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恨水发妻徐文淑一一调包的婚姻注定不会幸福

张恨水发妻徐文淑一一调包的婚姻注定不会幸福

张恨水民国时期著名的小说家,他的《啼笑因缘》不知感动多少人。

广大读者看了张恨水的小说,都会被里面忠贞的爱情所打动。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生于江西广信,他的父辈是末流小吏,家庭生活条件一般。

张恨水自幼熟读诗书,才情横溢,满脑子都是才子佳人的梦想。

“我的未来的妻子一定是个才貌双全,温柔贤惠的俏佳人。”
张恨水悄悄地编织着自己的爱情故事……

男大当婚 ,女大当嫁,张恨水的母亲开始为儿子物色妻子了。

当时儿女们的婚姻都是父母包办的,作为当事人是不能自主恋爱的。

张恨水的父亲不幸早逝,他母亲知道儿子心气高,喜欢才貌双全的女孩,所以决定亲自去看一下女方。

张母随着媒人去戏院看未来的儿媳妇,她看到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文静地看着戏。

“这样一个小姑娘,我儿子一定喜欢。”
张母对未来的儿媳妇十分满意,她立即同意了这门亲事。

张恨水听了母亲的话,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他知道未来的妻子叫徐文淑,是个清秀可人的美娇妻。

转眼之间就到了娶亲的日子,张恨水满心欢喜地拜了天地。

谁知道,当挑开新娘的红盖头,张恨水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那个徐文淑根本不是什么美娇妻,只是个长相普通,毫无气质的乡下姑娘。

难道说母亲欺骗了自己,这不可能啊!

其实张母也是被媒人和亲家骗了,当初徐家人因为怕文淑长得不美,所以让别的姑娘冒充了她。

张恨水对徐文淑失望透顶,他心中唯美的爱情崩塌了,他对现在的妻子有一百个不满意。

自己长得丑,还欺骗人家,太不要脸了!

张母对此事也是非常的后悔,但是人已经娶进门了,只能劝儿子认命了。

徐文淑虽然长相一般,但为人很贤惠,她操持家务,孝顺婆婆,尊敬丈夫。

张母对徐文淑还是很喜欢的,她觉得娶妻要娶贤,其他的都不重要。

可是张恨水不是这么想的,他从心底里讨厌徐文淑,压根就不愿意亲近她。

徐文淑从一进门就受到丈夫的冷落,心里的苦涩无人诉说,只能对月长叹,自恨命薄。

张恨水把自己满腔热情都用在写作上,在他笔下的女孩子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优雅。

可是现实中的自己为什么要面对一个丑婆娘,这让张恨水无法接受,他宁愿长期在外写作,也不愿意回家看着徐文淑。

徐文淑等不到丈夫的回心转意,只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守着空房。

在这寂静的日子里,只有婆婆体谅自己,常常劝慰她,这让徐文淑心中宽慰不少。

“儿啊,文淑是个好女人,人也贤惠,既然已经娶进门,她就是张家人,你可不能太冷落她哦!”
张母不止一次地劝说张恨水,可张恨水就是过不了这道坎。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说。

不过张恨水是个孝子,他不忍见母亲伤心,终于放下姿态,亲近了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徐文淑以为自己的努力终于感动了丈夫,她比过去更加地贤惠体贴了。

张恨水只是为了母亲才与徐文淑同床的,他想为妻子留下一个种,那么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后来,徐文淑怀孕了,张恨水松了口气,他终于自由了。

徐文淑生下孩子后,张恨水又开始冷淡她了。

徐文淑悲伤地哭了,她知道丈夫不会回头了。

恢复自由的张恨水又娶了一位妻子,她是个孤女,名叫胡秋霞。

这个女人比徐文淑美貌,一时间深得张恨水的欢喜。

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这是一个多么悲哀而无奈的事啊!

