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狼媳妇(民间故事)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故事:狼媳妇(民间故事)

长白山十五道沟一带,住着个叫曹大拖拉的,是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光棍儿。这天,他进长白山打柴挑到集市上卖去。刚砍够背一趟的,他忽然看见一条狼拖着条伤腿,从草窝里闪出来,走到他跟前,就给他跪下了。

曹大拖拉给猛吓一跳,以为那狼是想咬他。待放下柴捆儿准备抵抗,又觉得不对劲呀,那狼边呜呜地小声哀叫,边用头碰他的小腿。这曹大拖拉明白了:“你是不是腿受伤了,想让我救你呀?”那狼果然听得懂人语,冲他不住地点头,样子十分可怜。曹大拖拉知道不远处必有猎人围追堵截,赶紧解开柴捆儿,对那只狼说:“你可得趴好了,别让人看出来。”那狼乖乖地去柴捆里躺好,四肢及尾巴收拢得极规矩。大拖拉把柴捆儿重新捆好,从外边一点也看不出里面藏了只狼来。

刚背起柴捆儿往回走,迎面过来一伙打围的(打猎的),问曹大拖拉:“你看见一匹狼没,那腿上还带着伤?”

曹大拖拉摇摇头说:“啥狼?我连狼毛也没看见!”

猎人们走了,边走边嘀咕:“怪呀,你说它能逃到哪儿去?”

怕被猎人们发现,曹大拖拉一口气将柴捆背到家,解开绳子,一看,那只狼早不知哪里去了。

第二年,一个春暖花开的傍晚,曹大拖拉正蹲在院子里蹭一把镢头,从小道上走来一位女子,说是过路的,要找水喝。

曹大拖拉把女子让进他住的小屋里,舀了瓢凉水给她喝,又问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那女子忽然满眼含泪:“俺从小没有爹娘,姓什么叫什么连生日时辰也记不得,走到哪算哪儿,讨口饭吃就中。大哥呀,这十五道沟的水怎恁甜呢?”

曹大拖拉笑了:“这穷地方,别的没有,喝水管够。你爹娘走得早,你有婆家没有?”

女子叹道:“亲人一个没有,谁来管这事?”

曹大拖拉闻听,心中大喜,细看这闺女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就说:“我也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光棍汉子,大妹子若不嫌弃,咱俩就往一块凑合凑合,行不行啊?”

女子红了脸,低下头:“敢情是好,就怕咱没那好命呢。”

当天,两个人就做了夫妻。

曹大拖拉白捡了个这么俊的媳妇,心里甜得不行。媳妇待他也好,百依百顺的,而且勤快能干,把曹大拖拉从头到脚洗换一新,成了个干净、利索而又漂亮的小伙子。那小房也收拾得看出了当年的模样。转过年,他们又盖房子又开地,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一晃过去三年。

这天晚上,媳妇在灯下补衣裳,补着补着,眼泪就刷拉拉地流下来。曹大拖拉见了,忙过去哄劝:“媳妇你咋啦?我哪点儿对你不住啦?”

这一问,媳妇哭出声来啦:“不是你对我不住,郎君呀,为妻的可要对不住你了呀。”

曹大拖拉不明白咋回事儿,张口瞪眼地看着媳妇。

“这几天,能浆洗的,我都给你浆洗了;该缝补的,我都给你缝补了。明儿,我得扔下你走了。”

“你往哪去?为啥要走?”

“缘分尽了。”媳妇叹口气,“这几年没敢告诉你实底儿,怕你受惊吓,我是来报恩的。想没想起来你救过一条狼?那就是我。那天是我大劫难之日,躲过去就躲过,躲不过去当时就死,亏得你救了我。这伤好后,跟你做了三年夫妻,如今把账还上,我得回深山修炼去啦。”说完又不住地掉泪。

一起过了三年,媳妇虽说是妖精,曹大拖拉却不觉得害怕。他拉住媳妇,求她别走,媳妇说不中。他又问:“你在哪山哪洞修炼?咱们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日子?”

