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忘恩负义的石进

聊斋故事:忘恩负义的石进

石进是个武举人,在京城谋了都督一职,仕途一片大好。他有位漂亮的妻子王香,夫妻二人恩爱甜蜜,如胶似漆,他们的爱情故事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这一天,石进正在家中请宾客,屋内屋外高朋满座,人们有说有笑,开怀畅饮。

不一会,满脸络腮胡子的守门人石忠进来报告:“石老爷,门外有位姓胡的妇人,从德州来,说要见老爷!”

石进一惊,脸色突变,忙转头看王香的脸色。之后拉石忠出厅外吩咐:“不许她进来,更不能让她胡闹,打发她走!”说完便塞块银子进石忠衣袖。

妩媚娟秀的王香对石忠来报生疑,她望着石忠的举动,但却被石进叫走进屋子里去。

石进才回原席招呼各位宾客重新入席。他们又乘兴喝酒,宾客频频举杯祝贺。

石进畅怀大笑,一一接受各位宾客向他敬酒。宴后石进亲自提灯笼来到门口问石忠:“那妇人走了没有?”石忠说:“打发她走了。”

石进放心不下,吩咐石忠夜里门户紧闭,小心火烛,谨防那妇人再来。

石进的书房里堆放着各位宾客的贺礼,有绫罗绸缎、银锭、古玩、手镯、锁片等,琳琅满目。 石进和王香正亲热搂抱,室内突起一阵阴风,烛光摇晃,光影投在青砖地和白粉墙上。

石进和王香顿觉毛骨悚然,惊诧恐慌。此时门帘忽地掀开,走进一个四十岁开外的满脸怒容的妇人。她就是胡婷。

胡婷指着石进问:“石进,你这个薄情郎,已不认识我了吗?”这一发问,石进又惊又怕,脸色发白呆呆地低下头。

聊斋故事:忘恩负义的石进
王香又惊又疑,胆怯地问:“大姐,你究竟是何人?我们见过吗?”

胡婷愤怒地答道:“我来和这个负心汉算帐来了!与你无关”。

胡婷愤怒的目光象利剑一样要刺穿石进的胸膛,大声吼叫:“你当官了,整日花天酒地。如今休妻再娶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王香看着石进那狼狈不堪的脸相,不敢相信丈夫竟是个负心汉,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震晕了过去。

王香卧床不起,红烛高烧,只有丫头春香陪伴着她。次日石进来到床边呼唤,王香被呼声叫醒了,她满脸泪水,无精打采地:“你害得我很苦啊!”说完便蒙头不理他。

石进忙叫春香将备好的鸡汤参端来亲手喂她。她却欣然坐起来骂道:“你这个骗子,别来这一套,告诉你别踏进我的房门……”

石进不知所措,便到官署大门责怪石忠给胡婷进来。顺手又给他一巴掌,把一腔火气发泄在石忠身上便扬长而去。

石忠却摸不着头脑,自言自语地:胡婷怎么进得来?从那天以后就不见她来了。他摸着火辣辣的脸,连叫:“冤枉!”

不管门外事情怎样发生,王香和胡婷却安然地在房间里面对面说话。她们如亲姐妹一样心平气和谈着。

石进对石忠发气后,又急匆匆推门进来忙着对胡婷右一个揖左一个揖连叫夫人。.

胡婷却恨恨地说:“亏你还有脸叫我夫人?卑鄙小人”

石进嘻皮笑脸端来茶水,恭恭敬敬说道:“请夫人息怒,我到京城求铨叔,通过层层关系,送了许多银子,后来承蒙兵部尚,王大人的帮助才取得都督一职,此后他硬把侄女许配给我。”

胡婷狠狠地给他一记耳光,说道:“糟糠之妻不下堂,难道为了这个官,可以抛弃结发之妻?”说完便往外走。

石进随即跪下并拉住她说:“新上任公务繁忙,没时间去接你来,请客送礼,官场应酬不可开交,请夫人多多谅解!”

