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童氏夫君早亡,两人有个女儿,姓王名琼奴,字润真,才两岁。为了生活,王琼奴跟着母亲,来到了富人沈必贵家。母亲虽然是改嫁而来,但是由于沈必贵没有孩子,所以对王琼奴很不错,就像对亲生儿子一样。

王琼奴天资聪颖,继父沈必贵也用心栽培。到了十四岁时,王琼奴不但能歌善舞,精通音律。

因为优秀,所以前来求亲的人很多,别说当地了,就是外地人也不少提亲者。

当地有两家提亲很频繁,隔三差五就来。一家是徐从道,儿子徐笤;另一家是刘均玉,儿子是刘汉劳。两个年轻人相貌都不错,而且和王琼奴也是同龄,只是他们两家实力不一样。徐家是贵族,但已经没落,家里很穷;刘家则相当有钱,但只是暴发户,不是贵族。

面对这两家,沈必贵和童氏不知道如何抉择,犹豫不定。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想了很久,沈必贵只好找族人商量,有几位族人很有见识,他们认为,选女婿应该有文化,有教养,应该对两个年轻人考核一下。沈必贵觉得有道理,答应了。

过了几日,正是二月,百花齐放。沈必贵大摆宴席,邀请了族中、当地德高望重的人,又请徐、刘两家人前来赴宴。

刘汉劳穿得漂亮,但是跟众人打招呼,举手投足之间,显得很矜持;而徐笤衣着朴素,举止自如,显得很自然。沈氏家族有一人叫沈耕云,最能识人,一看他们如此,心中已经知道谁优谁劣了。

不过,沈耕云没说,指着墙壁上的四幅画,让两位年轻人作诗。刘汉劳自恃家中有钱,所以很少看书,面对这个考题,他迟迟没有反应。徐笤则不然,他才华不错,顷刻间写了四首诗。

刘汉劳父子大为惭愧,没等宴席结束就走了。于是,满座都称赞徐笤。就这样,徐笤被选中,成了沈必贵的女婿。接下来,就是纳吉、问名、纳吉、纳征,很快徐笤和王琼奴订婚了,就差最后一步。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沈必贵对这个女婿也很满意,所以让他到自家来住。但古人很讲究,结婚前不能见面。

童氏得了小病,王琼奴伺候着熬药、喂药,徐笤进去问候,正巧看到了王琼奴。只见王琼奴容姿绝世,徐笤心下大喜,出来后,封了一个红笺,让婢女送给王琼奴。

王琼奴拆开一看,发现什么也没有,于是写了一首诗回赠:茜色霞笺照面匀,玉郎何事太多情;风流不是无佳句,两字相思写不成。

徐笤拿着王琼奴的诗,回家后就到刘汉劳跟前炫耀。刘汉劳没能和王琼奴订婚,本就很生气了,一看徐笤如此更加愤怒,他跟父亲说了。刘父不但不怪儿子没才华,反而因此痛恨徐家和沈家。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于是,刘父花钱诬陷徐、沈两家,结果两家都被发配。徐笤全家被发配到大北边,就是辽阳;而沈必贵全被被发配到大南方,即岭表。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两家诀别时,真可谓黯然销魂,观者无不落泪。

从那以后,两家南北异地,也没法通信来往。不久,沈必贵去世了,童氏和王琼奴沦落到路边茅店里卖酒。虽然在患难中,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容貌有些变化,但那股子劲儿以及气质还是有的,和常人不一样。

所以,当地吴指挥看了后,觉得很不错,要娶王琼奴为妾。童氏不愿意,说之前已经许配他人。吴指挥也了解,他不死心,派了媒人去说:徐笤在辽阳戍守,生死都不知道,即便还活着,还能到这里和琼奴完婚吗?琼奴不听,吴指挥怒了,他开始威胁这对母女。

