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给妻姐做饭,他添柴时灶台塌了,妻姐说快拿墨斗来

民间故事:男子给妻姐做饭,他添柴时灶台塌了,妻姐说快拿墨斗来

明朝嘉靖年间,庐州府的六安州有个木匠叫曾泉生,他打造出来的家具简约华丽,十里八乡邀他上门干活的人络绎不绝。

其实,早年间曾泉生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木匠,后来他外出遇到一位老先生,先生传他一门榫卯拼接的技艺,这才让曾泉生的手艺变得精湛起来。

那么,这老先生到底是谁呢?又为何传这门技艺给曾泉生呢?

话说,曾泉生家住窑下村,村民大多数都是瓷匠,村子内有口百年老窑,专门用来烧制瓷器。虽然比不上官窑,但是在庐州府很出名,靠着烧瓷器村民的生活过得还算殷实。

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曾泉生不愿意当瓷匠,他在十七八岁的时候瞒着家里人跑到省城拜老木匠为师,出师以后就回到村里,向亲戚借银子开了一间木匠铺。

他本以为靠着省城学来的木匠手艺,可以在村里扬眉吐气,可是事与愿违,村民嫌他做的家具又老又土气,铺子门堪罗雀连租子都交不起了。

眼看就要关门大吉的时候,某日傍晚时分,铺子里来了一个青衣小厮,说是请曾泉生过府上打寿材而且给出的报酬很高。

曾泉生也不讲忌讳,收下钱就跟着青衣小厮上了马车,这一走就是一年,期间音讯全无。他的父母找遍方圆百里都没能找到曾泉生。

就在木匠铺梁上结满蜘蛛丝儿的时候,曾泉生在一个黎明时分回到村子里。

回家后,曾泉生就大病一场,在床榻上躺了半个月才下地。家里人问他这些日子去了哪里,曾泉生只字不提,只说是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先生,跟他学习木匠技艺。

木匠铺重新开张,村民们见曾泉生满下巴都是黑胡茬子,像一根根钢针似的扎在那儿。曾泉生比以往显得稳重许多,他在门前打的新家具也让村民眼前一亮。

相比较以前做出来的家具,现在的家具变得简约华丽,再加上价钱便宜,很快就被村民抢购一空。

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都知道窑下村的曾泉生有精湛的木匠手艺。

曾泉生的父母见他老大不小,就张罗一门亲事,女方是村里张窑工的闺女,双方知根知底,定下日子就拜堂成亲了。

小两口成婚一年后,生下大女儿取名曾宝莲,她出生的时候不哭不闹,眼睛盯着稳婆似笑非笑,这可把众人吓坏了。

当夜找来郎中把脉也没诊断出问题,随着宝莲日渐长大,曾泉生看出了端倪。

宝莲在二岁的时候还不会走路,三岁才长牙齿 ,四岁开始长头发,整日昏睡不醒。

曾泉生带着女儿遍访名医都没有治好,期间小女儿曾宝柔出生了,所幸她没有犯姐姐的病。

好在宝莲的这种不正常,只持续到十二三岁,之后就和正常人一样,只是很少开口说话,整个人也是憨憨的。

整日就坐在门口,抬头望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村民们都说曾泉生把福气用完了,这才导致大女儿变成傻子。

也许是对宝莲的愧疚,曾泉生好吃好喝的都先给她。明眼人都看出来曾泉生对大女儿的呵护胜过小女儿宝柔,就连妻子张氏都看不下去,让丈夫要一碗水端平,不可以厚此薄彼。

可是,曾泉生根本不听,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宝莲,深怕女儿不在身边被人欺负。

在曾宝莲十五岁的时候,曾泉生外出干活,从屋顶上失足摔下来,药石无医过世了。

家里只剩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好在曾泉生节俭,这些年留下的银钱足够母女三人享清福。

转下,两个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宝莲因为痴傻的原因,没有婆家愿意上门提亲。

当然,少不了那些觊觎曾家财产的人愿意入赘,张氏并不糊涂,不会为了虚名就贸然将大女儿嫁出去。

手心手背都是肉,张氏作为母亲一直想一碗水端平,但是事与愿违,小女儿宝柔一直对父母偏爱姐姐心存不满,没有少和母亲怄气。

宝柔出落的亭亭玉立,从小到大都是美人胚子。因此,上门求娶的人有很多,其中不乏达官贵人或者是书生才子。

在这些人当中,宝柔看上了王员外的儿子王平山。王平山不仅容貌出众,而且文采斐然。两人在一次诗会上一见钟情。

从此,两人时常互赠诗文以表爱意。这事情很快就被张氏察觉,她私下打听王平山的秉性,经过一段时间了解后,她三令五申不许宝柔和王平山再有往来。

原来,王平山是个徒有虚表的花花公子,经常流连瓦舍混迹赌坊,宝柔若是嫁给他岂不是毁了后半生的幸福?

