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狗的秘密(民间故事)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石狗的秘密(民间故事)

清嘉庆年秋,新科探花李文韬微服前往雷州赴任。走在雷州街头,李文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里的人们似乎特别钟爱石狗,门前、井边、路口和屋顶,到处都摆放着形态万千、表情丰富的石狗。近几年,这里海盗很多,可能大家祈求石狗保护吧。

因为不知道县衙的具体方位,李文韬就站在一个十字街口四下张望,想找个人问问道。这时,从西面走来一位美貌女子,手上牵着一个目光呆滞的小男孩,孩子驼背歪脸斜眼,一瞧便是傻子。李文韬迎上前去,先施一礼,才问去县衙怎么走。女子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只是抬手一指,又低着头匆匆走去了。李文韬只好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走去。

拐过一个路口,李文韬眼前一亮,不仅看到了县衙的大门,还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李文韬分开众人,走上前去,只见一矮胖男人正瘸着条腿坐在地上,脸露痛苦之色。李文韬点点头,抬腿往里走,边走边说:“升堂!”大家这才知道,这位就是新来的大老爷啊。

案情很简单,告状人叫张山,说被妖妇陈婉儿家的石狗咬伤,已花去十几两银子,至今伤口未愈。

“石狗?”李文韬哑然失笑,虽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石头怎么会咬人呢?

张山见县令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时急得满脸通红,大声说:“大人有所不知,咱雷州的石狗可不一般,灵着呢。而且我这伤口大夫也验过了,确实是狗咬的。小的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我这伤口上还留着红色的石粉印,请大人明察!”

李文韬示意仵作验伤,果然有石粉印。张山接着说,有天晚上他路过陈婉儿家门口,那只石狗突然向他冲来,张嘴就咬,可怜腿上一块肉就这样生生给咬掉了。

李文韬沉吟半晌,传陈婉儿上堂。待那妇人上得堂来,抬起头,李文韬不禁吃了一惊,居然是刚才给他指路的女子。他尚未问话,陈婉儿已经泪光盈盈,满脸惊恐之色。李文韬不禁心生恻隐,和颜悦色地问道:“你且不必惊慌,本官自会主持公道。你家是否养了恶狗?如果真是你家的狗咬伤了人家,于情于理都是要赔银子的。”

陈婉儿颤声答道:“民妇冤枉,民妇自幼怕狗,家中从未养过狗。”一旁的张山也连忙说:“大人明察,小的不是被真狗咬,而是她家门前的石狗所咬。”李文韬大声斥道:“荒唐!刁民休要妖言惑众,念在你有伤在身,不施杖刑,立刻退下。”张山愤愤不平地边走边咕哝:“明明是石狗咬的,明明是嘛……”

不知是为证实张山的话,还是想让李文韬头疼,接下来的一个月,石狗咬人案频频发生,而且均发生在陈婉儿家,一时间众说纷纭,妖妇一说甚嚣尘上。几个人的伤口如出一辙,他们告上县衙,强烈要求严惩陈婉儿并赔偿他们的损失。有人还说,大老爷不给做主,他们就自己想法解决。本以为是刁民的无哩取闹,然而一而再,再而三,现在看来,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恐难以服众。李文韬当庭允诺,一个月内将给予答复。但李文韬也说了,谁敢滋事,定严惩不贷!

李文韬带着几个衙差来到陈婉儿家查验。简陋的房屋周围果然零零落落地放着一些石狗,与普通人家相比并无异常。陈婉儿摆上茶点,邀请衙差们入内喝茶。李文韬示意随从稍歇,自己却逐个对每只石狗细细观看。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李文韬也入得堂内,见屋子内陈设简陋,墙壁斑驳,可想主人日子过得并不殷实,便关切地问道:“你一个弱女子如何维持生活?”陈婉儿垂目答道:“自去年夫君遭海盗杀害后,民妇一直依靠给人做女红为生。”李文韬又问:“看你生得一副好模样,人也勤快,为何不再找户人家?”陈婉儿的头垂得更低了,小声说:“倒是也有说媒的,但是寻常人家一听我有个痴呆儿就转身走。有个大户人家愿娶我当妾,但却要我丢弃儿子。民妇不怕孤单,宁愿苦点累点,也要养大自己的亲生儿……”李文韬禁不住叹息,好一个贞烈贤淑的女子,可惜命运多舛。他发现桌子上也摆着好些个小石狗,有的只有十几厘米高,个个憨态可掬,神态调皮,煞是可爱,便随口问道:“你说怕狗,家里却有不少石狗摆件,这又为何?”陈婉儿忽然有点羞涩地笑了,说:“石狗是雷州人信仰的神物,我虽然怕狗,也不能不放。这些小玩意是石匠送给孩子玩的,你没发现全部都是笑眯眯的,一点不吓人。”李文韬第一次看见她笑,笑起来着实秀美动人,鼻尖的几颗小痣平添了妩媚风情。他随口说:“我初来雷州,拿只小石狗回衙门再好好看看,行吗?”陈婉儿连忙说:“当然可以,大人随便拿。”