胡婷被拉回室内坐下来,她气呼呼问道:“你真的有心接我?今天日间为何命令守门石忠把我拒之门外?王香怎么不知道你已娶我为妻?”石进哑口无言,无法抵赖,狼狈不堪。

胡婷狠狠地指着跪在面前的石进说:“你装出一副可怜相,实际上怕闹出去坏了你的名声,丢了你的乌纱帽。”

石进连连作揖道:“千错万错,总是我错,请夫人息怒,高抬贵手贩贩?”说完速往王香卧室去。

石进仍徘徊于门外,他摸摸头脑,沉思了一下。石进听见屋内春香传话:“老爷,夫人睡着了,她不许开门。”他只好独自提着灯笼离开。

石进回书房后,独自躺在床上,他辗转难眠,回忆往事:在德州的古运河上,有一船队,片片白帆浩浩荡荡向北而去。古运河岸边的水陆码头上,有几条客船候客。

在岸边码头上,他雇了一条客船,石进在船内咳个不停,吃力地半卧半仰,脸色苍白。他半坐半仰躺于船头盼望仆人回来。

等了很久,船家和他说仆人今日鬼鬼祟祟的,拿着一袋东西跑路了。石进则会才意识到仆人把他的钱都骗走了。银子被偷后,伤心得病情更加恶化。他连连作咳,吐出一口鲜血,他支撑着衰弱无力的身子瘫软在榻上。

船家见石进病怏怏的,肯定是活不成了,要是死在船里很是晦气,一合计就想把他扔下了船,让他自生自灭。

天无绝人之路,从泊在附近的一条客船的船舱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来到客船,说能救石进一命。这位服饰绚丽又有风韵的妇女,就是胡婷。

船家很高兴就把石进抬到胡婷的船上,胡婷给石进换上干净的衣服,悉心照料他。

胡婷见石进连连咳嗽,一天比一天脸黄肌瘦,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便从她口中吐出一粒红丸,放进他的口里。

聊斋故事:忘恩负义的石进  【高清电视剧资源 【文推网 wentuifa.com】
石进喝上营养补品后,他感激不尽,心中百感交加,眼里闪出泪花。他紧紧地抓住胡婷的手,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石进在胡婷的护理下,身体慢慢好起来。一天,晨雾未散,他在岸边柳树下打太极拳,胡婷却站在船头默默地望着他。

石进正当收势之时,他忽然望见胡婷似乎在等待他,身不由己走拢过去,并感谢她说:“近日身体好多了,谢谢你的关照了。

他们相处一段时间后,石进倾吐自己的身世:自己是练武出身,想不到赴京铨叙途中竟染上病症,跟身的仆人石兴又偷走了身上所有的银子等等。

胡婷听后宽慰他:“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不必忧心,会有时来运转之日,安心静养吧。”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拥抱起来。

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石进对往事的回忆。石进下床穿好衣服,把门打开,原来春香端来一盆洗脸水。

春香放下盆欲走,却被石进问住:“春香,夫人起床了没有?”

春香说:“起了,她到客房去了。”石进听后疑心重重。

在客房,王香来访胡婷,她们像姐妹一样谈话。胡婷告诉她,她过去对石进无微不至的关照,给他服了红丸,治好了他的病,后来结为夫妻。

聊斋故事:忘恩负义的石进
王香听完后,一手抓紧胡婷,伤心地说:“石进对我只是说他前妻已故,他竟把我这名门闺秀当着小妾。”于是放声大哭起来。

胡婷安慰她:“王家妹子,你我都受骗了,事到如今,盼他能真心对你好,就是你的福气。我能在此立足安身,颐养天年,尝我淡饭粗茶就够了。”

当晚,王香在卧室里抱孩子玩,石进高兴地进来赔礼,王香怒气未消,说:“我今日才知你平日会甜言蜜语,其实骨子里是个薄情人。”

石进立即严肃地说道:“胡婷年纪大了,我在怀疑她能不能生育呀,我在担心断我家香火!她不是说愿守空房让你就是了吗?” 经这么一说,王香似乎安心无事。

石进和王香和好如初,床上作戏,夜空中传来远处更夫的敲更声。.一忽儿,窗子被推开,有个人影跳进来,飞也似地进卧室。一忽儿那人影手拿着一件东西翻窗而出,然后把窗子轻轻地关上。

