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老汉参加寿宴,看到寿星后跑了,隔日他去了墓地

民间故事:老汉参加寿宴,看到寿星后跑了,隔日他去了墓地

唐玄宗年间,长安城北有一个小村庄。村子里住着一位张姓老汉。张老汉平日里以放羊为生,日子过得很是一般。他有一位故交,名叫李成,之前也住在本村,后来到长安城里做起了木材生意。几年后,李成在长安城里安了家,此后二人鲜有往来。不过,李成却对二人的兄弟之情颇为挂念,即使他后来亡故,但心中那份执念依旧十分强烈。

一日黄昏,张老汉吃过饭后在村里闲逛。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张老汉开始往家走。忽然身后有人喊他,张老汉转过身一看,喊话之人乃是村里的赵木匠。

“张兄,我从镇上回来时,听闻李成得了重病已经亡故,张兄可曾听闻了此事?”赵木匠说道。张老汉闻言后就是一惊,赶忙说道:“不可能,前几日我曾去他家里吃酒,并无病症,怎么才过了几日人就没了?你定是听错了!”

赵木匠闻言后又说道:“我是从旁人那里听来的,不过,虽说长安城很大,但做木材生意的貌似就一个叫李成的,我觉得错不了,张兄可以前去打探一下!”

张老汉思忖片刻,面色有些凝重,一时竟哑口无言。赵木匠见他如此,拱手辞别了,随后,六神无主的张老汉慢慢地回到家中。

“天色已晚,又不好找脚力,今晚暂且不去了,待到明日一早我就去镇上看看李兄弟去!”张老汉躺下后不久便睡着了。

三更时分,忽然传来敲门声,张老汉一下被惊醒过来。他穿上衣服下了床,打开门一看,门前站着两个黑衣人,身后还有一个轿子。

其中一位黑衣人拱了拱手,说道:“深夜至此多有打扰,我二人奉命前来邀请张公赴寿宴的。”

“寿宴?请问两位小哥是奉了谁的命?”

“张公去了便知,时候不早,张公请上轿!”张老汉一头雾水,不禁站在原地迟疑起来。其中一位黑衣人拉住他的胳膊,将他引进了轿子。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起轿回府!”一声吆喝后,众人抬起轿子出了村子。走了很久,轿子才停了下来。张老汉从轿子里走了出来,抬头一看,眼前一座宅院是灯火通明,门前两个大红灯笼发着耀眼的光芒。可张老汉看了许久,就是想不起来此处是哪位朋友的家。

他欲要开口询问,此时两位黑衣人伸出手来,请他进了院子。院子很是宽敞,张老汉走了很久才来到正殿之中。

此时,正殿内摆放着几张桌子,宾客们围坐在一起,看上去是热闹非凡。张老汉走进正殿后,一位身穿红袍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张兄别来无恙,贤弟等候你多时了,快进来坐!”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成。此时,张老汉是高兴不已,但他随即脸色一变,心说道:“怎么李兄弟的手如此冰凉?”

正在他疑惑之际,李成又开口说道:“今日是贤弟的寿辰,特此摆下喜宴,邀请亲朋好友来吃酒,张兄今晚一定要一醉方休!”张老汉点了点头,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即他坐在了一旁。

李成转身又去招呼其他宾客,张老汉无意中看了看李成的背影,脑门瞬间冒出了冷汗。因为李成根本没有脚,他的腿离地约有半尺。

张老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想起赵木匠之前所说的话。

“看来赵木匠所言是真,眼前这位寿星根本不是活人!”张老汉起身就要往外走,李成见他如此,原本微笑着的脸瞬间僵硬下来。

张老汉没有停留,大步走出了李府。走了没几步,张老汉回身一看,却见四周是一片荒野,根本没有其他住户。他心中一惊,脚下步子加快了许多。走了好久,他才回到家中。

隔日一早,张老汉坐着车去了镇里,这一打听才知道李成果然已经病故,就埋在村外的墓地之中。张老汉悲伤不已,在镇上买了些供品,随后来到李成的坟墓前。

他将供品摆好,又烧了些黄纸,站在坟前鞠躬行礼。

“昨晚听闻贤弟过世,为兄并不相信。因天色已晚,又是道听途说,所以为兄才没有去找贤弟,还请贤弟莫怪!贤弟念及你我多年的交情,特意派人前来请我,为兄感激不尽。但你我已经阴阳两隔,应该互不打扰才对,还望贤弟放下这份执念,快些轮回去吧!”说完,张老汉又拜了几拜。

临近午时,张老汉才离开了墓地。从此之后,李成没有再找过张老汉,而张老汉隔三岔五就会来李成的坟墓前坐坐,顺便摆上些供品,烧些黄纸。如此这般,直到张老汉离世!

本期故事我们到这就讲完了,我有酒,也有故事,就差一个爱听故事的你!

声明:文中故事为本作者虚构,目的是借故事向世人阐述道理,切莫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