徐文淑是个传统的女人,她把苦涩咽进了肚子,她把爱都给了刚出生的孩子。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那个孩子不幸夭折!

徐文淑的心又空了,除了婆婆的怜惜,她什么都没有了。

张母是真心对徐文淑好,她每次见到张恨水,都劝他不要为了新欢,冷落了旧人。

张恨水不愧是个孝子,他又一次屈服了,徐文淑又怀孕了。

也许是命中无子,这个孩子出生不久,又生病夭折了。

“是她福薄!”
张母对徐文淑连续失子也感到了失望,她不再管儿子的房中事了。

失去婆婆支持的徐文淑日子更加难过,张家人也都见风使舵,纷纷不给她好脸色看。

张恨水虽然不待见徐文淑,但并没有学其他文化人,给妻子一份休书,而是把她留在老家,每月寄些生活费。

张恨水也是个心肠软的男人,骨子里传统思想也不许他这么做。

胡秋霞脾气暴躁,久而久之,张恨水对她的爱由浓转淡。

张恨水到北平后,把徐文淑与母亲接了岀来,从此以后二女共侍一夫。

徐文淑来到了北平,心里还是蛮开心的,如果不是丈夫,自己哪能离开乡下呢?

胡秋霞虽然脾气不好,但对徐文淑不错,俩人相处融洽。

后来,胡秋霞生下了长子张晓水,由于是早产,这个孩子生下来就不会哭。

作为孩子母亲的胡秋霞束手无策,有经验的徐文淑当即把孩子搂进怀里,暖了好几个小时,孩子终于哭了。

“我的命是大妈救的。”
张晓水长大后念念不忘徐文淑的救命之恩,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

徐文淑在北平生活了10年,这十年里她都在照顾婆婆,照顾胡秋霞和她的孩子们。

1938年,徐文淑和婆婆一道返回潜山,后又定居安庆乡下,再也没有回到北平张恨水身边。

张恨水送走了母亲与徐文淑后,依然每个月都给她们寄钱。

随着张恨水声名渐隆,寄的钱也越来越多。

“我嫁了一个摇钱树啊。”
徐文淑收到张恨水的钱,内心充满了感激,她对丈夫没有恨,只有爱。

有了钱的徐文淑买了田地,不再干农活,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张恨水与胡秋霞的关系越来越差,张恨水对这段婚姻充满了失望。

后来,张恨水遇到了自己的真爱周南,他终于感受到了爱情的美妙。

周南并不是绝色佳人,但她是唯一懂张恨水的人,他们在结婚后如胶似漆,难分难舍。

介于张恨水已经有了两任妻子,周南只能作为外室养在外面。

周南深爱着张恨水,她不计较名分,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一直陪伴在丈夫左右,直到生命的尽头。

徐文淑在老家心如止水,胡秋霞却借酒消愁,自怨自艾。

全中国解放后,因为名下有些田产,徐文淑被划为地主。

土地被没收了,婆婆故去了,为了生计,徐文淑离乡背井,在安庆居住。

不过田地虽然没有了,但徐文淑的生活还不错,她每月都有张恨水的汇款。

徐文淑对张恨水越发敬重,她视张晓水为亲生子,一直将他带在自己身边抚养。

1958年,年过六旬的徐文淑外出寄信,不幸中风病死在了街头。

得知死讯的张恨水没有回安庆给徐文淑操办丧事,张晓水感念大妈的养育之恩,亲自为她操办了丧事。

徐文淑的一生悲中有喜,喜中有悲,她终身未得丈夫疼爱,可谓悲哉。

幸而徐文淑心地善良,抚育了胡秋霞的长子,晚年也算得上平静安宁,真是行善之人必有余庆。

 

作者简介一一婉儿(婉?):一个喜欢读书,痴迷历史的女子,爱写文章的小女子。什么是好文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写文章就是写自己想说的话,想写的事。这就是我,一个尘世中的俗人,何愁深谷空,幽兰自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