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在清代徽州府的一个村子里,有一户人家,家中三个人,老母,儿子还有儿媳妇。儿子叫周虎蓝,靠做生意维持生计,他常年外出,家里交给媳妇陈氏。

母亲年纪大了,而且眼睛也瞎了,多亏了儿媳妇陈氏贤惠,一直用心照顾她,所以她才能活着。陈氏靠给人缝补衣服挣点小钱,补贴家用。她对婆婆不错,每天做饭、问候、伺候上床,从不抱怨。

婆媳二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其实很不容易,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两回肉。

某一日,周虎蓝回家了,他一去多日,老母亲很想念他。得知儿子回来了,老母大喜,立马让儿媳妇陈氏把家里的鸡杀了吃。

儿媳妇照做,杀了鸡,烧着吃了,一家人吃得很开心。

到了夜里,周虎蓝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不行了,暴毙而亡。陈氏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那儿哭,老母得知儿子死后,也在那里哭。

哭声惊动了邻居,邻居们觉得奇怪:这周虎蓝白天回来还好好的,怎么晚上突然就死了呢?莫非是他婆娘跟那个男人有染,所以害死了丈夫?

邻居们不敢大意,连忙报官,官府来人验尸,发现和邻居猜想一样,周虎蓝乃是中毒而死。

听了邻居们的话,又知道了周虎蓝的死因,县令认定,一定是陈氏和别人私通,日久生情,为了长久,才毒死丈夫。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婆婆在那里啼哭,一直说自己儿媳妇是好人,不会害死自己儿子。县令却不听,叫人把陈氏带回衙门,逼她认罪。

陈氏自然不认,县令大怒,大刑伺候,把她打了许多棍。陈氏实在承受不住了,只好自污,承认自己毒死了丈夫。县令又问她,奸夫是谁。陈氏是清白的,她哪里能知道该说谁呢?可是,不说又得被打,无奈之下,她只好说是周十郎。

周十郎是谁?周十郎就是邻家们想的那个男人。

周十郎和周虎蓝是同族兄弟,两人关系还挺近,没出五服呢,算起来,周十郎还得叫周虎蓝一声堂兄。

因为关系近,所以周虎蓝每次外出时,都会跟周十郎打个招呼,让他帮忙照顾一下家里,毕竟家里只有老母和妻子,都是女人,有时候不方便出门办事。所以,周虎蓝总是让周十郎来家里看看,看看老母身体,看看家里是否缺钱等。

周十郎年少,诚实,做事认真谨慎,受堂兄的嘱托后,他经常去他家,家里有什么事他都能解决。所以,老母和陈氏对他很感激。

陈氏几乎不出门,不知道其他男人,除了丈夫,只知道周十郎。这一次,她被逼无奈,又是情急之下,所以就说出了周十郎的名字。

说了周十郎的名字后,陈氏又很后悔,很惭愧,觉得对不起叔叔。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县令听到了周十郎的名字,派人把周十郎抓来。周十郎来到县衙后,还不知道什么事呢。他看到陈氏跪着,一脸泪水,流泪问道:“嫂嫂,你说了什么啊?”

陈氏哭着哽咽道:“叔叔,奴家,奴家……”

还没说完呢,陈氏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了。县令一看,大怒,拍案骂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公堂之上还不知道羞耻,当着众人的面儿,居然还好意思说话,像个小儿女一样,丑态毕露!来呀,给我打!”

周十郎什么也不知道,就被打了一顿。

县令让周十郎认罪,周十郎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挨打了一顿,才勉强知道什么意思。他当然不肯认罪,县令又让人加力打,甚至用上了拶刑,就是夹手指。周十郎无奈,只好也自污了,认了罪。

县令一看,也不多想,立马就判他们死罪,而且,距离死刑的日子也快了。

过了几天,上面的官员巡抚大人下来了,巡抚是来虑囚的(古代皇帝考虑下面的官员会滥用刑罚,草菅人命,于是会派官员下来考察,再仔细审核犯人,称为虑囚制度),他是个仁义宽恕的君子,办案不错,深受老百姓好评。

巡抚看了这个案子,觉得不太正常。为何不正常呢?主要有两点。

其一,周虎蓝常年外出,对妻子和堂弟也十分信任,按理说,两人就算真的私通,也不必害死周虎蓝,完全是多此一举,再说了,就算杀了周虎蓝,考虑到世人眼光,陈氏也不可能嫁给周十郎啊;其二,按陈氏所言,那天吃鸡,婆婆、周虎蓝和她自己,三人都吃了,为何只有周虎蓝暴毙而亡呢?

(图片来源:文推网 高清电影电视剧 下载  侵权必删)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巡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幕僚。

幕僚正在和别人下棋,正在专心致志,不想分心,就随口敷衍巡抚说:“案子已经定了,听说县令废了很多功夫,才定下这件案子。我猜,应该没有冤屈吧?大人每天如此忙碌,何必又再这件案子上费工夫呢?”

巡抚大人一听,就不再问这个案子了。于是,周十郎和陈氏这下真的被定了死刑。

当日夜里,三更时分,幕僚准备睡觉了。忽然,他听到外面有敲门声,还很急,有人在嚷嚷着开门,似乎是女人的声音。

深更半夜,怎么会有女人来敲门呢?莫不是妖怪又或者不良女子?幕僚觉得可疑,就没有起来开门,还呵斥让对方赶紧离开。

这时候,门外的人厉声说道:“你不开门,难道我就进不来了吗?”

