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在明末时期,徽州府歙县有一个富人,叫张时懋,他有个儿子叫张学礼,长得很帅,也有才华,喜欢骑马。这么看的话,这个富二代不是纨绔子弟,反而十分优秀。

这一年春天,张时懋让儿子在离家二十里外的地方,办一个学馆,请了老师,专门教张学礼。张学礼和老师在去学馆的时候,途径一处柳塘地,遇到一个叫邓魁的人。邓魁经常借张时懋的钱做生意,所以张家对他有恩,他就请张学礼和老师到他家吃饭。

这次吃饭,直接改变了张学礼的命运,为他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到邓魁家时,邓魁卧室门没关,张学礼从门缝看到了邓魁的老婆喻氏。喻氏十分漂亮,手似嫩芽,柳叶弯眉,简直比当年的西施还漂亮。张学礼看到后,神魂颠倒,心猿意马,差点把持不住。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酒足饭饱之后,张学礼到学馆学习,但是他心思却不在书本上,一直想着喻氏。张学礼想再去看看他,但是没有正当理由,可是不见他心里又犹如百爪挠心,痒痒得很。所以,读书学习没心思了,每天就想着喻氏。

很快,到了清明节。邓魁和母亲去上坟,祭奠他的父亲,家中只有喻氏一人。

附近有一个年轻人叫章八,认识邓魁,他也看过喻氏,也被喻氏的美貌所吸引,每天就想着看到喻氏。只是,有时候邓魁在家,有时候邓魁母亲也在家,他想偷偷看也不方便,所以只能干着急。

这一天,章八外出,看到邓魁和其母,带着祭品去上坟。章八一看大喜,他据此知道邓魁家只有喻氏一人,于是他偷偷溜到邓魁家,打算霸占喻氏。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到了邓魁家,章八直接就动粗,要霸王硬上弓。喻氏拼死抵抗,大声骂章八:你这个无耻光棍,居然敢如此大胆,等我丈夫回家,一定不会饶了你!

喻氏骂完章八后,跑了出去,章八在后面一直追,追到厨房里后,喻氏还是骂不绝口。章八被骂得很生气,又控制不住喻氏,觉得如果就此离开,那么邓魁回家后,自己一定没好果子吃。他看到邓魁家有不少衣服、首饰,心一横:不如杀了此女,这样邓魁也不知道,还能弄到不少钱!

想到这些,章八到厨房拿了一把刀,追着喻氏,一直追到堂前,杀了喻氏。又把她家值钱的的衣服、首饰拿了不少,然后才从后门离开,并绕了很多路,还爬上大山,他认为这样回家安全一些。

同一天,张学礼的学馆老师回家祭祖了,父亲派仆人牵马接他回家。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到了柳塘地,张学礼动了心思,他让仆人先把行李挑回家去,自己则骑马来到邓魁家,打算看看喻氏。他把马拴在门口,进了屋里,进门就喊邓魁名字,一直到堂前,没看到邓魁,却看到了喻氏的尸体。

张学礼吓坏了,连滚带爬出了屋,骑上马就跑。章八才走到山上,他看到了张学礼进屋、出屋。

邓魁和母亲上坟后回到家,看到喻氏尸体鲜血淋漓,又惊又吓又怒,晕倒在地,半天才醒来。母子当时分析:家中首饰、衣服都没了,应该是有人看中喻氏,图谋不轨,遇到抵抗,这才杀了老婆,抢走衣服。

邓魁出去问人,大家都不知道,他一路问,问到当地的韩福、保长李忠以及章八。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章八说:我今天在山上砍柴,看到张学礼到过你家,他骑着马,马系在门口,半天后才出来,出来后慌慌忙忙就走了,很是可疑。邓魁问他看清楚了吗?章八说看清楚了。章八建议邓魁,你把尸体抬到他家,他们不会让你告官,反而会给你很多钱。

