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2000年8月30日,新西兰一位在外出差的男子突然接到警方电话,他的妻子和女儿被人砍死在家中,得知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后,该名男子立即驱车回家。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新西兰伦迪谋杀案

此时,他出差的地点离家大约150公里,当他回到家中时,看到的只有被层层警戒线封锁的案发现场和两具冰冷的遗体。

望着眼前的一切,男子彻底崩溃了,他在前一天刚刚出差,没想到只过了一个夜晚,妻子和女儿竟然双双遇害了。

人们看着这位悲痛欲绝的男子,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只能投去同情的目光,特别是当他在妻子和女儿葬礼上痛不欲生的表情被媒体公布后,公众的同情心更是被彻底引爆。

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牵动着公众的心,人们纷纷要求警方立即破案严惩凶手,以安抚这位丈夫、父亲的内心。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葬礼现场伤心的马克

但谁也没想到,6个月后,这个好丈夫、好父亲竟然被警方带走了,警方指控他涉嫌谋杀妻子和女儿,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起公众的质疑。

不过,随着警方陆续公布了这名男子的一些细节后,舆论反转,人们纷纷指责,是这名男子杀害了妻子和女儿。

因为,这名男子曾经在妻子和女儿遇害前四天,给一家人购买了巨额保险,而这名男子当时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

同时,还爆料出这名男子和他的妻子关系并不好,甚至在他的妻子和女儿遇害当晚,这名男子还找了一名应召女郎上门服务。

至于这名男子出差在外的不在场证明,警方也提出这名男子在当晚有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无法提供有效不在场证明。

警方认为这名男子完全可以在三个小时内,驱车往返两地狂奔300公里,并完成杀害妻子和女儿,毁灭证据等行为。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新西兰警方在勘察现场

随着这些消息的陆续公布,人们开始义愤填膺地要求警方严惩这位人面兽心的恶魔。最终,这名男子在人人喊打的舆论下,被判处终身监禁。

本来,这一案件应该告一段落了,但是这名男子却始终坚持自己是被冤枉的,甚至在21年后的今天,这名男子依旧不认罪。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革新,舆论再次出现反转,当年判处男子有罪的证据,被指出不够严谨,人们也开始尝试寻找新的凶手。

那到底是哪些证据,让这个案件不断反转?这名男子真的能做到,在3小时内驱车狂奔300公里并完成作案吗?这其中又有怎样的隐情?

大家好,我是学史知今,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这起扑朔迷离又不断反转的案件—新西兰伦迪谋杀案:

事件的男主人公名叫马克·爱德华·伦迪,案发时43岁,是一名推销员;他被杀的妻子名叫克里斯汀·玛丽·伦迪,案发时38岁;他被杀的女儿名叫安伯·格蕾丝·伦迪,案发时7岁。

伦迪一家居住在新西兰北帕莫斯顿市,在案发当天,也就是2000年8月29日,马克因为生意上的原因,一大早就起床驱车前往远在150公里外的新西兰首都惠灵顿市出差。

虽然出差地和家只相距150公里,但是由于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马克选择当天晚上在惠灵顿市的一家酒店住下,并且他也提前跟妻子打好了招呼。

但令马克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晚上,妻子和女儿双双遇害,第一个发现惨案的人是马克的小舅子詹姆斯·格雷·威戈里。

詹姆斯由于在8月30日早上给姐姐打电话时,始终无人接听,他就在早上9点多来到了姐姐家门前,但无论他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应声。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小舅子詹姆斯·格雷·威戈里

这让詹姆斯感到非常奇怪,由于他知道前一晚姐夫没在家,所以不免担心起姐姐和外甥女的安危,于是詹姆斯就用暴力破门而入。

进入房间后,詹姆斯很快就在卧室过道旁,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外甥女,意识到不妙的詹姆斯,赶忙上前查看情况,结果发现外甥女早就没了气息。

