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里的猫

老屋里的猫

打我记事起,我们家一直有养猫的习惯,不过最多也就两只,这可能跟农村的环境有关。因为农村的猫很不容易,吃得差不说,还常常面临各种危险。

一些狗会追着咬猫,猫受到惊吓,四处乱撞,便可能回不了家;更有甚者,直接被狗撕咬,死状惨烈。有些人家不养猫,又要防老鼠,就会下老鼠药,猫吃了也会中毒而死。

我小的时候,看过几次猫中毒的情况。或是口吐白沫,或是四肢抽搐,也很可怜。有经验的人,会根据猫中毒的时间,选择是否施救。

倘若中毒时间长,这猫便救不回来了,只能等死;如果猫中毒不久,还可以尝试抢救。他们掰开猫嘴,直接灌尿,神奇的是,有些猫真的可以救活,甚至还能再活上三五年。我不懂其中原理,可能是催吐,等于给猫洗胃了吧。

至于看到猫就打的人,那就更多了,这可能是他们骨子里不喜欢猫,也可能是一些猫偷嘴的缘故。

所以,农村的猫活下来都很难,十年老猫很少见,肥猫就更少了。

老屋里的猫
楼下的花花

以前我听过一个民间故事,叫《九斤狸猫》,大概是说:

有一位皇帝十分昏庸,他认为,60岁以上的老人没用了,全部要活埋。很快,皇宫出现一只千斤重的老鼠,无所不咬,刀枪不惧,水火无伤,成了灾难。

一位孝子不忍心活埋老母亲,把母亲放在空坟里,每天偷偷送食物。他说了千斤鼠的事情后,经验丰富的老人说“九斤狸猫能降千斤鼠”。在孝子的建议下,人们四处搜寻,终于找到了九斤重的狸猫。

那九斤狸猫看到千斤鼠后,毫不畏惧,潜伏许久,伺机出动,一下便降服了千斤鼠。

故事本质,是强调老人有经验和阅历,对国家依然很重要。但也看得出来,农村的老猫、肥猫很少,不然九斤重的狸猫不至于四处搜寻。放在今天,别说九斤猫,便是十八斤的猫,也不在少数。

老屋里的猫
小小咪

其实农村的猫活不久,应该还有一个原因。

我们家七年前养了一只母猫,是我二姐收养的流浪猫,后来她家拆迁了,就送到我家了。母猫三年前丢了,她儿子叫肥波,是个小胖猫,特别乖巧、老实,长大后足有十斤重,从不和其他猫抢吃的,宁可自己吃青菜萝卜,也不抢骨头吃。

母猫还有个女儿,叫小小咪,性格像个野小子,猴精猴精的,经常欺负肥波。

小小咪生了个女儿,一开始叫小黑,它并不是黑猫,和她外婆、妈妈一样,都是狸猫,不过下巴、脖子和肚子都有白色,还戴着白手套。但她后背比较黑,所以就取名小黑。

因为家中已经有三只猫了,在小黑三个月的时候,我家就把她送人了。没料到,我爸把她带到十里路外的人家,小黑自己又回来了。

回来之后,小黑性子大变,见人就躲,胆子小了很多,时刻警惕着,恐惧似乎刻入了她的骨子里。晚上,她也不再和其他猫一起睡,自己在老屋里睡觉。老屋在我家东侧,原本是一位大爷的家,后来大爷去了养老院,房子就废弃了。

我们见小黑可怜,时常去呼唤她,安抚她。

慢慢地,小黑好了一些,开始愿意靠近我们,到后来终于又恢复到原来的性子,粘人,给摸给抱,饿了还会撒娇。

老屋里的猫
小黑(后来因为哺乳太瘦,改名纸片猫)

长大以后,小黑也找了对象,怀孕生娃。去年5月份的时候,她和她妈妈都生了娃,前后差不了几天。产量不错,她生了五个猫,她妈妈生了四个娃。可能因为之前有过经验,所以这次一个没夭折,都健康长大了。

猫也有母爱,也会保护子女的安全,所以没出窝之前,这些小猫咪都是被藏起来的,即便偶尔看一次,它们也会搬家。

一个多月后,小猫们都出来了,它们已经能吃食了。然而,差距也就出现了,小小咪的孩子,赶到桌子下要吃的,我们也可以摸摸;但是,小黑的孩子,一个个都在门口张望,不敢靠近,更别说摸摸了。

我知道,它们是受到了小黑的影响,毕竟小黑曾被送人。在它意识里,或许那不叫送人,而是叫抛弃。为了防止孩子也被抛弃,它把恐惧传给了子女。

很快,小猫们都长大了,小小咪的四个娃,都送出去了,然而小黑的五个娃,一个送不掉。这不是因为我们不想送,而是这五个猫根本不给碰,离得很远它们就跑掉了。

每次喂它们,大小猫有七八个,总有人调侃:你看看你们家,成了养猫专业户了,那么多猫还舍不得送人。

老屋里的猫
小黑和她的孩子们

后来,一只小白猫出了车祸,不幸夭折。剩下四个小猫,两公两母,如今七八个月了,已经成年了,可还是害怕人。

三个月前,我狠了心去安抚一只长毛猫——取名小狮子的,慢慢靠近,慢慢靠近,给它好吃的,即便它挠我我也不生气,如今也只是偶尔能靠近,摸摸它的后背,给它挠挠下巴而已。绝大多数时候,它看到了我还是会跑。

每次村中有人放炮,小小咪和小黑会往家里跑,而那四只小猫则依旧跑到老屋里,那是它们长大的地方,也是它们最安全的地方。

我知道,恐惧已经刻入了它们的基因,它们这辈子,估计再也不能从老屋里走出来了。如果是它们的下一代,又会怎么样呢?只会更糟糕吧,我不敢想象。

有人说:很多人只是在三十岁之前活着,三十岁以后就死了。因为三十岁之后,他们只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昨天的生活,毫无意义,过着八十岁老人的生活,直到去世,十分悲哀。

这话用在我家猫儿身上,倒也合适。它们从出生便带着恐惧,每天都是小心翼翼地活着,唯恐被人抓住丢掉。每一顿饭,可能都提心吊胆,想想实在有些难受。每天都是这样,醒来后,就是重复昨天,不是很悲哀吗?

文推网:最新高清电视剧,美剧,港剧,韩剧
小狮子

然而,比起一日又一日地恐惧,或许猫儿们还有一种悲哀,那便是一代又一代地恐惧。

恐惧,或者说本能的恐惧,原本是好事,至少可以提醒自己,保护自己。但是,恐惧过度,就不是好事了。

小黑没有把握好度,自己倒是不恐惧了,但却把恐惧传递下去了。这些猫孩子们,本可以不用再恐惧,更好地融入到人类社会中,过上更好的日子,可过度的恐惧,让它们与我们保持距离,自己活得小心翼翼,别人也不理解。

有两只猫个头小,有时候饿了想要吃东西,会伸出爪子挠我们的手。对它来说,或许这很正常;但对我们来说,这是伤害,因为我的手被它问候之后,瞬间多了好几道口子。

可是,这能怪小黑吗?能怪我们把它送人吗?我也不知道答案。

有感而发,也不知道到底说了啥,权当随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