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新聊斋:双魂娇妻
承聊斋之志,谱静月新篇|颂古之情义,明今世德尚

明朝时,登州有一个叫司徒扁的书生,长得英俊潇洒,才高八斗。

成年后,他娶到一个美貌如仙的娇妻陈氏。陈氏也是书香门第出身,早年父母双亡,留下田产给她,生活衣食无忧,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爱哭女子。

婚后两人恩爱无比,陈氏总爱为一些小事哭泣,司徒扁对她百般疼爱,经常哄到她不哭。

有一日陈氏忽然得一种怪病,眼看就要断气。于是在临终前,陈氏就对司徒扁说:“我死后你若思念我,便把我嫁给你时穿的红裙嫁衣留着吧,权解相思之苦”司徒扁痛哭应之,陈氏当夜就闭眼逝世了。

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此后,司徒扁喝酒忧愁,每当想起陈氏就拿出那件锦绣红裙袍,抱在怀里陪寝而睡。有时他夜里难眠,一抱着这件婚衣,便能安然入睡,有时还会梦着妻子,似乎和当年活着时一样。

如此半年,谁也不知他有这个癖好。

村中媒婆见他单身,便做媒介绍了李员外的千金给他,此女叫李荷花,长得貌美如花,开朗活泼,平时总爱和丫鬟打闹捣蛋。

除此之外,她身上还有几分陈氏的气质。

司徒扁登门拜访李员外,初次见到李荷花便觉得一见如故,两人遂感情升温,很快司徒扁就明媒正娶,把李荷花娶了过来。

娶亲当天,司徒府中张灯结彩,处处挂着红灯笼贴着喜字,来往宾客吃喝道贺,一番热闹结束,司徒便步入了婚房。

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此时,司徒扁喝多了几杯,在大喜之日竟想念亡妻陈氏,于是翻箱倒柜找出陈氏生前穿过的那一件红色婚袍,对李荷花说:“娘子,我看你与我亡妻有几分相似,今晚还请答应我一个要求,穿上这件旧嫁衣给我看看”。

起初李荷花并不答应,开玩笑调侃他,还拉拉扯扯打闹起来,可司徒扁坚持要穿,再三推哀求下,李荷花遂肯宽衣换上了那件婚袍。

说也奇怪,李荷花刚穿上嫁衣,整个性情顿时变了,像换了个人一般,一下就哭泣起来且道:“相公,我好想你”语气像足死去的陈氏。

司徒扁吃惊异常,习惯性的用以前哄陈氏的方式哄了起来。未料,李荷花语言举止更像极陈氏,两人当夜犹如旧情重逢,欲火焚烧,便欢愉至天亮。

鸡鸣后,李荷花又变回了活泼模样,判若两人,竟称对昨晚一事毫无所知。

第二天晚上,那李荷花竟又变成了陈氏性情,哭泣起来。

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她说出了许多昔日与司徒扁的恩爱往事,司徒听完大惊失色,怀疑李荷花是被亡妻陈氏还魂到身上了。

询问之下,女方才肯说出了实情。

原来陈氏死后飘入地府,因为地府死人太多,六道轮回紧张,需要排队转世,她一时没等到投胎时辰,整日游荡黄泉路间。

陈氏思念丈夫,常在奈何桥头大声痛哭,孟婆就把此事告诉了阎王爷。

这阎王甚为感动,便放了陈氏回来,让他和丈夫重娶,一年后再回阴间。

如此这番,李荷花一体双魂,白天面对的是活泼的李荷花,夜晚则是温柔忧郁的陈氏。此种婚姻生活,司徒扁倒也乐在其中。

司徒扁也乐在妻子,与二妻日夜欢乐,十分的舒服受用。一日,岳父来看司徒家望女儿李荷花,留下来吃晚饭。

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三人一起吃喝聊到天黑,忽然李荷花性格一下转变,竟认不得自己的父亲,且还哭了起来。李父奇怪问之,司徒扁谎称是一种怪病,哭哭便好。

当晚岳父回去,和妻子说起了女儿不认识自己的事,老夫妻俩一夜无眠,第二天又一起又来到女婿家中。

刚进门,看到李荷花在厅廊前挑菜,对了父母,便笑容满面,蹦蹦跳跳像个快乐小鸟般依附在李母怀里。两老人问及她昨晚之事,李荷花只称不知情。

见女儿如此怪异,李父李母也吓着了,但看她今日好端端的一个人,怕事情传出去,对女儿影响不好,便只能作罢,转身找司徒扁进行一番叮嘱,又给了三两银子,让他给女儿买点补品,便匆匆离去了。

故事:新聊斋:双魂娇妻
转眼第二年,李荷花给司徒扁生了一对双胞胎,然后晚上,变身陈氏的李荷花,忽开口道:“阎王限我时日已到,命我下去投胎了,我二人夫妻缘分从此决断,永别了”司徒扁听罢痛哭流涕,十分不舍。【文推网 wentuifa.com】

陈氏又道:“李氏是一个好女子,以后你也别亏待了人家”,司徒扁点头答应,随后陈氏睡去,从此以后再也没出现。

而那一对儿女,长至七岁女儿竟像极亡妻陈氏,动不动就忧伤寡欢,忍不住哭泣,儿子则长得像李氏,活泼好动,调皮捣蛋鬼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