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故事发生在清朝。杭州西郊有一个布商,名叫秋干。此人白手起家,积累起很大一笔财富。秋干有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盖房子,他请来了当时最有名的工匠。豪宅建成后,真是气势磅礴。雕梁画栋,屋檐墙壁,引来无数人的掌声。

秋干也很满意,立即搬进新房。邱倩娶了杭州米商王婉婉的女儿王翠华,嫁给邱家后,王翠花一改往日的柔情,整天泪流满面。有人问起,王翠华说不出话来。眼看王翠华和秋家结婚快一年了,王翠华的肚子也没什么动静。

有好事的邻居说,王翠华是“不下蛋的母鸡”。王翠华听后,大骂邻居:“要你管!”秋倩知道自己错了,对王翠华更是顺从。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又过了几年,王翠花从害羞的大小姐变成了泼妇。毕竟,谁能忍受一个七年活寡!别看众人面前的秋干,春风得意,可是在自己的妻子面前,却抬不起头来。

秋干也很不解。十几岁的时候,他和邻居女儿一起吃过禁果,没发现自己不行。可自从秋干住进这新豪宅,娶了王翠华以后,秋干就再也没立起来过,夫妻俩看遍名医依然无果。秋干找了个理由离开了王翠花,送她回了老家。

次年,王翠华再嫁农民,次年生了一个大胖子。不孝分三种,没有一种是最大的。秋干没有继任者,被指指点点,他的生活不再有动力。他的生意也一落千丈。之前的商铺都卖光了,热闹的府邸里的丫鬟们全都离开了。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秋干蹲在院门口,觉得人生就像一场大戏,过程轰轰烈烈,最后惨淡收场。就在这时,一个乞讨的老人从秋干家门口走过。乞丐看起来浑身泥泞,一瘸一拐。他走到秋干面前,道:“好心人,给点饭吃。”

秋干本正要把他赶到一边。 ,但想到他也是穷人,便把老乞丐叫到院子里,给他拿了两个馒头,又舀了一勺凉水。乞丐吃得津津有味,盯着屋檐发呆。

秋干道:“老头子,吃完就快点走,我能给你点吃得就很好了,我没钱给你。”老乞丐摆摆手,道:“不用,你可以将食物给我,说明你的心还不算太坏,我觉得你的屋檐很奇怪。”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秋干见老乞丐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问道:“怎么怪怪的?”老乞丐一脸严肃:“冒昧问一句,你有继承人吗?”秋干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孩子,老婆离我而去。”

老乞丐继续道:“对了,我觉得屋檐下的龙骨断了七节,东南角的龙骨代表房主的香火,龙骨断了七节,断了你的子孙,你得罪了人吗?”回忆起盖房子的时候,秋干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头,懊悔地说:“当时怪我欠了钱,没想到,造成这么大的灾难。”

当时,秋干请来当地名匠吴志盖房子,此人身材矮小,生的丑陋。秋干第一次见到吴志的时候一脸嫌弃,但大家都说他很厉害,秋干只好作罢。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那吴志的做工确实不错,言谈举止滴水不漏。一天晚上,秋干请吴智等工匠共进晚餐。所有人都闹到很晚。这时,吴志的妻子找来,劝说吴志不要多喝。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这一刻,秋干眼睛一亮,吴志的老婆高挑漂亮,更是妩媚可爱。这时候,秋潜已经喝醉了,想起平时在金瓶梅里看到武松和潘金莲,便脱口而出:“吴少,这么漂亮的老婆,借我共枕一晚如何?”说着就上前调戏吴志的老婆。

吴志对秋干说:“秋少爷,你喝醉了。”秋干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子,放在桌上,笑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吗?够你用吗?如果把我侍奉好,要多少有多少。”

吴志的妻子哭着转身就出去了。吴志的妻子回家后,想到被人调戏,丈夫没有阻止,就悬梁自尽。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第二天,吴志来到秋干的新房,说还有一些部分没有完成,于是就到屋里打了半天。后来,吴志埋葬了他的妻子后,远走他乡,再也没有见过他。说起这件事,秋干已经泪流满面,责怪自己年少轻狂。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听到这话,老乞丐再次叹了口气。就在这时,老乞丐发现,在断掉的龙骨末端,露出了一块白布。老乞丐让秋干找了个梯子,终于在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一块白布包着的砖头。这会儿,秋干已经对老乞丐心服口服了,急忙问道:“这是什么话?”老乞丐叹了口气,道:“看来这木匠对你恨之入骨,不惜用自己的性命诅咒,这诅咒的名字叫转生咒,他要你七年无子,然后生不如死暴病而亡。这个诅咒是天地契约,无解。我想,木匠多半已经死去。”

民间故事:商人七年无子,家境没落,只因当年跟木匠开的一个玩笑
撰稿人:小书生

编者的话:善恶到头终有报,诸君当引以为戒,不要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声明:本故事为虚构民间故事,取材自民间传说、怪谈、神话、故事、传奇等,旨在传承、扩展、发展中国民间文化遗产,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

撰稿人:小书生

 

传奇等,旨在传承、扩展、发展中国民间文化遗产,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

撰稿人: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