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盲人相马(民间故事)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故事:盲人相马(民间故事)

清康熙年间的一天,突然从直隶将军府内传出平贼将军刘祝的号啕大哭声。刘祝之所以伤心,是因陪伴了他多年的那匹千里马死了。

转眼数日过去,刘祝还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看到军中主帅如此伤心,心急如焚的将士们决定,尽快再买一匹千里马献给主帅。

这天,有个被派出去找马的人带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盲老头来见刘祝。

刘祝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盲老头,然后向那个属下发问道:“你出去这么久,找到千里马了吗?”

那属下回道:“回禀将军,马虽未找到,我帮您请来了曾经名扬天下的伯乐孟订成,就是这位老先生。”

刘祝大吃一惊,立刻想起了一则流传甚广的故事。

大约十年前的一天晚上,住在昌州城的孟订成从一个朋友家喝完酒后带着两个仆人回家。三人行到一处偏僻路段时,突然从路旁草丛中跳出十多个蒙面大汉,把三人堵上嘴后各塞进了一条布口袋中,被强行带走了。

第二天一早,三人才知他们被绑到了黑虎山上,而昨夜绑架他们的正是黑虎山大寨主沈黑虎、二寨主沈黑豹俩兄弟手下的喽啰。

沈家哥俩假惺惺地与孟订成客套了几句后,就要求孟订成帮二人下山去相两匹千里马。

孟订成严词拒绝。沈家兄弟只得使出最后一招,决定当着孟订成的面儿把那两个仆人凌迟碎剐。

为救两个仆人,孟订成被迫答应。待仆人走远,孟订成突然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沈家兄弟气得发疯,沈黑虎拔出刀来打算杀了孟订成,却被沈黑豹出手拦住,“兄长且慢动手,瞎子也有用,我们起码可以用他换来万两纹银啊!”

沈家商议已毕,派喽啰下山到孟家去送勒索信。

果然,没过几天,孟家人就凑足了万两银子,把孟订成赎下山……

孟订成这段故事被传播得很广,刘祝也深感佩服。可他虽然敬重孟订成,对他的相马能力却不完全相信,何况他已经盲了双眼。于是,他命人取来百两银子,要把孟订成送回去。

孟订成不肯接银子,淡淡地对刘祝道:“如果半年内我不能帮刘将军相到一匹真正的千里马,那我就穿着女装来见将军。”

見孟订成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刘祝忙向孟订成赔了不是,命人取出千两银子,交给孟订成帮他去买马。

转眼两个月过去,刘祝依然对死去的那匹千里马思念不已。这日他正在将军府中闷坐,突然有人来报,孟订成已经买到了一匹千里马。

刘祝见到孟订成牵着的那匹躯干壮实四肢修长的大黑马后,激动得连声招呼也没顾得上和孟订成打,就飞身上马试了起来。

这果然是一匹丝毫不逊于从前那匹战马的千里马,刘祝大喜过望,当晚就设了庆功宴答谢孟订成。

宴会进行到一半,有个不胜酒力的将领向孟订成敬了一碗酒,然后提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疑惑的问题:双目失明的孟订成是如何相马的?

孟订成十分平静地干了这碗酒,把秘密说了出来。

原来自他瞎了后,他本以为此生再也不能相马了。有一天他得了病去请郎中治病,在治病过程中突发奇想,中医可凭望闻问切给人治病,他为何就不能学中医的办法相马呢?

孟订成拿出多年积蓄在昌州城外买了一大片牧场,雇人养起马来。

凭着多年的经验,加上十多年的刻苦钻研,他终于摸索出了“盲人相马术”。

听罢孟订成的讲述,在座的人无一不对他的绝技赞不绝口。孟订成却面有愧色,站起来告诉众人,其实他帮大将军相的这匹马还仅算是千里马之中的凡品,只能是匹临时坐骑,接下来他要用足够的时间去找到一匹千里马中的佼佼者。

庆功宴后,孟订成就带着刘祝交给他的三千两银子和两个助手上路了。

这天,三人风尘仆仆走进一座小镇,突然听到几声马的嘶鸣声。孟订成停下脚步侧耳听了片刻,对两个助手说:“二位,快带我到左行的那条岔路,去救那匹怀着小马驹的母马。”

两个助手诧异地瞅了孟订成一眼,赶紧带着他拐上左边一条小路。果然,走了大约半炷香的工夫,路边一座院子里,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准备杀掉一匹马。那匹枣红色的马果然是一匹已怀孕的母马。

暗自心折的两人慌忙扶着孟订成走到那个汉子面前。经打听才知道,前段日子,中年汉子的妻子突发重病,家里没钱请郎中,才打算把已怀孕三个月的母马卖掉。但因那匹母马的一条腿受过伤,有点瘸,所以连着卖了几天也没有找到买主。中年汉子长叹一声落下泪来,说,他原本指望母马能生下个小马驹,小马驹长大了帮他干活,现在也只能把母马杀了卖肉帮妻子治病了。

(图片来源:文推网 侵权必删)

