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曾经存在一个金三角–出动3000多解放军才剿灭!

中国曾经存在一个金三角–出动3000多解放军才剿灭!

这个地方的人到底有多嚣张!敢盗抢警车/军车,打砸派出所,甚至偷了军车还让军队花2万元买回去。

平远事件是轰动全国的大型治理案件,平远是一个地名,是云南省的一个镇级的单位,全镇的人口大约有近10万人口,居住的人的民族比较复杂,有汉、状、苗族、彝、回等多个民族,而平远事件发生的时间是在1992年,当时的这个地方完全是无视法律的地方,很多的不法分子在这里进行这巨大的犯罪活动,其中有贩卖毒品、买卖枪支,不交粮、不纳税非常的猖獗。

平远街并不是一个街,而一个镇,这个镇子的由来吧,这个镇子是一个商贸小镇也是当地交通枢纽的小镇,这个村子名气还是比较大的,因为这个村子基本的都是少数民族,所以一直以来这村子都是自治,所以他们基本上是无视国家的法律和法规的,国家的更替和发展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平远街究竟猖狂到什么地步,比如说在抓到张子强的时候,张子强交代了自己的枪支购买的地点就是在平远街,并且他说平远街是世界上出名的一个走私、贩毒、贩抢最大的一个黑市中心。这个村子政府根本就是无法去管理他们的,能够管理这些村子的人只能够是他们的族长,但是这些村长他们却并不能代表政府,他们只保护自己的村民的利益,完全无视国家和政府,新中国成立到79年他们基本都是自治的。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但是在79之前这个地方还是可以管理的,但是以为79年的中越战争打响了,而这个地方的军力都被抽走了,所以他们就开了不断的猖獗起来了,然后还有很多的军队的车辆和物质用品会进过这里,他们竟然开始公然的抢劫军用车辆,之后的这些年平远街的势力 街的势力就不断的发展,他们开始做起了走私、贩毒、贩卖军火的营生,而对于当地的政府的管理是无动于衷的,甚至公然的打死县委书记和众多的民警。

1992年的平远街,俨然是国家的“法外天地”:人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 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在这儿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屡屡发生。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毒枭们大多只拥有几把手枪,只能炫耀同道,横行乡里。1985年以来,由于枪贩们自越南走私枪支,使毒枭们的武器数量、质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但手 枪日增,甚至连机枪、冲锋枪、火箭筒、手雷、手榴弹也出现了。

仅在平远街私藏的武器弹药,至少可以武装一个野战营。云南省公安厅鉴于这种情况,史无前例地 设立了平远公安分局,以制止日益恶化的治安形势,但成效微乎其微。因为持枪的武装毒枭们根本不把公安干警放在眼里,公安干警也不敢公然和毒枭们作对。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在平远结婚不领结婚证,居民没有身份证,街道没有门牌号,生育不用搞计划……一切都是处于无秩序的状态。为了避免或招来麻 烦,道路交通部门不敢来此办私车牌证,收养路费;税务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各种税款;工商管理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市场管理费;部队设在平远的军供站也只好弃而不 用。在滇西南的司机中有一句顺口溜:“吃饱饭,加足油,平远街上不停留。”

在高额暴利的刺激和非法致富思想支配下,犯罪分子置国法于不顾,甚至动用武力,抗拒执法。他们动辄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打砸抢烧,冲击政府和公安机关,并打着民族、宗教的幌子,掩护其犯罪活动。使恶性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达到130起。

1991年8月,中共云南省委痛下决心,向平远地区派驻了近千人的工作队,向用两三年时间逐步解决这一地区的贩毒贩枪问题。不料,罪犯嚣张至 极。某日,竟然打电话给工作队说:“我们刚进了一批枪,今晚要试枪,你们莫惊慌!”在这里,喜事、丧事都鸣枪,代替了放鞭炮。从70年代起,平远无论白天 黑夜枪声不断,令人胆战心惊。正因为毒枭们有了大批的枪支弹药,所以他们违法犯罪肆无忌惮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1979年9月21日,心田村几个人在平远镇政府门口围着几名镇领导吵闹,当时平远镇警察(上级特派)余全毕路经此地,上前劝阻。几个闹事的家伙不仅不听,反而叫嚷:“给这个狗杂种点颜色看看。”说着,就上前撕打余全毕。余全毕忍无可忍,鸣枪警告。毒贩马礼三见状猛扑过来夺枪,争夺中枪走火击中马礼三大腿。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600多回民挤进镇政府大院,用石块、砖头猛击余全身。余被迫鸣枪示警,毒贩马礼三、沐绍亮等置之不理,冲上去将余打昏,鲜血流了一地。平远派出所所长邓忠祥带领几名干警赶到出事现场,因为见对方人多,不敢正面对抗,只能极力相劝。罪犯们哪里肯听,他们凭借人多势众一窝蜂似的追到派出所,冲进余全毕藏身的房间,一阵乱棒乱刀,余全毕当场被殴打致死。

事后经法医检验,余全身伤痕累累,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丧失人性的暴徒们还扬言:“如果敢为余全毕开追悼会,我们就拿枪把参加追悼 会的人扫光!”慑于罪犯淫威,直到平远“严打”前也没为光荣牺牲的余全毕开个追悼会。
毒枭们在平远街的嚣张疯狂,由此可见一斑。

