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背后的惊天阴谋–第七章:化胡为佛

西游记背后的惊天阴谋–第七章:化胡为佛

化胡为佛

在上一回,太上老君突然被指控:他就是天上的幕后黑手,也就是与”须菩提祖师”狼狈为奸的同伙!这自然不是空穴来风,凡事都要讲证据,所以我们必须先要详细地了解这位”太上道祖”散落在书中的蛛丝马迹,才能一步步地接近真相。

◎ 太上老君在《 西游记 》体系中是否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在第八十六回中,猴子有这样一句话:”李老君乃开天辟地之祖,尚坐于太清之右;佛如来是治世之尊,还坐于大鹏之下;孔圣人是儒教之尊,亦仅呼为夫子。”这一番话说得极为透彻,而且具有实效性( 毕竟如来佛坐在大鹏之下,还是第七十七回的事情 ),它将儒释道三家并列而论,如来和孔子自然是释儒两派的掌门人,由此可知,虽然天庭的政治领袖是玉皇大帝,但道教的实际精神领袖,依然是这位太上道祖!颇有点儿君权和神权分离的味道,又好似清朝皇帝和班禅、达赖的关系,所以在《 西游记 》体系中,太上老君的资历相当的高,影响力也是非常大的。

◎ 太上老君对他在现有天庭政权中所担任的职务是否满意?

从已知的信息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太上老君也属于”离休老干部”,而且属于混得不怎么样的那种,虽然玉帝表面上对这位”太上道祖”还算有礼,但这”礼”实只算得”敬老院礼仪”而已,不但权力被玉帝给架空了,而且天庭内部议事也没份,偌大一大把年纪却只在三十三天之上的离恨天的”金丹基地”兜率宫,作为”技术顾问”来发挥余热,每年还得累得哼哧哼哧地炼出几葫芦金丹来上贡,你说他这余热烧得辛苦不辛苦吧!以老君此时的状态,天庭的活动怕只有九九重阳老人节和春节神仙团拜会才有资格参加了,一个好出身、高资历的”太上道祖”,竟在玉皇大帝的人事体制下,成了一个终日研究化学合成技术的老炉工,在如此悬殊的落差之下,估计老头儿的心情实在难以”淡泊宁静”,说不定还是”闹可闹,非常闹”,要想说满意实在勉强得很。由以上两点,我们可以看出,这个老头儿拥有逆反心理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 太上老君和”须菩提祖师”会有关系吗?

关于”须菩提祖师”,我们已经有过论证:他是西天佛国中人,法力高得惊人,虽不知他和如来谁上谁下,但估计最多也只是略输一小筹的样子。而太上老君呢?他仅仅只是道教的一个道祖吗?当然不是,在书中第六回中,有一个相当重要的线索,千万是不能忽略的!老君曾对观音介绍过他胳膊上的金钢琢,有过这样的一段话道:”这件兵器,乃锟钢抟炼的,被我将还丹点成,养就一身灵气,善能变化,水火不侵,又能套诸物;一名’金钢琢’,又名’金钢套’。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甚是亏他。”天啊!请大家注意这句话的重要性!这番话可是太上老君面对着西天政权的执行秘书–观音菩萨这样的重要人物说的!那么什么是”化胡为佛”呢?

所谓”化胡为佛”,其实是根据历史上一部大有争议的道教经文《 老子化胡经 》演绎而来的,《 老子化胡经 》的主要内容就是”老子化胡为浮屠”,宣传说老子去了印度,在那里变成了佛,建立了佛教,并开始对印度人实行教化,这就是所谓的”老子化胡”。当然,从历史的角度看,这只是道教为了获得对佛教的优势而编造的故事而已,对此并不需要过细地研究。但鉴于我们是研究《 西游记 》小说的本身,所以都应以一切《 西游记 》文本的范围为准,既然太上老君说了”化胡为佛”这个出身,而观音又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表明,在文本的范围内,此事确为事实。

由此,我们可以确凿地肯定《 西游记 》中太上老君所具有双重身份–他是道祖,又与西天佛国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在第五回中,当猴子偷丹的时候,太上老君正与燃灯古佛在三层高阁朱陵丹台上进行会晤,燃灯古佛是谁?他可是西天的硕德耆宿啊( 第一百回宣颂佛号的时候,他老人家排第一 )!属于西天高层中的高层,足见太上老君和西天的关系之密切。

如果说燃灯古佛出场次数太少,且属于离退休状态的话,那么,让我们看看作为西天佛国的第一行政秘书观世音菩萨,都和太上老君一起干过些什么事情–《 西游记 》第二十六回”人参果事件”中,观音菩萨就有过回忆:”当年太上老君曾与我赌胜,他把我的杨柳枝拔了去,放在炼丹炉里,炙得焦干,送来还我。是我拿了插在瓶中,一昼夜,复得青枝绿叶,与旧相同。”( 太上老君和观世音竟无聊到烤杨柳枝玩儿的地步,可见交往之频繁,且老君的炉子火力实在不旺啊! )第三十五回”金银二角事件”中,老君自供金银二角乃是”海上菩萨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 两人且有通仆之谊,难得难得! )

看到这里,你要说这两人没有些暧昧,谁信啊!状况如此,那么身为西天佛国中人,法力高强的”须菩提祖师”要和太上老君有点儿联系,那实在是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

◎ 如果太上老君是幕后黑手的话,为何还在关键时刻背后暗算猴子?

