863年因攻克天京有功,升任太子少保(从一品)封一等威毅伯,赐双眼花翎。

曾国荃虽在治学、为人、政治、谋略上都比不上曾国藩,但作战勇猛、从不畏死,曾国藩正是看重弟弟这一品质,才敢处处让吉字营担任主攻任务。曾国荃麾下所用之人皆亡命之徒,每逢战争都以命相搏,视死如归,吉字营的战斗力因此响彻湘军。

1862年春,曾国荃受曾国藩之命进驻雨花台,准备对天京发起总攻。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号召各地部队回援天京,集结近二十万人防御湘军。曾国荃让士卒挖筑壕沟,设置防御工事,击退了十倍于己方的太平军,援军虽然被击退,曾国荃却无法攻下南京城,双方在城内外陷入僵持。

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1863年,天京周围守备据点皆被攻克,天京成为一座孤城。湘军和太平军双方损耗甚是惨重,天京已是奄奄一息,垂垂危矣,曾国藩数次想给九弟增派援军,皆被曾国荃拒绝。相持了一年多,1864年7月,曾国荃心腹李国典潜入城下埋下三万斤火药,城墙顷刻塌陷,湘军得以攻入城中,天京陷落。

持续了14年的太平天国运动由此结束,清朝统治者终于缓了一口气,想着天京城破,太平军收敛的财富填补清政府早已亏空的国库,在京城焦急地等着曾国荃上报财物,悉数上交。可是他们左盼右盼,等来了伤亡、投降、田亩、人口等记录册子,迟迟不见任何关于银钱的报告,于是皇帝一道手谕下来责问曾国荃:“钱呢?钱去哪了?”曾国荃回复:“什么钱?哪来的钱?”

天平天国苦心经营了十一年的都城天京,怎么就一两银子都没有了呢?

曾国荃打战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贪财,一个是残暴。

因为吉字营多用亡命之徒,所以每次破城,曾国荃为了奖励部下允许他们在城中金银掳掠,胡作非为,作为大哥的曾国藩都评价曾国荃“挥金如土,杀人如麻”。天平天国运动以来,农田废耕,百姓流离,清政府又无力负担全国上下如此之大的军费开支,吉字营部队内部匪风盛行,所筹粮饷皆依靠劫掠所得,勉强维持军队基本生活水平。

曾国藩为能让九弟曾国荃能够拿下破天京城首功,除了彭玉麟水师辅助佯攻,其他部队都未投入到正面战场。而湘军和太平军相持一年多时间,军饷和粮草开销早就难以为继。《曾国藩书信》中他写道:“我军欠饷十六七个月,比值米价昂贵。营中多有食粥度日者。时时以乏食为虞,以哗溃为虑,深惧不能竟此一篑之功。”作为主帅的曾国藩,最为担心就是无法支付士卒军饷造成军队哗变,功亏一篑。

曾国荃也因粮饷向大哥求过对策,曾国藩的回答也很直接,“不可过绳之以法,只宜多放抚慰”,只要军队不发生叛变和哗变,军纪败坏一些也可以接受。这样一来,有上级军官的默许,吉字营的官兵们更加肆无忌惮,作恶越来越严重。

天京城破,士兵的欲望如同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一般,给天京人民带了无穷的灾难。湘军在城中烧杀抢掠,每个参与劫掠的无名小卒都一夜暴富,他们不仅将城中财物洗劫一空,还把建筑物上的木料拆下,加之家具、器物等一应运送出城,全部运回湖南。《湘军志》中写道“江宁镃货进入军中”,天京城中所收聚天下财富,全部落于湘军囊中,而未能向国库上缴一两银钱。

曾家兄弟的这次行为引起了清朝统治者很大的不满,借口曾国荃军纪不整对其加以追究问责,好在曾国藩主动请求裁撤湘军并为请求为九弟开缺回籍,才勉强顺遂了统治者的意思,才不予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