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狭义上来说,徽州是指古代的徽州府,历来有徽州一府六县之说,就是说徽州府辖下有六县,包括休宁、歙县、祁门、绩溪、黟县和婺源六个县。这一点,从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宋徽宗改歙州为徽州开始。

公元1661年,顺治帝把江南省一分为二,东部设立江南右布政使司,西部设立江南左布政使司。六年之后,康熙帝把“江南右布政使司”改为“江苏布政使司”,把“江南左布政使司”改为“安徽布政使司”。

之所以叫“安徽布政使司”,是取安庆府、徽州府的首字组合而成。

近代以来,徽州曾重设专区,后改为徽州地区。1987年,经国务院批准,改徽州地区为地级黄山市,改原县级黄山市为黄山区,属地级黄山市。第二年,黄山市正式成立,辖三区四县,即:屯溪区、徽州区、黄山区、歙县、黟县、休宁县和祁门县。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对比后会发现,徽州被黄山市取代后,比以前“瘦了”很多。

但是,很多人对徽州及其文化的向往,并没有因此减退。古徽州文化源远流长,徽文化也是中国三大地域文化之一,包括徽州民俗,徽派建筑,徽州戏曲,徽州方言,徽商等等。直至今日,每年依旧有大量游客去黄山、歙县等地游玩,感受徽州文化等。

网上有很多文章、视频赞美徽州,有些人还常会用到一句古诗,即“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之所以会用到这句诗,是因为把这句诗理解错了。

表面上看,这话是说:我一生白痴绝顶之处,就是做梦都没想着去徽州。这么翻译,似乎是说徽州很美好,作者没去过很后悔。所以,一些人会用这句诗,来赞美徽州(或者今天的黄山),尤其是旅游方面。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但问题是,这句话不能这么翻译。

文章最怕断章取义,其实古诗词亦然。只有看完完全部内容,才能做出合理解释。这句诗出自明代戏曲家汤显祖《有友人怜予乏劝为黄山白岳之游》,全诗共四句话,包括一句序,即:

序:吴序怜予乏绝,劝为黄山白岳之游,不果。

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序的意思是:好朋友吴序觉得我贫穷困顿,劝我去黄山白岳山,但是我没有去。

这里,“游”不能翻译为旅游,“黄山白岳”也不能仅仅理解为山,而是借指徽州。因为当时徽商繁荣,徽州富裕,能人辈出,很多人都去那里,想着找点门路,或者混个翻身、晋升的机会。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从“不果”二字来看,汤显祖没有去,而不是没能去成。于是,诗的意思到此也就明显了:很多人都想着要金子银子,想着发财,想着升官,于是他们都去了徽州。可是我一生都白痴绝顶,做梦也没想过去徽州。

这里的“黄白”,其实也有含义。黄白泛指黄金白银,就是钱财的意思。作者选了两座山来代指徽州,一个是黄山,一个是白岳山,简直就是说黄金、白银,这其实也就是想用“黄白”来代指钱财。

前面说了,汤显祖不是想去而没有去成,他就是不愿意去徽州。他为什么不愿意去徽州呢?因为他是文人,他厌恶铜臭,他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也不愿意为了功名利禄,为那些有钱人、达官贵人而卑躬屈膝。

这是汤显祖的文人风骨,是他的人格魅力。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表面上看,这是汤显祖自己责备自己,没有去徽州太痴傻了。实际上,这是他在表明自己的志向。

所以,诗的最后两句,意思就发生了变化:那些人都为了钱财而去了徽州,而我却很傻,从来没有想过去徽州,做梦都没想过去徽州。

为何?因为“我”从没有想过升官发财,自然没想过去徽州。或者可以说,即便我梦中想去徽州,也不是为了钱财。

明代天启年间,苏州人沈际飞刻印过汤显祖《玉茗堂诗集》,他看到汤显祖这首诗后,还特意点评一番:序亦是妙人,闻说金休宁,遏选者百计营之,抽丰者往往以此取道,临川诗一帖清凉剂也。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汤显祖是临川人,古人常用地名代指其人。

这段话大意是说:徽州非常富裕,休宁(休宁县,隶属徽州府)甚至有“金休宁”的美誉,因而很多“抽丰者”(巧立名目,收取人们钱财的人)都趋之若鹜,想找点当官或发财的门路,但是汤显祖却明显不屑于此。他这一首诗,简直就是清凉剂啊。

为什么说汤显祖的诗是清凉剂,因为那些想发财的人,个个狂热,而汤显祖不想发财,自然清凉。

其实,你可能不知道,当时的汤显祖很穷。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并不是要夸徽州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门可罗雀”(形容门口人少了,可以用来捕捉麻雀了)“而贫不能具三月粮”。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为了发财去徽州,讨好那些有钱人,实在令人佩服。

综上来看,汤显祖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非但不是夸赞徽州美丽,反而是一种鄙夷和藐视,因为徽州铜臭味太重了。

当然,这里汤显祖没有否定徽州的文化、风景等,仅仅是看不惯徽州府的铜臭味。他的目的也不是想鄙夷徽州,只是鄙夷那些想着升官发财才去徽州的人,更主要的还是表明个人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