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之道

为官之道
他,官越当越小。
解放锦州时,就官拜营教导员。转业成兵团连指导员。最后,调水文站当站长,只掌一个兵。
犯啥错误了?
没,政治上、生活上,全光溜溜的没个疤。
那为啥?
讲两桩事,你就能明白。

团政治处拟提王干事为副主任。提之前,下放到基层锻炼,来我连当副指导员。
此人的政治嗅觉特强,没几天就发现了我连阶级斗争的重大动向——厕所里竟有人拿印有毛主席语录的报纸当手纸。
他大会吼、小会叫,非把这阶级敌人给揪出来!
要揪罪人,自然先得把罪证拿到手。他安排人把那手纸给刨出来。但有些难,北大荒冬季零下二三十度的,那手纸早和粪便冻瓷实了,很难刨出。
刨粪的知青呆立在粪池里,不知如何下手。
你上来,我来刨。关指导员跳下粪池,接过镐头直冲那张报纸刨去。
停!停!快停下!王干事急叫起来,你这么刨,会把罪证刨毁掉的。
罪证还真让关指导员刨毁掉了,变成了一堆冰粪碴。
关指导员瞅瞅,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啊呀呀,王干事,我腰腿有解放战争那阵留下的旧伤,因此镐头不准,把事搞砸了。要不,你批我。
王干事当面无法发作,事后向政治处李主任汇报。
李主任听了直摇头,这个老关呀,这 么重大的事,咋能这样处置!不过,既然罪证没了,你也别再折腾了。
一场需人人排查过关的重大政治事件不了了之。
王干事提升的一项重大政治资本也跟着泡了汤。

我团辖地,河流密、沼泽多,常闹水灾,连年亏损。
新调来的郝团长向师里立了军令状——两年内摘掉亏损帽。
他提出贯穿全团南北挖条渠,再沿渠垒道坝。这样,既能排内涝,又能挡外洪,还能开垦出几万亩良田,的确是扭亏转盈的高招。
但问题是,草甸塘里挖渠筑坝,难度有点大,必得分两步实施。第一步,趁草皮化了,而草皮底下的冰层还没化,能站住人,用快锨把草皮切成条状,背驮肩扛运走,挖出条草皮沟先将甸水排出。第二步,露土了,再挖渠筑坝。
干这活可遭罪了,脚趟冰凉彻骨的冰水,肩扛死沉、死沉的草皮,草皮里的千年污水淌下来,不一会就全身湿透。草甸坑坑洼洼的,一不小心,连人带草皮一起跌趴下,人像掉进冰窖里。
而且,可施工的工期还特短。早了,草皮没化,用锨切不开。晚了,下层的冰也化了。草甸塘里到处是深可没顶的陷坑,人就没法进甸干活了。
郝团长给各连划了责任段,限期完工。
他自己每天巡坝检查进度。
开始阶段,进展顺利,我连每天都能按计划完成任务。但,干了一段时间出问题了。
那天 ,全连女知青都没来食堂吃晚餐。一查,全在宿舍里嚎啕。一调查,因女知青何新莲痛经痛得头撞墙,别人劝不住,跟着一起哭起来。
关指导员让妇女连长一调查,这段时间,女知青痛经现象很普遍,而且痛起来还特邪乎。
卫生员说,全因趟冰水的时间太久。特别是来例假还趟冰水,会落下终身病根。
一听这话,女知青们嚎得更惨。
仿佛哭有传染性,关指导员也泪光闪闪。
第二天,关指导员就对劳力作了重新调派。女的一律站旱地垒坝,男的全趟冰水运草皮。
这样,从健康的角度来考虑是合理了,但造成了严重的窝工现象。运草皮的人少了,垒坝的草皮供不上,有些女工只得拄着二齿钩等。
郝团长巡坝看到这一现象,厉声问,谁这样派工的?
关指导员扛着块草皮脚步蹒跚地走来,抹去脸上的黑水答道,我。
说着爬上坝,把这样派工的原因向郝团长作了汇报。
乱弹琴!老天可不管这些。桃花汛快来了,到那时,如果渠没挖通、坝没合笼,洪水一过,坝毁渠淤,整个工程都得报废。郝团长黑着脸对垒坝的女生说,留几个垒坝,其余人都下去运草皮。同志们,小车不倒只管推。他手一挥,下甸!
垒坝的女知青把迟疑的眼光投向关指导员。
关指导员思索一阵,语调坚决地说,女同志还垒坝。不过,这样确有窝工现象。咱小伙子加加油,每人每趟扛两块草皮,怎么样?说着,他第一个下到甸里,扛起了两块草皮。但两块草皮实在太沉,他踉踉跄跄没迈几步就跌趴在冰水里,半天都挣扎不起……
男知青全都流着泪,默默地扛起了两块草皮。
郝团长没话说了,气得跺跺脚走了。
当晚,团务会上,郝团长提议,立即将七连关指导员调到水文站去。
有人问原因。
郝团长把白天巡坝遇到的事儿说了,最后总结道,全团打翻身仗期间,还有很多场苦仗、硬仗要打。慈不掌兵,像老关这样的干部已不适合再掌管几百名战士了,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李主任附议,他把关指导员处置语录手纸的事也汇报了,说,新形势下,该同志不以阶级斗争为纲,掌不准一个连队的舵了。我同意郝团长的意见。
于是,会议一致通过。
调令下达。
连长说,老关,你先别忙着赴任。我去团里,以全连指战员的名义挽留你。
别,节骨眼上别去添乱。干啥不是干革命。
第二天,他挎只旧军包赴任去了。