听到这里,孟订成突然打断了中年汉子的话,表示他愿意买下母马。

中年汉子不住嘴地向孟订成说着感激的话,孟订成已开始了相马。只见他走到那匹母马前,先像个口技演员一样发出了几声马的嘶鸣声后,那匹马就眼含热泪注视着他,也发出了几声嘶鸣。

一人一马用这样的方式交流了一会儿后,孟订成开始摸起了马。他先从马头摸起,然后顺着马脖子一点点地向下摸去。当他摸到马肚子后,竟放慢了速度,摸一会儿后又用耳朵贴在马肚子上听一会儿。如此反复了几次后,孟订成对中年汉子道:“念你家贫,妻子又有重病,老汉我就发回善心,出五百两银子买下这匹马,你看怎么样?”

中年汉子做梦也想不到孟订成会出如此高价买马,慌忙跪在地上磕起了头。

两个助手牵着马扶着孟订成走出小院,上了大路后,一个助手不满地对孟订成道:“先生,刘将军给您老的银子是用来买千里马的,不是让您老来滥发善心的。”

另一个助手也附和着埋怨孟订成,担心这样回去后,会被大将军怪罪。

孟订成哈哈一笑,把他为何肯出五百两银子买一匹瘸腿母马的理由说了出来。

原来经过多年的研究揣摩,孟订成不但能听懂马语,而且还能用马语与马对话。就在刚才,他就通过与母马的“交谈”,已把母马的大概情况都了解清楚了。他得知与母马交配的是一匹膘肥体壮浑身上下无一根杂毛的大黑马。通过母马的“描述”,他已知道那匹大黑马十有八九是一匹被埋没了的千里马。

接下来孟订成又用“摸骨相马法”对母马进行了鉴定,让他惊奇不已的是,母马貌相平平,却骨骼清奇俊逸,居然也是一匹千里马的骨架。

既然母马腹中小马驹的父母都是千里马,孟订成断定,还未出世的小马驹很可能也是一匹千里马。

为了判断自己的推测是否正确,他又用他的独门相马法对母马肚子里的马宝宝进行了认真的检查,让他大喜过望的是,还在孕育中的小马驹果然是一匹雄性千里马宝宝。

三人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将军府。

转眼几个月过去,母马产下了一匹健康漂亮的小公马驹。小马驹生下来后就显出了和凡马的巨大差异。几年后,小马驹果然长成了一匹天下无双的千里马。

这天下午,刘祝正忙里偷闲替他的千里马刷毛,突然接到了皇帝的圣旨,命他速做准备,出兵剿匪。

原来,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壮大,昌州城外黑虎山上的沈家兄弟竟折腾成了气候。兄弟俩带着匪帮兄弟到处劫掠烧杀不算,还招兵买马,囤积粮草,居然啸聚了数万之众,隐然有和朝廷抗衡之心。官府几次派兵围剿,都吃了败仗。地方官府见事不好,这才层层上报朝廷,请求派大军围剿。

刘祝接到圣旨后立即点起兵马,杀奔昌州。

大队兵马刚在城外扎下营盘,就有前方探子来报,沈黑虎已经得知大队官兵来到,狂傲的他居然依旧按计划带着大队人马下山去洗劫一个名叫刘庄的大镇。刘庄繁华富庶,被这支匪帮洗劫过后,只怕是所过之处,生灵涂炭了。

刘祝拍案叫好,立即拔营动身,抢先赶到刘庄附近,两支队伍居然狭路相逢,刘祝一声令下,官兵们就对山贼们发起了攻势。

沈黑虎兄弟率队迎击,他的匪帮毕竟是乌合之众,要知道他面对的可是平贼将军刘祝啊,几次交锋过后,山贼们就被打得丢盔弃甲,乱作一团,四散奔逃了起来。

沈黑虎见势不妙,也顾不得手下喽啰们的死活,砍倒近前几个官兵冲出了包围,打算逃之夭夭。

他的坐骑也是一匹万中选一的千里马,因此一人一马轻易地杀出了重围。刘祝哪肯轻易放虎归山,把指挥权暂时交给副将,他则扬鞭催马追沈黑虎去了。

刘祝的千里马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就看到了沈黑虎的影子。

这时两匹千里马的特性就爆发出来,显然是刘祝的马更胜一筹。刘祝越追越近,弯弓搭箭,一箭射进沈黑虎的后脑,沈黑虎一声惨叫,从马上掉了下来。

当坐镇黑虎山的沈黑豹从侥幸逃回来的喽啰口中得知沈黑虎带下山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后,他急忙命令山上为数不多的山贼们严阵以待,做好了对抗官兵的准备。

可沈黑豹提心吊膽地等了半个多月,丝毫看不出官兵将要攻山的迹象。他派了探子下山一打听才知,刘祝在几乎全歼了沈黑虎带下山的山匪后,就被朝廷派往他处去征讨另一股山贼去了。

沈黑豹在山上替沈黑虎修了座衣冠冢,大肆祭奠。那些被打散的喽啰们又渐渐聚拢起来,他又收编了几股附近的小匪帮,人马又有了一定的规模。想到沈黑虎最终的惨死是因为他的马跑不过刘祝的千里马,沈黑豹越想越恨,就把全部仇恨都放在了孟订成身上。

深秋的一个夜晚,沈黑豹带着几百个喽啰下了山,打算把孟订成的全家连老带少斩尽杀绝,为哥哥报仇。

孟家连主带仆几十个人都被山贼们捆绑着聚集到了孟家大院,沈黑豹正打算下令砍掉孟家所有人的人头,孟订成却突然朗声大笑了起来。

沈黑豹愣了一下,问孟订成:“瞎老头!你全家马上就要地府相会了,为何不哭反笑?”