媳妇说:“长白山七百一十九峰,中间第三百六十座,叫莲花峰,我在莲花洞里修炼。你要是真有诚心,咱们还能见面。”

第二天清早醒来,曹大拖拉发现怀里抱着的是一个枕头,媳妇早走了,炕上大包小裹里,衣裳叠得板板正正。

大拖拉顶着屋子,—顿好哭!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没了媳妇,曹大拖拉觉得日子越混越没劲,想媳妇一天比一天厉害,想得抗不了啦,就炒上一口袋大麦粒儿,背上支猎枪,往长白山莲花峰而来。

走一山又一山,曹大拖拉历尽了千辛万苦,这一日来到一座山峰下,记得从第一峰数起,是三百六十座,他拽着藤萝,往山上攀去。

莲花峰奇陡无比,爬了两天,还没到顶,身边狼虫虎豹的,吼叫声吓死人,曹大拖拉磕磕绊绊,身上不知伤了多少处,快到顶峰时,脚下一滑,摔下了山涧。

曹大拖拉醒来,发现正倒在媳妇的怀里。媳妇的莲花洞像住家的房屋一样,锅碗瓢盆什么都有。

媳妇笑着说:“你一诚心,咱这不又见面了?”

曹大拖拉在莲花洞过上了舒心日子,养得白胖白胖。

一天,媳妇要下山去会道友,嘱咐曹大拖拉:“郎君呀,呆在洞里哪儿也别去,不然有女妖精来迷住你。”大拖拉说:“你放心,什么女妖精也别想勾引动我。”

媳妇走了,大拖拉一人在家闷得难受。心想,出去看看,就一小会儿,不会有事吧?这样一想,他走出洞去,洞外一条小道,曲溜拐弯儿,顺着走,咦,前面有户人家!

三间瓦房,玻璃门窗,隔窗见一个漂亮女人,比起曹大拖拉的媳妇,那可漂亮多啦。看见曹大拖拉,漂亮女人笑着招手:“我数算着你能来,快进来坐坐。”

曹大拖拉看见这样的美人儿,心里嘱咐自己别去别去,两条腿却不听使唤,不晓得怎地竟进去了。美女问:“你媳妇没告诉你,说我是女妖精?”

曹大拖拉说:“告诉了。妖精怎么啦?她不也是妖精吗?”

“她是妖精,可良心不坏。”

“你比她还好。”

“你若是跟我做夫妻,你媳妇怎会罢休?想过也过不清静呀。”那美女说。

曹大拖拉看着眼前的美女,越想越觉着先前那个媳妇不如她。休了她?不成,她本事大,弄不好,反让她给吃了。想一阵,他问:“你当真想嫁给我?”

“那还有假?”

“这样吧,我从家里背过来一杆猎枪。今天夜里,我趁她睡着了,偷偷一枪,那东西她怕,当年腿上中过一家伙,到现在阴天下雨还吵吵疼呢。”曹,大拖拉一边说着,抬头再看,搂着他的哪是什么美女,还是他那狼媳妇!

媳妇早已脸色煞白:“分手那天,我已算着咱俩的缘分尽了,真不该再招引你上莲花峰。”

曹大拖拉知道自己今番是死定了,跪在地上,闭着眼任她数落:

“我原来是真的动了凡心,打算明日就想下山,跟你过一辈子。幸亏师父让我再试一试你,果然你靠不住。想我原是畜生,都能一改本性,千年苦修,并且恋你救命之情,还了账,还惦念着你。为什么你们男人,看了好的,就忘了孬的,还要半夜时打我一枪?唉,郎心不如狼心呀!”

狼媳妇站起来,恨恨地道:“差点让你毁了我千年道行,呸,真不值得!”一把推开曹大拖拉,大步向远处走去。

曹大拖拉睁眼一看,哪里有玻璃门窗和瓦房?他跪在一道砬子缝上,他背来的猎枪和炒大麦粒儿,都放在身边。

狼媳妇没有惩罚。

曹大拖拉好不容易才从山顶上下来。他在洞中呆了不久,家乡却过去几十年,他的小房子早倒塌了,一些熟人都死得一个不剩。

打那以后,曹大拖拉一直独身,给媳妇也不要。他把自己的那段故事讲遍了十五道沟,告诉人们,千万别坏了良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