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1977年3月27日,在特内里费岛的洛司罗迪欧机场发生了全球迄今为止的最大空难,538条生命与世长辞,令人震惊的是驾驶两架飞机的机长都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两架客机也是全球最为先进的波音747,为什么两架飞机会在同一跑道上相撞?这起事故又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为何会造成世界上最严重的空难?其中的巧合令人难以置信。

加纳利群岛位于北非西部国家摩洛哥250海里的大西洋上,属于西班牙的海外属地,因为环境优美,四季如春,这个群岛一直是欧洲人气候寒冷后度假的胜地,除此之外,这里也是美洲人进入地中海区域的重要门户,因此每年搭乘飞机前来加纳利群岛的旅客数量惊人。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加纳利群岛

1977年3月27日上午,泛美1736和荷兰航空4805号两架波音747客机如常飞往加纳利群岛大加那利岛上的拉斯帕尔马斯机场。在加纳利群岛上有一个极端组织,名为加纳利群岛自决独立运动组织,这是一个极端组织,领导人曾经公开表示,“所有人都必须知道加纳利群岛现在正在开战,只要加纳利群岛还是殖民地,我们就和西班牙势不两立,如果西班牙政府不同意我们的要求,我们就会展开全面抗战,血战到底”。

3月27日临近中午时,在拉斯帕尔马斯机场出现了一起恐怖袭击,工作人员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声称在航站楼里安放了两枚炸弹,并且在10分钟之后就会爆炸。

工作人员十分重视,赶紧进行人员疏散,由于行动及时,最终爆炸没有造成大规模破坏,但却造成8名工作人员在爆炸中受伤,一名重伤,部分场站遭到破坏。

虽然机场跑道没有受到严重影响,但很快他们又接到了加纳利群岛自决独立运动组织发言人的电话,他们声称这次爆炸由他们策划,此外在机场中还有另一枚炸弹,随时有可能爆炸。

接到电话后,机场再度陷入混乱,机场临时关闭,警方进行全面搜查,所有计划降落在此的航班被要求飞往特内里费岛的洛司罗迪欧机场。当时泛美和荷航飞机准备降落拉斯帕尔马斯机场,也收到了机场发来的紧急通知。

泛美1736号航班前天下午从洛杉矶出发,途经纽约长途奔袭,机上的380名乘客和16位机组成员都非常地疲惫,乘客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他们焦急地等待着降落,准备赶上预定好的邮轮,前往地中海游玩10天,没想到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导致他们计划泡汤。

荷航4805号航班里面有234名乘客,他们从阿姆斯特丹起飞前来与家人一块度过复活节,其中还包括了53名儿童。

特内里费机场是加纳利群岛中最大的一座,但是洛司罗迪欧机场却非常的小,尽管它有40年的历史,但是设备老旧,机场狭窄停,机坪也不大,整个机场由一条主跑道和一条滑行道组成,主要是用于轻型飞机的起落。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这次临危受命,主要是因为洛司罗迪欧机场是离拉斯帕尔马斯最近的机场,当接到指令后,洛司罗迪欧机场很快就停满了十几架飞机。

泛美1736号飞机在出发前已经加满了油,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在拉斯帕尔马斯机场上空盘旋,等待机场解除危机后再降落。机长当时还请求塔台发出盘旋等待的请求,但是由于不知道要等多久,所以塔台并没有同意其要求。

无奈之下,泛美1736号只能飞往洛司罗迪欧机场,没想到接下来却酿成惨剧。这天恰好是星期天,塔台上的值班人员只有两名空管,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复杂的局面,忙得焦头烂额,虽然两名空管感觉到心里憔悴,力不从心,但是他们还是尽力完成这次组织下达的任务想尽一切办法,把所有降落飞机停在狭窄的跑道和停机坪上。

当时泛美1736号停在停机坪上,而荷兰航空4805号停在滑行道上。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也是无奈中的可行方案。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荷航4805号航班先降落的,为了安抚机上焦虑的游客,他们让机场派车将游客接到了航站楼进行休息,巧合的是机上有三位导游罗宾娜、沃尔特和冯伊,他们的目的地正是特内里费岛,原来他们计划在拉斯帕马机场下机之后,通过中转到特内里费岛,而罗宾娜当时觉得已经到了目的地,完全可以下机,并且她男朋友正在特里内费,她很想尽快见到他,可是两名朋友却觉得应该按照航空管理制度,前往拉斯帕尔马之后再进行中转,在朋友的劝说下,最终罗宾娜陪着两名朋友一块等待。