幕僚赶紧起来,只见一个女子居然从门缝里进来了,她披散头发,浑身是血,眨眼之间来到了幕僚跟前,怒视着幕僚,伸手指着幕僚骂道:“你本来是个布衣百姓,认识几个字,有幸做了中丞大人(对巡抚的尊称)的幕僚,享受高人一等的地位和薪俸。你不好好想着报答,反而敷衍塞责,丝毫不以人命为重。昨天,我的案子被中丞大人看到,大人本想平反,还虚怀下问,你若是认真对待,说不定我还能活,可是你呢?只顾下围棋,敷衍大人,以至于我的冤屈不能得到昭雪!我死了本不足惜,可惜啊,我谋害亲夫,私通小叔的恶名得不到洗脱了啊!我实在愧对丈夫和小叔啊!在其位,谋其职,你不为中丞大人献言建策,实在该死!你给我等着吧,我已经向天帝诉冤了,天帝允许我向你索命!”

不用说,这个女子就是陈氏了,看来她已经受不了自杀了。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陈氏说完,恶狠狠地扑向幕僚,幕僚大骇,连忙跪下磕头,说:“我没有尽职尽责,害得你没了性命,确实该死,只是我离家多年,家中上有八十老母,你能让我回家跟母亲告别后,再来赴死吗?”

陈氏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念你还有孝心,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快快回家告别,否则我可不等你!”

说完后,陈氏恨恨地离开了。

陈氏离开后,幕僚头发都竖起来了,天亮后,幕僚跟巡抚大人说了情况,然后回家去了。一个月后,他果然死了,无病而死,

巡抚一看,这才确信,他立马换上便服,到了周虎蓝家。只见一个瞎眼婆婆,正在艰难地准备做饭。巡抚故意问她,怎么没有儿子、儿媳妇帮忙做饭。

婆婆一听,顿时又哭又骂,说:“客人,你哪里知道啊,我儿子死得很惨啊,也不知道怎么了。官府的人也不分青红皂白,诬陷我那贤惠的儿媳妇,说是她害死了我儿子。可怜啊,她被定了死刑,真是太冤枉了啊!”

巡抚又故意问:“老人家,你怎么知道你儿媳妇是被冤枉的呢?”

婆婆说:“客人啊,你不知道啊。老身跟儿媳妇,名义为婆媳,实际上感情胜过亲生母女。她每天守着我,坐卧不离,她有没有私通其他男人,老身能不知道吗?听说来了个巡抚大人,都说他为官清正,没想到他也和那糊涂的县老爷一样,不为我儿伸冤,以至于我儿媳妇受到不白之冤。老身若不是眼睛瞎了,年纪大了,早就到京城去告御状了!”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巡抚大人又问:“听说陈氏和周十郎私通,周十郎是谁?”

婆婆说:“他是我的亲人,和我儿乃是堂兄弟,我看他也像亲儿子一样,他对我也像对自己亲娘一样。我儿出门时,会让他常来看看,他做的很好,我们婆媳都很感激他。可怜啊可怜,我们还没报答他,却害了他啊!天啊,这难道是我上辈子做了孽吗?”

巡抚大人一声长叹,问了婆婆,当日吃鸡的情况,在哪里杀鸡,在哪里烧熟,又在哪里吃鸡等等,婆婆都说了。模拟、推演了几遍后,巡抚大人觉得,吃鸡的地方有些古怪。于是,他请人买了一只鸡来,烧熟了以后,就放在葡萄架下。

巡抚大人仔细看着,他视力不错,他盯着看了半天,发现鸡块热气上升时,葡萄架上有一条白丝落下了,落在了碗里。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巡抚发现后,觉得奇怪,这很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于是,他买了一只老鼠来,老鼠吃了那碗里的鸡肉后,果然中毒死了。

巡抚发现后,连忙对婆婆说:“你儿媳妇的冤屈,我可以帮她昭雪,婆婆请好好等消息。”

婆婆不知道怎么回事,合手称谢。

巡抚大人把剩下的鸡块带了回去,又叫来所有官员,把自己在婆婆家的情况说了。众人看着他,都不信。于是,巡抚大人叫人弄来一条狗,把鸡肉给狗吃了,那狗吃完后,没多会儿就口吐白沫,中毒死了。

清代奇案:一家三口吃鸡,丈夫中毒而死,妻子也被冤死
这下众人都信了,但不知道为何鸡肉里有毒。

巡抚大人就说:“我把鸡肉放在葡萄架下的时候,发现有一条白丝,落入了碗中。想来,那条白丝就是关键,咱们去搜一下,就能清楚。”

众人来到婆婆家,搜寻葡萄架,发现架子上有一条大蝎子,足有四寸多长,落下的白丝,就是蝎子嘴里的唾液。

这一下真相大白了。

原来,那天一家三口煮熟了鸡,就盛了三碗,到葡萄架下吃。因为鸡块还热,所以就先放地上,等凉会儿再吃。周虎蓝的那碗鸡块,热气上冲,可能是刺激到了蝎子,蝎子唾液落了下来,而蝎子唾液有剧毒,所以他会中毒而死。

婆婆和陈氏的碗没有蝎子毒,因此吃了没事。

真相大白之后,县令重罚,不仅革职,而且罚了几年俸禄,这些钱都用来赡养周虎蓝的母亲。巡抚大人又上表,追认陈氏为贤妻、节妇,周十郎无罪释放,官府给予补偿,并认定他为义士。婆婆由官府赡养,直到其去世。

如果当初幕僚不沉迷下棋,陈氏或许就不会死了,这个案子也会早点查清楚。所以说,为官者做事,切记要谨慎,你不在意的几句话,很可能就会让别人丢了性命。

还有,作为旁观者,在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不要乱猜,不要轻易发表评论,因为这也会对别人造成伤害。说不定,还会误导断案,害死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