1992年的云南省平远街,俨然是国家“法外天地”:人毒枭的豪宅 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在这里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等恶性犯罪事件屡屡发生。公安分局被砸,执行任务的警察被打死。平远街有各类赃车500多辆,其中不乏军车、警车。

云南省公安厅八处的212吉普车,被盗至平远街又高价卖到河北省霸县;第十四军一辆野战用通讯车被盗卖,公安局做了大量工作,部队花2万元才赎回;个旧市公安干警追查赃车,一进村就被几十名持枪的黑恶势力包围。平远街还是境外贩运武器的中转站。80年代的时候,平原附近的军营丢了一辆通讯车, 部队的人访查到车在平远地界的回民手里,部队的军长带人到当地和回民谈通讯车的事情,结果发现平原村的人个个都有枪支弹药,他们要求部队拿10万赎车,军长不答应,他们立马就下了军长和随从们的枪,后来通过不断的协商,部队最终以2万的价格讨回了通讯车,军长回到部队以后把这里的情况跟上级做了汇报,1992年,平远事件发生,部队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和弹药,这些家伙足够加强一个团了。

在92的8月29日,国家派出了3000多民警和100多两军车进入到了平远街,并且将平远街外围的200公里的地方设置了关卡,并且在山坡在乡间小路上,都有武装的巡逻兵,最开始警方说的是自首原则,只要是自首的都可以的换取生路,因为在平远街的毒贩真的是太多了,据统计有名有姓的人就有800多人,如果按照法律来说这800人,他们直接都是可被枪毙的,无一个生还。当然很多的人他们都选择了自首,但是有极个别的人而已选择了顽死抵抗,比如马慈林就是一个,因为他我们损失了三位解放军。最后他在逃跑的时候被击中20多抢当场死亡。

1992年8月31日凌晨三点,执行严打任务的3000多名武警官兵秘密到达指定位置,20个抓捕组秘密潜入了平远街20个大毒枭家的附近区域待命。平远外围200公里内到处有武警和交警实行交通管制,设卡堵截;在山坡、乡间小路上,也布下了全副武装的巡逻兵。虽然出动了这么多武警和警察,但是严打行动进行得十分艰难。当过大毒枭保镖的马明,年仅24岁,却有10年贩毒贩枪史,是个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在围捕他的过程中,马明使用机枪,冲锋枪,手榴弹等武器拼命顽抗。马明利用熟悉的地形,疯狂地向文山州支队副中队长杨德扫射,打掉了杨德的钢盔和作训帽,杨德倒在了血泊中。受伤苏醒后的杨德抹去自己脸上的血迹,抱起炸药包,把马明家的围墙炸开一个缺口。突击队迅速进行强攻,并向屋里发射了多枚火箭弹,马明跳窗逃脱的时候,被埋伏在屋后的武警官兵乱枪击毙。

当时还有一个叫马慈林的毒贩,凭借着地形优势,用冲锋枪、手枪等武器交替向我开火。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武警官兵出动100多人,在付出了三人牺牲,多人受伤的代价后,才将其击毙。在武警官兵和公安干警的有力打击下,终于结束了第一阶段的战斗。在解决掉大部分最大恶极的毒枭后,参战部队抽出400名官兵同公安干警、工作队员编成75个工作组,以尖刀分队为依托,深入发动群众,揭露犯罪分子。当时为了让毒贩主动交代问题,指挥部还在平远街召开了从宽处理大会,第一个投案自首的马连路被宣布免予处罚,当场释放。对投案后有立功表现的一名罪犯还奖励现金1万元。当然,对于一些最大恶极,但是却坚决抵抗的,也进行了镇压,极大的威慑了犯罪分子。

更多精彩文章【文推网 wentuifa.com】
1992年平远街事件是轰动全国的一场缉毒行动,在这场为期80天的行动中,共抓获800多名毒贩,缴获各类枪支1000多支。此次事件动用了2000多名武警官兵和上千名警察,彻底铲除了这个地区的贩毒集团,恢复了平远街的稳定。但当时为何不及早铲除呢?而是等到发展到这么庞大的规模才采取行动。

首先,平远街位于云南省文山州岘山县和文山县的结合部,是通往广西和越南的交通要道,但当地的政府管理相当松懈。这个地区还是汉,回,壮,苗等多个民族聚集的地方,当地民风彪悍,人们的法律意识淡薄,并不担心违法犯罪给自己带来的严重后果。

其次,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这个地区被划入了战区,大批军队进驻这个地区,致使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受到了限制。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之后,中越双方又进行了十年的边境冲突,这个地区的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当地的百姓为了谋生,过上更好的生活,开始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出现了大批的涉黑人员。

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当时对枪械的管理并不是很严格,再加上中越边界不断进行军事冲突,使当地百姓获得枪械弹药的方法变得很简单,成本也很低。在武警官兵抓捕毒贩的时候,甚至出现了迫击炮,火箭筒等重武器,给抓捕官兵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平远街的基层政府人员和毒贩相互勾结,致使当地的贩毒集团发展壮大。贩毒集团发展壮大之后,附近的派出所还有公安分局已经没有了消灭这些黑恶势力的实力,这些贩毒集团有时还敢打砸公安分局,殴打警察,最后不得不动用重兵铲除这些黑恶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