随后泛美1736号航班抵达了机场。航站楼里已经挤满了之前飞机上下来的旅客,没有其他的空间给后来到达的飞机乘客休息,泛美1736号就将舱门打开,让乘客们在下面停机坪呼吸一下空气。

洛司罗迪欧机场的海拔有200多米,此时天气越来越暗,云层也越来越厚,这让所有航站楼和停机坪的旅客感觉到焦虑不安,他们都不想在这里过夜。

4个小时之后,此时荷航4805号已经没有了食物,甚至连水和咖啡都喝光了,但飞机迟迟没有接到航站楼起飞的指令。与此同时,机场周围乌云密布,蒙上了重重雾气,使能见度进一步下降。正当人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飞机接到拉斯帕尔马斯机场已经清除爆炸物的消息,机场可以正常开放,迎接这些飞机的到来,飞机上的旅客们都欣喜若狂。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赞顿

此时,最为高兴的莫过于荷航4805的机长莫·赞顿,他是荷兰皇家航空公司非常有经验的机长,飞行时间超过12,000小时,并且长年担任新进飞行员的训练官。荷航管理十分严格,他们规定每位机长的飞行时间连续操作不得超过13个小时,一旦超出,那么就将吊销飞行牌照或者直接被开除,而此时赞顿飞行加等待时间达到了7个小时,他需要飞往拉斯帕尔马斯之后再返回荷兰,经过计算,来回的完成时间将临近13个小时,因此对他来说需要分秒必争,越早起飞越好。

最优的方案就是一个小时之内起飞,飞到拉斯帕尔马斯机场进行短暂停留,放下游客之后再返回阿姆斯特丹,这样才能避免自己被开除或吊销执照。

但此时乘客们并没有完全登机,于是赞顿让飞行工程师给飞机加满油,这样可以节省在拉斯帕瓦斯加油的时间,但副机长却建议去拉拉斯帕尔马斯加油,因为那里的油价更加便宜,但这一建议被赞顿驳回。

在赞顿看来,时间比一切都宝贵,如果在拉斯帕尔马斯有很多飞机排队加油,那么将会拖延返程时间,赞顿也将面临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返回的情况,于是他说,“只要我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是我说了算”。

当时三位导游之中的罗宾娜也十分焦急,她依然没有放弃再次下机的机会,不断和空乘进行沟通,想在此地下机,可是她的请求一次次被拒绝,理由也很正常,因为不符合航空公司的规定。

最终,罗宾娜说服了她的两位朋友,在两位好友的帮助下,她一个人从飞机上溜了下来,并且在航站楼里目送了沃尔特和冯依登上了荷兰航空4805飞机,没想到的是,她竟因此和两位朋友生死相隔。

在荷航4805飞机清点人数时,他们发现少了4位旅客,原来有两个孩子外出玩耍不见了踪影,他们的父母发现孩子不见了,正在四处寻找。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此时机场的温度降到了12摄氏度,山顶乌云密布,可见范围达到了3公里,为了尽快在天气变坏之间离开,泛美1736向塔台请求放行许可,但是遭到了塔台的拒绝,因为当时横在它前面的荷航4805号正在加油,无法移动。由于跑道十分狭窄,泛美根本无法绕过荷航进行起飞,所以他只能等待。

半个小时后,荷航加满了油,但是4个乘客依然不知所踪,于是他们又等待了一会儿,终于迎来了4名乘客,此时,已经有几架飞机提前飞走了。

随着雾气越来越浓,荷航4805号做好了起飞准备,而机场上的能见度不足300米。泛美1736号获准在荷航之后再起飞,他在主跑道上反向滑行,预先进入通道出口停下等待。

此时荷航4805已经滑行到跑道的尽头,掉头进入了主跑道,而泛美正在主跑道向通道出口滑行。两架飞机面对着面,但奇怪的是,空管员却发出了如下指令

“沿着跑道滑行,第三个口拐进去,左手第三个”。

接到指令之后的泛美副机长有些怀疑,飞行工程师问“他是说第三个吗?”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如果要拐入C3出口有一个135度的斜角,这对于体型庞大的波音747来说几乎不可能完成,而另一方面,他前方的C4是一个45度的斜角,非常利于停靠,但是两者之间相隔不近。

于是泛美再次向空管员确认“我再问一下,是否要求泛美1736号在第三个交叉口左拐?”,得到的答复是“第三个,先生,一、二、三,第三个”。

当时飞机正在C1出口处,他们一致认为空管员的意思是第三个就是从C1到C4,也就是从C4口进入,这个线路在当时是最便捷的,所以泛美回答明白。

此时跑道上的大雾弥漫,能见度继续降低,按照泛美航空规定,飞机已经很难直接起飞,但是对于荷航来说却符合起飞标准,因此在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赞顿迫不及待的想要起飞。

副机长询问塔台“请问跑道中心线灯是否已经打开?”