可是,宝柔不理解张氏的良苦用心,私下还和王平山有书信往来。

王平山得知张氏阻拦二人后,竟然一直在书信里怂恿宝柔同他私奔远走高飞。

宝柔最终抵挡不住诱惑同意私奔,两人约定好夜里在竹林相会。

到了晚上,宝柔要从后门离开家的时候,却看见姐姐宝莲站在门口,说什么也不愿让宝柔离开。

两人在争执中吵醒了张氏,她见宝柔穿戴整齐背着行囊,就晓得她要离家出走,细问之下知道她要同王平山私奔。

张氏气急败坏将宝柔臭骂一顿,并且将她锁进房间里不许外出。

第二日,王平山遇害的消息传遍十里八乡。说是昨日夜里,王平山不知在竹林等谁,期间遭遇老虎的袭击。

此事被宝柔知晓后痛苦不已,责怪自己没能及时赴约这才害死了心爱的人。

张氏见小女儿痛苦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宝柔已经几日不吃不喝将自己反锁在屋内以泪洗面,如今憔悴的面黄肌瘦惹人怜惜。

宝莲平时很难说一句话,此时她却对母亲说:“妹妹心里苦,不如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有了家室也就不会瞎想了。”

张氏闻言眼睛一亮,心想:这个办法好。

她左思右想在记忆中寻找合适的女婿,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脑海中。

“莲儿,你觉得李大年如何?”、

宝莲沉吟半响,嗡嗡说道:“可!”

张氏这才展颜欢笑,她眼中充满怜惜,“本来想让你先嫁人的,可是你妹妹如今的情况,我只能委屈你了。”

宝莲看着天幕,许久才说话,“无妨!”

张氏早已习惯女儿的惜字如金,见她又在发呆看天空,长叹一声,去找李大年了。

这个李大年不是别人,正是曾泉生的徒弟,他身世可怜,亲生父母不详,是由老乞者养大的。

后来,老乞者死了,曾泉生见李大年可怜就收其为徒。如今,李大年长成小伙学得手艺独当一面。

可是,李大年知恩图报,并没有离开木匠铺。曾泉生死后,张氏就把铺子交给他打理。

李大年为人本分老实,经营木匠铺有一手,让本就红火的铺子生意更好。张氏早就拿李大年当半个儿子,有心想让他将来娶宝莲的,以后木匠铺子就当成陪嫁。

可是,宝柔的事迫在眉睫,只能让李大年娶宝柔了。

张氏直言来意,让李大年惊愕不已,他支支吾吾说道:“师娘,我身份低微配不上二小姐。”

张氏嗔怪说道:“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怎么你就配不上宝柔?只有你娶宝柔我才能放心。”

李大年闻言欢喜,答应下这门亲事,他赶紧去找媒婆准备三书六聘,定下黄道吉日拜堂成亲。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然宝柔的心中还有王平山,可是张氏对她苦苦哀求,终于让她答应和李大年成亲。

于是,宝柔将王平山寄给自己的信,珍藏在一个木盒子里,她抱着木盒坐进了花轿。

成亲的第二日,宝柔对李大年的态度爱答不理的,但是李大年毫不在意,他一如既往的对宝柔嘘寒问暖,就怕怠慢了妻子。

转眼到了回门的日子,李大年赶着马车带着宝柔回去看望张氏。

张氏见女儿成亲后气色比之前好很多,心里很是高兴,此时,仆人来禀告说是厨娘身体不适去找郎中了。

张氏找来管事一顿数落,“怎么回事!今日是姑爷回门的日子,厨娘不在还怎么烧火做饭?”

