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案纪实:抢劫,强奸,哈尔滨特大杀人团伙伏法记

 

 

大案纪实:抢劫,强奸,哈尔滨特大杀人团伙伏法记

 

施暴行 大庆露马脚

1990年8月15至10月7日,4名犯罪嫌疑人在哈市南岗区连续5次入室抢劫、轮奸,抢劫物品价值5万余元。哈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芦洪喜与南岗公安分局的民警们在仔细分析案情后,目标集中在一个名字上:鲁林。

此人虽年仅24岁,却生性狡诈凶残,曾因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该人家住南岗区,熟悉被害人情况,有继续作案的可能。

在民警全面开展调查工作时,一个叫任利忠的大庆人引起了民警的注意。此人曾因强奸罪与鲁林同期服刑,二人关系不一般。哈市与大庆公安机关联合在大庆市围绕任利忠开展侦查得知,任利忠多日不在家,两个与任关系极为密切的人———何文庆和田江,也都不在家。

民警们将何、田的照片带回哈市,将他们混在一堆照片中让被害人辨认。“就是他俩!”被害人咬牙切齿地将这两张照片拣了出来。

11月5日,哈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张锐、刘彦和南岗公安分局的两名民警,在大庆公安机关的配合下来到田江的工作单位———大庆市钻井二公司四大队 1266小队,但这里的人说:“田江这几天没来上班,过两天就能来。”他们立即与单位领导共同商议,先不要打草惊蛇,只等田江一出现,立即将其抓住。

11月7日,田江刚走上井台,几只黑洞洞的枪口一齐对准了他。经审讯田江得知,1990年4月,鲁林携女友聂某从哈市逃到大庆,找到任利忠,又通过任认识了何文庆和田江。他们共同在哈市干了5起大案后,鲁林等现正藏在大庆市测井二公司公寓。案件终于有了重大进展。11月13日,干警们二上大庆,在测井二公司公寓,众刑警找遍了各个角落,却没有鲁林等人的踪影。据一名怀孕的妇女说,鲁林等人两天前就走了,去向不明。

漏法网 鸡西又犯案

1991年2月11日,省公安厅接到鸡西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吴德贵汇报,1990年11月23日至1991年2月9日,鸡西市连续发生5起血案。犯罪嫌疑人杀害无辜群众4人,轮奸妇女2名,抢劫金额5万余元及“五四”式手枪1支,子弹6发。手段极为残忍,令人发指。经被害人辨认照片,犯罪嫌疑人正是鲁林、何文庆和任利忠。

2月24日,省公安厅厅党组下发了《黑龙江省1991年第1号缉捕行动令》,同时召开全省公安工作电话会议,指示要在短时间内将鲁林一伙犯罪嫌疑人抓获。

2月26日,哈市公安局成立“1号缉捕行动指挥办公室”,抽调了哈市刑警大队17名优秀民警组成专门班子。

鲁林在哈的社会关系图,贴满了缉捕办公室的两面墙壁……他们的年龄、家庭住址、管区派出所及简要情况等,一目了然。1000余张鲁、何、任的照片发到每个外勤民警手中,贴在每个旅店、浴池、大饭店的登记簿上。交通民警在日常工作中,也时刻注意鲁林的出现。

市区的各个交通要道设立了卡点。治安民警昼夜24小时盘查外地入哈的车辆。

他把司机扔进下水道

那么鲁林现在到底在哪儿呢?3月14日晚,鲁林、何文庆、任利忠、王增海等4人租住在七台河桃山区的一个居民家里,此时他们已感觉到公安机关正在追捕他们,便开始向省外逃窜。17日晚,沈阳火车站前,鲁林招手截住一台乳白色出租轿车。车开到一个宾馆前停下,何文庆突然从后面揪住司机的头发说:“你老实点!”司机问:“你们想要啥?”“就想要点钱。”司机见几人不好惹,便掏出了身上的200元钱。但几人却未因为他态度好而就此拉倒,鲁林用枪将司机逼到后座,自己驾车开入一个小胡同里,何文庆用刀将座位上的毛巾割成条,把司机手绑上,嘴堵上,眼蒙上,又推下车。走到一个下水道口旁,任利忠与王增海将铁盖掀起,何文庆捅了司机一刀,将司机扔到下水道里。次日晨,四歹徒登上了开往大连的长途汽车。

