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年间一次奇葩的谋反大案!

乾隆年间一次奇葩的谋反大案!

 

乾隆二十二年,有过一件事,河南夏邑县遭灾,河南巡抚图勒炳阿隐瞒不报,当时正是乾隆二次南巡回京,夏邑县百姓刘元德告御状陈述当地灾情,此前夏邑县退休官员彭家屏已经向乾隆上奏折举报过一次,说河南遭灾,当地官员不作为,乾隆第一反应是这是一次以下犯上的政治活动,一边严刑拷打刘元德,他交代资助他来告御状的是夏邑县当地的地主,段昌绪、刘东震,另一边派出密探前往夏邑县。

密探回报当地的确遭遇水灾,且当地官员的确存在隐瞒灾情,罔顾人命的问题。这时候按说事实清楚,罪者重罚,上告者有功,可是乾隆是怎么办的呢,他先是各打五十大板,河南巡抚图勒炳阿被革职,发配充军。夏邑县、永城县两知县被革职。其次退休官员彭家屏被勒令回家,以后不得干预公务。而告御状的刘元德和资助他来的段昌绪、刘东震三人,交给山东巡抚审办,一定要查出背后主使。

后面的事情就非常迷幻了,山东巡抚把这个事交给了三人所在的知县办理,三人在哪个县,夏邑县,夏邑县县令虽被革职,但此时新县令还没到,他还是暂领县令,这个县令也不手软,直接在段昌绪家里搜出了吴三桂起兵反清时的檄文,这下热闹了。乾隆认为夏邑县知县孙默以及河南巡抚图勒炳阿能侦破这样的反清大案,“尚属能办事之员”。侦破反清政治大案之功与赈灾不力这样的小过不可同日而语,“缉邪之功大,讳灾之罪小”,因此不必革职,仍留原任。

同时乾隆命令直隶总督方观承前往河南,与图勒炳阿一起彻查此大案,特别是要查清楚这个反清的檄文到底从哪里抄来的,背后有没有其他组织。皇帝的上谕中,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命令方观承会同图勒炳阿前往彭家屏家抄家,以检查彭家是否也有这道伪缴。显然,皇帝一定要将退休二品大员彭家屏牵连到案子中,才算罢休经过审讯,刘元德交代他的御状曾经给彭家屏的侄子看过,这从侧面证明,彭家屏和这个告御状事件确实有关。【文推网 wentuifa.com】

皇帝对这个结果很是基本满意的,大臣们认为,这个案子性质严重,必须严肃处理。段昌绪应该按照大逆罪,凌迟处死。对于彭家屏,赐他自尽,儿子秋后处斩。并没收家里全部财产。对于彭家的几千亩土地,皇帝的处理手法更是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