童氏害怕了,她跟琼奴说:徐笤去了五年,音信杳然,你和他的事,恐怕没有希望了。何况他在当地,也没个熟人朋友,不免会被恶人军官欺负。这话的意思,就是委婉地说,徐笤父子可能已经死了。童氏这是希望,王琼奴做好打算。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王琼奴哭着说:徐笤本来就是因为我才遭此大祸,我如果再背叛他,岂不是不仁吗?我宁死也不会嫁给别人。

当晚,王琼奴写了一首《满庭芳》词,以表明自己的志向。

这首词,上半阙抒情,下半阙言志。意思是自己等不到徐笤,也不会嫁给别人,所以王琼奴写完这首词后,就在房间里自缢了。幸亏童氏早有察觉,进来救了王琼奴。

听说王琼奴宁死也不肯嫁给自己,吴指挥更加愤怒,他派人把童氏母女家给砸了,不许她们再卖酒。他以为,这样的话王琼奴就会怕自己,就会嫁给自己。

当时有一个驿卒,年纪大了,姓杜,都叫他老杜。老杜和王琼奴是同乡,沈必贵活着的时候对他不错。老杜心疼童氏孤苦伶仃,就把驿站一间房子腾出来,让童氏母女住了。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一日,驿站来了几个人,穿着军服。

老杜问他们从何而来,其中一人说:我们是辽东某将军麾下的小旗,出差去南海,暂时在这里住下。老杜心一动,还没说话,童氏出来来,她看到这群人中有一人,有点眼熟,看起来很文弱,不像武人。那个人也一直看她,脸上表情复杂,似乎很难受。

童氏忍不住了,问他哪里人,姓甚名谁,为何看起来很伤感。此人回答:我叫徐笤,以前曾和沈必贵女儿订婚,只是后来因为家事被贬到辽东做戍卒。我和沈家几年没联系了,看到您和岳母很像,所有感慨了一下。

童氏怕弄错误会,谨慎地问了一句:沈家人现在在哪呢?他女儿叫什么?徐笤说:她女儿叫王琼奴,字润真,订婚时才十四岁,现在应该十九岁了。我只知道她家被贬到岭南,只是不知道他们家住在哪,苦苦寻找,也没找到。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童氏大喜,连忙喊王琼奴出来,说:女儿,你夫君来了。王琼奴把徐笤喊入房中,细细问了,这才知道他果然就是当年的徐笤。童氏也大哭,说:我就是你的岳母啊,你岳父已经去世了,我们母女沦落至此,只是苟活着,万万没想到还能再见面。

老杜和徐笤同来的伙伴了解后,立马简单主持,让二人完婚。洞房之夜,两人紧紧相拥,抱头大哭。哭完后,徐笤说:不要再伤心了,等明年,我就把你们带到辽东,咱们就能团聚了。

徐笤本想把童氏母女安置此处,自己继续去出差完成任务。其中一个伙伴对他不错,说:你刚完婚,哪能就这样抛弃?你的事我们帮你做,你好好照顾她们吧。告别之后,伙伴们去了。

然而,此时吴指挥又知道了,他又愤怒了。他以徐笤为逃兵的罪名,偷偷抓了徐笤,并把徐笤活活打死了,尸体就藏在地窖里。他又让媒人去恐吓童氏:徐笤已死,你们死了心吧,我选个日子,把你们接过来,如果再反抗,我一定弄死你们。王琼奴听了后,让母亲答应了。

民间故事:夫妻被陷害,分别五年刚团聚,丈夫却被害死
王琼奴做好了准备,她要自杀,就在这时,转机出现了。

当天,清廉有名的监察御史傅公来到驿站,王琼奴大呼冤枉,傅公问她,王琼奴就把事情经过说了。傅公上奏皇帝,得到旨意调查此案。

不久,案子水落石出,吴指挥被判死刑。徐笤尸体找到后,得到厚葬,而王琼奴一看冤仇得报,心愿已了,于是投水自杀。

后来,人们把她和徐笤葬在一起,坟墓前刻着碑,上面写着“贤义妇之墓”。童氏则被朝廷赡养,年年给她足够的衣食。

这个结局,真是悲哀。如果当初徐笤不到刘汉劳跟前炫耀,或许就不会这么悲剧了。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刘家父子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