韩福和保长认为有道理,但是又觉得这事儿得报官,因为张时懋虽然只有一个儿子,但是他家仆人多,万一尸体被抢走了,那就晚了。

于是第二天,邓魁写了状子,状告张学礼。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县令叫沈懋修,为人比较刚直,但性子急躁。他看到状子后,也不多想,怒气冲冲地说:白昼抢劫,入室行奸,世道变得太反常了!立马派人去捉拿张学礼。

张学礼当天回到家,神色不安,看到父母也不说话,只是在房间闷坐。父母以为他学习太累了,就让婢女弄好酒菜招待儿子。但是,张学礼无心吃饭,依旧闷闷不乐。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此时,张时懋看到两个捕快来到家里,大惊失色,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捕快出具县令抓人的批示,张时懋又逼问儿子,张学礼这才把事情经过说出来。张时懋赶紧让人备了酒菜,招待捕快。

了解了前后经过,张时懋赶紧也找人写了状子,大意就是自家清白,张学礼经过他家,但没有入室劫掠,更没有动喻氏一下。邓魁应该是因为借了钱不想还,才玩这么一出。

两边都有理由,沈县令智商上线,就让仵作验尸。验尸结果表明,喻氏脖子和肋下,都有刀伤,血迹还在,这是她的死因。

了解邓魁告张学礼,是听别人的话,沈县令就问韩福、李忠,两人说自己不知情,章八知道。县令又问章八,他怎么知道是张学礼杀人,章八说自己在后山砍柴,看到张学礼骑马去了邓魁家,半天才出来,又慌忙骑马跑了,所以肯定是张学礼。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沈县令又问张学礼,到底怎么回事。张学礼就说:我那天确实去了邓魁家,但是我进去后,喻氏已经被杀,我如果要图谋不轨,怎么会高调骑马?章八这是诬陷我。

但是,沈县令心中认定了张学礼是凶手,所以也不听张学礼这番辩解,直接让人打张学礼四十大板。张学礼晕死过去,沈县令又让人泼水,醒来后继续用酷刑折磨他,问他衣服、首饰藏到了哪里。张学礼宁死不屈,说“我家衣服首饰多的是,何必抢她的东西?”

沈县令不管这些,最终打得张学礼招供了。最后,县令判定张学礼死刑,秋后处斩。

七月的时候,陈代巡来到了徽州府。张时懋捧了状纸,拦住后喊冤,并把喻氏死亡,儿子被屈打成招的事说了出来。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陈代巡是青年进士,明如镜鉴,清若冰壶,任事精勤,刑罚严简,擅长断案,他所断之案,从无冤枉。看到张时懋拦路告状,又看他十分悲苦,哭得很伤心,觉得肯定有冤,当即准了他的状子,发府候审。

公堂之上,人都到齐了。陈代巡见张学礼人物俊雅,不像坏人,就假意吓唬他,要打他四十大板。

张学礼则说,自己那天骑马去找邓魁,如果真要是想谋财害命,绝不会骑马,因为骑马动静大,太高调了。何况自己还把马系在门口,如果要杀人,还会把马留在门口吗?章八说看到自己进去半天才出来,是诬告我。

章八一听,赶紧说自己在山上砍柴,确实看到了张学礼进入邓魁家,半天才出来,而且没有其他人去过,凶手肯定是张学礼。

明代奇案:书生思念别人妻子,到她家看时,差点害了自己
陈代巡听到这里,觉得章八的话有问题,又看章八相貌凶狠,不似好人,就说:喻氏被杀,肯定大喊大叫,你在山上听不到吗?章八说听到了。陈代巡又问:既然你听到了,怎么不去看看?怎么等到邓魁找到你,你才说出来呢?章八一听,无言以对。

陈代巡还要再问,此时一只乌鸦飞来,在台前绕了三圈,一直在叫,还啄了章八的头。

大家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觉得章八有问题。陈代巡让章八招供,章八不肯,用了重刑之后,章八这才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