孟订成冷哼一声道:“我笑你是天下最傻的人。如果你能留下我全家人的性命,说不定我还可帮你也相一匹举世无双的千里马呢。要知道,两将争斗,这马可是关键啊!”

沈黑豹动了心,暗想:就算把孟家人都杀了也不过是出口恶气,如果真能得到一匹举世无双的千里马,就有可能免遭哥哥的不幸了。

思来想去,沈黑豹妥协了,他下令把孟订成的家人都绑到黑虎山上做人质,等到孟订成相到千里马后就放人。

足足过了大半年的时间,孟订成才把一匹千里马带到沈黑豹面前。沈黑豹骑着那匹千里马试了试非常满意,一高兴就下令把孟家老小都放下山去。只是对孟订成间接杀兄之仇还不能释怀,只把孟订成一人囚禁在山上。

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冬天,春暖花开的时候,沈黑豹骑上那匹千里马带着手下数百名喽啰下了山。得意扬扬的沈黑豹行到半路,不知为何他胯下的千里马竟突然自己加快速度向前冲去。

为了向手下的喽啰们炫耀胯下千里马的速度,开始时沈黑豹还得意扬扬地松开马缰任由千里马向前飞奔。片刻之后,他就感觉不妙了,那匹千里马载着他冲进了一片山路边的树林里,不知为何那匹马专拣那些树枝的高度刚好与沈黑豹咽喉齐平的大树通过,有好几次沈黑豹都险些被那些长在树枝上既粗且硬的树杈刺中咽喉。

那匹马跑了一会儿后,似乎也明白了树杈根本就要不了沈黑豹的命的道理。于是它又突然发狂似的又蹦又跳地跑上了山路。

骑在马上心惊肉跳的沈黑豹知道,如果他再不想办法把马控制住,那马只要再蹦几下,他就会被甩下去。即使不死也必重伤。他一手紧紧地控制好马缰,腾出另一只手拔出身上的佩刀,打算万不得已就把马头砍下来,这马如此不护主,再好也是无用。

那马听到沈黑豹的拔刀声,似乎也明白了沈黑豹要对它下狠手了。于是它突然两条后腿用力一蹬,载着沈黑豹纵身跳下了山路边的深谷中。

沈黑豹手下的喽啰们来到一人一马落下的地方伸长了脖子向深谷中张望,只看到了几十丈下的深谷中一人一马的尸体。沈黑豹一死,他手下的几个小头目马上就因争夺山大王之位发生了内讧。几个小头目带着各自的亲信,杀了个人仰马翻。恰在此时,刘祝带兵回到昌州,得到消息后立即对山贼们发起攻击。守山的山贼人心涣散,没费太大力气黑虎山就被官兵们攻破了。

有个沈黑豹的亲信看到大势已去,想起沈家兄弟或直接或间接,都是栽在了千里马上,打算逃跑之前先结果了孟订成的性命。

孟订成临危不惧,劝那个小头目放他一条生路向官兵投降,到时他还可替小头目向官兵说说情。小头目知道孟订成对刘祝有相马之谊,权衡了一下利弊就把孟订成放了。

孟订成见到刘祝后,二人都很欣喜。众人这才得知,其实孟订成当初答应帮沈黑豹相马的目的就是要找到一匹能帮他杀掉沈黑豹的千里马。为了这个目的,孟订成也的确没少下功夫。

经过苦苦寻找,孟订成终于在一个小镇上遇到了一匹被主人抽打得遍体鳞伤的拉车马。孟订成向来对马有着特殊的感情,他忙过去阻止了马主人粗暴的行为。接下来,他用马语与马交流了一会儿。初步判断出拉车马很可能是一匹千里马。他又惊又喜,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又用摸骨法摸了一遍马,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感觉。

孟订成毫不犹豫,用重金把马买了下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孟订成躲在深山之中,一边训马,一边与马培养感情。那匹马把孟订成视为了它的知己。孟订成见时机已经成熟,就求那马帮他到黑虎山上设法杀了沈黑豹。后来,那马果然没有辜负孟订成的重托,不过让孟订成也想不到的是,那竟是一匹做到了“马为知己者死”的奇马,比很多人都强得多。当孟订成讲到这里时,他再也抑制不住痛失“马友”的悲伤心情,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得知真相后,刘祝将军感慨不已,人马奇缘,竟至于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