20日16时许,任立忠与王增海在秦皇岛市街头盯住一个卖水果的小贩,欲寻机作案。但由于二人作贼心虚,慌乱中没能得手。鲁林知道后,将他俩一顿臭骂。当夜,4人溜入一个居民小区,透过一户住一楼的居民家窗玻璃,鲁林看到室内装修得十分精美的棚顶和墙壁,便上前敲门。男主人一边打开门,一边问“找谁?”。鲁林见门开了,立即掏出手枪,用力推男主人,恶声恶气地说:“你给我进去!”进屋后,鲁林装出和气的样子说:“公安局正在抓我们。我们只在这里躲个把小时,但为了提防你们跑出去报案,得把你俩绑起来。”待将男女主人分别绑在两个屋内后,鲁林等立即凶相毕露。何文庆从厨房拎出石油液化气罐,任利忠残忍地将胶皮管塞入男主人的嘴里,王增海扭开了阀门,男主人眼瞅着歹徒下毒手,可已无法反抗了,不一会儿,他就被毒气熏得奄奄一息。心黑手狠的何文庆又连下毒手,在被害人颈部和胸部捅了两刀,当场将这位身强体壮的无辜男子杀害。然后,心地善良的女主人亦惨遭奸杀。

21日早6时,何文庆穿上男主人的灰西装,鲁林装起这家的800元外汇券、300多元现金和100多元国库券,逃往山东德州市。

3月24日晚,德州市一个小发廊里走出两位妇女准备关门。当两名妇女回到屋里时,4人尾随跟了进来。于是,还是那套惯用的花言巧语,连骗带吓地将发廊内两对小夫妻绑得结结实实,然后,几个灭绝人性的家伙众刀齐下,先将两个男人杀害,然后带着淫笑扑向两个弱女子。一女子因拼死反抗被何文庆捅死,另一女子被轮奸后,亦未逃脱厄运。穷凶极恶的鲁林一伙与尸体在一起躺了一夜,第二天将屋内钱财洗劫一空而去。

王增海回家落法网

连日的疯狂犯罪,使鲁林感到危机四伏。3月29日中午,4人辗转回到了双城。为怕别人认出自己,鲁林理了发,搞了一副大号茶色墨镜戴上。当天16时许,他们坐大客车回到哈尔滨。

一进入哈市,鲁林立即成了惊弓之鸟,只见主要街道上都戒备森严,一种四面楚歌的处境压得他透不过气来。21时许,他们撬开道里区一家平房的院门,正要再撬屋门时,邻居屋内的灯光突然亮了。4人慌不择路,连滚带爬地跑了。夜里,他们躲在一个煤棚里,合盖着拾到的一团破棉絮。

3月30日,哈市降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鲁林买来一条纱巾遮住脸,与同伙躲进一家黑暗的录像厅里。

面对穷途末路,坐在前面的王增海越想越怕,录像刚看到一半,他再也坐不住了。王增海向坐在旁边的任利忠要了张手纸:“我得去上厕所。”然后走出了录像厅。一个小时过去了,录像演完了,可王增海还没有回来。

原来王增海借上厕所之机,偷偷从录像厅溜掉。在三棵树火车站坐到19时许,乘上383次列车离开了哈尔滨。

3月31日清晨,王增海低着头刚走出七台河火车站。“王增海,你咋回来了?”听见招呼声,王增海吓了一跳。他定睛一看,原来是站前一个开三轮车的熟人。便吞吞吐吐地敷衍道:“我,我回来看我妈。”“你要没啥事,就快去投案吧。”王增海脑袋“嗡”地一下子,嘴上机械地重复着:“我没事儿,我去投案。”

王增海已感觉到七台河市全都知道了他的罪行。但投案又能怎么样?他思前想后,不知不觉中来到一个朋友家门口。朋友李某正在家睡懒觉,王增海把他给捶醒了。李某一见是王增海,立刻醒了盹:“你咋才回来?你妈有病了。”“你陪我去看看我妈。”李某穿上鞋,跟他走出来。走着走着,王增海又想去看看同事吴某,李某便与他分手了。

