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誓志为人不为家,跨江渡海走天涯。男儿若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赵一曼《滨江述怀》

所谓“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热土一抔魂”,新中国能够顺利建立,得益于无数革命先烈的牺牲与奉献。

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又哪里能过上现在这样的好日子?今天,我们不妨来讲一讲赵一曼的故事,看看她短暂的一生都经历了什么。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我是赵一曼
1905年10月,位于四川省宜宾县白杨嘴村的一户李姓封建地主家庭中添了一个女儿。女孩被取名为李坤泰。

相比于其他的同龄女孩,李坤泰有很多自主想法,比方说其他女孩们都在裹脚的时候,李坤泰用绝食的方法,让家人放弃了给她裹脚的想法。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坤泰逐渐长大,她在大姐夫的影响下,开始关注起革命。为了加入到革命之中,李坤泰前往宜宾读书。

后来她如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李坤泰顺利考入黄埔军校,成为了中国军事学校的第一批女学员。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只是因为“四一二”爆发,学校被迫停办,李坤泰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这期间李坤泰与陈达邦喜结良缘,并在1929年的时候生下了一个儿子。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她给儿子取名为“宁儿”,为了避免儿子受到伤害,李坤泰将儿子寄养在了陈达邦的大哥——陈岳云家中。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1931年,“九一八”事件爆发,李坤泰被派去抗战前线东北,也是在这期间,李坤泰给自己去了一个新名字——赵一曼。

“一”是因为她本人非常喜欢这个字,而“一曼”则指一生革命,一心一意,绝不改变。每当她说“我是赵一曼”的时候,眉眼间的自信和骄傲无比动人。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被捕受难
作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赵一曼始终活跃在抗日前线上。后来到1935年的11月,赵一曼为了救下受伤的战友,不幸被敌人打中左腿,成为了日军的俘虏。

当时为了从赵一曼口中问出关于中国军队的消息,赵一曼被交给了警务科长大野泰治。此后,赵一曼便生活在阴暗恐怖的审讯室和牢房之中。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在赵一曼被捕的日子里,她经受过多次电击、老虎凳、辣椒水、夹手指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酷刑,然而不管她被折磨得多惨,赵一曼没有吐露过一句情报。

后来大野泰治被调离,赵一曼则在1936年8月慷慨赴死。而要说她牺牲前最想念的人,大概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只是她能给儿子留下的,也只有短短几句话罢了。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大野泰治回忆
后来日本战败,大野泰治交出了一封由赵一曼留的字——《滨江抒怀》。这首诗一直被大野泰治珍藏着,而他在当时交出这首诗的时候,也规规正正起立行了军礼。

这是他对那位叫“赵一曼”的女军人最崇高的敬意和迟到很久的歉意。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晚年大野泰治也曾在日记中回忆赵一曼。

日军大野泰治回忆:赵一曼被捕后遭受酷刑的惨叫声,令我终身难忘
对于他来说,赵一曼受刑时的惨叫令他毕生难忘;赵一曼给他留字时的从容令他终身铭记;

赵一曼看着他离开带诗离开牢狱的坚定目光永远扎在他的后背上……大野泰治说:她是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