李大年提议去酒楼吃饭,可是曾宝莲还在睡觉,任凭张氏不管怎么叫门,她都不开门。

“罢了,咱们去吃吧,宝莲没睡醒是不会开门的。”

曾宝莲从小就有嗜睡的习惯,没有睡饱是不会出房门的。

众人吃完饭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时分,曾宝莲的屋子还是关着门,看来还是没醒来。

张氏已经习惯,吩咐丫鬟去烧热水洗漱。

一路舟车劳顿,宝柔洗漱完后早早睡下,李大年抱着被褥在地上睡。

成亲之后,二人就一直分房睡,李大年没有一句怨言。

对他来说宝柔嫁给自己,就是上天的恩赐,没必要奢求太多,只要一心一意对她好就行,毕竟当初答应过师父要照顾好他的女儿。

当初,曾泉生也是希望李大年娶大女儿宝莲,可是还未等他说出口就撒手人寰了。

三更天的时候,李大年被渴醒,他见桌上没有茶水,就轻手轻脚打开门去厨房找水喝。

就在这时,他看见厨房门口坐着一个黑影,定睛一看竟然是曾宝莲。

“大小姐,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曾宝莲闻言抬起头来,李大年看见她端着碗,正在吃冰冷的剩饭剩菜。

她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我饿了。”

李大年闻言心中一酸,他骤然想起老乞者死后,凛冬节气,他流落街头饥寒碌碌。此时,一个小女孩走到他跟前问道:“你为何那么悲伤?”

李大年也回复了一句:“我饿了。”,正是因为这句话,小女孩找到她的父亲,将李大年收留,这个小女孩正是曾宝莲。

“大小姐,你先进厨房,我给你去做饭。”

李大年将宝莲手中的碗夺下,宝莲闻言只好进厨房,在一张椅子上坐下。

李大年就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洗菜、淘米、切菜。动作行云流水,坐在一旁的宝莲眼神中露出一丝惊讶。

李大年拿了一些枯枝点燃后丢进灶台里生火,然后慢慢往里面添柴。

他把手里最后一根木柴放进灶台里,见火候很好就准备去炒菜。

就在此时,李大年的脖颈处有一丝凉意,只见他被一股力量拖拽着离开灶台。

紧接着灶台轰隆一声,竟然垮塌了,地上一片狼藉。

李大年跌坐在地上惊愕不已,“到底怎么回事,这灶台竟然塌了。”

“有邪祟的味道!”,李大年闻言转头,看见宝莲右手还拽着他的衣领。

此时,宝莲的眼眸变成金色,她缓缓走向灶台跟前。

只见她长袖一挥,地上的灶灰漂浮在空中,渐渐形成一个“敕”字。‘’

宝莲眉头紧皱,口中吐出九字真言,这个“敕”变成金色往宝柔的屋子方向飘去。

“大年,快去拿我父亲的墨斗来,我在宝柔的房外等你。”,说完这番话,她转身离开屋子。

李大年闻言不敢怠慢,赶紧跑去库房,翻箱倒柜找曾泉生的墨斗,终于在一个箱子里找到。

另一边,一个黑影穿墙而过进入了宝柔的屋子,今日月光很亮,屋内的光线如白昼。

如果宝柔这个时候醒来,就会发现屋内的黑影竟然是王平山!

王平山在竹林遇害,心怀怨恨不愿离开人世,变成游离在世间的长傀。

王平山趁宝柔回门的时候,想要加害于她,这样两人就可以继续前缘,结白婚,无拘无束逍遥在世间。

只见他双手就要掐住宝柔脖子的时候,一道金色光芒从门外袭来,将王平山击飞倒地。

俄顷,房门被打开。宝莲缓缓走进屋子,她喝道:“你与她的缘分已尽,为何还要执迷不悟!”

“因为我爱她!”,王平山起身吼道。

宝莲双指画圈,一道无形的气罩将宝柔保护起来,她听不见旁人的说话。

“你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你只是因为得不到宝柔而心生怨恨而已。”

王平山的谎言被拆穿,闻言恼羞成怒,他双手成爪向宝莲扑去。

“都是因为你的阻拦,我才被老虎袭击,”

王平山出手狠辣,宝莲勉强抵挡,就在这时,李大年及时赶到,他从怀里拿出墨线扔向宝莲。

只见宝莲拿到墨斗后,她牵出墨线在空中比划编织了一张大网,而后她轻轻一推,大网将王平山轻而易举的罩住。

墨线在王平山身上收紧,勒出一道道印子,王平山在地上打滚痛苦不堪。

就在宝莲要收紧墨线将王平山的阴神灰飞烟灭的时候,一个身影冲到她跟前跪下。

此人正是宝柔,不知何时她已经醒来。

“姐,求你放过平山吧。”

宝莲恨铁不成钢说道:“王平山心术不正,欲巴结县令公子,诓骗你去竹林,让县令公子行不轨,这样的人你何苦为他伤心?”

