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新聊斋|鬼妻与恶夫
明朝正德年间,保宁府有一个粗汉名叫项七。此人生得牛高马大皮肤黝黑,以贩卖猪肉营生。项七脾气十分暴躁,仗着自己有钱和蛮力,平日横行霸道,欺凌弱小,地方百姓对他都是敢怒不敢言。

乡下有一个种田的农夫,因欠下项七十斤猪肉钱,还不起,被他威逼之下,无奈只得把自己女儿宋梅嫁给了他。

婚后,项七对妻子十分粗暴,动不动就打骂,两人结婚半年,宋梅一直没有身孕。这让项七十分着急生气,觉得妻子生不出孩子,害自己无法传宗接代,于是更加气怒。一次喝醉的情况下,竟把宋梅给活活打死了。

无奈宋梅命苦,死后只得一具薄棺葬身,草草埋于村西坟坡之中。

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不久,项七又娶得一寡妇李氏为妻,这次自己的性情依旧没有改变,每次喝完酒就打骂李氏。

李氏身子柔弱,个子又小,自然不是项七的对手,每次被他虐待都只得默默承受,受了伤自己涂抹点膏药,哭得几日又过去了。

项七粗蛮恶劣的暴行,当地百姓自是知晓,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但又不敢前去说他,为此使得项七越加嚣张霸道。

有一日,项七从外面喝酒回来,见李氏没有为他准备洗脚水,怒道:“你这懒妇要你何用,养在家中白吃粮食!”说罢又要打骂李氏。

未料刚出手,李氏就突然抽搐起来,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挣扎一阵就不动了。

片刻后,项七摸摸李氏鼻息,见无了气息,方知李氏身亡,于是急忙喊来木匠,连夜打造棺材,打算也快速把李氏给埋葬了。

次日,天空下起蒙蒙细雨,死去李氏被放入棺材内,披上寿衣,准备被人抬去坟地下葬。未料,刚要盖棺材板,李氏却突然睁开双眼坐了起来,吓得来帮忙的村民差点晕过去。

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旁边的项七见状亦是吓了一跳,正想说话,李氏却自个爬出棺材一溜烟跑入寝室,睡觉去了。

众人见李氏死而复生,不再多说什么,吃惊后纷纷离去。项七独自待得一阵,便入屋去想问个究竟。但躺在床上的李氏,却对他不理不睬。

平日里蛮横惯了的项七,哪受的这般对待,举起手又要抽打李氏,此间李氏也是气怒起来,用奇怪的声音喊道:“你这恶夫又想打我,看来还是死性不改,看我怎么治你”。

李氏说罢,猛然起身,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把项七的拳头扭歪了去,项七吃痛跪倒在地,气得不服,又扑上去与李氏缠打。

但李氏瞬间变得力大无穷,把项七的胳膊反扭了,伸手一推就把他推撞到墙上,当场撞出了鼻血。

项七见妻子如此有力,便不再敢动手,冷静下来细看,竟发现李氏说话的声音很像死去的前妻宋梅,又看她行为举止亦和宋梅一模一样,这时才怀疑李氏是被鬼附身了。

项七虽是粗汉,但面对李氏的诡异行为,亦是怕了,只得退了出去。

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到了夜里,李氏仍睡在房里不见出来煮饭,项七也不敢去喊,自个出门买得两只烧鹅一壶酒回来吃。

刚到家,只见李氏面容冷峻坐在厅堂里,见到项七回来,就指着他骂道:“你这懒夫,竟不烧饭,是不是想饿死我?”

项七听罢,满脸错愕,平日里都是李氏伺候他,如今反被对方指责,自己脸色甚是不忿,于是又想动手,未料李氏还是比他有力气,几下就把项七按在地上,猛打了一顿,直打得他连连求饶才罢手。

此后,李氏变成了蛮妇,三餐都要项七伺候,稍不合意就对项七拳打脚踢。

这番怪异令项七吃得不少苦头,但自己性情仍是不改,到处对邻舍说李氏打骂自己,想休妻算了,但邻舍皆是笑笑而过,不肯相信他说的话。

一晚,项七正睡得迷糊,突然看见死去宋梅到来,身后还引着一个鬼差,宋梅指着项七说道:“此乃奴家的夫君,恶行满贯,请鬼大哥勾他下去吧”。

鬼差一看项七,摇头道:“这人虽十恶不赦,但寿元未尽还不能勾魂”。项七听到此处,已吓得清醒了,看到鬼妻和鬼差在对他指手画脚,急忙下跪求饶。

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宋梅见鬼差不肯,便从怀里掏出一叠冥钞塞给鬼差道:“鬼大哥,你通融一下,此恶夫不死,奴家实在咽不下这口怨气去投胎”。只见鬼差收了钱,便点头答应,说罢转身就用铁钩,勾住了项七的锁骨,直接拖着就走。

项七被鬼差拖扯到了黄泉路,才明白是宋梅要买他的命,事已至此,早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对宋梅求饶道:“好娘子,我知错了,请饶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乱打人骂人了”。那宋梅和鬼差在前面,也不回他,只顾走路。

不一会儿,来到鬼门关前,项七看着各路冤魂野鬼齐聚,自己更是急得哭了,一直叫喊求饶。孟婆递来一碗孟婆汤,项七死活不愿张嘴,吓得自身裤子都尿湿了,而众鬼则在旁边看得他热闹,纷纷嘲笑。

这时,宋梅见项七如此狼狈不堪,方才开口对鬼差说道:“这人看来也是得到教训了,就且饶他一回罢”。那鬼差听完,便松开铁链,项七见状连连下跪叩拜,只一转眼便觉得天昏地暗,当下失去了知觉。

项七睁眼醒来后,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方知是恶梦,但梦境如此逼真,全身早被汗水湿透。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聊斋故事:鬼妻与恶夫
到了第二天,项七便病了,而李氏见项七病倒,亦不再凶恶,仿佛恢复了往日的温柔与贤惠,细心照顾得项七几日才让他病愈。

经此一事后,项七的性情大变,不再横蛮霸道打骂妻子,转而变得温驯起来,懂得礼貌待人,勤劳持家了。

这个故事叫《鬼妻与恶夫》,来源于《静月斋民间故事》,作者:唐有时

静月斋寄语:

家暴,是一个永远也绕不开的话题。特别是在古代,女子地位低下,若遇上了一个性情暴躁凶猛的丈夫,简直就是过地狱般的日子。这恶汉项七两度打死妻子,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也正反映了封建社会的无情。

宋梅虽为鬼,但不忍看着丈夫再次行凶,打杀后妻,竟带着鬼差前来,以勾魂这样的行为,最终才让这恶夫感到害怕,从心中实现了悔改,重新做人。

但在现实中,可没有这样的鬼差,人死也不无法复生。面对这样的恶夫,女人们一定不能软弱,也不能委曲求全。我们必须要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将这些没有情义,丧失爱心的恶人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