李文韬拿了两个放进袖中,率众离开。回到府中,他左右端详,想找出某种奥妙之处,一时间陷入沉思中。忽然,李文韬站起身,悄悄出门,径自奔向陈婉儿的住处。快到门口时,天已大黑,李文韬躲在暗处仔细端详门口的石狗,有一只狗眼竞放异彩,在夜色中灼灼生辉,宛若神物!李文韬呆住了,半晌才缓缓踱回府中。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第二天,衙门贴出公示,在全县举行石雕大赛,获胜者能得到100两银子犒赏。整个雷州城的石匠都报了名,个个对比赛充满期待。比赛当天,李文韬指着衙门口的大石狗说:“三天之内,谁雕的石狗与这只一模一样,即为赢家。”众石匠纷纷拿出尺子比划着丈量,之后散去。

三天后,大家各自抬来自己精心制作的石狗,让县令评比。人声鼎沸中,李文韬在几十只石狗前逐一停留,并不时抚摸每个部位。大约两个时辰后,他指着一只石狗,满意地说:“就这个了!”众人一看,是石匠林无双所刻。这下子,大家都服了。林无双自小聪慧过人,什么东西看一眼马上能刻出来,不仅手脚快而且惟妙惟肖。李文韬冲林无双招招手,示意他进县衙说话。两人走进内院,落座后,李文韬目.光炯炯地盯者林无双,说:“想不到你一介莽夫用情居然如此之深,让本官佩服!”林无双黝黑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大人何出此言?请莫要取笑革民。”李文韬笑着摸摸鼻子,在他耳旁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林无双听完,突然跪倒在地,涕泪俱下。

李文韬长叹一声,说:“事已至此,这两天你帮本官干一件事,案子就可以了结了。”林无双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天,村西头的麦婆像往常一样提着白米饭和猪肉来到镇上最大的石狗雕像前拜祭,她的儿媳进门好几年,尚未怀上孩子,全指靠石狗给麦家添丁了。她拜完刚准备抬脚离开时,一瞥石像,顿时杀猪般大叫起来:“天哪,石狗降罪了,石狗降罪了……”

消息风一般霎时传遍了县城,原来那座石狗像的生殖器本来硕大无比,象征着添丁旺丁,现在蔫了似的耷拭歪到了一边,体积也小了一半。这可是大凶之兆,是本地出现了有伤风化的淫秽之事,所以石狗大仙要严惩当地民众,不再赐丁之意。抱孙心切的麦婆在大街上捶胸顿足,其他人也跟着惴惴不安起来。很快,又传来惊人的消息,张山家里的石狗生殖器也变得如出一辙,蔫歪在一边。同样地,另外那几个被石狗咬伤的人家中也发生了如此异象。

李又韬当即传张山等一千人前来衙门问话,旁听围观者甚众。李文韬大喝一声:“你等是不是欲行苟且之事才被陈婉儿家的石狗咬伤?后来还恶人先告状,索要人家银两。如此伤风败俗之事激怒了石狗,否则为何单单你们几家人中的石狗异样?从实招来!”

围观人群中突然跳出一个老者,正是打更的王大五。他跨步上前,指着张山破口大骂起来:“张山,你还是认了吧。那晚明明是你爬人家陈婉儿家的墙头,想占便宜,才被石狗咬伤。我每天路过她家,怎么从来没东西咬我?当时我老远见你正准备爬墙时,号了一声掉了下来,你硬塞给了一两银子,求我别声张。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石狗大仙都降罪了,你就别再抵赖了。”

人群中一片哗然。张山满脸羞愧,当即服罪。其他几个人见此情形,也相继服罪。陈婉儿泪眼婆娑,直呼“青天”。

不几日,无论是村头的大石狗还是张山等人家中的石狗均恢复了原貌。此后,陈婉儿家中再也没出现过石狗咬人的事件。石狗看家护院、扬善惩恶的故事在雷州传得更神奇了。

李文韬和随从微服来到陈婉儿家,说是还她那几个小石狗。陈婉儿诧异地说:“不值钱的小玩意,大人何必这么认真?”李文韬正色道:“值钱得很啊,乃无价之宝。你仔细看过每只狗没?”陈婉儿茫然地摇了摇头。李文韬耐心地指着一只小石狗的鼻子说:“看见这几颗痣没?是否与你鼻子上的一模一样?”陈婉儿定睛一看,果然是这样,她脸一红,急忙去看其他石狗,只见大大小小每个石狗的鼻子上都藏着几颗细小的痣,寻常人不细看根本察觉不出。

李文韬见她若有所思,正色说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份痴情连本官都为之动容,你现在明白他的心思了吧。你俩都是这么害羞,林无双也是自觉配不起你的花容月貌,不敢表白。好了,本官就做一次媒人,成全了你们吧!”

