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书生与好友联床夜话,忽然,好友起了变化

聊斋故事:书生与好友联床夜话,忽然,好友起了变化

本故事出自清代笔记《子不语》。

据说,清朝时南昌县有个北兰寺,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张二和同窗李一很谈得来,李一年纪稍长一点,张二称他为兄。李一呢,也称张二为兄。两人互称兄台,有那么点点奇怪,但细想想,又想得通呢,达者为师,闻道有先后,与年龄关系不大,读书人的称呼,就是这么不同寻常。

某一天,两人各回各家。李一回到家后,暴病而死。张二第二天仍然去寺里读书。

一天没见着李一,张二心里有点不适,但那会儿没有电话手机,张二没得到李一的消息,认为不过是家中有事不能前来,再等等就会来了。

只是左等右等,等了很多天仍然没有消息。

某天晚上,张二已经躺下还未睡着,只听得门从外边推了开来,他细辨一番,竟然是李一来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怎么会大晚上的还来了呢?张二心中不解。

李一直接来到张二的床边,踩着脚踏过来,摸着李一的背说:“我和兄台相别已经有十多天了,没想到我会暴病死去。咱俩人鬼不同道了,不过虽然现在我是个鬼,可对你的朋友之情,仍不舍得放下,特地前来和你告个别。”

张二张张嘴想骂,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一安慰他不用害怕,如果真的要害他,根本就不会直说。自己这番探访,是想把自己没做完的事,拜托兄台相帮的。

张二的心,这才定了下来,问李一有什么未了心愿。

李一说:“我家有七十岁的老母亲,不到三十的妻子,她们都需要活下去,每月有几斛米就足够了,万一有困难,希望兄台能周济一番……”

“我有不少存稿,还没有刊印,希望兄台能把它付诸发行,就算我死了,也能出个小名……”

“我以前买了不少笔,还欠人家几千钱,还没来得及还,希望兄台帮我付清这笔账。”

聊斋故事:书生与好友联床夜话,忽然,好友起了变化
虽然要破费点,但张二手上还宽裕,他自认为这都不是什么问题,两人感情好,就算李一不出口,他也是会看着办的。

见好友答应得很爽快,李一也很开心,他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张二看李一说话和平时一样,李一的相貌也没什么变化,他完全没有见鬼的觉悟,两人已十多天没见,他攒了好多话都还没说完呢,李一怎么能就走呢?他流着眼泪请李一留下,说两人此生都不能再和从前一样畅谈,反正来都来了,为何不稍稍多聊一会儿再走?

李一泪光涟涟,点了点头,坐回了床边。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两人就好像初次遇见时那般,从出生的趣事说起,说了个不亦乐乎。李一说了好几次要走,张二都不答应。最后一次李一说要走时,变化发生了!只见李一站了起来,但两眼发直,样貌也不同了,原来还算俊俏的脸变得越来越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下去!

张二看着觉得不对劲了,催他说:“兄台的话既然已经说完了,你赶紧回去吧!”可是,李一站着不动,张二拍着床板大喊,李一仍然不动,一直站在他的床边。张二越看越觉不对,疾言厉色了:“你说完了,你该走了!”李一完全没有走的意思!

张二吓坏了,心想你不走我走,于是他坐起身,穿上鞋子就往外跑,这下子李一倒是动了,一直紧跟着他,张二走得慢,李一就跟着慢,张二跑起来了,李二也跟着跑了起来,这样李一追着张二跑了好几里路,张二跑得腿都软了,再也跑不动了。

张二心境变化很大,他从惊疑到开心再到恐惧,而最后奔命,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他跑不动了!

可是,跑不动也得跑,李一的身体越来越可怕,已经完全蜕化,极度吓人了,再不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张二一直往有人的地方跑,但大晚上的,都睡觉呢,哪有什么人?眼看逃生无望,张二都快放弃时,他看见前面有一堵墙,于是他也不管那墙后面是个什么地方,猛冲!

聊斋故事:书生与好友联床夜话,忽然,好友起了变化
刹那间,他的身体爆发出无比强悍的力量,他一股作气爬上墙了。他回头一看,李一爬不上来,身子站在墙外,他再猛然用力,头搁在墙上,嘴里流出来的口水滴滴嗒嗒的,滴在张二的脸上!张二直接吓晕掉在墙内,无知无觉。

天亮了,有路人从此经过,看见有人晕倒,灌了他几口姜汁。张二醒来,好一会儿才明白自己还活在人间。

后来,李一家来了许多人把李一搬回去了。原来他们发现李一的尸体不见了,到处找,找到天亮才听人说大路边出了怪事,有一个年轻书生被朋友的尸体追的晕倒了。他们找来后发现果然是李一。

李一待张二的友情还真的是让人感动,是真的至死不渝啊。

有人说,人有魂有魄——魂即精神灵魂,魄即肉身生理,魂还在的话,人就是一个完整的人,一旦魂消失了,肉身也就不再是人了,所谓的移尸走影,都是因为魄在行动,只有有道行的人,才能控制魄。这么看来,李一是不是也有点道行?当然,这是谁都不能证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