空管员回复“恐怕没有,稍等我查一下,”他检查了一下设备,然后通知荷航4805和泛美1736,“通知你们,跑道中心线灯因故障无法打开”。

为了方便交流,塔台和泛美、荷航使用了同一频率的无线电,三方都能听到彼此的对话。其实在如此大雾的情况下,空管员根本看不见两架飞机的位置,他们只能通过无线电盲目的指挥。

赞顿心里十分的焦急,如果雾再浓一点,飞机就无法起飞了,而此时他只能凭借着目光隐约看到跑道的白色中心线。在跑道上,赞顿开始慢慢推下油门杆。

旁边的副机长赶紧喊道,“等一下,我们还没请求放飞许可。”

赞顿把油门杆推了回去,说到“好的,请求放飞许可吧,快点”。

于是副机长联络空管员“荷航4805已经准备起飞,我们请求放飞许可”,由于副机长带着浓厚的口音向塔台呼叫,所以塔台进行了飞行航线的确认“荷航4805,你们可以飞往帕帕信标,上升并保持飞行高度2700米,右转040切入325径向线,我们现在……”

副机长口音影响了空管员的判断,这时空管员给出的是放行许可,放飞许可是飞机飞离机场之后的飞行路径,这和放飞许可完全是两码事。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空管员说“请等候起飞,我们会通知你”。

此时空管员又向泛美表示“泛美1736,请在离开主跑道后通知我”。

泛美的副机长回复“好的,我们会在空出跑道后通知你”。

然后,赞顿再一次推动油门杆,飞机竟然开始了滑行,当时,泛美正在滑向出口,因为距离太远有些看不清荷航的位置。可随之距离越来越近,他们惊呆了,闪着降落灯的荷航正在自己加速冲过来。

此时,对于泛美航空来说,唯一的生存机会就是尽快离开跑道,泛美机长立刻全速推进,让飞机进入跑道旁的草地里,可是一切都已经为时较晚。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17点6分50秒,荷航客机以290公里的时速撞上了泛美1736号航班,其实荷航临近时也看到了泛美航班,但此时它已经无法避让或者刹车了,只能加速前进,试图最大程度避开泛美航空。

如果荷航没有加满55吨油,那么它完全可以完美地避开泛美航班,从它头顶一划而过,可正是因为这满满的油箱,导致飞机过沉,同时需要更长的距离才能起飞。

当时,泛美机长维克多什么也做不了,他低头默念到“上帝,希望它别撞上我”。

可惜上帝并没有起作用。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似乎都炸开了,荷航的机身和引擎撞到了泛美的中后段,在失控后滑行了300多米坠毁,因为飞机加满了油,整个飞机成了一个火球,而泛美则瞬间起火,整个飞机断成了几截,只有机首和机尾较为完好。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泛美1736号乘务长看着燃烧的客舱,对旅客大喊“把安全带全部解开,把鞋子脱掉,什么都别带,往这边走。”

部分旅客爬到了十几米的机顶,从上面跳了下来,最终逃生,机长跑到头等舱,当他跳下去时,地板完全裂开,他栽倒在货舱区域,高温下氧气瓶发生爆炸,导致他全身大面积严重烧伤,乘务长将昏迷的乘客拖出了机舱,最终救回了56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

而荷航4805号的234名人员,除了那名离开的罗宾娜外,其余人员悉数丧命,两架飞机一共失去了583条性命,这是人类航空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空难事件。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事故发生后,以西班牙民航事故调查所为主导组成了70多人调查组,其中包括西班牙、荷兰、美国和两家航空公司的专业人士,他们一起探明飞机失事的主要原因。

当时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塔台明确他们等候、没有下达放飞许可,且泛美还报告了自己还在跑道滑行的时候,荷航机长却出人意料地开始加速起飞。

调查人员此后找到了荷航的黑匣子,黑匣子虽然受损,但是经过一个周的时间完全得到修复,他们打开事故发生前的录像,终于发现了真相。

原来,由于塔台、泛美和荷航在同一无线电频率上,无线电又安装了干扰装置。当空管员说出“好的”之后,荷航机组人员的耳机里竟然传出了长达6秒钟的无线电干扰“吱吱吱吱”的声音,所以在荷航机组人员只听到了好的,而后半句“请等候起飞,我会通知你们”等等一个字也没有听到,包括泛美副机长和空管员的对话,他们也毫不知情。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同时,由于荷航副机长糟糕的英语口音,导致他们以为空管员给出的是放飞许可而不是放行许可,再加上赞顿已经迫不及待,他根本不愿意再多等一秒,于是他果断进行了起飞,但是飞行员最为重要的原则就是没有放飞许可绝对不能起飞,为什么经验如此老道的赞顿却要违反这一最重要的原则呢?

