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柔福帝姬,是宋徽宗赵佶的第二十个女儿。作为天潢贵胄,如果没有意外的事情发生,她会和其他公主一样,在嫁人的年龄择一前途不可限量的官宦子弟为夫,在富贵乡中终老其身。可惜,公元1127年的靖康之变打破了她的公主梦,将其拉入了万丈深渊。那一年,彪悍的女真骑兵携攻灭契丹之兵威,先是攻陷了繁华的汴梁城、掠尽了城中的财富,然后又将赵氏皇族男女老少四百七十余口外加教坊、宫女三千余人悉数掳到了北方苦寒之地。这里面,自然也包括玉碟有名、年仅十六岁的柔福帝姬赵嬛嬛。战俘的待遇向来不好,更何况是一位娇滴滴的未嫁公主。实际上,和柔福帝姬一样,其他饶有姿色的宋宫妇女也有不少人遭到了金兵的凌辱。好在,柔福帝姬的生命力颇为顽强,她没有凋零于押解途中,而是幸运地抵达了金国都城上京。但令柔福等人想不到的是,一场更大羞辱又降临到了这些宋宫女眷的身上。

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史料记载,当北宋皇族战俘被金兵驱赶到上京后,为了庆贺胜利,金人在他们的祖庙举行了的盛大献俘活动,即所谓的牵羊礼。也就在献俘活动结束不久,宋宫女眷便被金人悉数送进了一个名叫浣衣院的地方。在这里,许多宋宫女眷都遭到了金人的凌辱。柔福帝姬的运气比较好,她没有被送入浣衣院,而是被金太宗吴乞买挑入府邸。然而好景不长!或许是柔福帝姬年纪小,不懂得逢迎吴乞买,柔福帝姬不久便被吴乞买送回了浣衣院。在浣衣院的日子可谓是度日如年,面对金人无休止的凌辱,柔福帝姬忍耐了好几年,一直等到一个叫完颜宗贤的金人权贵出现。可是,这位权贵也和金太宗一样喜新厌旧。不过,完颜宗贤安置柔福帝姬的方式倒是比吴乞买人道得多:他把柔福送给了一个叫徐还的男人。这个人的命运和柔福帝姬一样,也是随宋徽宗北迁的汉人。故事讲到这里,关于柔福帝姬的命运,历史给出了两个分支:一是公元1141年,和徐还生活数年的柔福帝姬病逝于金国;二是1131年,柔福帝姬历经千辛万苦,逃到了南宋的临安皇宫。

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宋室南迁,绍兴八年,定都临安

史料记载,当柔福出现在临安皇宫的时候,宋高宗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的,因为在男女大防严格的封建时代,他基本很少和宫中女眷见面。更何况,柔福帝姬被掳走时年仅16岁,4年的沧桑巨变也足以改变她的容貌。于是,赵构遂找了一些年老的宫女来认人。这几位宫女经过仔细查验后,都觉得这个女人的相貌确实和柔福帝姬十分相像。问及宫中旧事,此女也回答的八九不离十。不过,唯一令人怀疑的,就是这个女人长着一双天足。要知道,当时的妇女流行裹足,柔福贵为公主,自然从小也是三寸金莲。然而,这个自称柔福帝姬的女人却没有裹足,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面对质疑,女子没有丝毫惊慌,只见她不胜悲苦地说了一句话,“金人对宋朝宫室成员不加怜悯,像牛羊一般驱赶,我们连鞋都不曾穿上,光着脚步行了几万里路,就是三寸金莲又怎能保持原样呢?”话音刚落,听者无不唏嘘落泪。靖康之变的耻辱再次勾起了上至高宗,下至平民百姓的无限愁思。于是,高宗遂对柔福帝姬的身世打消了疑虑,并在同年八月派出了一支声势浩大的迎接队伍,将这位小妹迎进了行宫。然后,高宗一纸诏令,又将其封为福国长公主。紧接着,赵构又给柔福帝姬挑选了一个驸马:永州防御使高世荣。另外,赵构还慷慨地赐给了柔福帝姬一万八千缗的嫁妆。