一个月后,在县令李文韬的主持下,陈婉儿嫁给了雷州第一石匠林无双,但人们在赞叹李文韬聪明绝伦时,都瞅着陈婉儿家门口的石狗稀奇,看人家的石狗,不吃不喝却能看家护院。

谁知,不久这件事就被一群海盗听说了,其中一个小头目叫秦大虎,就是雷州人,父亲也是石匠,但技术不好,所以,他没有子承父业,靠雕石狗糊口,而是走了一条捷径,当了海盗。前几天他夜里偷偷回家,听父亲讲了这件事,觉得很是稀奇,回去就告诉了大当家的。大当家的说:“放屁!石狗怎么会咬人?你明天去县衙告诉李文韬,老子我向他下战书:如果他的石狗会咬人,我立即停止骚扰雷州百姓;如果不能,他娘的我要了狗官的命!”

第二天,秦大虎带着大当家的写的战书来到县衙,交给了李文韬。李文韬看完说:“回去告诉你家大当家的,战书我接了!十天后让你家大当家的过来受降。”

秦大虎走后,李文韬立即找来林无双商量对策。林无双说:“海盗既然敢下战书,那就是来者不善,仅凭我那只石狗是不行了。不过,我想到一个办法,大人你放心,我定让海盗输得口服心服。”

十几天后的一天夜里,天阴沉沉的,近百名海盗操着大刀长矛,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靠近雷州城门。要是往常,夜里的城门该是关着的,但今天却大开着,像一只巨兽张着血盆大口,等着自己的猎物。秦大虎比较熟悉地形,匍匐着爬到城门口,见门洞里整整齐齐排着十只石狗。再借着星光往后看,妈呀。好多石狗将城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秦大虎笑了。就这伎俩还想挡住我们?他站起身,从怀里掏出火镰,狠狠一擦。后面的海盗一见火光信号,都挥舞着刀枪冲向城门。

就在这时,只听秦大虎“妈呀”一声,飞快地往回跑来。后面的海盗往前跑着,留不住脚,“咚”的一声将秦大虎撞倒,继而踩在脚下。而跑在最前面的海盗,随即也大叫着往回跑。因为他们看到,前面的那些石狗真的活了,正凶狠地向他们扑来。

本来就做贼心虚,加上以前石狗咬人的传闻,这些海盗哪里还有胆子厮杀,都转身往海边的大船上跑去。正在大船上喝茶等候好消息的大当家的,一看自己的手下这么狼狈,气得飞脚踢翻一个海盗,大声喊道:“你们这些窝囊废……秦大虎呢……”但随即,一个黑影向他扑来,他只好挥刀砍去,随着一声惨叫,一条狗转身跑了。大当家的低头一看,自己脚下除了血迹,还有不少的石粉……他只好下令撤退。

海盗倒还守约,从此真的再不来雷州骚扰,老百姓长舒了一口气。但这个石狗咬人的秘密,从此成了公开的秘密。开始咬张山的狗和后来咬海盗的狗都是真狗,只不过被聪明的林无双藏在空心的石狗里面。那些空心的石狗从前面看没什么两样,但后面却是薄木片做成的.真狗藏在里面,只要往后一退,就能拱破木片出来。为了骗过张山等人,林无双割断自家狗的声带,藏在一只空心石狗里面,每晚搬到陈婉儿家围墙下,第二天一大旦又搬走,这才不露声色地保住了‘心上人的清白。至于城中石狗生殖器的变化,自不待言了。而这次逼退海盗,林无双是请来了山里的十几个把兄弟,这些人以打猎为生,每人都有几只好狗。为了表演得真实,他们在石狗的身上撒了不少湿石粉。这些石粉粘在狗毛上,被风一吹就干了,所以,大当家的看到那些石粉,再听海盗们添油加醋一说,不相信才怪。

本来, “石狗咬张山”一案后,李文韬和林无双商量,把这件事隐瞒下去,让这个传说吓唬坏人。却不想节外生枝,竟引来海盗。不过,这件事后,老百姓好像签过生死状一样,谁也不提“空心石狗”的事,好像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