还是在第六回,悟空和二郎神正打得难解难分之时,观音菩萨转了个心眼,因为二郎神是她举荐来降妖的,为了保全脸面,观音菩萨动了杀机:”菩萨开口对老君说:’贫僧所举二郎神如何?果有神通,已把那大圣围困,只是未得擒拿。我如今助他一功,决拿住他也。’老君道:’菩萨将甚兵器?怎么助他?’菩萨道:’我将那净瓶杨柳抛下去,打那猴头;即不能打死,也打个一跌,教二郎小圣好去拿他。’老君道:’你这瓶是个磁器,准打着他便好,如打不着他的头,或撞着他的铁棒,却不打碎了?你且莫动手,等我老君助他一功。'”

太上老君这几句分明是鬼话连篇!观音菩萨手里的瓶子,你当是两毛五一个的啤酒瓶啊!书中在第四十二回观音收服红孩儿时有过描叙,这只瓶子乃是佛门至宝,平时空着做插花艺术,有用的时候,能装一海之水!大家可以想一想,猴子的铁棒是一万三千五百斤,一海之水的重量无可考证,反正猴子是没有架海的斤两,但能耍得动铁棒,就算用力将铁棒耍起来,一斤当得十斤,也不过一十三万五千斤而已,而宝瓶能装大海,能装一海之水的小宝瓶,它的单位面积所能承受的压强该有多么巨大,岂是一碰就碎的玩意儿?所以太上老君这番插科打诨的话,其意在阻止菩萨出手。

制止住菩萨之后,太上老君这才掏出了他那只很著名的法宝–那只后来真正叫普天诸神、仙佛两界极为头痛的”金钢琢”,放了个暗青子背后伤人,照着猴子天灵盖就是一下,把个猢狲打了个站立不稳,于是被二郎神和他的狗狗抓了个结实

“金钢琢”是一件顶级的至尊法宝,在青牛精的手里,就已经无人可制了,何况在制造者手里呢?难道仅仅是只能把猴子打一个跌这样简单?更何况太上老君实在有很多次出手的机会,比如第一次征讨猴子时,未请二郎神时,与二郎神刚战时,打得不分胜败时,他都可以随时出手,轻轻松松用”金钢琢”缴了猴子的械,但这老家伙该出手时不出手,直到旁边菩萨要出手时才出手–而且只是把猴子砸了个站不稳,这不是很蹊跷的事情吗?

这个事件表面上看,是太上老君不顾脸面,施暗器伤人,但实际情况却是:太上老君看菩萨要下杀手,为了保住猴子性命所故意演的一场苦肉计。太上老君其实是在救猴子!

◎ 既然太上老君救了猴子,为什么他还把猴子投入八卦炉中煅烧?

这个举动依旧是障眼法,列位不可被老君瞒过也!在第六回中,猴子被抓后,立刻就被二郎神等用绳索捆绑,使勾刀穿了琵琶骨,再不能变化了。二郎神是捉妖的大行家,他十分明白,只要琵琶骨被穿,大罗神仙也无法施法自救,这猴子就是废猴一个,就是拆了勾刀铁锁,身体也得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这个方法可谓十分保险,也十分有效。但在第七回中,太上老君主动请旨要求火炼猴子,却是”将大圣解去绳索,放了穿琵琶骨之器,推入八卦炉中”–这个举动实在令人费解,老头儿是不是糊涂了?那么多器械就是解也要解老半天吧,何况也不保险,按照常理来讲,直接把猴子推进炉子不就好了?难道老头儿想贪了这些绳子和勾刀?不至于吧!莫非怕这些物件会脏了他的丹炉吗?显然也不可能,烧个四十九天,什么都成灰烬了,所以也是不成立的。

罪犯的琵琶骨如果被穿住,就只能任人宰割,如果去了的话,就很有可能会生出事端啊!何况是猴子这样的恐怖分子,太上老君不至于连点儿常识也不了解吧!那太上老君为什么还要给猴子把穿琵琶骨的器械去掉呢?还有,八卦炉为什么烧不死猴子?难道仅仅只是猴子在有烟无火的巽位藏身,所以才保存了性命吗?当然不是,太上老君是什么人?他玩的就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这套八卦理论啊!九宫八卦移位这个简单的方法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偌大一个八卦炉,岂容得猴子平安地待上七七四十九天?虽然《 西游记 》是一本神话,但也不能这般鬼扯吧!