就在王增海敲开吴某家门的时侯,七台河市公安局连续接到两个举报电话:“王增海回到七台河。”“王增海现正在吴某家。”刑警大队长孙国忠及正在这里工作的省公安厅刑侦处邹本清科长立即率领7名干警,驱车疾驶到吴某住处。不巧,王增海与吴刚刚出门。干警们返身出门追赶,已不见王增海的踪影。

就在这时,有位群众用手往前面的大坡路一指,低声说:“王增海就在坡上头!”吉普车呼啸着向坡上冲去。

王增海见警车如从天降,没有反抗,只是从衣袋里掏出一把自制的火药枪扔到道边,站在原地,束手就擒。车上,王增海交代了同鲁林等人在沈阳、秦皇岛和德州等地犯下的累累罪恶,并且供出了鲁林、何文庆、任利忠正在哈尔滨。

收法网鲁林鳖困瓮中

31日21时,哈市公安局1号缉捕行动指挥部接到七台河通报的情况,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决定战略大转移———改“撒网”为“收网”。

会议要求哈市所有民警立即行动起来,重点搜查旅店、饭店、录像厅及居民煤棚子等。4个卡点改变行动方案,由盘查开入哈尔滨的车辆,变为盘查开出哈尔滨的车辆。哈市160多个派出所里灯火通明,鲁林及与其有关系的人家周围已埋伏下精兵强将。此时,鲁林一伙已成为瓮中之鳖。

早在鲁林一伙于德州做下最后一起案件逃回哈市的途中,他们的暴行就已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3月25日,公安部向全国发出了缉捕鲁林团伙的通缉令。4月2日18时,公安部刑侦局主持召开了东北、华北、华东地区紧急电话会议,全面部署缉捕鲁林这伙“杀人狂”的工作。

处在斗争焦点的哈市公安干警,更是剑拔弩张地等待着鲁林的出现。专案队副队长王玉民家里有急事,他妻子来电话让他回家看看。小王急了,冲着电话吼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侯,我怎么能回家?!”53岁的杨恩德队长向嘴里扔入几位药丸,以缓解脑供血不全带来的头晕。民警王维滨的母亲正患癌症住院,可他却始终没离开战斗岗位;民警张伟的爷爷刚刚病故,家人让他回去看一眼遗容,可他又含泪默默地将子弹压入枪膛。全体民警都清醒地意识到:鲁林多存在一天,群众就多一分被害的危险。一定要尽快将这伙恶魔除掉!

4月2日20时40分,哈市公安民警支队抓住两个冒充民警诈骗钱财的犯罪分子。刘也副局长、芦洪喜副大队长迅速带人赶到治安民警支队,但很快再一次查否。就在民警们审讯着刚抓住的犯罪分子之时,刘也副局长接了一个电话,他一下子推开审讯室的门,兴冲冲地大喊:“鲁林被抓住了!”

太平旅店 擒鲁林

4月2日21时40分,鲁林、何文庆和任利忠在太平区的胡同窜了一天后,来到某旅店前,再也走不动了。鲁林明知现在旅店查得很紧,但整夜睡煤棚子的滋味使他做梦都想有一张舒适的床。于是他让任利忠到附近的旅店去住,自己与何文庆走进了店门。“我叫王林,他叫张德义,都是肇东人。”鲁林故作轻松地“介绍”了自己与何文庆。虽然他们没有任何证件,但仍然顺利地住进了2号房间。

华东旅店的女店主王某从鲁、何一进门就认出了这两个全国通缉的要犯。这位38岁的妇女表面上显得十分镇静,她叮嘱外甥单某:“看住这两个人,别让他们看到登记簿上的照片。”然后与服务员赵桂兰跑去报案。单某推开2号房间门:“二位打哪儿来啊?”与鲁林、何文庆“泡”了起来。何文庆问:“你们这儿经常来查夜吗?”单轻松地说:“放心吧,我们这儿半年也不查一次夜。”单退出房间后,鲁林将门反锁,脱鞋上床,双手抱着后脑勺倚在被垛上。何文庆刚要躺下,忽听有人敲门。“请开门,查夜的来了!”鲁林一惊,本能地将枪握在腰间,脱下夹克盖在上面;何文庆扭开了暗锁。

