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现实生活中,彼此相争,所以争什么的都有。有争口气的,有争钱财的,有争家产的,有争车马的,有争名头的,还有争老人、争儿子的等。甚至,争着挨打,争着坐牢的也有。

今天说一个争老婆的有趣案子。

在明代金华府金华县崇德乡,有个人叫潘贵一,他娶了个老婆叫郑月桂。婚后,郑月桂怀孕了,生下一个儿子。儿子八个月大的时候,因为老丈人郑泰十过大寿,所以潘贵一带着老婆儿子,去丈人家庆贺。

一家三口来到清溪渡,到这里要过河才行。当时人很多,潘贵一没想太多,就跟众人同船而坐。船行不久,儿子饿了,一直在哭。郑月桂没办法,只好喂儿子。喂饱儿子之后,郑月桂整理好衣裳。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坐郑月桂对面的人中,有一个人叫洪昂,是个无赖光棍,他看到郑月桂左胸下面有一颗黑痣,立马起了不良之心。

下船的时候,潘贵一拉着郑月桂,往东边的路走。这时候,洪昂也拉着郑月桂,要往西边去。一看老婆被其他人拽着,潘贵一大怒,骂洪昂说:你这个无赖,为什么拉着我老婆?洪昂居然也骂了回去:你这个光棍真无耻,她明明是我老婆,你拉着干什么?

两人互相指责,骂个不停,最后干脆上手。潘贵一虽然是庄稼人,力气不小,但洪昂更厉害,很快他被洪昂揍得吐血趴下了。潘贵一自然不服,最后只能报官。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知府姓丘,看到有人报案,立马升堂断案。

一看两人打架,丘知府忙问:你两人因为何事而厮打?

潘贵一回话,说道:小人和妻子同往岳父家庆贺岳父大寿,到了清溪渡,与这个光棍一起坐船过河。上了岸以后,这个无赖就说我老婆是他的老婆,争执不下,所以厮打,小人打他不过,因此被他打得吐血。

这时候,洪昂也说话了,他道:大人,小人和妻子是去给岳父大人过生日的,和此人同船,他看小人妻子美貌,就要争过去,求青天大老爷给小人做主。

郑月桂不疯不傻,又能说话,直接问她不就行了?这事好办。丘知府想到这里,让郑月桂上前,问她到底是谁的妻子。郑月桂则回答,民妇所嫁之人,乃是潘贵一。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洪昂听到后,大声说:她本是我妻子,因为她不贞,之前又和此人私通,所以才会趁着外出机会,约他出来,做下这个圈套。求老爷详查。

丘知府继续问洪昂:既然你说她是你老婆,那么有何凭证吗?洪昂正等着这句,他赶紧回答:小人老婆左胸之下,有一颗黑痣,可以为证。丘知府派人查看,果然发现郑月桂左胸下有黑痣。

至此,丘知府不再怀疑洪昂,他把潘贵一打了一顿,把郑月桂判给了洪昂。潘贵一不服,还要说话,但是丘知府已经把他们三人赶出去了。

三人出来后,潘贵一和郑月桂抱头痛哭。此时,正好遇到金华县新上任的知县苏方民,他是来参见丘知府的。他一看到三人被赶出来,问清缘由,然后让三人在一旁等着,暂时别离开。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苏方民进了府衙,参见丘知府后,说:我刚才在府前看到三个人,说起争老婆的事儿。听说府尊已经断案,但是我看潘贵一和郑月桂抱头而哭,真情流露,洪昂则小人得意,恐怕这件案子没这么简单,必定还有冤枉。

知县才上任,就要推翻上级的案子,这要是换成心胸狭隘的人,恐怕会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甚至还会责骂知县一顿。

但是,丘知府甚是开明,当即表示:你观察很仔细,这样吧,我把案子转到你的县衙,你来审断吧。知县领命,道谢之后,带着三人到了金华县。

于是,潘贵一和洪昂争老婆的案子,转到了金华县。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升堂之后,苏知县先让三人在远处等着,他先让郑月桂上公堂。苏知县问郑月桂:到底哪个是你的丈夫?郑月桂回答说是潘贵一。苏知县又问:你认识洪昂吗?郑月桂说:不认识。只是昨天坐船,我喂儿子时,被他看到左胸下有黑痣,他因此起了坏心。求老爷明察秋毫,把我判给丈夫吧。

苏知县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女人说这些话时,其情真切,绝不会有假。

但是,为了保险稳妥,苏知县并没有轻易下定论,他继续问郑月桂:既然你说潘贵一是你丈夫,那么他多大年纪?你多大年纪,你们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儿子,儿子多大,这次外出是干什么,公婆还在不在,父母有多少孩子,有没有兄弟姐妹等问题。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郑月桂不慌不忙,一一回答:妾今年23岁,丈夫25岁。归亲三年,生下一个儿子,才八个月大,公公死了,婆婆还活着,今年49岁了。我父亲叫郑泰十,今年六月十三就50岁了,母亲张氏,45岁,生三个孩子,我是老小,上面有两个哥哥。

听完这些后,苏知县让郑月桂在西廊下等候。

紧接着,苏知县让潘贵一上前,同样问他家庭状况等问题,潘贵一回答与郑月桂一致,丝毫不差。苏知县听后,让他在东廊下等候。

最后,苏知县又问洪昂:何以证明她是你老婆?洪昂说,她左胸下有黑痣。苏知县则说,她喂儿子时,人人都能看到那颗黑痣,这算什么凭证?你说说她的名字、年纪、父母兄弟情况等等。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洪昂一听,顿时无语了,不过他还是嘴硬,想了半天,说:我老婆叫秋桂,今年22岁,岳父姓郑,明天五十岁整。我们结婚一年,儿子半岁了。苏知县一听,错误百出,明显是一点不知道。

这下,苏知县断定,洪昂是无赖,郑月桂和潘贵一才是真正的夫妻。于是,他把郑月桂判给了潘贵一,然后把洪昂重打四十大板,发配北塞外边充军。

文推网

美剧下载|国产电视剧|港剧|台剧|日剧|韩剧|卡通动漫|纪录片|经典电影下载|戏曲|电子书

苏知县的判词非常大快人心,原话是:审得棍恶洪昂,峰虿毒心,鲸鲵大胆。睥睨王法,流恶人民,其为害也久矣,其受殃也多矣……争占已明于鉴照。充军用配乎要荒。驿中递解,免扰根民。妇归潘贵,求世和谐。

案子早上审断,没到中午就结束了。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所以,当日中午,苏知县就把情况跟丘知府上报了。丘知府大喜,表扬其审案才能,而且把一府难决之事,都交给苏知县负责。

苏知县不负众望,每次断决都公正、客观,老百姓也都满意。后来,随着他名声越来越响,当地人都叫他“苏龙图”。

(注:龙图,本意是指龙图阁直学士,因为宋代包拯曾做过龙图阁直学士,又因为他断案如神,所以老百姓都叫他包龙图,后世“龙图”遂成为铁面无私之意。)

明代趣案:无赖硬抢别人老婆,知府错判,幸亏知县机智
我看到这个案子,第一反应是觉得有趣。这个无赖,仅凭一颗痣,就敢硬抢别人的老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莫非是觉得自己这样可以欺骗官府?啥也不知道就敢胡作非为,简直找死啊!

第二反应,就是觉得古代女人真是太老实了。幸亏这案子有苏知县,若非苏知县,难不成郑月桂就要听从知府的判定,跟无赖过日子吗?包括他丈夫潘贵一也是,居然只是抱头痛哭,没想着去申诉,太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