那么,难道是猴子善于避火?自然也不是。试想红孩儿的三昧真火都可以让悟空几乎殒命当场,更何况是老君的三昧真火,论年纪论修为,当然是老君的强无数倍,而且当年八卦炉的残砖落地,化作的火焰山都能要猴子无计可施,在第五十九回,猴子的耐热程度,甚至还不如火焰山附近随便一个小买卖人:”( 卖糕的小贩 )揭开车儿上衣裹,热气腾腾,拿出一块糕递与行者。行者托在手中,好似火盆里的灼炭,煤炉内的红钉。你看他左手倒在右手,右手换在左手,只道:’热热热!难吃难吃!’那男子笑道:’怕热莫来这里,这里是这等热。'”

似如此模样,你说一个原子反应的八卦炉烧不死一个猴子,谁信啊!再说了,如果只是杀个妖猴,哪里需要这样麻烦,按第三十三回的说法,只需把太上老君的紫金红葫芦或是羊脂玉净瓶拿将出来,便可将猴子一时三刻化为脓了,根本不需要耗费燃料烧七七四十九天!更何况烧到第四十九日头上,又有一件蹊跷事,第七回原文有描写:”不觉七七四十九日,老君的火候俱全。忽一日,开炉取丹。那大圣双手捂着眼,正自揉搓流涕,只听得炉头声响,猛睁睛看见光明,他就忍不住将身一纵,跳出丹炉,呼啦一声,蹬倒八卦炉,往外就走。”

有没有搞错?猴子正在炉子里揉眼睛流鼻涕的时候,太上老君竟不知道炉子里的猴子还是生龙活虎的吗?要说炉子里的猴子是活的还是死的都算不出,竟然就敢贸然开炉,这太上老君做事情也太糊涂了吧!这是要取丹吗?这是要放人啊!

由这些事情我们可以知道,太上老君根本不是要杀猴子,他分明是先去了穿猴子琵琶骨的家伙,然后将猴子放在炉中休养,还故意降低了炉火,使整体温度不至于真的烧死了猴子,而且将没火的巽位留给了猴子,一直供他恢复了四十九天,然后,再故意将猴子放了出来!

有人会说,老君开炉的时候,不还阻止过猴子吗?不是还被猴子所伤吗?请大家注意第七回的原文:”老君赶上抓一把,被他一捽,捽了个倒栽葱,脱身走了。”

老君真的阻止了猴子吗?没有,他只是赶上去抓了一把,他是自视武功高强抓法无敌吗?这一抓顶个什么用啊?完全没有用。猴子也并没有伤到老君,只是把他推了个倒栽葱–我十分怀疑连这个动作都是太上老君在演戏,也许真实情况可这样再现:

太上老君见猴子蹿了出来,心中不慌,脸上故作惊恐之色,左手疾出,五指成爪,往猴子身上抓去,猴子正在火头上,一见老君扑来,就势一掌,往老君的胸前推去,也不知道是这几日功力大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猴子只觉手掌刚按在老君的胸前,还未待发力,老君的人已经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倒在远处!既然老头儿如此不堪,猴子也就不屑再对他下手了,长啸一声,闯出兜率宫。此时倒在地上的太上老君冷笑了几声,站了起来,他的右手中,一直攥着那只金钢琢。

这当然只是想象!不过,太上老君是绝对没有想阻止猴子的,因为阻止猴子,只需要祭起那只可怕的金钢琢;太上老君也绝对不会有危险,因为还是那只金钢琢,只要猴子真的敢对他下手,他那琢子一晃,就是十个齐天大圣也立时了账!更不必说老君身边那些随时可以置猴子于死地的法宝了,如他盛丹的葫芦( 紫金红葫芦 ),盛水的净瓶( 羊脂玉净瓶 ),炼魔的宝剑( 七星剑 ),扇火的扇子( 芭蕉扇 ),以及他一根勒袍的带子( 幌金绳 ),其中任何一件,都能收拾猴子。事情到这一步,已经再明显不过:太上老君亲自把猴子放了出去,让它大闹天宫!

这里还有两个佐证,多少能从侧面更加真实地说明一些问题:我们以为太上老君将猴子所谓的”以文武火锻炼”,是用高级而厉害的”三昧真火”,不想在第三十九回”一粒金丹天上得”中,老君自己道出了个中真相:”你那猴子……送在我丹炉炼了四十九日,炭也不知费了多少。”

原来他用的只是炭……

另外,我们惊喜地发现了另一个幸存的人证–火焰山的土地。在第六十回”孙行者二调芭蕉扇”的开头,这位道士打扮的土地道:”是你也认不得我了。此间原无这座山,因大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被你蹬倒丹炉,落了几个砖来,内有余火,到此处化为火焰山。我本是兜率宫守炉的道人,当年被老君怪我失守,降下此间,就做了火焰山土地也。”最新高清电视剧,美剧,港剧,韩剧

老君自己且挡不住猴子出炉,一个守炉的道士能有什么办法?叫这个道士来背黑锅,这明显是个冤案嘛!老君的目的无非是掩盖真相,随便寻个不是,把亲见内情的人证远远地发配了……

说到这里,太上老君还是清白的吗?只怕在实情面前,他也无话可说了,不过这些证据只是零散的真相,好似一颗颗的珠子,现在,我们需要一根线索,把整个真相给穿起来,要知道太上老君和”须菩提祖师”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完成的,请看第八回《 地谋天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