随后,詹姆斯立即冲进卧室,发现姐姐浑身赤裸地倒在卧室的床上,很明显姐姐同样没了气息,于是詹姆斯边报警边拨打了急救电话。

警方来到现场后,立即对现场进行了勘查,发现两名死者都是被斧状利器砍死的,而且所有伤口都集中在头部和面部,可以说死状非常凄惨。

发生了这样的命案,警方第一时间联系了男主人马克,等马克回来后,立即对马克进行了问询,一来为了寻找有用线索,二来也需要确认马克是否有作案嫌疑。

马克看到妻子和女儿的遗体后,虽然悲痛欲绝,但是为了尽快破案,他也全力调整状态,认真回答警方提出的每个问题,当然了马克首先要拿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马克说自己按照计划,在8月29日下午5点左右,驱车前往酒店办理了入住,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在下午5点30分,马克接到了妻子克里斯汀打来的电话。

妻子告诉马克,女儿原定在当天晚上要参加的活动临时取消了,所以她已经接到女儿,母女二人正在回家的路上,让马克不用担心。

大约在3个小时后的晚上8点28分,马克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聊天内容主要是家长里短,没有什么特别的。

同时,马克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还向警方透露,他在晚上11点30分,通过电话约了一位应召女郎来房间。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马克·爱德华·伦迪

这位应召女郎在晚上11点45分到达酒店房间,然后按照事先谈好的价钱,在房间里待了1个小时,于8月30日凌晨0点45分离开。

马克说了自己的行程后,警方立即对此进行验证,通过当地通讯公司的帮忙,确定马克的手机之前一直都在惠灵顿市,他也确实在以上时间点与父亲和妻子进行了通话。

同时,酒店也证实,马克在当天下午5点左右办理了入住,警方也找到了那名应征女郎和送应征女郎的司机,二人均证实了马克的说法。

与此同时,警方发现马克家的电脑是在8月29日晚上10点52分关机的,也就是说虽然尸检报告没出来,但理论上马克的妻子和女儿被害时间大概率在晚上10点52分以后。

可马克在那天晚上11点30分找了一个应征女郎,虽然马克的做法令警方很吃惊,但警方也认为,两个城市将近150公里的距离,马克不可能在半个多小时内跑完。

所以,根据以上情况,警方初步排除了马克的嫌疑,随后马克就以被害者家属的身份,开始全力配合警方破案。

马克在警方的陪同下,检查了家中的所有物品,结果发现家中的珠宝盒竟然离奇丢失了,警方据此调整侦查方向,向入室抢劫杀人方向侦查。

但警方在侦查过程中,也产生了很多疑问,因为如果是入室抢劫的话,为什么马克家的门窗没有任何暴力入侵的痕迹?那是否说明凶手有钥匙或者来敲门的是熟人?

而女主人在死时是全身赤裸的,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熟人,才能让女主人可以不穿衣服在卧室里接待?这种情况大概率只能是丈夫或者情夫。

如果不是女主人给开的门,那7岁的小女孩可能在晚上去开门吗?很显然,在妈妈不知道的情况下,小女孩大概率不会去开门,如果女主人知道小女孩去开门了,为什么不穿好衣服?

可如果对方有钥匙能自己开门,警方又找不到符合条件的凶手,毕竟马克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而现场除了小舅子也找不到其他人的指纹,就这样,警方的侦查陷入了僵局……

随着尸检工作的完成,警方送回了马克妻子和女儿的遗体,马克在9月7日为妻子和女儿举行了葬礼,由于这个案件非常离奇,新西兰各大媒体纷纷赶到葬礼现场进行报道。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伦迪谋杀案报道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所有媒体都把目光聚集在马克身上,新西兰公众看到马克悲痛欲绝的表情后,都非常同情马克,他们义愤填膺地要求警方快速破案。

但破案哪有那么容易,警方足足耗时6个月才找到了嫌疑人,可当警方抓住嫌疑人时,公众惊呆了,因为那个被抓的人竟然是马克。

原本最值得同情的人竟然是凶手,这个反转可令公众措手不及,不过警方抓马克是有依据的,下面我们看一下警方的说法。

其实,警方最初之所以在第一时间排除了马克作案的嫌疑,是基于马克家里电脑的关机时间做出的推理,而关机时间是8月29日晚上10点52分。

由于当时的尸检报告没有出来,警方认为马克妻子和女儿的死亡时间,是在电脑关机之后,可马克在11点30分的时候曾打电话叫应召女郎。

这样的话,马克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城市,也就成了马克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但马克妻女的死亡时间真的是8月29日晚上10点52分以后吗?

