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过去江湖之中,练武之人也分三六九等,能上档次的称之为侠客,再高一级便是剑客,而超越了剑客的,也就成了顶尖的人物,称之为剑仙。尽管古代对于剑仙的描写不少,但真正将剑仙之名传播开来的,还要感谢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赵焕亭等近代“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创者。

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今日里,且听“大狮”说一段清人笔记中对于剑仙的描写,权且取名——金树云少室会剑仙。

话说陇西地带有位少侠客,名叫金树云。此人仪表堂堂,侠肝义胆,善用双剑,有日行百里取人头的能耐。他所用双剑,是名家铸造,长不过三尺,且十分柔软,能像丝绦一样卷起,剑刃锋利异常,切金断玉如同切豆腐一般轻松。

金树云练武成痴,常听说深山大泽之中有剑仙,于是不辞辛苦,出嘉峪关,绕柴达木盆地,进入青海西南部的巴颜喀拉山,再到黄河源头,而后又出昆仑山,下岷、峨二峰,再从四川返回家乡。一路之上,风餐露宿,受尽颠簸之苦,强盗、骗子、野兽、倒是没少遇到,却连剑仙的影儿都没瞧见过。如此这般,不免让金树云十分失落。

有一年,金树云来至河南登封,找了家客栈,刚下榻不久,小二哥匆匆过来传话,说有个白胖子非要见金少侠不可。金树云纳闷:“我在登封一没亲戚,二没朋友,什么人要见我呢?”有心不见,只怕为难了小二哥,于是让小二哥请那人进来。

时间不大,就听屋外脚步声由远而近,帘子一掀,进来一个人,四十多岁,白白胖胖,看穿着打扮,是位有钱阔爷。金树云跟此人素未谋面,出于礼貌,赶紧起身寒暄。

不等金树云询问,来者先行表白身份,他自称姓郝,因为他家有几个闲钱,故而人都管他叫郝大富。自报完了家门之后,郝大福陡然双膝跪地,泪流满面,恳求金树云救他一家老小的性命。

此话怎讲?原来,郝大福前天收到一封强盗的勒索信,限他十天之内凑齐白银十万两。如若不然,就烧了他的宅院,杀他一家老小。他为此事惶惶不可终日,正愁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闻听金少侠来到登封,故而携带厚礼前来恳求帮助。

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金树云很是不解地问他,既然家中遭此横祸,为何不向官府求助?

郝大福哭诉道:“不是不想报官,是不敢报官。强盗在勒索信上写得清楚,只要敢报官,他们便倾巢而出,将郝姓一族个个斩尽,人人诛绝,连个喘气的小耗子也不留!”

金树云听罢此言,手捻下巴,沉吟半晌,忽地一拍桌案:“此事好办!你不妨在大门上贴一张告示,就说我金树云特从陇西前来捉拿强盗,那些强盗看到告示,必定退避三舍,不敢再来骚扰。”

单凭金树云三个字就能趋吉避凶,吓退强盗?郝大福将信将疑,也只能照做。果不其然,自打告示贴出去之后,强盗果真没来骚扰。

在此期间,金树云也不敢大意,唯恐告示不顶用,若那样的话,也就只能凭借腰间双剑,杀他个地暗天昏。

听闻强盗没再骚扰郝大福,金树云认为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正待他收拾好行囊,刚要离开之时,不料又有人来访。

这一次,来得是个衣衫褴褛的樵夫,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说:“我在山里打柴的时候,遇到几个年轻女子,她们给我几个铜子,委托我把这封信送给你。”

金树云赶紧接过信,打开一看,字迹清秀,寥寥数字,写得清楚,要他有胆就去少林寺西南二里许的少室山比试剑法。

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转天,金树云揣好书信,只身前往少室山,在山中转了大半天,也没瞧见一个人影。不知不觉,来到东山峰脚下,此地乃是少室山最高峰,悬崖绝壁,纵使猿猴也难以攀登上去,人就更不用说了。

金树云寻不见人,认为遭人戏耍,于是刚想转身离去,忽听有女子笑声。循声仰望,但见峰巅之上有几个女子正在嬉戏。她们身着薄绡长衣,轻风一吹,飘飘扬扬,宛如仙女一般。金树云看得入迷,竟忘了来此的目的。

