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1854年10月18日晚10点,加拿大哈密尔顿区昏暗街道中的一家杂货铺内,店老板约翰·内尔斯正等待着约好的朋友。

这时,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内尔斯以为等的人来了,不多想便起身开门。让内尔斯没想到的是,门外站着的不是朋友,而是四个陌生男人。

深更半夜,四个陌生男人敲门,经验老道的内尔斯顿时感觉来者不善,转头便跑向房间,在抽屉中取出一把左轮手枪。

为首的男人见状,也火速掏出枪对着内尔斯“砰砰”就是两枪,内尔斯倒地身亡。

枪声惊醒了内尔斯的家人,4名歹徒立即控制住内尔斯家人,胁迫交出钱财。只是内尔斯家中并没有多少现金,无奈的团伙头目只能从内尔斯手上取走一块金表,随后4人逃之夭夭。

说起来,这是4名歹徒第一抢劫杀人,没啥经验,难免有些惊慌,在此之前,他们只是在安大略湖一带干些偷鸡摸狗之事。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对团伙头目威廉·汤森德的追捕,却让警方陷入尴尬境地,此人不但神出鬼没,更在日后将警方耍得团团转,被称作是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威廉·汤森德祖籍英国,家族是祖传做木匠的,1812年家族举家迁往到美国纽约州的造船业重镇黑岩居住,凭借着祖传技艺,汤森德家族很快就在当地站稳了脚跟,生活富足。

之后,家族领头人罗伯特·汤森德和当地一个叫玛丽·安娜的女人结婚,并于1828年生下威廉·汤森德,也就是咱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

威廉出生后,罗伯特一家移民到加拿大安大略省韦兰河附近定居。威廉从小不学无术,父亲罗伯特对这个儿子很是苦恼,想让他传承家族手艺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了,于是1841年罗伯特托熟人关系,把儿子送到一艘叫“莫霍克”的船,做了一名水手。

罗伯特在世时,威廉还算收敛,直到1846年罗伯特去世后,没有了父亲管束的威廉彻底放开了,他开始肆无忌惮地跳槽,到最后干脆不做船员,开启跨行业跳槽。

时间久了,威廉发现这些正当工作不但辛苦,还挣不到什么钱,而他观察到街头上的那些小混混,平时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日子却好像过得还挺滋润的。

威廉很郁闷,于是就想去看看这些人到底是靠什么吃饭的。这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隶属于一个扒手集团,平时专门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威廉感觉这个工作不错,干活轻松来钱又快,于是也加入了团伙,从此走上职业扒手的道路。

一开始,威廉还是比较小心的,他和团伙成员一般只在加拿大哈密尔顿区安大略湖一带活动,做些小偷小摸的事。可时间一久,威廉开始不安于现状,他看到其他一些团伙干的事更严重,可他们也没有被警察抓住,于是威廉便想着铤而走险,干票大的。

于是就有了开头说的抢劫内尔斯家杂货铺的事,原本威廉只是想抢钱,哪知第一次出手就杀了人,威廉只能走上逃亡道路。

枪杀内尔斯后,威廉慌忙带着手下跑到一个叫卡尤加的小镇躲避。第二天一早,当地村民便发现四人形迹可疑,于是向警局报案称,有4个可疑人员在附近的坎菲尔德车站搭上开往美国布法罗的火车跑了。

卡尤加警方立即联系美国布法罗警局,企图将威廉团伙来个一网打尽。随后,布法罗警局对当地车站、旅馆进行了地毯式搜查,然而几天过去,却没找到这帮人的任何踪迹。

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怎么会找不到人呢?这就要说到威廉的反侦察能力了。原来威廉早就猜到村民会去举报他们,于是搭火车只过了一站就下车了,之后再折回加拿大躲了起来,致使布法罗警方扑空。这是警方第一次在威廉身上栽跟头。

逃亡毕竟需要钱,没过多久,威廉已经入不敷出,这时他想到从内尔斯手上取走的金表,于是决定铤而走险,找个地方把金表当了。

可威廉不知道的是,案发后他们的通缉画像已经火速贴满了大街小巷,所以当威廉把手表拿到汉密尔顿东部圣凯瑟琳的一家当铺时,马上就被当铺老板认了出来。

老板一边假装和威廉谈价格,一边叫人偷偷通知警方。威廉岂是如此容易抓的,他马上察觉出异样,趁机溜出当铺,与恰好赶到的警方爆发激烈交战后,再次神奇般地从警方包围中逃脱。