法医通过尸检,查看了马克妻女胃中食物的消化状态,结果发现死者胃中食物有百分之八十未融,根据当时胃中食物消化时间的理论,法医认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进食一小时后。

那只要查出死者是在什么时间吃晚饭的,也就基本上查出了死者的确切死亡时间,而死者胃中的主要食物就是麦当劳的外卖,于是警方就开始查找马克妻女是什么时候去的麦当劳。

警方发现马克的妻子领着女儿在晚上5点43分,到麦当劳买了外卖晚餐,并且那家麦当劳距离马克家大概有10分钟的步行时间。

按照正常的逻辑,马克的妻子和女儿到家后,就应该开始吃晚餐,同时,警方又结合马克妻子在晚上6点56分给朋友打出了最后一个电话,推断马克妻女被害时间在晚上7点左右。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麦当劳快餐(示意图)

那说到这里,就出现了一个矛盾的地方,我们之前说马克家中的电脑是在晚上10点52分关机的,难道凶手在晚上7点杀人后,一直待到晚上11点?

警方认为,电脑的关机时间,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修改的,也就是凶手很可能在7点杀完人后就关机了,只不过凶手想制造一个不在场证明,所以修改了电脑的关机时间。

那谁会这么做?警方认为马克的嫌疑最大,因为如果马克妻女的真实死亡时间在晚上7点左右,那马克绝对有时间完成作案。

警方认为,马克在晚上5点30分到8点28分,这段将近3个小时的时间里,完全可以往返两个城市一圈,并完成杀害妻女的过程。

虽然马克的手机一直显示在惠灵顿市,但在这3个小时的时间里,马克没有接打过任何电话,那也就可能是马克把手机留在了惠灵顿市,而自己在这期间偷偷潜回家中杀害妻女。

那在3个小时内,真的能完成驱车300公里的行程,并完成杀害妻女毁灭证据等过程吗?警方认为可以。

警方经过多次实验测算,得出马克只要在5点30分与妻子通完话后,立即开车返回家中,并把车速保持在117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以上,就可以在晚上7点前到家。

根据凶案现场的情况,警方认为马克如果快速行动,完全可以在到家后,用20分钟的时间,完成杀害妻女并毁灭证据等过程,然后在7点20分左右,立即驱车返回惠灵顿市。

由于这个时间点已经错过了晚高峰堵车时间,所以马克完全可以把车速提到120公里每小时,这样就可以在晚上8点28分前返回惠灵顿市,并给父亲打电话。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惠灵顿市和北帕莫斯顿市

那根据警方上面的推论,马克也就有了作案时间,所以警方把马克列为嫌疑人开始调查,首先查的是马克的作案动机,结果一查发现马克确实有作案动机。

马克在当时,由于投资葡萄园生意失败,已经欠下巨额债务,可马克在案发前4天,突然给一家人买下了巨额的人身保险。而且,警方还发现,马克与妻子的婚姻关系早已出现问题。

那么基于以上原因,警方认为马克完全可能在濒临破产时,想到杀妻骗保这个毒计,而女儿之所以也被杀,很可能是无意间看到了马克的行凶过程,所以马克才在慌乱中下了死手。

马克的作案时间有了,作案动机也有了,那接下来警方只要找到证据就可以了,于是警方就开始对马克进行搜查。

警方很快就在马克的汽车中,找到了马克穿过的一件衣服,经过法医检查,发现这件衣服上,竟然有马克妻子微量的脑髓组织残留物。

警方经过反复实验,认为这种残留物出现在马克衣服上的唯一途径,只能是马克在亲手杀害妻子时留下的。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车中搜出的衣服

因此,警方根据以上情况,在案发6个月后,把马克抓了起来,但马克始终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而且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也没有找到其他证据,甚至连凶器都没找到。