闻讯赶到的是太平公安分局三棵树站前治安民警大队副大队长余建业、中队长关文志、民警关伟民和佟盛杰。“都别动!”佟盛杰和关伟民紧握手中枪,抢先冲入房间,小佟跨步去摸鲁林腰上的夹克,立即感觉到下面有个硬邦邦的东西。他欲掀起抢枪时,鲁林猛地窜了起来,站在被垛上向小佟勾动了扳机。早有准备的佟盛杰一闪身躲过子弹,开枪还击,击穿了鲁林的左大腿。鲁林一声惨叫,跌坐在床上,同时又向关伟民开了一枪。富有经验的关伟民一仰身躺在地上,子弹擦面而过。坐在另一张床上的何文庆以为小关中弹,便穷凶极恶扑向佟盛杰。而就在何身体腾空的一瞬间关伟民手中的枪开了火,“砰!碎!”两颗子弹穿过了何文庆的心脏。与此同时,守在窗外的余建业正向鲁林猛烈射击。

灯被碰灭了。不足6平方米的小屋在黑暗中静寂了1分钟,双腿被击穿的鲁林又欲挣扎,关伟民从地上一跃而起,左脚踩住鲁的腰,左手揪住其头发,将其脖子卡在床栏上,挥起右手打掉鲁林握着的手枪。佟盛杰也冲上来,用枪顶住鲁林的头。杀人恶魔终于被制服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着:“我是鲁林……”

经过5分钟的浴血奋战,两名犯罪嫌疑人一人被擒,一人被击毙,但任利忠躲在哪里?

别开枪 我是任利忠

当日22时许,任利忠躺在距华东旅店不远的一家个体旅店的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不着。隐约听见窗外有人在喊:“那边民警打死了两个人!”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感觉两腿一个劲儿地发软,大脑一片空白。他跑出店门,随着人流向前走。刚走到华东旅店门前,他就看见鲁林与何文庆被民警从店里拖了出来。“完了,全完了!”任利忠感到眼前一黑,险些跌倒。

4月3日,哈市治安人民警察支队设在哈黑路前进乡卡点的民警于哲、杨文诗、何锡斌、夏伟、席旺精神抖擞地站在岗位上,双眼紧盯着开出哈尔滨的每一台可疑车辆。

13时15分,一辆“万山”牌01—80979号面包车由南向北高速驶来,车前挡风玻璃上贴着“哈尔滨———肇东”字样。杨文诗跨步上前,挥手示意,司机将车停在了道旁。于哲命令乘务员打开车门,便一低头钻进了车内。小于的目光扫向车上每一个乘客的脸。突然,他发现坐在左侧第三排的男青年将头故意扭向窗外,躲避着他的目光。再仔细观察,见此人头发中夹着乱草,单眼皮浮肿,眼眶发青,其相貌极象是犯罪嫌疑人任利忠。“请你下来。”小于挥手将青年招呼下车。

“你是哪儿人?”“肇东人。”“姓名?”“王斌。”“身份证呢?”男青年掏了半天衣袋,只掏出20多元钱,却没有身份证:“刚才丢了。”“你到哈尔滨干什么来了?”“买裤子。”“裤子呢?”“嫌贵,没买。”“那么钱呢?”“吃饭和玩电子游艺时花了。”于哲注意到此人说话时,脸皮与双腿在不住地颤抖,更觉可疑,便决定将他带到值班室进一步审查。

下了公路,走出不到30米,男青年猛地转过身欲抢枪,于哲敏捷地飞起一脚将其踹倒,微型冲锋枪对准了这个人,男青年见状,跪在地上,拱起双手哀告:“千万别开枪,我就是任利忠。”战友们闻声赶到,将其擒获。何锡斌则从面包车里搜出了任利忠藏在座位下的上衣和尖刀。

1991年4月4日,公安部向哈尔滨市公安局发来贺电:“欣闻你们捣毁了全国通缉的重大杀人、抢劫、轮奸犯罪团伙,为保证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两会’安全,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了贡献,特致电向你们表示热烈祝贺,向全体参战的公安民警、武警指战员和积极协助公安机关捕获犯罪分子的人民群众表示亲切慰问。

1991年7月6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先后流窜在哈尔滨、鸡西、沈阳等地,杀死11人,强奸11人,抢劫款物折合人民币2万余元的鲁林犯罪团伙成员进行宣判,鲁林被依法判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