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道士法术高!朝廷高官敢嘲笑,老婆竟被摄去当歌姬

唐朝道士法术高!朝廷高官敢嘲笑,老婆竟被摄去当歌姬

贞观初年,王敬伯从骑曹参军做起,娶了大将军的女儿赵氏之后,官就越做越大,几年里,就升做大理廷评,穿上大红官袍,奉命出使淮南。

那一天高邮境内下着微雨,王大人站在楼船头,放眼望去,江面开阔,心情大好。这地方官办事就是靠谱,知道本大人要来,给本大人清了场了。可是,原本宁静的江面,突然冲出一条小渔船来,上面坐着个老头,穿蓑衣戴斗笠,王大人心中不爽,这家伙,见了本大人还敢掉头就跑?也不看看本老爷是谁,本老爷可是奉了皇命来视察地方的!王大人一声令下,属下们赶紧驾船去追,一定要把老头带到身边,让本大人好好看看他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可是,当这个老头被抓到身边来时,王敬伯愣住了,这竟然是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当年一起学习修道的裴谌!

王大人握着裴谌的手,安慰他,说他久居深山老林,抛去名利富贵,现在修成了这个糟老头的样儿了,修仙啊,就像风影一样完全摸不到嘛,浪费了大好光阴,可惜了。看看咱,自从出山后为官,现在都做到了廷尉评事了,人人称赞咱的公平公正,本回奉皇命出出使淮南,那也是出了大疑案,自己才出手的。现如今,比在山里当个老头,那是强太多了。兄台现在过成这样,实在不忍心,需要什么帮助,直接说就好了。

裴谌看着他说,闲云野鹤是自己的梦想生活,什么腐鼠之类的,自己根本不想要,人世间所需要的东西,自己想要就能有,不需要大人相赠。他在广陵青园桥东有个樱桃园,那就是他的家,有空时,王大人可以去看看,要找他的话就到那去,说完人就不见了。

王敬伯到了广陵,闲暇时想起这事,他坐着个马车就去了。到那一问,果然是裴家的产业。人把他带进去,初看很荒凉,但再走几步,景色就完全变了,走了几百步,才走到宅子的正门,繁繁复复的亭台楼阁,蓊郁芳香的奇珍异草,看得王敬伯都呆了。王敬伯走着走着,就觉得自己神清气爽,飘飘然地,竟然觉得自己就走在云里似的。他的心里,对于自己的官场生活,顿时产生了厌恶感,就和腐鼠蝼蚁一般,嫌弃多多了。

唐朝道士法术高!朝廷高官敢嘲笑,老婆竟被摄去当歌姬
不久,终于来了两个青衣奴仆,请他进去。裴谌过来,笑称俗世中的大官员,吃多了腥膻的东西,欲望太多,走路都像背了壳似的。

进门后,王敬伯眼睛都看不过来,器物珍宝,美酒佳肴,都是世上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东西。天色将晚,大灯一燃,光华满座,亮如白昼。王敬伯看着眼前那二十个绝代女乐,手足无措。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裴谌对身边的小童说,王评事曾是自己山中朋友,但后来抛下自己下了山,一别十年,才当到廷尉,现在他的俗心已坚定,只能用俗人俗乐来取乐,你看看有没有可以叫得来的,什么士大夫家中已经嫁出去的女儿也可以,如果近处没有,那就把范围扩大到五千里吧。

小童还没出去一小会儿,诸位乐妓还在调筝,就有一个女伎从西边进来,向裴谌行礼,完后又向王敬伯行礼,王敬伯答礼,抬头一看,哇哟,吓死了,这竟然是自己的妻子赵氏!王敬伯吓得一句话没敢说,他妻子也惊骇不已。赵氏得令,坐在玉阶上弹筝一曲,而这,正是赵氏平素擅长的,她与诸位乐伎合奏,完后敬酒,王敬伯把席上一颗殷红色的李子递过去,赵氏悄悄地藏在衣带里。

乐伎们奏了好些个曲,赵氏根本跟不上。为了照顾她,曲子时不时地停下来。

唐朝道士法术高!朝廷高官敢嘲笑,老婆竟被摄去当歌姬
天快亮了,裴谌让小童把赵氏送回去,又对王敬伯说这地方是九天上的画堂,一般凡人根本不能来,不过王敬伯是方外之交,他被尘世富贵迷了心,让他来醒悟一番。今天的事是不会再有的了,以后还请王敬伯多多珍重。

王敬伯后来又去了几趟樱桃园,但举目荒凉,杂草满地,哪有什么仙家楼阁?

等到面圣之后返回故乡,妻子的娘家人齐聚一堂,纷纷指责王敬伯说,他们赵家的女儿的确不是什么天姿国色,不配侍奉王敬伯这样的大人物,但是既然已经八抬大轿进了王家,就得以礼相待,为什么还要用妖术把她弄去万里之外,做个舞女一般给人弹唱呢?临别赏赐时,仅仅给个红李子,这不是瞧不起人嘛!

王敬伯一肚子委屈,可他能怎么辩解?裴谌分明是仗着道术已成,故意把他老婆拿去,当众打他的脸而已!

此后多年王敬伯总是感慨:从哪里开始就错了呢?如果自己不嘲笑裴谌,裴谌是不是就能拉自己一把,帮助自己修仙成道?自己是不是就能与裴谌一样,在天地间自由往来,不受轮回之苦呢?

或许,就算王敬伯跪舔裴谌,换来的也只是更大的羞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