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查阅史料,两宋时期的宰相级官职,年薪大概在三百缗左右,一般公主出嫁,也不过是五百缗左右的嫁妆。柔福帝姬一人,就获得了一万八千缗,足可见赵构对这位唯一生还的小妹是如何的重视。实际上,在以后的日子里,赵构对柔福帝姬也的确是恩宠有加,光前后赏赐的金钱就超过了四十九万缗。不过,当绍兴十二年宋金达成和议后,柔福帝姬的命运便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因为在这一年,宋高宗的生母韦贤妃从北方回来了。据说,韦贤妃见到赵构,没说几句话就告诉赵构临安城里的柔福帝姬是冒牌货,真正的柔福帝姬早就病亡了。宋高宗听罢,脑海里充满了疑惑:一个冒牌货,怎么会对宫中往事如此了解,还知道我的小名?于是,高宗遂令大理寺对柔福帝姬进行审讯。大理寺官员接旨后加班加点地搞突击,很快便送来了审讯结果。

原来,汴梁城被金兵攻破的时候,这个叫静善的尼姑也被掳掠到了北方。在路上,静善碰到了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她曾侍奉过柔福帝姬的母亲王贵妃,知晓许多宫中秘闻。因为两人同病相怜,故而时常聚在一起聊天。一次,张喜儿偶然提及静善的长相和姿态都酷似柔福帝姬。对这个巧合,静善动了心,遂起了李代桃僵的心思。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静善总是刻意向张喜儿打听有关柔福帝姬的事情,并常常揣摩柔福帝姬的行为举止。久而久之,静善的姿态竟和柔福帝姬有了八分神似。正在此时,命运给了静善一个机会:她被土匪劫掠到了宋军的控制区域。一次,一股宋军攻破了土匪的营寨,擒获了许多匪眷。静善怕官兵对自己不利,遂谎称自己是柔福帝姬。看着静善不俗的言辞和气度,宋军士兵被唬住了。领头的将军不敢怠慢,赶紧将此事上报给了朝廷。于是,遂上演了前文述及的一串故事。

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史料记载,宋高宗做事很干脆,他看罢审讯结果,没有丝毫的犹豫,便下令司法部门将静善斩首示众。至于她的丈夫高世荣,不但被削夺了驸马都尉的爵位,还招致了临安居民的编排和嘲笑。然而,这场泼天骗局并没有就此结束。无论是当时的史学家,还是后世的史学家,很多人都对此事持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著名七言绝句《游园不值》的作者叶绍翁就曾在他的著作《四朝闻见录》中称柔福帝姬并非是冒牌货,一切都是韦贤妃在从中作梗。因为韦贤妃怕柔福帝姬将她当年的一些丑事曝光,遂逼迫高宗赵构杀人灭口。那么,韦贤妃到底担心柔福会说出什么丑事而急于杀死柔福呢?

靖康之耻:高宗母亲韦贤妃,四十多岁被迫接客,一天高达105个
金人王成棣是押解北宋妃嫔前往金国的翻译官。在完成使命后,他根据亲身经历,整理出了一本名为《青宫译语》的书籍。在书中,王成棣记录了包括柔福帝姬、韦贤妃等人在浣衣院的悲惨往事。尤其是四十多岁的韦贤妃,在一天之内竟然被105名金兵凌辱过。另外,还有稗官野史记载说,金人关闭浣衣院后,韦贤妃又被盖天大王完颜宗贤索去当了夫人。和她一起被要走的,还有柔福帝姬。可能是因为韦贤妃是赵构的生母,使得完颜宗贤对韦贤妃特别青睐。因此,完颜宗贤和韦贤妃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便连续孕育了二子。被金人关押的宋钦宗,还亲眼见过其中的一个孩子。当然,也有学者认为柔福帝姬是假的,因为从医学角度分析,裹脚之后的脚骨基本上彻底坏死,根本不会因为长途跋涉而有所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