于是调查员又对赞顿的飞行记录进行了检查,可是一检查不要紧,赞顿的记录让人大吃一惊。

赞顿上一次飞行还是在三个月之前,在成为荷兰皇家航空公司明星飞行员之后,赞顿的实际飞行次数大幅减少,大部分时间内他都是在摄影棚中拍照或者训练新进的飞行员,在飞行演习中,虽然模拟机可以模拟现实飞行的环境,但却缺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空管员的协调。

在模拟机中,赞顿充当了教练和空管员的双重角色,他有权直接命令飞机起飞,所以在他的观念中已经模糊了放飞许可和放行许可之间的差别,甚至潜意识中他认为自己有直接起飞的权力。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在黑匣子中,还有这样一段对话,可以明显感觉到赞顿急于起飞的想法。

副机长“它让开了吗?”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赞顿“你说什么?”

副机长“泛美1736让开跑道了吗?”

赞顿“哦,是的”。

赞顿在没有进行任何确认的情况下就想当然地觉得泛美已经离开了跑道,这种粗心大意的情况导致飞机失去了最后自救的机会。

最终,两架飞机造成583人死亡的空难结果,这起空难震惊了全球,使所有遇害者家庭遭受到难以想象的创伤。

这起调查结果很快公布于众,几个主要原因得到了所有人员的一致认同

1、天气原因。当时机场被大雾笼罩,导致机组人员看不清路面情况,反应不及时。

2、控制塔台命令不明确。当空管员发布指令时,应该要求泛美航空从C3或者C4出口驶离,而不是用第几个出口,这样很容易造成指令的误解。

3、无线电通讯问题。三方共用同一频率的无线电通讯必然会产生无线电干扰,导致重要的通讯内容丢失,这样的情况空管员应该及时的察觉,但是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导致沟通出现问题,荷航不知道泛美仍在跑道上。

4、机场配置不齐全。飞机跑道的中央线灯意外发现了故障,而地面雷达又无法显示飞机准确的位置,导致空管员并不知道两架飞机的情况,只能通过无线电盲目进行指挥。

5、荷航机长在没有得到飞行许可的情况下强行起飞,尽管受到了工程师的质疑,但是荷航机长却贸然的肯定,没有进行再次确认就直接起飞。

6、荷兰航空副机长在与塔台沟通时使用了不同标准的用词,从而导致了塔台的误解(口音导致空管员以为副机长想要放行许可)。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综上所述,飞机事故的主要原因判定为荷兰航空负主要责任。荷航机长提前加油的行为本身并没有太大影响,但却因为飞机延长35分钟起飞,机场大雾能见度降低错过了最佳起飞时间,飞机多出了55吨重量使飞行距离大大增加,而加满油的飞机在爆炸之后造成了更大的伤害,导致救援十分困难,众多人员当场死亡。

最终荷兰航空赔偿每位遇难者家属5.8万美元到60万美元不等的金额,事故造成的财产和损失赔偿总额为1.1亿美元。

这起事故发生之后,所有航空公司进行自我检查,国际航空法规翻发生了改进,世界各国航空公司加强使用标准短语,英语作为通用工作,语言不能以口语和短语OK来确认空管指定,而是要回读指令的关键部分,以显示互相理解。

同时,在飞机起飞时,只允许“飞行许可”或“取消飞行许可”的指令,以防引起误解。

1977年两架波音747相撞成全球最大空难,583人丧命,原因令人心痛
在飞行过程中,每一个细小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这起空难的导火索是拉斯帕尔马斯机场的恐怖袭击,然后就是荷航飞机加油并无视飞行许可直接起飞,最后才是大雾弥漫,造成可见度不高、无法看清实际情况等原因。

在本次事件中,如果有任何一个环节可以小心一点,那么就可以避免这起空难,但是人生没有如果,只能愿逝者安息,以后不再发生此类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