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最强采花大盗–男扮女装祸害几百女人!

古代最强采花大盗–男扮女装祸害几百女人!

提起蒲松龄,人们马上会想到《聊斋志异》以及其人穷困潦倒的一生。其实,“穷困潦倒”只能形容他的后半生,他年轻时的生活还是比较富裕的。因为他的父亲虽也是儒生,但颇具经商的头脑,故在蒲松龄幼时便积攒了小康之资。也正是因此,聪慧的蒲松龄方可心无旁骛地攻读诗书,并在十九岁那年的科举考试中,连续取得淄川县、济南府、山东省三个第一,成为了一名吃皇粮的秀才。不过按照制度,蒲松龄虽然考中了秀才,但要真正获得朝廷任命的显要官职,还要先经乡试考取举人、后经会试考取进士才能做到。但就是这两步,却让蒲松龄五十三年都不能如愿。究其原因,一是因为蒲松龄兄弟众多,导致分家后所得的资产太少,使其失去了稳定的生活来源。为了供养妻儿,蒲松龄不得不为生计奔波不停,从而影响了研读。此即是其子在《柳泉公行述》中所说的,“薄产不足自给,故岁岁游学,无暇治举子业。”;其二,便是科举制度的漏洞给了一些受贿考官徇私舞弊的施展空间。如康熙三十八年,顺天府乡试就发生过一起正副考官受贿案。据调查,共有五名考生向他们行贿,金额高达一万六千两。而做过私塾先生的蒲松龄,年薪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八两银子。实际上,除此二者之外,蒲松龄考举失败还有这么一个原因,那就是因写开篇述及的《聊斋志异》而耗费了太多时间。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说当年蒲松龄为了写好《聊斋志异》,曾专门在自己的家乡柳泉附近摆了一个茶摊供行人歇脚。然后,他便在和行人聊天的过程中默记下有趣的素材,回家后再进行加工处理。有时候,为了多得些素材,蒲松龄还会免费请行人喝茶,条件就是要对方给自己讲一个故事。日积月累,蒲松龄遂积攒了大量写作素材。那么,充斥着精怪传说的《聊斋志异》里到底有没有真实发生过的历史故事呢?检阅《明世宗实录》,会发现二者都提及过一个名叫桑冲的采花巨盗。关于他的事迹,明代文史学者陆粲在笔记小说《庚巳编》中记录的最为详细。

桑冲本姓李,原是明代山西太原府石州军籍人员李大刚的侄儿。有关他父母的情况,以及怎么会随叔父去部队驻地的原因,相关史料并未明确记载,只说其年幼时,就被卖与山西榆次县的桑茂为义子,遂改姓桑氏。稍微年长一些,无所事事的桑冲便混迹无赖行列,成为了一名浪荡儿。

成化元年,即1465年,桑冲偶然得知大同府有个叫谷才的人精通男扮女装,并曾以教授女子针线活计为名暗行猥亵之事长达十八年且从未败事。桑冲听闻,羡慕之心大起,忙打点行装跑去谷才家里拜师。我们知道,男扮女装最难掩饰的就是喉结处,但从谷才行骗十八年从未败露来看,他的喉结处应该类似女性。因此,他能收下桑冲说明他也满足这个条件。据载,谷才收下桑冲后,先是将桑冲脸上的汗毛须髭处理干净,然后又将他的眉毛做了整形,最后又给其戴上了妇女的头面首饰。定睛一看,面貌娇美、体型适中的桑冲果然有习练此术的先天优势。于是,谷才遂将一身本事倾囊相授。桑冲练的也用功,不久便将描剪花样、刺绣荷包、缝帽纳鞋、烹调菜羹等妇女常用的活计全部学会。不过,这只是投石问路的第一步,要想彻底骗得美妇,谷才还教给了他另外一些手段,比如该如何挑逗受害人的情欲、如何自制麻醉药物、如何威胁恫吓不致行径败露等。两年后,学艺完毕的桑冲谢师还乡。归途中恶技初试,即告成功,这使他窃喜不已。据载,一些浪荡儿听闻桑冲学成此术,纷纷赶来拜见,而桑冲也挑了其中七名资质最佳者收为“再传徒弟”,并约定:万一事发,莫要讲出师傅。这其中,就有《聊斋志异》人妖一篇的主人公王二喜的哥哥王大喜。

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明朝初年,对户籍管理极其严格。凡人丁外出,必须携带官府开具的文凭路引,否则便视作逃户,不但本人要被处以杖八十的刑罚,连相关的吏员也要受笞刑。正德以后,随着继位新君对帝国的掌控能力下降,对逃户的处置也有所松动。到了成化年间,因为土地兼并日趋严重,民户逃亡竟成了常见的事情。谁承想,这个社会大变革竟成就了桑冲的恶名。成化三年,也就是桑从返回榆次的次年,或许是因为生计问题,他做了一个决定:扮成女子模样外出“游食”。这一走,就是十年。期间,他的足迹踏遍了大同、平阳、太原、真定、保定、顺天、顺德、河间、济南、东昌等45府州县及乡村镇店78处。其侵犯的妇女,更是达到了182名之多。那么,他是如何哄骗女性的呢?

据载,桑冲的行骗之法是:先打听好受害人的具体情况,而后再诡称自己是丧夫的妇人或是不堪家暴而逃亡的女子主动上门投靠,然后再用缝纫绝技骗得信任,获得入宅帮工的资格。我们知道,古代男女之防极严,大家闺秀皆深居闺阁足不出户。因此,许多家境富裕的仕宦商贾常会找来些见多识广的大龄女性陪伴起居,为其聊解烦闷,消磨一下无聊的生活。用油腔滑调的言语联络感情是桑冲骗术的核心之一,所以他总能取得受害女子的青睐,进而获得和她们同宿一屋的机会。遇到性格懦弱的,桑冲行恶就很顺手。遇到性格刚烈的,桑冲则用谷才传授的迷药将其麻翻,再行猥亵之事。旧时女子贞节观念极强,为名节计,面对桑冲的侮辱,总是选择沉默。所以,桑冲在10年时间里,不但从未失手,还敲诈了一笔不小的财物。但是,就在他将毒手伸向第183个妇女时,其罪行却被意外揭发了。这倒不是因为桑冲的惯用手段失效,而是他的扮相太娇美,引来了其他好色之徒的觊觎。

这位好色之徒,是桑冲投宿的主人家女婿,他窥见了桑冲的美貌,遂于深夜潜入桑冲房中求欢。一番撕扯,桑冲不敌该人孔武有力,衣裙皆被撕裂。如此,桑冲女扮男装的行径完全败露,旋即被扭送官府。严刑拷打之下,桑冲将罪行托盘而出。一传十、十传百,这件滔天大案瞬间轰动了晋州府。最后,连深居宫廷的皇帝也被惊动了。成化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即桑冲事发的四个月后,皇帝朱见深特地传下了一道圣旨来处罚桑冲,”是这厮情犯丑恶,有伤风化。便凌迟了,不必复奏。任茂等七名,各要上紧挨究,得获解来!钦此。”于是,桑冲被官府凌迟处死,他当年传授的徒弟也均被捉拿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