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在建安县吉阳街的汤墩(类似于村庄),有一个人叫汤聘尹,祖上世代都很有钱。汤聘尹娶了妻子叶氏,但是妻子没能生孩子,于是他又娶了小妾何氏,终于抱了个儿子,取名汤隆。

汤隆三岁的时候,汤聘尹不幸死了,才三十六岁。于是,何氏和汤聘尹的正妻(从孩子角度称之为大娘),共同养育孩子,撑持着家业。

汤家是个大地主,有八百亩农田,每到冬天,叶氏就让仆人汤旺去各个庄子里催租交钱。其余的庄子都能交齐,但是只有顺昌万全坑(地名)的二百四十亩地,因为离家远,所以年年拖欠。叶氏很生气,但也没办法。

王孙街有个狡诈之人,叫王虎,他心术不正,一肚子坏点子,他也买了七亩地,跟汤家的田地相连。王虎想把汤家的地占为己有,就想了个坏主意。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王虎找到叶氏,哄她说:万全坑那一片的土地,既不肥沃,又容易遇到天灾,当地人也狡猾,常常拖欠租金,关键还奈何不了他们。我也有八十多亩田在那里,租给当地人种,年年为租金的事头疼,他们要么就是躲债,要么就是没有,告官都没用。你家主去世,孤儿寡母不容易,怎么斗得过他们?不如把田租给我,我年年为你取租金,这样你就可以不用愁了,这样不好吗?

叶氏听了觉得有理,于是把万全坑的二百四十亩地,全部租给了王虎。

第一年,王虎老老实实收租、交租了;第二年,王虎依然交租了;第三年还是,叶氏因此放下心了。但是,第四年就出事了。

第四年的时候,王虎去了各处佃户家里通知:前几年,叶寡妇是把田租给我,所以我收了租金要给她。但是,她现在已经把田卖给我了,你们立个字据,只说是从我这租田,然后我就分田给你们租种。以后收了谷子庄稼,直接送到我的庄子里,交接清楚,不能缺斤短两。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众位佃户不知道这是王虎的阴谋,还以为叶氏真的把田卖给他了,于是纷纷照做。
在古代,佃户租种地主家的地外,虽然要交租金,但是种子是地主家出的。他们等于替地主种地,收了庄稼后自己除了上交的租金外,其余留给自己,不过租金通常很高。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这么一来,王虎一边从叶氏那里拿了种子,一边又把佃户的租金收归己用。他没出任何力,动动嘴皮子,就把汤家的两百多亩地据为己有,而且两头好处都被他捞着了。而且,佃户们也认为,地主是王虎,而不是汤家后人汤隆了。

于是,从第四年开始,王虎不给叶氏交租了,所有的租金他全部揽入自家。

前三年交租,怎么现在不交了呢?起初,叶氏去问王虎要,王虎开始找借口,要么说年份不好,天灾人祸,没有收成;要么说当地人野蛮,拖欠租金不给,自己也没有用办法等。就这么一拖,拖了二十年。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此时,叶氏已经去世,汤隆长大了。

王虎得知后,心思更坏了,他想了办法,立马伪造了一份契约,上面内容是叶氏把万全坑二百四十亩地卖给他的内容。

但是,契约放置时间长了,本身会变色,是那种黄而脏的样子,不可能干干净净。怎么让契约变成这样的颜色呢?王虎还真是有心计,他泡了一壶茶,把茶叶滤掉后再把契约泡在茶水里,晒干以后,果然变成了黄色。乍一看,还真是年代久远的感觉。

汤隆长大后,也去问王虎要租金,王虎有了“祖本契约”,自然不怕,大大咧咧的说:我家有几百亩田,怎么会去租你家的地呢?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汤隆觉得奇怪,亲自到万全坑,找到佃户问他们要租金。不料,佃户们都说:这一片田都是王虎来收租金,都十几年了,你凭什么来收租金?佃户们看汤隆是个孩子,甚至嚷嚷起哄,让他走开。

汤隆很生气,找王虎算账,王虎就说:以前我确实租你家的地,但是只有三年,后面你大娘叶氏把那两百多亩地卖给我了,自然是我收租,哪还能再给你家钱呢?

听到这里,汤隆大怒,说:我家只是把田租给你,从来没有卖给你!你赶紧把这么多年的租金还我,否则我到县衙处告你。王虎不甘示弱:你去告就是,我有契约在,你就是去皇帝那里告,我也不怕你!

无奈之下,汤隆只好写了状子,到县衙告王虎霸占自家田地。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王虎自然知道汤隆要告他,于是先花钱买通了刘云,让他假装写契约时的中间人公证人,然后他也写了状子去告汤隆。状子内容是,王虎和叶氏签了契约,他买了汤家的二百四十亩地,有契约也有公证人。

县令准了两人的状子,审问王虎和汤隆时,两人各说各的理。

汤隆说:王虎只是做我家的总佃,只是负责代收租金,我们给他种子,已经二十年了。可是,他现在说买了我家的田,平白霸占,毫无这样的道理。王虎说:我有契约执照,也有汤隆大娘的亲手画押,还有中间人。他们家已经把地卖给我十几年了,现在还来争要,哪有这样的道理?

县令打断二人的争论,让二人各自拿出证据。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汤隆拿来租田的簿子,县令一看上面记得清楚,某处田地租给某人种,一年租金多少,是否有人代收,是否按时交纳等等,条条列列,非常清楚。这一看就是真的,不是造假的。

王虎也拿来契约,县令一看,上面也确实有叶氏卖田给王虎的文字,田地位置,每年收成情况等,一页又一页,记得清楚,只是价格极低,而且花押比划有力,似乎不是女子笔迹。这么一看,县令心里明白了,这是伪造的契约。王虎似乎察觉了,连忙说自己有公证人,刘云来了后也说得有鼻子有眼。

孰真孰假,一目了然,只是县令不知道如何让王虎承认。他又翻了翻两份簿子,忽然明白了。

此时,县令大喝一声,让两边衙役把王虎打四十大板。

打完之后,县令才说:你谋占别人家的二百四十亩地,又买通旁人给你做证,你以为本县不知道吗?你这契约明明是假的,是最近伪造,根本不是二十年的契约。你看看你和汤隆的簿子,颜色一样吗?

王虎看了看,不明所以,只说汤隆的簿子是伪造。

清代趣案:为霸占寡妇家农田,小人伪造契约,县令一眼识破
县令一看他嘴硬,让文书把库房里二十年前的案卷取来。此时,王虎看清楚了,原来真正的二十年前的簿子,外面是黄色的,有尘土,看起来很脏很皱,但是里面却是白色,很干净,也平整一些。里外纸张颜色都是黄色,则是伪造,是用茶泡过的,所以浸透到了里面。

这个办法,直观还好理解。王虎看了后,知道已经暴露,但他还是死不承认。县令大怒,让人重打一百下,如果还不招,那就上夹棍,或者其他刑罚。

县令看了看中间人刘云,刘云知道自己被识破了,慌忙跪下磕头,说:小人并没有给他做证人,也没看到他们当时签约,只是王虎给了我二十两银子,买通了我。老爷不要怪罪,小人情愿献出这银子。

县令点了点头,说:你既然敢说真话,就放了你,回家去吧。

后来,县令判定:把二百四十亩地还给汤隆,王虎这么多年谋取来的钱,全部退还给汤隆家,并罚王虎杖刑一百,徒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