宝柔闻言面如死灰,就在这时,王平山趁二人说话的空隙。想要拼死一搏,企图抓住宝柔脱身,危机时刻,李大年用后背护住了宝柔。

但是,身受重伤躺在宝柔身上昏厥过去。

宝莲神色肃然,收紧墨线,只见“咔嚓”一声,王平山来不及求饶就变成了齑粉,消失在屋内,彻底灰飞烟灭了。

“姐,我知道错了,求你救救大年啊。”,宝柔经过刚才的事后,才晓得李大年对自己才是真心的。

宝莲叹息一声,“人生两苦,想要却不得,拥有却失去。罢了,我欠你们曾家的就算还清了。”

只见,宝莲眉心处飘出来一朵金色的莲花,它缓缓落入李大年的身体中,俄顷,李大年的伤口恢复,呼吸也顺畅了。

此时,鸡鸣三声,宝莲背着手缓缓走出屋子,东方亮起鱼肚白,一抹朝阳让宝莲变得晶莹剔透,仿佛和这个世间融为一体。

“姐,你要去哪里?”,

宝莲并没有回答妹妹的话,而是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

““不问我来自何处何世,且思我要去何方见谁!””

言罢,一道金光出现,宝莲消失在天地之间。

宝柔想去追姐姐,可是一双温柔的手拦住了她,她回头一看竟然是母亲张氏。

张氏随后的一番话,让宝柔惊愕不已。

原来,宝莲之所以出生的时候有怪病,都是因为曾泉生害的。

在曾泉生穷困潦倒的时候,被一个青衣小厮请去家里打寿材。

 

(图片来源:文推影音 wentuifree.com 美剧 日韩剧 卡通 资源大全

谁曾想这个青衣小厮竟然是邪祟所化,专门欺骗穷人,把他们带进山里吞噬阳元增加修为。

这时候,有只狐仙不忍心曾泉生被害,就帮他打跑青衣小厮,带着他逃走。

在逃跑途中,两人历经磨难,彼此产生情愫,于是他们隐姓埋名在山里生活。

好景不长,正道人士发现了狐仙的身份。将狐仙打成重伤,曾泉生不惜性命阻拦这些人杀狐仙,被打的面目全非也不肯离去。

狐仙悲愤之下,燃烧内丹,短时间提升修为带着曾泉生离开。

这一幕,恰好被一个世外高人看见,他不但阻止了追兵,还救治了曾泉生。

只是狐仙内丹已毁药石无医,曾泉生央求世外高人别让狐仙灰飞烟灭,他愿意一命抵一命。

世外高人被他感动,用秘术保护了狐仙并帮助顺利她转生。但是,曾泉生却付出了减寿三十年的代价。

宝莲,正是狐仙的转生。

世外高人给曾泉生一个墨斗,还传他一门榫卯拼接的手艺。曾泉生用这个技艺,果然木匠手艺精湛许多,

宝莲的真实身份直到曾泉生临终的时候,世外高人现身才告知他,并且解封宝莲的记忆,让两人有短暂的相遇,这次相遇却是永别,两人纠缠的缘分就此结束。

曾泉生临终的时候,让宝莲保护妻女。她做到了,如今两人平安,她决定去找世外高人学艺,重登天道,也许可以在某个时候和曾泉生再次相遇。

李大年和曾宝柔经历这件事后,两人互生情意。一年后,生下一个粉嫩玉琢的女儿,夫妇二人决定给女儿取名叫李思莲,用来纪念曾经的姐姐。

长大后的李思莲嫁给一个文采斐然的书生,书生连中三元,成为国朝状元郎。深得皇帝信任,百姓爱戴,还是一个慈父。

宝柔一生平安顺遂,五世同堂,活到九十九岁。

那日,一个衣着白裙的女子悄然而至,宝柔看着眼前妙龄少女,柔声说道:“姐,我想爹爹和娘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