这时,其中一个女子向他俯身招手,喊道:“姓金的小子,既然来了,为何愣着不动?还不快上来观赏九朵莲花山的景致。”

一席话惊醒梦中人,金树云这才想起自己到此的目的。于是施展平生绝技,攀援而上。

好不容易登上峰顶,但见眼前一平如镜,顿觉心胸开阔。几个女子上前施礼,金树云赶紧还礼。寒暄几句之后,金树云亮出双剑,道:“金某不才,愿与几位仙子请教。”

女子们笑道:“金少侠费尽周折才攀上山来,不妨稍微休息一下。等恢复元气,再比不迟。”

“不必!”金树云不答应,执意马上就比。其中一个身穿绛色绫绡衣的女子走上前说:“既然金少侠等不及,那就让我领教一下金少侠的高招。”

说着,玉臂一挥,顷刻之间,手中便多出一柄二尺左右的宝剑。金树云请她先进招,她却低头注视着剑背,在原地亭亭玉立,宛如一枝娇羞的水莲花。

文推网–高清电影电视剧下载

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金树云见她迟迟不动手,不免心烦意乱,催促之后,见她仍不肯进招,于是说一声:“金某失礼了。仙子看剑!”

剑锋一扬,银光一闪,快似流星,疾如闪电,寒光刺目难睁眼,好似白蛇吐清泉,剑尖直奔绛绡女的面门刺去。只听“当啷”一声响,宝剑相撞,飞溅起束束白光,宛若秋月荡水。紧接着,白光四合,犹如流星飞雪。

金树云使出浑身解数,手中宝剑却不能触及对方分毫,几个照面之后,不由得心生寒栗,一个没留神,手腕上挨了对方一招,宝剑应声落地。金树云攥着冒血的手腕,满脸通红,羞愧不已,试想自己好歹也是成了名的侠剑客,今日却被一个无名女子所败,这要是传扬出去,自己哪还有脸行走江湖!

这时候,绛绡女已经收回宝剑,笑道:“本以为你的能耐超凡,没曾想也不过如此而已。我们无意冒犯你,只因看到告示,料你会有非凡的武艺,谁想,一经试手你就露出破绽,方知你不过略高于一般人罢了。另外不妨告诉你,那些强盗并非怕你而不去骚扰郝大福,而是我们姐妹几个提前解决了他们。”

如此一说,金树云更是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只觉羞愧万分,想死的心都有。良久,忽地双膝跪地,叩头道:“金某惭愧,半生找寻剑仙,原以为剑仙都是白发老者,却从未想到会是几位仙子这般模样。今日金某既然幸遇剑仙,还请众位仙子收我为徒,恳请允诺,传我真法。”

几个女子只是咯咯笑,却不理会他。不多时,笑声戛然而止,金树云慌忙抬头,几个女子已经不见了人影。金树云发疯一般绕山寻找,只找到几间茅屋,几畦菜地,于是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半月之后,果然那个曾与他比剑的绛绡女飘然而至,点化他几招之后,便又消失不见。偶尔在风清气爽,月朗星稀的晚上,金树云能看到她们在山顶抚琴唱歌,琴声一停,她们就不知所往了。

世上究竟有没有剑仙?且看清朝人如何说
金树云在山上一住就是两个年头。在此期间,那个绛绡女曾来过几次,每次都是指点一招半式之后便不辞而别。一天,绛绡女再次出现,对金树云说:“你的技艺已精,不要再赖下去了,你自己看看你的样子,都快成野人了。”

金树云死活不肯下山,绛绡女也不多说什么,一挥袍袖,顿时散发出一股怪异香气。金树云只觉着双眼迷离,飘飘欲仙,不多时便不省人事。

等到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山脚下。他明白,就算自己回去,剑仙也不会出现,只好惘然回到家乡,自此不再远游,并将自己遇到的蹊跷事讲给乡亲们听。有人认为他遇到的不是剑仙,而是狐仙。也有人认为他什么也没有遇见,无非是练武练坏了脑子,所谓的剑仙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

究竟真相如何,就连金树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件事被有心人记载下来,传至今日,这便有了笔者这篇《金树云少室会剑仙》的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