威廉能再次顺利逃脱,并不是全靠侥幸,她之所以跑到圣凯瑟琳这家当铺,是因此地是港口城市,且当铺就在港口边上,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可以马上脱身。

果如威廉所料,当警方来抓捕他时,他立即逃上一艘开往美国奥斯威戈的货船。和上次一样,警方也再次抢在威廉之前在奥斯威戈港口布局,谁知同样又扑空了。

威廉再次使出了声东击西之策,在船启航后,他趁人不注意跳下船,游回了岸上,之后乔装打扮成女人跑到亲戚家中躲藏。

话说威廉难抓,可他那帮手下就没那么足智多谋了,很快涉案的其他3人布鲁斯、金斯、布莱森就被抓了。

1855年4月,三人在卡尤加受审,虽然是从犯,三人仍然被判处绞刑,不过三人中的布莱森要比其他两人聪明些,判决下达后,他第一时间就提出转做污点证人的请求,顺利从绞刑改判无期。

威廉在亲戚家躲了几个月,发现没人来抓他,难免有些膨胀,觉得警方也不过如此,于是再次继续自己的逃亡之旅。

不过金表没卖成,当务之急是搞点钱,威廉来到韦兰河岸,抢劫了一个叫鲁滨逊的农民。这个鲁滨逊也不是凡人,威廉前脚刚抢完,他后脚就跟踪威廉,当他发现威廉的住处后,转头就向一个叫查尔斯·里奇的警员报了案。

两人来到旅馆,看到威廉站在大厅,查尔斯警员悄悄走到威廉身后,而后把手放在他肩上,大喊道:“你被捕了。”

可接下来的一幕把在场的人都吓傻了,只见威廉突然掏出手枪,转身朝着查尔斯就是一枪,查尔斯被当场击毙。威廉迅速逃出旅馆,登上一辆开往加拿大伍德斯托克的火车,第三次从警方眼皮底下逃走。

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与此同时,伍德斯托克警方也得到消息,派出4名警员和一名狱警在火车站守株待兔。火车到站后,5人便迅速冲上去,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搜寻威廉的踪迹。

找了没多久,狱警便发现一个和威廉长得很像的男人,不过他不能确定此人就是威廉,因为这个人穿着得体,言行举止一看就是个绅士,完全不像逃犯,因此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没敢动手。

就在这时,车上的男人开口了。

“您好警官,你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很像通缉犯威廉·汤森德?”

“是啊,我看你就是威廉·汤森德。“狱警回道。

”哈哈,我今天已经被抓过一次了,但很可惜,我真的不是他。“

狱警又不敢随便下手,于是叫来其他4名警员,就在4人交流之际,狱警发现男人走下车,站在了月台上。

‘快看,就是他。”

4人定眼一瞧,对方果然很像威廉,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眼前这个人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

不过几名警员商议之后,还是决定先把男人扣留再说,于是走近男人,说道:

”对不起先生,我们可能要把您暂时扣下,核对下身份。“

”这恐怕不行,我还有要事在身。“男人回。看高清电视剧美剧【文推网 wentuifa.com】

”不用担心,不会花费您太多时间的,下一列火车上就有可以确定您身份的人。“

就在这时,原本靠站的列车缓缓开动了,在火车最后一节车厢经过男子身旁时,男子突然飞奔起来,跳上火车,再一次把警员甩在身后,只留下站台上5名警员傻眼的看着。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威廉·汤森德。

自从威廉这次第四次逃脱之后,警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时间一晃,2年过去了。

1857年4月11日这天下午,美国克利夫兰一家酒吧内,由于没有客人,老板杰克·李斯正坐在椅子上发呆,这时从门口进来两个人,一人拽着另一人的衣领。

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杰克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是火车售票员,他是酒吧老主顾,而他手上拽着的男人,是个逃票的。