次日早晨,都司官署的所有人等都集中在天井里,议论纷纷昨夜府里失盗,连官印都被偷走了。

石进闻声出现于石阶上,他怒气冲冲,人们一见到他,立即鸦雀无声散去。

石进沉思片刻又命令看门石忠招集这帮差役在天井里。各色人面面相觑,无一开口,石进对大伙说:“昨夜府里发现有人偷盗,限制两个小时自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再说胡婷被安置于客房,她装着若无其事,但借春香送茶水来时,对春香说:“你出去告诉差役们,官印是丢到东边那水井里的。”好像这事是她干的。

差役们按春香的指点,一下子把井水舀干,终于找到官印,免了一场大祸。

忠实于石进的石忠立即把官印送给石进,并说是胡婷指点的。这使石进心中生疑。

石进接回官印后想,有人偷了官印,胡婷为何知道丢在水井里?莫非她不是人?

王香扒在石进肩上娇滴滴地说:“你的样子,在想什么呀?我说话你都没有听到。”

石进说:“这么一想,胡婷确实异于常人,很定是妖。”

第二天,王香请来胡婷相对而坐,桌上放着酒具、菜肴。春香在一旁侍候。她们称姐道妹地谈话,在就餐时王香发现胡婷不喝酒,便说:“姐姐别嫌弃,几个月来照顾不周请多原谅,这杯妹子敬你。”

胡婷无奈只好碰了杯,两人都干了。春香又斟上酒。

王香在继续举杯赞道:“前世修来的福气,遇着姐姐这样豁达大度心地善良的好人。”胡婷却醉眼朦胧昏昏欲睡,春香只好把她扶上床。

室内只有王香,她在想:才喝一杯酒,就醉成这样,真奇怪。随着又叫春香把桌上的酒菜收拾起来。

王香走进王香卧室,发现床上的胡婷竞变成一只熟睡的雌狐,她又惊又怕,“啊”一声拔腿便逃。

王香逃到房外,手捂住胸口,气喘吁吁。少顷,她惊魂镇定之后又慢慢回房里,展开锦被轻轻盖在雌狐身上。

王香给雌狐盖锦被后,自己动手搬一只凳子到门边,离床远远而坐。

不一会,春香送茶水来,但却被王香拒绝于房外。春香手托茶盘莫名其妙生气地转身离去。 王香心里又急又怕,这时石进又来敲门了。王香听见石进的声音,胆子大了许多,她立即去开门。

石进进房内,一边从腰间解下佩刀放在桌子上,一边问:“你为什么大白天把门关紧,且失魂落魄的样子?”

王香说:“姐姐她原来是狐仙”

石进大步走到床前,掀开锦被,只见一只雌狐,不由得一愣,心惊胆战地说:“果然是个狐仙!”

石进认为家中有狐仙,是个祸害,正当他抽刀欲砍之时,被王香挡住说:“姐姐虽是狐类,可她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竟如此狠心?”

王香在贵问石进之时,床上的雌狐睁开了眼睛,奕奕有神。石进挣脱王香走到床前,刚高举佩刀,雌狐又变成了胡婷。

胡婷站起来了,她对石进怒目而视,似有一种巨大的精神威慑的力量,他又惊又怕了,举刀之手立即垂下来,连连后退。

胡婷抓住石进胸膛,狠狠骂道:“石进,你这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衣冠禽兽!这地方我是一天住不下去了,我立即就走。你所欠我的都不计较了,唯有这粒红丸,我得讨还。”

聊斋故事:忘恩负义的石进
石进被胡婷的声讨吓坏了,连忙缩于王香背后,心里在叫王香救她。可是王香有什么办法呢?

胡婷忍无可忍地大喊:“还我红丸!”手一划,石进不由自主地从嘴里吐出那粒红丸,扑地落在地上,一下子滑溜溜地滚到胡婷面前。

胡婷用脚一挑,这粒红丸飞了起来,她接住后又用块花白丝帕包起来。胡婷手中拿着包好的红丸走向在发呆的王香面前说:“妹子,我去了,你多珍重!”说完便忽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石进和王香惊呆得瘫于地上。他们仰天而望。王香扶着石进回卧室里,让他好好休息。

不几天,石进旧病复发,咯血不止。王香请来医生为石进看病,医生仔细看过病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无能为力了,这肺痨是绝症,他没几天活头了。”

半夜,石进自知将死,说:“自作孽不可活,我罪有应得。”说完就一命呜呼了。

取自《武孝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