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宋朝至道年间,有个喜欢游山玩水的俊俏书生,在离家一个月后,竟迷上了一个六十岁的老妇,还要娶她为妻,谁知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江宁城中有个名叫武夷凡的书生,此人天资聪颖,智慧非凡,二十五岁便考上了举人,光宗耀祖。不止如此,武夷凡身姿挺拔,仪表堂堂,是当地出了名的大帅哥,自他考上举人后,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可武夷凡生性浪荡,不求功名。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便要做那个“行万里路,一日看尽长安花”之人。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两年下来,武夷凡虽未游历天下,但行程也有千里之余。这日,武夷凡来到一个迷雾重重的小林子,当他穿过林子,看到了一户人家。天色已晚,他便准备在此借宿一晚。

他敲响房门,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很快,一位年轻貌美的妇人为其打开了门。武夷凡游历两年,也算见多识广,认识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没有一个能如面前这个妇人一般,既有东方女性的柔美,又有异族女子的邪魅,尤其是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只一眼便叫武夷凡沉迷其中。

“公子有何贵干?”妇人的话将武夷凡拉回现实,武夷凡稳定心神,说明了来意。妇人听后十分热情,将其拉进了屋中,又弄了一大桌子菜招待。

一番闲聊,武夷凡得知,面前的美人名唤龙梅,已经六十岁了,可看她的容貌,分明是二十多岁女性才能拥有的,皮肤紧致白皙,头发乌黑亮丽,武夷凡怎么都不肯相信。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那老妇只是笑笑,说她父母走得早,独自一人居住在此,周围草药居多,她也因此吃了许多不知名的草药,因此才能青春永驻。

两人越聊越起劲儿,龙梅又拿出一个棕色小瓶,称这是她自己酿的酒糟,加入酒水当中能令酒水更加柔美可口。武夷凡不疑有她,将小瓶中的东西全部倒入碗中,一饮而尽。

隔日一大早,武夷凡正准备离开,龙梅一听他要游历天下,便想跟着他一起。武夷凡本想拒绝,毕竟龙梅是个六十岁的老妇,可再一看龙梅的面容,武夷凡色心大起,心想半路带个美女也能缓解寂寞,何乐不为?随即,两人便一同上路了。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在外游历了两个月,武夷凡对龙梅的感情急剧升温,对她竟产生了依恋,且非要娶她为妻。随后,他将龙梅带回了家,面见了自己的父母。当武父武母得知龙梅已经六十岁的时候,怒不可遏,儿子娶的媳妇比他俩年纪还大,这传出去可还了得。

怎料武夷凡早已被龙梅迷住了眼,且越来越癫狂,甚至为了龙梅与父母决裂,带着她住在了城外。父母担心儿子,便派出一个下人时刻注意着两人的行踪。

一天夜里,武家的下人听到屋中传来动静,戳破窗户纸一看,屋中的景象吓得他魂飞魄散。

龙梅趴在武夷凡身上,嘴里吐出一只如小拇指长的白色肉虫。刚吐出的一瞬间,龙梅全身皮肤萎缩,头发干枯发白,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而武夷凡两眼发白,嘴中爬出无数只发着金光的小虫。那些小虫将金光传送到那只白色肉虫身上后,便重新回到了武夷凡的嘴中。龙梅将那只肉虫也放回嘴中,瞬间恢复了之前的美貌,甚至更加漂亮了。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下人看到这一幕后,连滚带爬回到武家,将此事告诉了武父武母。夫妻俩这才明白,儿子这是被缠上了。

为了救儿子,他们请来一位专门降妖除魔的道士。道士听了下人的描述,立刻明白龙梅是个蛊师,她在武夷凡体内种了蛊虫,靠着蛊虫吸食武夷凡的精气,来维持她的容貌。道士思虑良久,想出一计。

很快,武父武母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他们不仅命人请回了武夷凡和龙梅,甚至同意了两人的婚事,这叫武夷凡十分惊喜。

在父母的帮助下,婚礼很快举行。洞房当夜,武夷凡在外应酬宾客,龙梅则在洞房中等待。可龙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没一会,洞房的门便开了。龙梅以为武夷凡回来了,正襟危坐。谁知本应入洞房的武夷凡,竟变成了一群发了情的大黑狗。它们扑倒龙梅去,对她又撕又咬,龙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群狗给咬死了。

原来,道士趁着武夷凡喝酒的时机,将解药放在了酒中,逼出了蛊虫,随后又将蛊虫下在了吃了发情药的公狗身上。母蛊在龙梅身上,这些狗自然会主动找到龙梅。

经历过此事之后,武夷凡便将精力用在了读书上,再也不敢轻信美女的话了。

民间故事:俊俏书生迷上六十岁老妇,洞房当夜,书生变成了一群狗
编者的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武夷凡出门在外,本就应该留个心眼,可他贪恋美色,被龙梅勾引,这才被种下蛊虫。要不是父母和道士出手相助,恐怕他迟早会被吸干静气而死。

声明:本故事为虚构民间故事,取材自民间传说、怪谈、神话、故事、传奇等,旨在传承、拓展、发展中国民间文化遗产,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

撰稿人:聊斋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