这名乘客身上一分钱没有,无法支付3.5美元车票,于是他拿出一把左轮手枪交给售票员抵扣。售票员也不傻,毕竟这手枪远远不止3.5美元,为防止男子反悔,售票员便将他拖到酒吧,找杰克当个见证人。

杰克一看到逃票男就傻眼了,这人和几年前警方通缉的逃犯威廉是如此相像,于是他寻机稳住逃票男,让员工去通知了警方。

随后警方赶来,逃票男就这样被警方逮捕了,警方很坚定地认为逃票男就是那个将警方玩弄于股掌的传奇逃犯威廉·汤森德。

你以为威廉就这样束手就擒了?那就太小看威廉了,接下里的剧情才是高潮。

警方抓到威廉·汤森德的消息很快传遍美加两国,由于威廉臭名昭著,很多人都跑来观看,警方也找到威廉的朋友来指证,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不仅被抓的男子否认自己是威廉·汤森德,就连很多认识威廉的人,竟然也认为警方抓住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威廉。据男人声称,他叫罗伯特·麦克亨利,是苏格兰格拉斯哥的一个织布工的儿子。

在美国关押期间,麦克亨利给记者写了一封信,反驳他是威廉的说法。威廉从小不学无术,没读过什么书,但麦克亨利这封信写得却是情真意切、文采飞扬。

很快,围绕着罗伯特·麦克亨利到底是不是威廉·汤森德,一出荒诞的世纪审判上演。

1857年9月27日,麦克亨利被引渡到加拿大卡尤加审理。关于他的真实身份,形成了正反两方的争论,一方认为麦克亨利就是威廉伪装的,而另一方则认为麦克亨利只是长得像威廉,并非威廉,两方僵持不下。

案件影响极大,甚至有人从中看到了商机,开了盘口,就赌麦克亨利是不是威廉,参与赌注的人不但包括普通人,就连很多证人,甚至参与审判的陪审团中,也有人参与了赌局,可谓盛况空前。

审判当天,证人席密密麻麻坐着100多号人,这些人都是威廉·汤森德的亲友、同事、邻居、犯罪团伙成员等,然而奇怪的是,和在美国一样,这些亲友团也出现了巨大分歧。

第一波被传唤的证人是奥古斯都·内尔斯和露西·汉弗莱,他们是被害人约翰·内尔斯的哥哥和嫂子,两人都是案发当晚的目击者。不过由于案发时威廉进行了乔装打扮,所以两人不能确定被告席上的人就是威廉。

第二位证人叫布莱森,此人正是当初和威廉一起作案,被逮捕后转做污点证人的同伙。布莱森则一口咬定,麦克亨利就是威廉。

第三位证人是威廉家的邻居哈奇夫人,她是看着威廉长大的,他也认为被告就是威廉。哈奇夫人告诉法官,虽然威廉从没读过书,但这孩子打小聪明,学什么都快,他能写出文采飞扬的信并不稀奇。

接下来有说是威廉的,有说不是威廉的,庭审持续了3天也没审出结果。庭审最后一天,出庭作证的是威廉的家人和好友,这些人都表示被告不是威廉。

证人埃兹拉·史密斯,自称与威廉认识15年,威廉眼睛是黑色的,但被告麦克亨利却有着蓝色的眼睛,别说他不承认自己是威廉,就算他承认自己是威廉,史密斯也不信。

陪审团又商量了7个小时,其中7人判被告有罪,4人判无罪,1人不能确定,最终还是无法达成统一意见,法官不得已只能解散陪审团,6个月后重审。

一个永远抓不住的传奇犯人,逃脱的经历比电影还精彩
第二次审判始于1858年的3月26日,和第一次审判过程并没什么不同,检方每推出一位指认威廉·汤森德的人,辩方便推出一位反对他的人,双方你来我往,争得面红耳赤。

而这次经过9天法庭辩论后,最终被告身份被认定为罗伯特·麦克亨利,无罪释放。

案子到此为止,麦克亨利被释放后,便从此人间蒸发了,江湖上再也没有他的任何踪迹。

麦克亨利到底是不是威廉,虽然法庭在程序上判他不是,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不得不说,威廉·汤森德的逃脱经历比电影还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