不过,警方还是基于以上推断,及马克的那件衣服,把马克送到了检方手中,检方采纳了警方的意见,又把马克送上了法庭。

2002年4月,在审理马克案件过程中,虽然马克拒不认罪,但陪审团还是达成了一致,认为马克谋杀罪成立,判处马克终身监禁、17年不得假释。

宣判后,检方立即提出抗诉,认为法院判决过轻,要求判决马克至少23年不得假释;而马克也提出上诉,他坚称自己无罪,并说现有证据,根本不足以证明其有罪。

但是,法院最终还是采纳了一部分检方的意见,把判决改为终身监禁、20年不得假释。案件宣判后,马克虽然开始服刑了,但是他却一直喊冤。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竟然出现了变化,在案件宣判不久,就先后出现两个目击证人,说出了与警方推论不相符的地方。

其中一个目击证人说,他在案发那天晚上6点多,曾在马克的出差地惠灵顿市看到过马克;另一名目击证人说,他也是在那天晚上10点多,看到马克家的灯曾亮起又关闭。

第一个目击证人的说法,证明马克并没有在案发那天晚上5点30分返回家中;第二个目击证人的说法,证明马克的妻子和女儿在晚上10点多时可能还没有遇害。

这两个目击证人的出现,似乎推翻了警方之前的推理,但是他俩的证词在当时并没有被法院采纳,法院也没有重新审理该案。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伦迪一家三口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当然没有,几年后有专家提出,通过死者胃中食物的消化状态,来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并不准确,也没有科学依据。

这个结论一出,立即引发公众的广泛讨论,人们也纷纷开始寻找本案的疑点,比如警方之前说马克回家和返程的时速分别是117公里每小时、120公里每小时。

但是,马克在回家过程中,正好赶上晚高峰,怎么能保持这么高的速度?而且,警方在勘验现场时,并没有找到马克驾车往返两地的证据。

因为,整个行进路线过程中,都没有拍下任何一张马克汽车的照片,也没有马克在沿途加油站给汽车加油的任何记录,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啊,怎么会那么巧?

同时,马克妻子带着女儿提前回家,是因为女儿原本要参加的活动临时取消了,马克知道这一消息时是晚上5点30分,如果马克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怎么能谋划好当晚的行动?

而且,马克妻子死时是全身赤裸的,后来经过了解,马克妻子每天晚上睡觉的时间,大约都在晚上11点左右,她怎么可能在晚上7点就睡觉了?如果没睡觉,为什么身上没穿衣服?

而且,警方推理说马克家的电脑关机时间,被马克通过技术手段修改了,但从始至终都没能拿出有力证据证明电脑关机时间被修改了。

至于从马克车上搜出的那件衣服,上面的微量脑髓组织,有没有可能是被人栽赃了?要不然为什么马克其他的物品上都找不到相似的痕迹?

如果马克行凶时,穿的是那件衣服,那上面为什么没有血迹?按照凶案现场情况,凶手的身上应该会有大量血迹。

不断反转的新西兰谋杀案:丈夫出差,妻子和女儿被杀,谁是真凶?
图丨伦迪一家三口

事实上这些疑问,马克也在思考,他在2012年向法院提出了申诉,申请对妻子和女儿的死亡时间、电脑关机时间以及那件外套等存疑证据,重新启动调查。

这一次法院支持了马克的申诉,重新启动了这个案件的审理,就当所有人都以为,案件出现了转机时,警方突然改变了举证策略。

警方经过重新调查梳理,认为马克妻子和女儿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凌晨以后,而凌晨以后,马克又具备了作案时间,因为应召女郎在0点45分离开后,马克有大把时间往返两地作案。

于是,在2015年4月,法院重新审理后,陪审团成员维持了原判,也就是说马克将继续被关起来,不过据说马克直到今天依旧在喊冤,拒不认罪。

那马克到底是不是凶手呢?据说新西兰的网友曾在网上搞了一个调查,得出了一个令人惊奇的结论,一半人认为马克是凶手,另一半人认为马克是无辜的。

关于这个不断反转的案件,人们的讨论也一直没有停止过,甚至还有网友说,马克的小舅子是凶手,因为作为第一个发现姐姐和外甥女遗体的人,同样值得怀疑。

而且,从最大受益人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姐姐和外甥女死了,姐夫入狱,那姐姐家里的钱不就都是他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